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烽烟四起的乱世,命运掌控着所有人,无论他们是谁,只能按照命运的安排完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风清云远 时间:2018-01-11 10:54
    烽烟四起的乱世,命运掌控着所有人,无论他们是谁,只能按照命运的安排完成他们的使命。一段乱世,几段情缘。

    烽烟乱世情之棋九。

    第一章 劫后余生
    城外的雪已经开始化了,常山王雍靖琪的心情非常好。今天是他四十九岁的生日,这场仗已经打了整整七个月,就连冬天也没停过。北惠联合北方的几个小国总在大梁的边境抢掠,这次竟然联合西方的高戎大举进犯。
    七个月的战争已经让朝廷吃不消,今天他派出府里的杀手去刺杀高戎主将。这次刺杀他策划了将近一个月,绝对是万无一失。只要他一死,北惠和高戎联军必会大乱,胜利也将随之而来。
    站在城楼上,看着远处高戎整齐的军营,常山王知道,那位勇猛的武定候盛炎此时应该在一百里地之外的务城。王府里棋阁的九名杀手正赶向那里。他的计划很完美,那颗人头将作为他的生日礼物送到宴席上。
    然而当这九名杀手摸进务城的时候,却发现盛炎并没有在城里,而是在城外一处寺庙里与他的几名小妾私会。计划虽然跟不上变化,但是刺杀的任务并没有改变。九名杀手立刻向城外奔去。
    寺庙很小,在一处进城必经之路旁边。路上的雪早就被踩成泥,虽然很不好走,但这对于这几名杀手们来说不算什么,他们要做的就是提着盛炎的人头送给常山王做寿礼。
    这座寺庙真的很小,只有二进院子,盛炎的笑声在外院都能听到。二名杀手已经快速向里院杀去。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外院被炸上天,棋四和棋五也被热浪直接掀进内院。
    “有埋伏。。。”
    棋二的一条腿已经被炸没了,可他还没说完话,内院的墙后突然射出一阵乱箭将他和棋七射成刺猬。同时数百精兵一拥而出。
    夕阳下,二匹浑身都是污血的马驼着重伤的棋四、棋五和棋九。他们的任务失败了,同伴也全死在那里,就算能回到常山王的营帐,失去同伙又没有完成任务,也会受到极重的惩罚。
    “四哥,她怎么样?”棋五已经昏过去,棋四正紧紧地抱着她骑在马上。
    “不太好。你怎么样?”
    “还行。四哥,大家都死了,咱们回去也是个死。你带她走吧。”
    “那你呢?”
    “我要回去报信,起码可以给自己报仇。你带她走吧,我死了就没人知道你们还活着,一定要替我们好好活下去。”
    棋四和棋五早就暗生情愫,这在王府里是绝对不允许的,一旦被发现,二个人都要处死。现在棋阁的九名杀手基本全军覆灭,任务失败更没有生存的希望。棋四感激地看了棋九这个小妹妹一眼,从怀里掏出一张订单交给她,一句话也没说便策马飞奔而去。
    棋九身上中了二箭,鲜血已经染红了整个上半身。她拔下这二枝箭,回转马头向追兵杀去。
    常山王一直等到太阳完全沉入地平线,这是他过得最漫长的生日。战争还要继续,可是他的杀手们遇到的变故才是让他最担心的。
    常山王整晚都没睡,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只能连夜做出军事上的调整。现在的梁国已经不是他年轻时的梁国,内忧外患、民生凋敝,不要说四方来朝,就连北惠这样不入流的小国都敢来挑衅。
    整夜的忙碌让年近半百的常山王异常疲惫。他老了,当年勇冠天下的雍靖琪已经老得连一个晚上都已经熬不住了。更让他痛心的是奄奄一息的棋九被抬到他面前后,只说了有埋伏、全死了六个字就昏死过去。
    常山王的双眼通红。他并不在意一个棋九,他在意的是“有埋伏”这三个字。这只能说明,他策划了一个月的刺杀失败了,而且参与策划的人中一定有人通风报信。他要找出这个身边高戎的奸细。
    “救活她。”
    “王爷,她活不下来了,您看连一口气都没剩下。”
    “不是还有半口气吗?去想办法,我要问她话。”
    棋九浑身是血,已经看不出衣服的颜色,谁也不会再为这样一个人去浪费珍贵的药材。不过常山王的话在这里就必须执行,这个难题还是留给从小服侍常山王的总管太监琪奴,头也不回就走了。
    作者:风清云远 时间:2018-01-11 21:19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棋九终于醒过来,由于严重失血,她的脑子总是昏昏沉沉的。她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还没死,只是知道大总管用毒药生血的办法暂时保住她的命。可是这些毒药积在身体里,也许几年,也许几个月,她依然会毒发身亡。对她来说,这几年的生命根本没有意义,虽然她还不到十九岁。
    身体终于有了知觉,随之而来的疼痛让她根本无法入睡。全身仍没有一块骨头可以动,黑夜的恐怖和白天的无助都让她对生命失去期望。但是就如同她不能选择生一样,现在也同样无法选择死亡。她根本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活着。
    常山王再也没有见棋九,他要做的不是可怜一个微不足道的杀手,而是要查出身边的奸细,尽快结束这场战争。
    眼看就要春耕了,这场战争高戎也没有嫌到多大便宜。对于盛炎来说,丢了一把插在雍靖琪身边的尖刀。而对于常山王来说,他的损失似乎更大,琴棋书画四阁中的棋阁全军覆灭。
    棋九的身体由于失血和毒药的共同作用,在战争结束后才可以动。她知道,自己虽然还在喘气,但是在王府里,棋阁已经没有了。她的死亡只是迟早的事,每天也就像一具行尸一样浑浑噩噩地喘着气。
    回到京城后,棋九终于可以进行恢复训练了,只是王府的校场里多了许多生面孔,也少了许多熟悉的面孔。这场战争不仅把大梁拖垮,也让王府的精英杀手损失不小。
    生在乱世,没有人可以左右自己的命运,更不能选择生或是死。
    “棋九,命够大的啊。”
    “跟死没区别了。”
    “这场仗下来,只有我们琴阁这九个人还都活着。”
    琴五和琴六拿着几个桃递到棋九手里,琴六的胳膊上也有伤,招呼着远处的凤七和凤十一。
    “你家十二和十四呢?”
