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 首页
  • 上一页
  • 13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有毛僧 时间:2018-05-15 14:34
    第280章 烛影蝉声

    经历了一番折腾之后,宁十三已经查明,攻击楼外楼、望湖楼周边的都是李一刀的人,不过没有弄清楚鸭屎扮演了什么角色。一个大活人,就这样突然消失了,让宁十三极为紧张,也极为震惊。他思考了很久,死活也想不明白,鸭屎到底去了哪里。
    宁十三安排皮六也做他的副手,与鸡头米一起协助他,同时并不让他们俩分出大小。宁十三是个搞平衡的高手,这样的安排一定会让皮六与鸡头米斗起来。他坐在那里做仲裁,两人斗得越激烈,自己就越容易把控他们。
    不过,宁十三真的小看皮六了,皮六的目标是,尽快带黑蜘蛛离开这里。自从他做了宁十三的助手以来,几乎什么事都不做,让鸡头米也挺震惊的。鸡头米故意给皮六安排了一些杂活,皮六也都保质保量地做了。鸡头米相信,皮六在自己的把空中,于是很得意。
    宁十三叫来了野狐田、鸡头米、皮六、李一强、小时迁,唯独没有叫黑蜘蛛。宁十三安排道:“野狐田,湖上、陆上的生意,你先交给张家,从现在开始,你把湖西管起来。今天,你带两百人,直接过去。湖西那黑蜘蛛留下了几百人,你们合在一起,也是不小的势力。我给你最好的装备,你把湖西给我死死守住。不和任何人往来,不和任何人谈,只听我的指挥。”
    “是,师父。我尽快出发。”野狐田道。
    “鸡头米,湖上的军队你和李一强一起管,重点是防着李一刀。他的人目前越来越不听话。尽管还没撕破脸,但是我清楚,李一刀已经开始行动了。你调查下那边的情况,必要时,武力拿回微山岛。如今,李一刀方面湖上的收益每个月都分给我们,一点都不少。我们不要乱动。一旦收入减少,就拿下他。他那边,留着也是个祸害。”宁十三安排道,“你小心行事。”
    “是,师父。那怀义堂的这些杂物,我全交接给皮六?”鸡头米试探性地问道。这当然是他比较担心的。在宁十三身边,他有实权,可以操控很多事,他当然不愿意放手。
    “不用,”宁十三知道他的担心,笑着说,“你和皮六都在我身边,湖上让李一强兄跑跑就行,又不用你一天到晚在外面。”
    “是,师父。”鸡头米有点得意地说道。
    “济宁港与梁山地区,依然交给小时迁。我全权托付给你。你在当地有生杀大权,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多收点钱。不管你怎么弄,把钱多交给这边,就算完成了任务。本来让小宋江去解决当地的大户收钱的问题,这不,他也不在了。这部分工作,小时迁你来安排做吧。”宁十三道,“不破坏我们与当地人的契约的情况下,看怎么提高收入。”
    “宁爷,您放心,我一定办好。”小时迁道。
    “整个湖东这边,我让皮一鸣带来的军队做重点来管起来。这帮人,我一个人亲自带。”宁十三道,“你们各自回去吧。尤其是老大,你赶紧去湖西。我怕夜长梦多。”
    “是,师父。”野狐田道。
    宁十三看出了皮六的一脸茫然和担忧,笑着说:“皮六负责整个微山县对外的关系和联络。与上海的联络,与南京的联络,与济南的联络等,都由皮六来做。”
    “是,宁爷。”皮六道。
    当皮六将所有的会议内容告诉黑蜘蛛的时候,黑蜘蛛没有丝毫的惊讶。她极为轻蔑地说:“看来,我真的被软禁了。”
    “别这么说,宁爷是为你的安危考虑。”皮六道。
    “什么安危,你难道不知道月明妃吗?”黑蜘蛛笑着说,“当年,你们几个与李一刀拼命的时候,月明妃带着姑娘们做了个医疗队,她那时是多么开心。可现在,她哪儿去不了。多悲哀啊。”
    “你别想那么多了。老大马上就去湖西了。”皮六说道。
    “我把湖西的暗号全说给他。你让他来见我吧。”黑蜘蛛道。
    野狐田是个粗人,见了黑蜘蛛立即不满地说:“二妹,你怎么在这里享清福?我们都出生入死的。”
    “瞎说,我才不想在这里呢,这是师父的安排。”黑蜘蛛道,“如果有机会,我早就出去干活了。”
    “我马上去湖西了,皮六说你有什么交代的。说吧。”野狐田道。
