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连载】《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 首页
  • 上一页
  • 20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有毛僧 时间:2018-08-11 04:11
    @所有人 8月10日更新。多谢大家。熬夜献给大家。 | | 10254楼 | | | |
    作者:有毛僧 时间:2018-08-11 21:18
    第356章 向死而生

    鸭屎非常失望,进而表现出了绝望。他满脸的愤怒告诉小宋江,这个聊天没有必要继续了。鸭屎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象,自己的儿子为了完成一个任务,竟然去杀了一个人。他有无数个办法可以混入监狱,他甚至有能力潜入监狱,结果他去选择了杀人再进去,愚蠢至极。
    “四爷,你先休息吧。这个事,咱们明天再讨论。”小宋江道。
    “你先不用管了。你也去休息吧。这个兔崽子,让他在里面待几天吧。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有任何行动,明白吗?”鸭屎愤怒地说,“让他在里面好好反思一下吧。”
    回到屋子里后,鸭屎躺在床上睡不着。他不明白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自己的儿子一直很聪明,他犯的最大的错也不过是听了鸡头米的话,从而一错再错。只要跟他讲明白了利害,他还是立即能改的。
    鸭蛋从小到大,一直跟在鸭屎身边,鸭屎对他的头脑还是非常欣赏的。这的确不太像鸭蛋的风格,在鸭屎的印象中,鸭蛋一直是个相对谨慎的孩子。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个熊孩子胆子还是很大的。当年杀人的时候,他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要不要把他弄出来,鸭屎非常纠结,才纠结了一会儿,天就明了。他走出门,来到了海边,一边走,一边思考。走了没多久,他就停住脚,好像想明白了什么,随后哈哈大笑起来。他躺在湿漉漉的沙滩上,闭上双眼,睡着了。
    鸭蛋被关进了特殊房间,一整天没有人搭理。警署的人清楚他是谁,甚至清楚他爹四爷在香港以及东南亚地下社会的影响力。警署与四爷刚刚合作了一把,结果四爷的儿子就因为有杀人嫌疑被关了进来,没有人敢掉以轻心。小宋江之所以第一时间得知这个消息,就是因为警署的线人给他偷偷报了信。
    次日晚上,鸭蛋坐在小屋子里,静静地思考了很久。他想到了父亲放手以来自己所有的行为,仔细复盘了一下那些重要的决策。他打心眼地觉得,自己最大的失误是全面陷入了鸡头米的逻辑与世界。不过,在鸭蛋看来,鸡头米并不坏,他是一个毫无安全感的人。他需要权力,需要钱,需要影响力。他活了一辈子,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心里只有利益。这本身就是悲哀。不过,鸭蛋最佩服的是鸡头米忽悠人的能力。只要进入了鸡头米的世界,总能被他做的一两件事感动,一旦感动就会陷入他的世界不能自拔。
    周围漆漆黑,但鸭蛋灵活的夜视能力,让他很从容地看到周围的一切。他从舌头下面取出万能钥匙,紧紧握在了手里。他走到门口,两下子打开了门。门外有一个栅栏门,鸭蛋缩骨一下,轻轻便走了出去。
    他伸手将内门关好,将万能钥匙放入了口中。
    鸭蛋缩骨沿走廊钻了出去,躲避在墙外,对着窗户有规律地学了几声蟋蟀叫。一开始没有什么回应。过了一会儿,他又叫了一遍,某一间牢房里传出了回应声音。尽管那声音很小,但是鸭蛋很清晰地锁定了位置。
    那间牢房的后窗很小,也用钢筋拦住了。鸭蛋爬到了后墙上,敲了下玻璃。鸡头米赶紧从里面打开了小窗户。鸭蛋笑着说:“六叔,你真不要脸。你怎么被送进来了?”
