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有毛僧 时间:2018-01-26 16:29
    第1章 消失的钞票

    每次回山东老家,驻足微山湖畔时,我总能想起二十年前第一次坐火车出门远行的经历。时候是盛夏,天气极为炎热,即便是站在树荫下,吹上一股热风,也能吹出一身臭汗。

    那次出门,除了去成都旅行外,还要给亲戚捎几千元钱。那个年代的人不相信银行,总觉得钱在自己身上是最安全的。尽管电子汇款很方便,但我妈依然要求我带过去。

    当时没有高铁,只能坐绿皮火车,整个行程需要36个小时。火车途经河南、陕西等盗贼频发的地区,为防止钱被偷,我爸妈想了十多种藏钱的方案。

    经过七嘴八舌的讨论,爸妈最终在“缝在衣服里”和“放在袜子底”两个方案上争执不下。争执到凌晨的时候,老爸让了一步,两人终于达成了共识:缝在我的内裤里。

    后来我才知道,我爸之所以妥协,是因为我妈认为,钱放到鞋子里,一旦流脚汗,表层的几张钱就会被踩烂,风险太大。

    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妈凭借她几十年的针线功底,将那一叠钞票裹在一层布里,缝在了我的内裤上。为了美观,老太太还专门在周围绣了一个蝴蝶结。天还没亮,她就将内裤放到了我床边的椅子上,命令道:“起床时换上。”

    男士内裤的设计是极为精巧的,给足了小弟弟活动空间。如今愣是将它的活动空间压缩到了极致。若是不走动也罢了,一旦走动,鼓着钞票的地方挤压着我的关键部位,紧紧的,痒痒的,时而痛痛的。

    一旦被挤压,那小东西如被洗脑的革命党一样,本着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精神,卖力与“金钱”抗争着。抗争的结果是,裤裆更加鼓起,让人极为尴尬。

    再说,我出发当天,天气尤其燥热,内裤中捂出了淋淋的汗水。我不得不双腿岔开些走路,以便裤裆通风,不过那姿势很别扭,很容易被人误以为裤裆捂了一坨屎。

    原本我爸要送我去火车站的,结果临时有事外出,于是便让三叔送我。我爸临出门前,顺道去三叔家安排了送我的事。三叔让堂弟捎话给我,说他在桥头打麻将,要我去那里找他。

    我们村西边是京杭运河,运河再往西便是微山湖。运河上面有四座桥,离我们家最近的那座叫老运河桥。

    桥东西走向,两边各有一家小卖部。为了招揽生意,小卖部的主人都沿河摆开几张桌子,招揽人去打麻将。我三叔便是其中忠实的赌友。

    麻将桌总会引来一堆看客,看客们多少会消费些烟、火柴、雪糕、冰棍、零食等,店家正是看中了这点才摆麻将桌的。当时三叔正好在桥东边的小卖部打麻将。

    这家老板娘是个东北娘们,极为高大粗壮,嗓子洪亮,站在村头一声吼,在村尾赌博的丈夫手都会抖一抖。

    由于老公天天赌博不回家,于是老板娘干脆在家里开了赌局,以便看着老公。为了招揽人过来围观,她大夏天仅着一件白T恤,也不穿内衣,一对D+的神乳一半露在外面,双峰坚挺,两点黑葡萄凸起,双峰间沟壑分明,引得周围光棍汉骚动不安,每日来这里蹲点看打麻将,顺便与老板娘调情。

    见我走了过来,老板娘一双大眼睛,贼贼地盯着我的裤裆看,边看边淫淫地笑了起来,那双峰如遭了地震一般,随着她的笑声晃动着。我那本就局促不安的裆部,仿佛收到了起义的讯号,好奇地乱撞。遗憾的是,它只能屈不能伸,憋得我难受。

    我拉过箱子,挡住了关键部位。老板娘笑着大声说道:“老三,你侄子来了。”

    三叔看了下我,向我招了招手,随后说:“等我一下。”我点了点头,猫着腰,扶着箱子在那里站着。等裤裆松弛了之后,才终于站起身,拉着箱子走到了路口。

    三叔胡了一个七门对之后,很高兴地说:“这一局钱不要了,我要送孩子去火车站,对不住了。”七门对翻三倍,这么多钱都不要了,其他三家也就没有生气。毕竟赢家一般是没有资格提前退场的。
    三叔刚起身,手痒痒的候补队员就一溜烟坐了过去。

    三叔拎起我的箱子,和我一起站在马路旁等车。三叔仔细看了我一眼,见我裤裆鼓起,觉得很不正常,于是指着我的裤裆问道:“那里藏的是什么玩意,怎么鼓鼓的?”