    “燕国的质子跑了。这次动静还挺大,他俩带兵追去了。”
    “这个质子看着胆子又小又笨的,还敢跑?”
    “那小子藏得好,南燕又总是金银珠宝地送着。这次听说来了几百人救他。”
    “怎么没见着画二啊。”
    棋九跟画二同岁,又是同一年进王府的。这些杀手中只有凤七、凤十二、棋五、画二和她是女孩子,平时几个人关系也很好。他们虽然都是王府里的杀手,但都是从小一起训练,一起出生入死,更重要的是王府里绝对不允许自相残杀。所以除了王爷的贴身侍卫呈、祥二阁,其他杀手们的关系都不错。
    “你家棋五死了,他家画二死了。”
    凤七的话里透着伤心,只是她的眼里竟然露出很浓的恨意。因为她此时正盯着画五。
    “凤七注意点儿,现在他可是大总管眼里的红人。”
    “琴六,是他杀的画二?”
    棋九的头嗡地一声响,让她差点倒下。王府里的规矩是绝对不允许失败,也绝对不允许自相残杀。画五不但没受到惩罚,竟然还变成总管眼里的红人。天啊,这场战争改变了一切。
    整个夏天京城都在酷热的淫威下显得死气沉沉,朝庭上没有半点好消息,常山王也忙得见不到影。由于大梁实力衰减,天下纷争的局势再次形成。除了朝臣,王府里的杀手们也非常忙,忙着杀人,忙着养伤。
    棋九的身体经过大半年的修养终于基本恢复,只有体内的毒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要了她的小命。死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字,身边不断有人死去,生命不过是睁眼和闭眼的区别。
    可能是由于棋阁只剩下她一个人的缘故,很难完成王爷的任务,所以大总管只把她安排在王府的内卫中,每天也就是训练和跑腿这二件差事。这对她来说也许是件好事,起码可以静静地等死。
    作者:风清云远 时间:2018-01-11 21:20
    七月的京城热得没有任何生气,只有丰收的消息从全国各地传进京城,总算给这个饱受战争疾苦的国家带来一丝生机,现在要做的只有全力防御北惠和高戎乘机掠夺。
    常山王终于有时间在王府里喝茶下棋。他的棋术很高,以前经常请京城里的高手来府里对弈。自从去年打仗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没有正经下过一盘棋了,这几天又开始请高手来府里过招。
    常山王雍靖琪自幼勇猛,也曾被先王议过储。可惜在对高戎的一场恶战中受了重伤,虽然确立的大梁霸主的地位,但他去失去了生育能力,再也无缘皇帝的宝座。也正是因为他无子无女,才一直手握重兵,历经二代皇帝依旧恩宠如初。
    像棋九这种身份,即便编入内卫,也就是跟着太监们在府里各岗执勤。她比太监宫女的地位要高许多,所以还可以自由走动。
    今天,她正跟着一队太监去大门口,总管大太监正怒气冲冲地往回走,一边走一边还在训斥着身边的小太监们办事不利。
    “知道吗,今天王爷心情很好,就想请燕先生来下棋,去了二拔人都没请回来,这不是第三个也打死了。”
    常山王的脾气不太好,对府里的太监宫女更不尽人情,稍有不顺心就直接打死。今天也不知道这位燕先生是谁,竟然这么不给王爷面子,连请三次都没请来。看来是没人再敢去了。
    大总管已经走进内院,也不知怎么了,看见这队太监,把他们叫住后,又走了出来。
    “棋九,你是不是没什么差事啊?”
