看看十库kksk.org

《日照黄土塬》修订版局部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12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2-10 21:55
    无疑,冯大洲的车成了领队,并且形成了八辆。这些挂着省内外牌子的豪车在乡村路上的行驶,不断引起过路村民的注目。马华突然想起她碰见某领导的车队在乡村路上行驶的情景,现在,自己置身在这车队之中,村民们是不是以为某个检查团来了?马华想到这里,不觉自嘲地一笑,对张琴说道:咱们这些人这个阵势,让村民看见后,打死他们都不会想到,坐在这高级轿车里的人是一伙耍赌的人。张琴说:就是啊,这阵势,我还是第一次遇到。马华说:宝场就这样,倒这,我觉得还没有马老三的人多。不过马老三那里鱼鳖海怪,啥人都有,有的人拿一两万上宝场呢。张琴说:希望你今天揭个大瓜。王浩浩立即插话道:没问题!马华说:今天我和王总绑住玩。到时候,你就给我俩负责拿钱,我要多少,你拿多少。完了我给你小费。张琴说:行啊。
    马华又对王浩浩说道:咱们先说好,谁手气好谁上,如果手气相当,就平上,你押一下我押一下,要悠着点,不能太猛,见好就收。王浩浩说:好吧,先照你的意思来。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2-11 10:55
    车队一直在青黑平整的乡间大道上向西行驶,鳞次栉比的村庄到处可见庄舍呈露,树木簇拥,农用车、货车、轿车在道间、村间稀疏越过。有的房屋上,电视锅卧顶。有的村口,信息塔悬空。塑料、金属在烈日下明光闪耀。
    此时,是黄土高原盛夏季节,阳光像水泻一样控制着大地,那个毒辣,那个强悍,简直使人睁不开眼睛。小麦已被收割了,麦田被翻晒在那里,呈露着厚重的褐黄色。玉米、土豆、谷类和果林等秋天作物放肆地成长了起来,绿带似地陈铺在高山远地之间,给火红的农历七月带来了勃勃生机。
    在黄土高原的烈日下,这干车队越过村庄,向山峦绰约的西面行使。渐渐的,地理状况越来越差,前面那隐隐绰绰的大山越来越近了,庄舍越来越少了,人们的视线越来越低了。车队进入了一个舌头状的山咀。两边是沟壑大山。山上密密麻麻地生长着各种树木。车队就在这舌头状的山上盘旋而下,或绕在沟边,或贴沟而行。从这又窄又差的路况来看,这条盘山公路可能是民兵拉练时代修的道儿,似路非路,杂草丛生。加上路旁两边的沟壑和长的得七歪八斜的树枝,谁坐在车上,都感到头皮发毛。马华想,如果迎面过来一辆车,连回车的地方都没有了。但愿迎面别来车, 但愿平安地达到目的地!
    为了别让眼睛看见眼前的路况,马华索性闭住了眼睛,摆出了一种听天由命的姿态。如果睁着眼睛正视眼前的情景,那太折磨人了,会让你的心悬在口里,会让你的手心捏出一把冷汗。与其这样,倒不如什么也别看。马华就这样眼睛时睁时闭地坐在车里,一声不发。这时刻,谁也不说一句话,好像大家的注意力都很集中,集中在关于生与死的问题上。当马华第六次正开眼睛时,眼前的情景更恶劣了,恶劣得简直使她无法再闭眼睛了——因为这个羊肠小道式的土路需要转一个弯子。这个弯子又窄又小,三面临壑,一面临山,车必须靠山转行。如果转得不得当,不是碰在山墙上,就是掉在深沟里。马华目不转睛地看着前面的车将怎样转过这个险恶的弯子,但见司车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地往前开,觉得角度不够时又往后退一点,就这样时进时退,折腾了半天,才极其谨慎地转过了弯子。到了马华的车跟前,马华屏住了呼吸,看这位司机如何操作。这位司机似乎从前面的车上看到了操作的经验,他也如法炮制,慢慢地、小心地、谨慎地转了过去。马华长出了口气。她心想,冯大洲如何了得,竟组织了这么几个技术超群的司机。他们可能是全市最好的司机了。