    “都怪你爹太狠,拿我垫背。”鸡头米道,“快把我弄出去,弄出去之后,我有办法让你发财。发财后,你就想干什么干什么了。”
    “这个窗户这么小,你怎么出来?”鸭蛋问道,“除非你也会缩骨。”
    “你只要找到一根绳子,我一样可以出去。我不会缩骨,但是我上房、爬梁的功夫还是有的。别看我是瘸子,江湖上的道门,我都会。”鸡头米道。
    “你等我一会儿。”鸭蛋说完就消失了。
    鸡头米趴在小小的窗口上,朝外面黑漆漆的夜看了过去,什么都看不到。
    没多久,鸭蛋便气喘吁吁地再度出现在小窗口。他缩骨从钢筋缝爬了进去。刚落地,鸡头米就抱住他道:“我的乖孩子。你说你爹想干嘛,非要把我送进来。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手里的证据足够把你爹也送进来。”
    “行了,你别说这些了。出去之后,我送你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我会给你东山再起的资本。你放心就好。”鸭蛋道,“我来救你,就是不想让你和爹自相残杀。”
    “不解释了,赶紧出去为好。”
    鸭蛋用万能钥匙打开了两道门,等巡逻人员出去了后,他带着鸡头米走到了走廊,从走廊的窗户爬了出去。鸭蛋将绳子固定在楼顶上,鸡头米攥着绳子,很轻松地上到了楼顶。鸭蛋带着鸡头米,沿着楼顶走了不久,用绳子滑到了地上,随后离开了。
    “鸭蛋,警察局怎么没有几个人呢?咱们出来也太容易了吧?”鸡头米一边走一边嘀咕道。
    “我怎么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越狱。”鸭蛋说道。
    鸡头米突然停住了脚步,声音有点变化地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杀了一个人,所以他们就把我抓进来了。”鸭蛋很轻松地说道。
    “你杀了一个人?为了我?凭什么?”鸡头米紧张地问道。
    “你是我六叔,我爹不管你,我得管你。你教育了我那么多,有馊主意,但是也有经验和智慧。我不救你,谁救你?”鸭蛋很无奈地说道。
    鸡头米立即非常感动,一把抱住了鸭蛋道:“你他妈的要是我的儿子该多好啊。”
    鸭蛋道:“你把我当儿子不就得了。我爹那边,我想办法解决。你就别操心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就在那里安顿几天。等一切风平浪静了,我就接你回去。如果我爹不肯,我就单独给你找地方。”
    鸡头米点了点头,扶着鸭蛋继续往前走。鸭蛋带鸡头米到了海边,偷了一条船,载着鸡头米一直往旁边的小岛走去。岛上很荒凉,但是有一栋房子。
    “鸭蛋,你住过这里吗?”鸡头米问道。
    “没有。不过,我之前来过。这里的房子废弃了,没有人住,比较安全。”鸭蛋道,“咱们去那边后,你在那里稍微避一避。”
    鸭蛋将船停在凉快礁石之间,扶着鸡头米到了岛上。那栋房子尽管不大,但是相对干净。屋子里什么设施都有。
    “这里是谁住过的地方?”鸡头米问道。
    “之前,有两个渔民住在这里。后来,他们出海被淹死了,此后就没有人管这里了。旁边的渔民,遇到风雨,在这里躲避。之后,他们会增添很多东西。”鸭蛋说,“有一次,我乘船来到这里,了解这里的情况。”
    鸡头米一下子躺在了屋子里的躺椅上,紧闭上双眼,呼吸急促。“虽说我可以逼你爹把我弄出来,但是我毕竟在里面,做什么都不方便。弄毒品这事,估计你爹是不可能原谅我了。”
    “不一定吧?”鸭蛋道,“等他的气消了,说不定就没什么事了。”
    “唉,功败垂成啊。”鸡头米道,“没想到我挣扎了一辈子,晚年竟然如此凄凉。”
    “六叔,如果我爹再给我们一次机会,你会怎么做?”鸭蛋问道。
    “想听实话吗?”
    “当然。”
    鸡头米从座位上站起身,瘸着腿走到床边道:“你爹一直防着我,他刚来香港的时候,手上没有人。是我用自己的人,把他拖起来的。我让你再度做了老大,他竟然让我管理一个破客栈。这是我想要的吗?我是江湖中人,我想要的是江湖。”
    “你为何不自己做你的江湖?”
    鸭蛋的反问,让鸡头米一愣,随后他陷入了无限的伤感。“我一个人撑不起那个江湖。我个人的能力也只能够养活十多个人,活得体面点。没有你爹,就没有所谓的我的江湖。”
    “六叔,不是我说你。这么多年了,你反反复复,有意思吗?”鸭蛋道,“如果你这样的人混在江湖上,是不是江湖的悲哀呢?从微山到香港,每次都是你瞎搞,随后又为爹做几件漂亮事,挽回他的好感,进而积累你的能量,继续做坏事。六叔,你这样真的不好。”
    “呵呵,轮到你来教育我了?你说我混到了这个地步,是不是很悲哀?”鸡头米道,“别再说了,给我留点面子吧。”
    “行了,你早点休息吧。”鸭蛋说道。
    “等等,”鸡头米走了过来道,“鸭蛋,咱们还有机会。你小姨在香港,我知道她住哪儿。如果咱们抓了你小姨,吓唬下她,你爹还是会答应让你负责侠盗生意的。再说,你两个弟弟也在香港。如果咱们控制了他们俩,你爹还是会帮我们的。有我的统筹和你的技术,何愁天下不定。”
    鸭蛋明显很激动,笑着说:“你说的也是,咱们还有机会吗?”