    “我给你说一些暗号,方便你我留下的人沟通。”黑蜘蛛道,“你可别大意。湖西距离沛县近,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了解完暗号后,野狐田带兄弟们朝湖西进发。到了那个小院后,黑蜘蛛安排的人都在那里,非常整齐地列队站好。黑蜘蛛最一流的十几个学徒,分别向野狐田汇报了具体的情况。野狐田很高兴,将自己带过来的人,与其他的兄弟编在了一起。
    天色已晚,当时正好是晚饭时分,一位兄弟走过来对野狐田说:“大爷,屋里装备了酒席,请大爷过去吃饭。”
    野狐田看了下那边的小院道:“那不是二妹住的地方吗?算了吧。把东西拿这边吧,我与兄弟们一起吃。”
    “大爷,还是过去吧。那边都准备好了。”那位兄弟笑着说。
    盛情难却,野狐田就走了过去,刚进大门,就发现屋子里情况不对。那里布置得颜色极为奇怪,一股香味传了过来。刚到门口,就有专人打开了门。屋里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满了酒菜,桌子两边坐了十个姑娘。
    “大爷,快来坐吧。”姑娘们叫道。
    野狐田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放在平时,他早就扑过去了。可是现在,他站在那里,东西乱看,就是不敢过去。
    姑娘们过来拉他,他双腿灌铅一般,动也不动。
    “请客的是谁,出来吧。”野狐田大声说道。那一刻,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被人给抓了。
    姑娘们过来拉他的时候,将他身上的枪、匕首全部拿了下来。野狐田并没有挣扎,也没有反对。
    桌子后面有一挂帘子,帘子后面好像有人影。野狐田死死盯着人影,心里怦怦乱跳。他的第一反应,此人一定是通天鼠。
    突然,帘子拉了,黑暗中鸭屎严肃的脸出现在野狐田的视野中。鸭屎坐在一把巨大的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右手托着下巴,聚精会神地看着他。
    “鸭屎,你反了?”野狐田过了半天,冒出了这么一句。
    “没有。”鸭屎很平静地说道。
    “小宋江葬礼上,围堵楼外楼、望湖楼的人不是你的?为何打着你的名义?”野狐田不解地问道。
    “不是我的,有人要陷害我。你们都信了,所以我不能轻易出现。”鸭屎极为平静地说道。
    “你今天是什么意思?”野狐田不解地问道。
    “湖西这里已经完全被我控制了。我是被冤枉的,我不可能对怀义堂乱来。我的冤屈需要昭雪。大哥能帮我吗?”鸭屎道。
    “可以,”野狐田道,“你说说看。”他一边说,一边往桌子旁走。猛然一蹲,从旁边女子手里抢过了枪。那枪还没对准鸭屎,从屋子两端飞出了十多个持枪的人,将野狐田彻底按在了地板上。
    “大哥,这是干什么?”鸭屎不解地问道。
    “鸭屎,你早已背叛了师门,光放通天鼠的事情,我这辈子都不会饶了你。要是有可能,我一定亲手杀了你。”野狐田大怒道,“你杀了我吧,师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大哥,我不会伤害任何人的。如果大哥愿意与我合作,湖西还是大哥的。如果大哥执迷不悟,还认为我是叛徒,那我就只能对你不客气了。”鸭屎冷笑着说。
    “你杀了我吧。师父已经有了正规军队,杀你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再说,师父马上就要做县长了。做了县长后,你们再乱来,省政府也会收拾你们。”野狐田笑着说,“不要太得意。你就是个叛徒,一直都是。”
    “带下去,关在地下室里,好好给我看着。”鸭屎愤怒地吩咐道。
    十几个兄弟,将野狐田绑了起来,带到了地下室里。
    这些姑娘们都傻眼了,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鸭屎从太师椅上下来,对她们说:“这些饭菜都是你们的了。我去营地里歇着。你们今晚可以任意住这个小院。”
    “多谢四爷。”姑娘们兴高采烈地坐到了桌子旁边。
    鸭屎刚出门,通天鼠带了几十个兄弟骑马围了过来。通天鼠笑着说:“四爷果然没说谎,湖西真成了你的地盘了。我的人打听到野狐田已经来湖西了,四爷不会告诉我,你没见过他吧?”