    足足走了有一个多小时,才逐渐下到山底了。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2-11 18:27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2-12 16:27
    山底是个大拐沟,这沟里纯粹没有路,车队就沿着长着树木的草地从树缝隙中往出窜。车队窜出沟底,一条大河挡住了去路。河水清冽,水下的板石隐约可见。前面的车都陆续停在了河边,先后下来了几个人。冯大洲像个指挥官似的立在一个小伙身边,望着河水说着什么,但见那个小伙脱了鞋,提着裤子,小心翼翼地徒步过了河。马华终于绷不住了,自言自语地说道:怎么来这种地方?真是另类!王浩浩说:没事,河水不怎么深,车是可以开过去的。马华说:听音声,你对这里熟悉?王浩浩说:我帮冯总踩的地方。马华说:那你还阴阳怪气的,说你不知道。王浩浩说:我看了几个地方,给人家提供过去,至于人家选择那里,我真的不知道啊,只有走着才能明白。马华说:那今天去的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王浩浩说:西湖谷,马上到了。马华说:西湖?咱们这里还有西湖?王浩浩说:当地人就这么叫的嘛。
    说话间,但见冯大洲乘坐的那辆车先在河边选好角度,然后加大油门,沿着拭水人走过的路线,猛兽一般地摇晃着冲了过去。在往过冲的刹那间,车两边溅起了两米高的水花,看上去很壮观。
    冯大洲率先过河的壮举一下给大家撑起了胆,接下来,后面的车纷纷从河里“飞越”而过,然后甲虫般地爬上了河边的斜坡。
    过了河的车队沿着神秘莫测的环河小路继续前行,不时碰见了在山台上放牧的人、在河里溪水的娃娃,他们都好奇地盯着车张望着。随着车队往深沟里挺进,山势越来越险恶,人烟越来越稀少,只有宽窄不定的河流长蛇般地横跨而去。河面被流水切割得支离破碎,各类青石如死驴内脏般地呈露在一抹黄色的河床上,和两边沟壑纵横的山沟组成了特殊的板块。
    沿着河畔走了一段路程,出现了东西两道分叉沟。由于由于东沟和西沟中间穿插着这条河,过西沟,又要过河,而且西沟的地势根本无法行车,于是,冯大洲的车就开进了东沟。沟里面是个凹槽状川地,长着许多柳树,软绵绵的草地上撒满了毛毛虫似的柳絮。
    冯大洲从车上下来 ,给大家挥挥手,示意就地停车。司机们就将车停在了几棵大柳树下,王浩浩和马华、张琴从车里钻了出来。
    见车上的人都下来了,冯大洲说道:这个沟里头有泉水,有树林,有草地平台,风景比较好,咱们就在这里面玩。每台车后箱里面有折叠凳、矿泉水和遮阳伞,谁需要谁就拿。地毯等场合上的东西,由司机们往进送。说完之后,冯大洲就带头往进走, 其他人纷纷带上各自需要的东西,像部队似的往进转移。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2-12 19:36
    第一章:命里有祸躲不过

    1、飞来横祸
    2、2003年的高利贷
    3、一只盆子扣在了她的头上
    4、神秘的预感
    5、感觉脊背上爬了猴子
    6、蛇立起身子瞧人
    7、30万报价
    8、爬上黑洞
    9、挖墓下葬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2-13 21:58
    张琴帮马华提着包,跟在身边往进走。她望了望前面的人,说:人挺多的,有二十几个。王浩浩说道:真正的玩家,只有七八个。你瞧,走在冯大洲身边的那个人,就是个千万富翁。张琴按了一下马华,低声说道:但愿你今天把这些有钱人的钱都弄进你的口袋。马华双手合十朝天拜了拜,说道:求山神保佑,愿我心想事成!