    鸡头米见鸭蛋上道了,笑着说:“你知道我这辈子为何不结婚生孩子吗?”
    鸭蛋摇了摇头。
    “我是不想让自己有任何牵挂。”鸡头米得意地说,“一个男人,要想混江湖,必须一身轻。一旦有了牵挂,就全完了。你爹可以做枭雄的,就是因为一直有牵挂,所以一错再错。咱们这次行动,吓唬下你爹,随后就让他退休就好了。”
    “六叔,我觉得你关键时候能狠起来。反正你没有儿子,如果你不嫌弃,我就是你干儿子。公开,我叫你六叔,私下,我叫你干爹。”鸭蛋跪下道,“干爹,把你会的教给我吧。”
    鸡头米异常感动。一把拉起来鸭蛋道:“你干爹我没有混好,但是手段还是很足的。我屡试不爽的一招是情感袭击法。只要我想,没有我打不动的人。一旦被我打动,我就会不按规矩出牌,让对方陷入我的情感攻势,随后给予致命一击,让他反应不过来。”
    “除了对付我爹,你还对付过谁?”鸭蛋笑着问道。
    “我跟你说个事,你千万别跟微山说。在我们的师兄弟中,脑子最不拐弯的是我们老大,也就是微山他爹。当年,我在师父面前表演了一番,结果师父让我做他的助手,相当于二把手。当时,老大与我有一点点不对付。我在他面前稍微苦情了一下,他就对我全面让步了。后来,我把小貂蝉抓住,灌了毒药,扒光了衣服,用毯子裹着送给了老大。没成想,老大把她睡了。哈哈哈哈哈。”鸡头米的笑声显得非常刺耳,随后说道,“老大死都不知道,我为什么把小貂蝉送给他。”
    鸭蛋笑得人仰马翻,捂着肚子道:“大师伯一直都不知道吗?”
    “我怎么知道?我很想知道,他睡你大娘的时候在想什么。哈哈哈。”鸡头米道,“不过,老大就这么死了,我还真有点想他。”
    “六叔,你说我娘会死吗?”
    “人都会死的。不过,你娘会心态平和地离去。”
    鸭蛋突然有点伤感,流着泪道:“六叔,咱们走江湖的,每天都面对死亡,你怎么熬过来的?你最希望自己怎么死去?”
    “很多人都说,希望老死在自己的床上。那真的太虚伪了。我师父晚年,一身伤病,痛苦不堪。如果他断腿前死去,也不至于那么痛苦。”鸡头米道,“最完美的死法是,不知不觉,突然就那么没了,一点都不知道。”
    “干爹,赶紧休息吧。”鸭蛋道,“我在地上睡,你睡床。我明天早上叫你,随后带你去曼谷躲一段时间。”
    “曼谷不错,我正好去休息几天。”鸡头米道,“还是自由好啊。孩子,我以后不会亏待你的。”
    鸡头米一瘸一拐地朝床走了过去。鸭蛋身后闪出一个高大的身影。那人手里拿着一条长长的砍刀。他两步跨到了鸡头米身后不远的地方,刷的一刀,鸡头米的头就被砍下来。他脖子上喷出的鲜血,染红了床单。鸡头米的身体自然跪下,随后倒在了地上。
    鸭蛋抹了一把眼泪,失声哭出了声音。“把人头包好,我要带回去。把身体找个地方埋了吧。床单也扔掉吧。”
    | | 10264楼 | | | |
    作者:有毛僧 时间:2018-08-11 21:18
    @所有人 8月11日更新。有人领盒饭了。 | | 10265楼 | | | |
    作者:有毛僧 时间:2018-08-12 21:33
  • 首页
  • 上一页
  • 20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有毛僧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94天 / 跨度206天】
    • 开贴:2018-01-26 16:29
    • 更新:2018-08-21 00:15
    • 阅读:6204576 回复:25783 楼主:543
    • 字数:约1195千字
    • 图片:1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