    “见了,我已经把他抓了,关进地下室了。”鸭屎很平静地说道。
    “把他交给我。”通天鼠道。
    “我拿他有大用。给了你,你就弄死了。”鸭屎道。
    “那什么条件才能让你把他交给我呢?”通天鼠不解地问道。
    “等我救出二姐和皮六,我会把他交给你的。”鸭屎道。
    “好吧。看来,咱们必须得站在一条线上了。说吧,你要多少人。”通天鼠叹口气道。
    “你的人,还是你的人。我一个都不要。这件事,我们要动脑子。师父马上就成微山县长了,这个是跑不掉的。咱们得用巧劲,不然的话,惹来了正规军剿匪,咱们谁都跑不掉。”鸭屎道。
    “行吧,这件事就听你的。我先回去了。”通天鼠道。
    “好的。”鸭屎点头道。
    临走,通天鼠又补充了一句道:“小宋江的事,你别往心里去。需要人手,我随时派人过来。”
    “没事,你放心回去吧。”鸭屎道。
    通天鼠走后不久,鸭屎一个人从小院朝大院走。突然,他觉得身后有人跟踪,那人的轻功不亚于黑蜘蛛,但鸭屎看不见对方。如果对方对自己开枪,那真是无法躲避。
    鸭屎立即停止了走动,站在原地不敢动,他已经听到对方打开了枪的保险。从脚步的轻盈程度,鸭屎判断身后应该是个女人。那枪慢慢顶在了鸭屎的后脑上。
    鸭屎举起双手,不小心碰到了枪,那枪又往后放了下,随后又顶了过来。
    “野狐田在哪儿?”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传入了鸭屎的耳朵里。
    “你找他干什么?”鸭屎听出了她的声音,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不说,我就开枪了。”对方威胁道。
    “咱们是一条线上的,把枪收起来。”鸭屎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对方问道。
    鸭屎抬起手,把一把子弹扔到了地上道:“你的枪里的子弹被我卸了你都不知道。我反手就可以抓住你。”
    女子对天放枪,子弹没有响。她着急地喘着粗气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是贼。除了人心外,我什么都可以偷。”鸭屎笑着转过脸。女子蒙着脸,一身黑衣。
    “我怎么做你才能放人?”对方问道。
    “不需要做什么,你要的话,我随时给你。”鸭屎不解地问道,“小貂蝉,你到底去了哪里?”
    “四爷,”小貂蝉摘掉了面纱道,“我哪儿都没有去。”
    “跟我来。”鸭屎道。
    鸭屎带小貂蝉进入了地下室,见野狐田被关押在地下室的一个单间里,里面什么设施都有,饭菜也都是专门做的。野狐田极为愤怒地摔着东西。
    见鸭屎带着小貂蝉走了过来,野狐田极为紧张地大声说道:“难道你也被他抓了?哎呦。”野狐田使劲儿拍打着自己的脸道,“这下全完了。”
    小貂蝉走了过来,反正照他脸上打了七八个巴掌,骂道:“你这个不要命的混蛋,不考虑我的感受,你也不考虑他的感受?”她指着自己尚未隆起的腹部,脸上流下了泪水。
    “我怎么知道会被抓?”野狐田不满地说道。
    “小宋江死后,我让你借口去南方送货,咱们远走高飞,你就是不答应。我跟你说过,如果让你去济宁你就去,其他地方你要拒绝,你就是不听我的。为了打听你去了哪儿,我差点把命搭上。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小貂蝉又给了他一个巴掌。
    “你别打我,我以后听你的还不行?”野狐田见鸭屎在,不满地大声说道。
    “我让你听,我让你听,”啪啪啪又是三巴掌,打得野狐田一点脾气没有。打完之后,她抹着眼泪,跑了出去。
    鸭屎追了过去道:“你先去屋里歇着,我过去和大哥聊聊。你放心好了,他不会有事的。”
    “四爷,你可别杀了他。”小貂蝉道,“我知道宁爷一些事,我谁都没有说过,我连他也没说。如果你放了他,我可以告诉你。”
    “你先去歇着,我和他聊聊。真的不会有事的。”鸭屎道。
    鸭屎来到牢内,看着满脸通红的野狐田道:“大哥,这出戏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只知道小貂蝉失踪了,但是不知道她稀里糊涂地成了大嫂了。怎么回事?”
