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日照黄土塬》修订版局部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27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4-15 09:07
    黄东东一巴掌又打了过去,接着举刀哐地朝茶几劈下,人造木质茶几立刻被劈了一条口子,然后,他指着狗威胁道:老子告诉你,看在小白的份上,我不告你们,那6000元,我也不要了!但是从今以后,小白就算正式从你们的圈子退出了!如果你们威胁他,或者引诱纠缠他,我就新账老账一起算!小心我卸了你们的贼腿,扎了你们的贼爪子,端了你们的贼端!我黄东东虽然没有你们偷人的本事,但就有个打人的本事!你听明白了没?
    狗脸色惨白,抓起一把卫生纸捂在了伤口上,连忙应承:明白了,明白了,我以后保证不会跟小白联系的,你放心好了!
    黄东东拿眼睛剜了剜狗,拉着白皮就走。在返回的途中,黄东东问:你知道我为啥打狗?白皮低声道:为了我。黄东东说:是啊,为了营救你!把你从贼窝里营救出来,你要好好做人啊,如果不听话,小心我像对待狗一样对待你!白皮忙说:哥,我会听话的。
    从此,白皮就成了黄东东的影子,黄东东卖面包,他跟上卖。黄东东晚上睡觉,他睡在旁边。他给黄东东做饭,洗衣服,帮忙推销面包,黄东东开始有点防范,后来发现他是个做事踏实、为人忠厚的人,加上白皮是家里的独生子,他也无哥哥无弟弟,就从心底里把白皮当弟弟对待了。
    白皮也从一点一滴上看出了黄东东的为人,既怕他,又尊敬他,因而跟着黄东东一路走到了今天。当然,黄东东的事儿他也很了解,黄东东受煎熬,他也跟上受。黄东东家里出事后,他从妈妈手里借了5000元,给了黄东东。跟上黄东东的小舅子方栓柱跑前跑后,筹钱,买棺材,订花圈,直到把李兴发埋葬了,他才安稳下来,提前回城推销面包。因此,黄东东带东西进城,就提前告诉了他。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4-16 09:52
    11、“逼上梁山”

    早上起来,耿梅刚收拾了房子卫生,就接到了黄东东的电话,说他在医院里,让耿梅来一下。耿梅心里想,昨晚黄东东在盛世浴都接到电话后,就急匆匆离开了,是不是晚上出了啥事了?她赶忙来到医院,但见三人床的病房里就躺着方秀秀、白皮和黄东东。白皮额头上缠着一圈白纱布,黄东东头发里面贴了两块纱布,方秀秀输着液体,脸色苍白。无疑,他们受伤了。耿梅很诧异,遂问是怎么回事?黄东东堆着苦笑,将昨晚的经历告诉了耿梅。耿梅这才知道,多多饭庄在夜半被人砸了,他们还挨了打,黄东东头上两处烂了,总共缝了13针,白皮缝了5针,方秀秀的胳膊被打伤了。耿梅问是谁打的?黄东东说:肯定是黄毛的人。耿梅听到黄毛之流屡屡吃饭不给钱,还找事打人,义愤填膺,建议黄东东写个材料,向派出所举报。不管他是狼是虎,该斗的还要斗,决不手软!黄东东说:我叫你来,也是这个意思。知道耿梅在社会上有些关系,让她帮帮忙。耿梅说:这个忙我帮定了!于是,她当即给杜丽丽打电话,要求与她见面。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4-16 16:32
    杜丽丽是耿梅的好友,她本人在市教育局工作。耿梅与她认识,还是缘于买房子。经人介绍,耿梅从杜丽丽手里买到了房子,两人由此认识。耿梅好交朋友,很快就与杜丽丽建立了朋友关系。通过接触,耿梅渐渐知道了杜丽丽的家庭背景,其老公齐海龙是副县长,大哥杜兴平是大庄村党支部书记,兼大庄村房产开发公司董事长。大庄村位于城市西环边,半城半村,靠山吃山,自然是个经济比较发达的村镇。了解底细后,耿梅对于杜丽丽这个人更是倍加珍惜,即使再忙,隔二差三的都要与杜丽丽见见面,聊聊天。尽管耿梅的身份和经济实力与杜丽丽有点悬殊,但耿梅始终以有钱人自居,有空就把杜丽丽叫到一块吃饭、洗脚、做美容护理。缝年过节,提着礼物去看看杜丽丽,或是到杜丽丽的家里,或是去杜丽丽的娘家。杜丽丽后来学会了开车,也是受耿梅影响,在上驾校的同时,耿梅还是她的陪练老师。两人情同姐妹,关系一路就维持到了现在。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4-16 22:46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4-17 10:42
    听了黄毛的一番说辞,焦宏德所长沉思了起来。由于三个人砸店时蒙着面,且是深夜,没有证人,黄东东告黄毛砸店的理由不能成立。但出于对杜丽丽的负责,焦宏德拿出了一个中和的办法:鉴于饭馆开在黄毛家附近,建议双方最好调解了事,不要与黄毛之流结梁子,说强龙难压地头蛇。打架斗殴之事,派出所处理上一次两次可以,总不能经常围绕这个事儿转,即使这次派出所把替黄东东摆平了此事,黄东东在人家的地盘上开饭馆,不能保证以后的生意不受影响。因此,他把黄东东传唤到公安局,让他重视一下黄毛放出来的话。派出所会尽量动员黄毛支付欠款,让黄东东看病治疗。至于砸店的凶手,以后如果抓到了,再做处理。
    黄东东想了想,说:焦所长,既然你替我这么想,那我采纳你的建议,打伤我们三人的事儿我也不追究了,饭馆被砸的损失也不让他陪了,但是欠我的饭钱,我希望他一次付清!我这样做,也算是给他面子了。
    焦宏德说:好吧,我们跟黄毛说。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4-17 21:13
  • 首页
  • 上一页
  • 27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关陇忖芝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90天 / 跨度99天】
    • 开贴:2018-01-10 20:41
    • 更新:2018-04-20 08:55
    • 阅读:611047 回复:1430 楼主:233
    • 字数:约149千字
    • 图片:1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