    “我妈说火车上贼比较多,于是就把钱缝到我裤头里了。”我红着脸说。

    他皱了下眉头,看了我一眼,随后神秘地说:“遇到真正的神偷,你把钱放哪儿都没有用。郑州、宝鸡境内那么多高手,摸你的东西神不知鬼不觉。你根本就没法预防。你裤裆鼓得那么明显,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三叔说得那么邪乎,我不太相信,便略有不屑地说:“我准备36小时不上厕所,一直坐在车上,不解裤腰,保准没有人能偷。贼不至于强行脱我的裤子吧?”

    三叔笑着拿右手拍打了下我的裤裆说:“36小时不上厕所,想憋死自己?”被三叔一拍,我本能地弓腰缩臀后撤,差点摔倒。我以为三叔跟我开玩笑,便接话说:“大不了不喝水不吃东西呗。”

    “放屁,”三叔扭着我的耳朵说,“你以为自己是神仙啊?孙悟空被压五行山下还吃铁丸喝铜汁呢。”

    我嘿嘿一笑,没再搭话。

    三叔拦了一辆客车,约莫一个半小时,我们便到了火车站。去检票口的路上,三叔突停住了脚步,笑呵呵地说:“马上上火车了,你检查下东西是不是齐全。”说完话,他点了一支烟,一边大口抽烟,一边看着我。

    我打开包裹仔细查看了一遍,确认东西一样都不少。我忍不住摸了下裤裆,发现有点不对劲,那里面好像松快了好多。我用力一捂,立即傻眼了。

    “糟了,钱没了。”我一脸惊恐地说。

    我把打开的箱子拽到一个角落,身体靠到一堵墙上,看了下周围,见没有人,于是便脱掉裤子,仔细检查裤裆。让我震惊的是,我裤子的拉链已经开了,内裤缝钱的地方被割开了一道很小的口子,正好能将钱从中取出。

    “天啊,这到底是人干的还是鬼干的?我怎么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我摸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脸惊恐地说道。
    作者:有毛僧 时间:2018-01-26 16:47
    第2章 一路惊魂

    我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些钱不仅有我旅行的盘缠,还有还给亲戚的钱。在那个年代,这笔钱也算是巨款了。尽管我的理智告诉我,钱已经被偷了,可我还是在身上每个角落找来找去,甚至连不相干的箱子也重新翻了一遍。

    三叔一点都不着急,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到地上,一脚踩灭。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卷着的钞票问道:“你看这些钱是不是你的?”

    包着钱的灰色布料让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我毫不犹豫地大声说了句:“对,对,是我的。”这时我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转在眼圈里的眼泪才慢慢流了下来。我攥着钱长舒了口气。

    “三叔,这……”我摆出一副需要一个解释的样子看着他道。

    “我说过,遇到真正道上的人,钱缝哪儿都没用。我都能拿出来,更何况是高手了。”三叔极为认真地说道,“不要大意。”

    “三叔,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还会这个活儿?”我难以掩饰内心的好奇,特别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是如何有这般身手的。

    尽管他说自己不是高手,但是这等手法,说不是高手有人信吗?这个水准已经达到了从人家裤裆取钱如探囊取物一般了。所谓的职业盗贼,也不过如此。然而,这么多年,他身边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竟然懂如此绝技。

    三叔一脸严肃地说:“把钱缝裤裆里是没有用的,车到开封、郑州时,钱就是缝在肉里也会被人偷走。”

    我继续追问三叔的过往,三叔只字未提,只是要我记住:“上了火车后,不要跟任何陌生人说话,少喝水、少吃东西、少走动。如果要睡觉,记住保持一个动作:左臂抱右臂、左膝搭右膝头朝右歪。”

    “三叔,这是什么意思?”

    “河南、陕西境内的贼见了这个动作便以为你是道上的人,绝对不会偷你的东西。”三叔说。

    “真的还是假的?靠谱吗?”我摸着头,笑着问道,一脸不信的样子。

    “你把这些钱贴身放就好了,你按我说的去做,该睡的就睡,不会有任何问题。”三叔说完,把箱子交到我的手中,示意我该走了。

    那是我第一次坐绿皮火车。整个车厢挤满了人,甚至连水池、过道、门口、地上也全都是人。有的躺着,有的站着,有的歪着,我站在车厢里完全动弹不得。费了很长时间,我才找到自己的座位。走过去后发现,那里坐了一个光着膀子的彪形大汉。

    我把行李放到行礼架上,在大汉旁边站着。列车驶入河南境地时,我双腿发麻,累得不行了。我见那位大汉还在我的位置上坐着,于是便很客气地说:“大哥,这个位置是我的,你也坐了这么久了,你看能不能让我也坐一会儿?”