    进了沟往高处走了不到五百米,一群高低不一的悬崖峭壁挡住大家的去路。靠山峰右侧的一座山缝里,远远看去,几条纱带似的小瀑布从山腰里钻出,冒着丝丝雾气,飞流直下。瀑布的下端,是一片绿油油清汪汪的湖水。湖面上不时越过几只低飞的小鸟,瞬间给水面上荡漾起了大大小小的涟漪。湖水的附近,是一片高出湖水七八米的大草台。草台上,稀疏地点缀着柳树、椿树、杜梨树、槐树等树木。清脆的鸟声在山涧回响,人一咳嗽,那些狼牙虎爪似的山崖便敏感地发出了悠长的回音。大家一看到这个景象,惊叹天然大沟竟像人工凿成似的,如此美丽!简直是一片隐身在沟里的世外桃源!夸冯大洲有眼力,把大家带到了这么好的地方。
    就在这个绿草软软绵绵的大草台上,他们在草地上铺了红地毯,司机拿来了一个长条形的折叠桌,桌子上铺了绿毯,绿毯上面画着一条金色长线,长线两端横写着“保你平安”四个字,线中间两边分别写着“双”和“单”字样,字后面,画着小圆圈,代表放钱的地方。
    桌子摆好之后,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手拿一只金黄色的骰子碗,坐在了桌子中间,大家一看,她就是执掌骰子碗碗的宝官。这个女人一上场,就抓起两只骰碗碗,冲大家摇了摇,发出了哐啷哐啷的声音。之后,她将骰子碗碗扣在了“双”和“单”字面前,无言地看了看大家。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2-13 22:22
    作者提示:
    本书绝对是一部充满正能量的小说,书中所提到的赌博等情节,都是为了深层次地揭示人性,推动人物的命运,不是本书的主流,请朋友们在阅读之中客观对待。
    另外,本书自发布以来,得到了各位朋友的热情支持,本人深受鼓舞,同时也获得了强大的创作力量,我会携带各位的热情和鼓励,持续写下去。同时在春节到来之际,我在这里提前给您拜年啦,祝您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创作丰收!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2-13 22:24
    本书暂时休更几天,年后正月初八见面!谢谢各位!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2-21 08:42
    大过年的,看到这么多朋友在这里留言,期待,鼓励,我很感动,决定今天开始更新。衷心祝愿各位朋友在新的一年里生活精彩,创作丰收,光芒四射!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2-21 08:46
    这时,冯大洲说道:不好意思,来这里之前,我没有给大家说清,现在你们明白了吧?虽然路远,辛苦了一点,但是我们这些拿钱当游戏的人,首先追求的是享受,其次是刺激。没有好的环境,我们谈不上享受;没有好场合和实力玩家,谈不上刺激。这两点,是大家渴望的,也是我冯大洲一贯追求的目标。所以,我和往常一样,不仅为大家提供了安全的环境,还提供了足够的人脉和资金源。没钱的,进不了这个场子。空手套白狼的人几乎没有。所以,你们就放心玩!有多大的肚子,就吃多少饭,别刻意强求,别违背规律。至于这里的安全,我已经差人在村口、沟口等地方站岗放哨,如有可疑人员或车辆,他们都会即使通报我的,为了预防场合上的人泄漏信息,我和往常一样,把大家的手机都屏蔽了,请你们谅解。所以,大家尽管放心玩。希望大家在这个美好的地方,吸收吸收大自然的新鲜空气,开启心智,找找感觉,在玩的过程中能具有大山的气魄和强悍的意志,玩得痛快,玩得尽兴,严格遵守咱们这个行道的游戏规则,不要担心受怕!不要乱发脾气!赢了不喜,输了不悲。高高兴兴地来,和和气气地回去!主持咱们这个场合的宝官是我们公司的宝官齐女士,大家就叫她齐姐吧。
    冯大洲讲到这里,但见齐女士当众说道:我就是齐姐,按说也成老齐了。我是西安人,和你们董志塬是近邻,都是黄土高原上的人。受冯总的安排,来给大家服务。初次见面,希望给你们留个好印象,如果不嫌弃,就叫我齐姐吧。我齐姐虽然是初来乍到,但我对黄土高原这个地方很热爱,且不说石油和天然气很发达,这里的人也很豪爽淳朴,所以,我会全心全力地为大家公正服务,说一不二,大家就放开胆子玩。但给大家说明一下, 由于我们是正规的押宝公司,玩家都是有实力有身份的人,所以起点也比较高,5万元起步。你们自个儿拿主意,5万可以押,50、100万也可以押,你们就根据各自的情况来选择。为了避免人多混乱,宝桌前一次只能坐两人。其他人坐在旁边观看,轮流上场,不许乱插言,不许扰乱秩序,人人要做到严肃,规范。
    齐姐说完,冯大洲又补充道:谁想玩,就上场。不想玩的,站在一边看。结束后,给你们每人送500元小费,按咱们这个行话,就是给你们吃点絮絮。你们就开始吧。
    这时,光头即把一摞100元的现金放在了齐姐面前。齐姐双手捧起碗子,郑重地摇了三下,才轻轻地放到桌子上,然后看了看大家说道:押主放快,单双里外来!
  • 首页
  • 上一页
  • 12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关陇忖芝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36天 / 跨度42天】
    • 开贴:2018-01-10 20:41
    • 更新:2018-02-22 09:39
    • 阅读:288608 回复:757 楼主:106
    • 字数:约66千字
    • 图片:1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