    “回大总管,奴婢改内卫了。”
    “改什么不是一样给王爷办差吗。那些没用的东西连个小小的棋院先生都请不来,你去请。王爷留你一条命,可不是让你在府里混吃混喝的。”
    棋九的心狠狠地拧在一起,早死晚死还是躲不过去。同时她又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先生连常山王的面子都不给,请了三次都没请动,这个人不是疯了就是真疯了。自己怎么这么背啊,竟然死在一个疯子手里。
    大总管发话了,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大总管身边的小太监们明显都松了一口气。去就去吧,今天天气也不错。
    向府里的太监们打听一下这位燕先生的情况,没想到只是棋院的一个非常年轻的先生,负责教一些刚入门的贵族子弟。前几天研究棋谱的时候碰上常山王,二个人谁也不认识谁,聊得倒是挺投缘。回来之后王爷一打听,知道是棋院的先生,今天没事正好请过来。
    说来奇怪,这位先生不应该也不敢驳常山王的面子,可是去请的太监都说先生不在家,也不知道去哪了。当然,他们都是看人下菜碟的,这位先生没名没姓,哪入得了太监们的眼啊,估计也是没当回事就交差了。
    人生就是这么无奈,因为他不在家,三个小太监就被乱棍打死了。
    作者:风清云远 时间:2018-01-11 21:21
    今天的天气很好,棋九注定不会死在这一天。
    这位燕陆琛先生吃过午饭后就回家了,下午棋院没有他的课,棋九到的时候他正在书房里看棋谱。只是他并不知道,由于自己上午在授课,三个小太监的尸首已经在午饭前被扔出王府。
    燕陆琛看上去非常年轻,也就二十岁出头。这人家也很简单,只是一个不大的小院子,有二个老仆人和一个年轻小厮。书房里全是书,还摆着三张棋盘,他正坐在一张棋盘前看棋谱。
    棋九知道这种人都是非常执着的疯子,只要看到一本好棋谱,三天不吃饭都要把它看完,看明白。
    “常山王请我去下棋?我都不认识他,你们王爷太抬举我了吧。”
    “回先生话,前几日先生在棋院与人谈棋,一见如故,那位就是我家王爷。今日已请了先生三次,不巧先生不在家,所以差奴婢再来请。”
    “那位就是常山王?愿不得很威武,真是失敬了。”
    “先生客气。我家王爷有许多棋谱,并不比棋院的那些差,更有许多精版,今天。。。”
    “精版?有没有去年龙榜棋赛的?”
    龙榜棋赛是每年在皇宫里举办的大赛事,由皇帝亲自主持,前来参赛的也都是全国各地非常有名的高手,还有初出茅庐的新人。这些人棋风迥异,赛事更是精彩不断,这一年一度的盛况虽然由于连年战事已经无法同以往相提并论,但依然是全国最有名的棋界大赛。
    当然,这场赛事的参赛费用也是相当高,许多民间高手交不起报名费只能在场外等着棋谱。渐渐的,这场赛事就演变成全国各大棋院之间的较量。
    “去年大赛我家王爷不在京城,所以各场赛事的棋谱自然要收集完整慢慢研讨。不过今天请先生过府,奴婢也不知道是不是请您去研讨点评。近日王爷公务不算太忙,所以还请先生移步。”
    棋九哪里知道常山王能有什么棋谱,今天又为什么请他去。只不过她知道,只要这位燕陆琛先生一进王府,她就可以看到今晚的月亮。
    一轮明月改变不了人生,棋九的命运也不由自己把握。她已经麻木了,活着也就是多看几眼这个烽烟四起的世界,死亡也不过就是让这个世界再少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而已。
    很快,她就领着燕陆琛和他的小厮来到王府。把人交给大总管后,她看到琪奴的脸色并不好看。这位大总管怎么可能看得起这位年轻又无名的棋院小先生?这对她来说就无所谓了,反正把人交到大总管手里,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她知道,大总管可不像自己这么客气,现在那位燕陆琛先生一定在骂着自己把他骗到王府里来受气吧。
    骗他又怎么样,一个小小的棋院先生在大总管眼里跟王府的宫女太监没什么区别,不过是王爷看着顺眼抬举他而已,朝里有多少王公大臣见着大总管都会点头哈腰的奉承。要不是王爷突然想起这么个人,这位平头百姓哪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让大总管亲自接待。
    虽然大总管的脸色很不好,可是棋九的心情还不错。虽然她知道,棋阁已经没有了,现在校场里的那些新面孔一定有九个人会成为新的棋阁杀手,也会有一个人在不久的将来被称作棋九。
    棋九也不知道自己是王府里的第几个棋九了,不过她明白,他们这些人还能为王爷办事就还是人,如果不能了,只能称作尸体。棋九径直朝着校场走去,只有在那里,她才会感觉到自己还是个活人。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也许就是在等着某一次差事没办好也被乱棍打死,也许就是在等着毒发身亡。
    她不怕被打死,不过就是死了以后被扔到乱坟岗里。她怕自己毒发的那一天,因为她会在没死的时候就被扔出王府,她害怕自己还没咽气就已经被野狗和耗子给吃光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风清云远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6天 / 跨度128天】
    • 开贴:2018-01-11 10:54
    • 更新:2018-05-19 22:17
    • 阅读:3129 回复:1037 楼主:1038
    • 字数:约60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