    他白了我一眼,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随后便面朝车窗,故意不再看我。当时天已经黑了,车厢里很燥热,不时有人走来走去。我怕身上的钱不安全,所以很着急需要坐到位置上。

    “大哥,就算你帮我好吗?我真的很累,需要坐下。”我有点着急地说。他又白了我一眼,还是没有说话。我掏出火车票,拿到他眼前说:“大哥,这是我的座位。如果你不把位置让我给,我就叫乘警了。”

    他骂骂咧咧的推了我一把,随后站起身,把座位让给了我。坐到位置上之后,我按照三叔给我的建议,左臂搭在右臂上,左腿翘到右腿上,身体向右歪斜,靠在座位上装睡。看到我这个姿势他很惊讶,随后便不再骚扰我。

    我昏昏沉沉的睡了很久,醒来时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那位霸占过我座位的大汉也没了踪影。我旁边大妈的哭声让我再无睡意。她说自己的钱包被偷了。随后,我前面、后面、旁边的人都说少了东西。我紧张得半死,将手伸向贴身的衣服口袋,摸了一下,发现钱还在,我顿时放松了下来。

    少了钱的人的惊叫声、哭声引来了乘警。那乘警五大三粗,一口浓重的陕北口音,他很不客气地说:“你们晚上睡觉一定要小心,这里的小偷牛得很,都是团队作案,跟本就没有办法避免。一定要把贵重物品放好,出了事自己负责。”乘警走后,我身边的人对他破口大骂,觉得这警察也太不负责任了。

    绿皮车最要命的不仅是慢而是停靠的站太多,每停一站就会上很多人。整个列车不断有人涌进来,就是不见有人下车。在开封站上来的一批人中,有几个上车后马上跟乘警套近乎,仿佛他们是多年前就认识的朋友。

    我原本吊儿郎当地斜靠在座位上,见这这帮人上来了,我立即警觉了起来,又恢复了三叔说的那个姿势。这帮人到郑州就下车了,列车开动不久,我前后几个车厢就传来了乘客不满的声音。原来,这边的五节车厢的乘客全部被小偷摸了一遍,我成了唯一的例外。

    列车在湖北境地下了很多乘客,驶入陕西宝鸡的时候,车上已经松快了好多,至少洗手间、过道里已经没有人了。当然,车厢门内还有很多站票,他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或歪斜地靠在座位的侧壁上。

    从宝鸡站上来的人中,有一位中年男子站在我的旁边。这人一米六左右的身高,身体消瘦,面色黢黑,眼睛发亮,到处乱看。他一直盯着我看了好久。列车行驶期间,他去别的车厢晃悠了一会儿,随后又走了回来。

    我一直保持着三叔说的那个动作,假装睡觉。到下一站的时候,那人准备下车,临下车前,他对我说了一句话。由于车上嘈杂,我完全听不清楚他说了什么。不过,这人是一口鲁西南口音,应该与我是老乡。

    由于没有听清他说什么,所以我不敢搭话,而是笑着对他点了点头。他下车后,瞬间消失在人流中。
    作者:有毛僧 时间:2018-01-26 16:58
    @朴素 2018-01-26 16:56:25
    支持老田兄。
    -----------------------------
    多谢老大,拼命改稿中。
    作者:有毛僧 时间:2018-01-26 16:59
    @朴素 2018-01-26 16:56:33
    @有毛僧 :本土豪赏1张 催更 (100赏金)聊表敬意,楼主快更新吧!【 我也要打赏 】
    -----------------------------
    多谢土豪,已经受到鞭策。
    作者:有毛僧 时间:2018-01-26 17:08
    @上辞恩恩 2018-01-26 17:05:35
    支持
    -----------------------------
    多谢土豪。哈哈哈哈。
    作者:有毛僧 时间:2018-01-26 17:09
    @香落梅 2018-01-26 17:05:56
    @有毛僧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多谢多谢。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有毛僧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62天 / 跨度175天】
    • 开贴:2018-01-26 16:29
    • 更新:2018-07-20 21:57
    • 阅读:4742741 回复:24663 楼主:471
    • 字数:约1050千字
    • 图片:1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