    “你是要取笑我吗?”野狐田道。
    “谁取笑你啊。”鸭屎道,“她来救你,我告诉了她发生的事情,她要我放了你。我这不,先安排她住下了。”
    野狐田噗通跪倒,流着泪道:“兄弟,放了她吧。我求你了。我知道你的手段,你别吓唬我了。她肚子里是我的孩子。求求你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放过她吧。”
    “大哥,我再认真说一遍,我没有抓她,是她自己来的。我不会动她。”鸭屎道,“我只是好奇,你们怎么认识的。”
    “小貂蝉得罪了师父,师父要杀她。鸡头米把她麻醉了,送给了我,让我尽兴后再杀。其实,当时鸡头米已经给她下了慢性毒药。无论我是不是要杀她,她都得死。”野狐田道。
    “你就这样占了她的便宜?”鸭屎问道。
    “瞎说,”野狐田道,“我是个流氓,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流氓。我很早就看上她了,她也早已看上我了。只不过,我们两人心里都清楚,但是怕师父知道,没有说出来。”
    “什么时候的事?”鸭屎不解地问道。
    “还记得师父被王老五的人砍伤吗?”野狐田道,“当时,我和她一起给师父治伤。那时候,我们就勾搭上了。她很小心,所以没有人知道。”
    “她中毒了,为何没死?”鸭屎问道。
    “我见她被麻醉了,指甲发黑,赶紧把她送到了刘庄一带,交给了妥当人。养了几天,吃些药,排了下毒,她就好了过来。好过来后,本来要带她远走高飞的。不过,她死活想留下来,我也就没有反对。我们俩在一起了,这不,大夫说她有孩子了,她要我不要掺和怀义堂的事,跟她一起找个妥当的地方把孩子生下来。”
    “大哥,你真艳福不浅啊。”鸭屎笑着说,“你知道师父为何要杀她吗?”
    “不知道,”野狐田说,“她自己死活不说,鸡头米告诉过我,说她给李一刀泄露了机密,算是背叛师门。”
    鸭屎摇了摇头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怎么说?”野狐田问道。
    “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我很快就放了你。”鸭屎道。
    “我还是不明白。你是怎么拿下湖西的,小宋江是怎么死的?”野狐田问道。
    “我是怎么拿下湖西的你暂时不方便知道。小宋江的死,我也不清楚。”鸭屎道。
    此时的小宋江正活蹦乱跳地走在北平的街上。他在护国寺旁的小店吃了饭,正在街上晃悠。突然,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走进了一家裁缝店。店里亮着微弱的灯光。
    小宋江慢慢挨到了店门口,隔着玻璃看到黑蜘蛛正在与店老板攀谈,并从老板手里接过了一件衣服。小宋江大惊,心里想,黑蜘蛛怎么也来北平了。他再看了下她穿的衣服发现,与黑蜘蛛的风格完全不同。不过,她的确与黑蜘蛛在身高、脸、三围等方面,没有任何区别。
    时候是晚饭时分,街上人很多。这位黑蜘蛛拿了衣服后,走了出去。走到小宋江身边时,她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安静地走过,留下了一股奇异的香味,这个味道与黑蜘蛛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小宋江一伸手,笨拙地将她的手包顺到了手里,于是装作从地上捡起,笑着说:“姑娘,你掉东西了?”
    她猛然转过脸,笑着说:“多谢大哥。”一口京片子,把小宋江彻底拉回了现实中。那个笑容与黑蜘蛛也不一样,高贵而文雅,透出浓郁的书卷味。小宋江立即呆了。

  • 首页
  • 上一页
  • 13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有毛僧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57天 / 跨度170天】
    • 开贴:2018-01-26 16:29
    • 更新:2018-07-15 22:55
    • 阅读:4384064 回复:24123 楼主:451
    • 字数:约1025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