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说一说我家狗子做过最不可描述的事情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00:38
    我是90后,属于比较“资深”的90后,你们懂的,广告公司小编辑。凯萨是我养的狗,阿拉斯加,男性,四岁半。
    狗的世界里,没有星期一和星期天的分别。每天早上求跑步,求喂食,求抚摸,天上下刀子都不会改变。我从来不需要闹钟,因为凯萨的生物钟比闹钟准的多。
    通常情况下,周末的早晨是用来赖床的。狗奴除外。我被凯萨的口水洗了三遍脸,实在受不住这只肥子趴在我身上的重量,掀开被子踹飞它,自己也从床上跌到了地板上。浑浑噩噩起床,摇摇晃晃给它换水,加狗粮,一切完全闭着眼睛进行。
    之后的时间,凯萨吃饭我洗脸,凯萨喝水我刷牙。整理完毕带着它出门去离家不远的宠物医院洗澡,路上买个,迎着阳光边看凯萨便便边啃。
    这就是我的生活,独身,却不孤单。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1:31
    “给你们再制造点亲密机会,你帮我把它带楼上去吧,就平时关凯萨那小屋,我给凯萨洗。”邓姑娘说着将蕾娜上了牵引绳,递给我。然后出去将凯萨拉住了。
    我乐呵的牵着蕾娜上楼,完全无视了我凯萨儿子的争宠眼神。不禁感慨一声,福莱希限量版伸缩绳,我当初想给凯萨买一根,实在有点贵。最后只咬牙买了个普通版的,这狗主人看来也是个正牌狗奴。
    我把蕾娜关进楼上小单间,实在太喜欢了,趁着没人果断抱住又蹭了一番才离开。
    凯萨洗完澡吹毛的时候,医生才来上班,我想着要给凯萨买下半年的内外驱虫药,就先去医生诊室了,我不在凯萨视线的时候它很乖,会坐在大厅等我出来。
    邓姑娘这会儿也过来了,反正店里没什么人,我们三个人因为狗的话题相谈甚欢了好一会儿。
    等我拿着药出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完全让我震惊了。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1:41
    楼主单机么,有人在吗,请伸出你们的爪子让我感觉不孤单~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2:02



    这是本帖猪脚,丑萌狗子大头照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2:03
    邓姑娘洗好蕾娜,给她吹毛的时候情绪才缓和了不少,心里虽然还是很没有底气,却带着安慰性质的对我说:“我想应该问题不大,你家凯萨也不丑,配上就配上吧,如果他真心不想要小狗,蕾娜这个岁数早就该绝育了。”
    这话听起来确实挺安慰人心的,只是我心里还是不安定。
    “希望如此吧。”
    蕾娜被再次吹干,刚从美容台上下来,宠物店门就开了,邓姑娘对我点点头,示意就是主人来了。
    我全无底气的迎过去,对他先来个礼貌的微笑。
    被无视了。
    他旁若无人的从我身边经过,对着邓姑娘礼貌微笑然后说道:“谢谢,辛苦了。”
    蕾娜很高兴的对他摇尾巴,蹭到他身边,乖巧的坐下。
    他掏出钱包,打算付钱,邓姑娘看着我,我被他刚才那一闪弄的很不爽,但还是再次厚着脸皮撑起了笑,对着他后脑勺特温和的喊了一声:“先生,嗨,先生。”
    他这才回头看我,表情有些诧异,但还是礼貌的对我微微点头,问道:“有什么事么?”
    我笑僵在脸上,心肝脾跟着缩了两下,本来就没想好怎么开口,被他刚才那一闪加上现在这一冷,冻住了。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2:16
    @有GAY性没个性 2018-02-02 12:07:02
    楼主,我也养狗了,这种事情真的好难处理啊
    -----------------------------
    是呃是呃,[握手]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2:17
    如果不是此情此景真的不能再真,我会以为我听错了,做梦了。
    我抬头看着他,本来有的愧疚心思全被愤怒替代了。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着穿的人模狗样,说出的话这么混账不是玩意儿?
    邓姑娘也傻了,看看我,又看看他,估计想劝点什么,但我俩还没闹起来,也不能劝。
    “你说话好听点?”我忍着愤怒,仰头瞪着他。姐姐我活到这么大,认识的,交往的,相亲过的男人不算少,在我头上敢这么动土的他算头一遭。
    “对不起,小姐,我还真不能说的好听了。看护不利本就是你的责任,用钱砸人更是你的不对。”他不依不饶的望着我,长相不差但那副嘴脸我怎么看怎么闹心。
    邓姑娘适时拦在我俩中间,我被她挡着上前不得,只能吼他:“那你就能说的那么难听?我看护不利?你家狗发情了不好好在家呆着,拉出来干嘛!不知道会影响别人家狗身体健康?我们凯萨被你家狗占了便宜我找谁说理去!”
    他无语,被我气的快翻白眼,避过我对着邓姑娘说:“麻烦替我约医生,这种人不值得别人和她好好说话。”
    我彻底火了,朝着他大吼:“你说谁呢!说谁是哪种人呢!”
    我们在这边一吵,医生也出来了,他又是一脸那种欠揍的无视,看都不再看我,带着狗跟着医生直接进去了。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2:34
    我被邓姑娘拉着坐在了沙发上,管他听不听得到的朝里面吼:“什么玩意!和女人这么说话?有没有风度?我好心好意给他道歉,就得这么个混账答复?”
    邓姑娘拍着我的肩膀劝我:“别生气了,人和人不一样,换位思考一下,他肯定也是气急了。”
    我挺委屈的,莫名其妙的委屈,可能因为他那句话真的是太挑战我自尊了,也可能是我愿意负责的态度被人踩在脚底下太让我郁闷了。
    “我理解啊!所以我说负责啊!狗生个孩子照顾好了又不是去送死,至于么!”
    我刚吼完这句,他从里面出来了,拉着蕾娜气势汹汹,瞪了我一眼还是一言不发的推门走了。
    我差点给这口气憋死。
    医生从里面也出来了,无奈的看着我们俩,不能训我只能说邓姑娘:“你也太不小心了,惹的客人这么不高兴。”
    邓姑娘低着头,估计得扣奖金。我心里无比过意不去,尽量自己顶着的替她说情:“医生,你别怪小邓,是我的错,我放出来的,我承担。”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2:39
    医生看我一眼,叹口气说:“他坚持要给狗做绝育手术,这事儿可能还没完,要是真要我们医院负责,到时候只能找你了,手术费什么的。”
    我点点头,手术费这都不算什么,我挺心疼那只狗的才是真的:“他狗也不小了,现在做绝育真给麻醉的醒不过来了怎么办?”
    医生也很顾虑的点头说:“我告诉他了,但他好像气头上,也没说同意还是不同意就走了。”
    “你们这儿有他联系方式么?我自己找他去。”
    邓姑娘小声回答:“有,但是客人的联系方式不能透露,不然可能会更糟糕。”
    想想也对,在公共场合他都能这样说话,要是我私自去找他,他还不知道能做出什么更混蛋的事儿来呢,但我既然说了负责,那就得负责。我说:“那这样吧,如果他真带狗来你们这里做绝育手术,你们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邓姑娘点点头,整个人都蔫没力气的说:“也只能这样了。”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2:44
    我带着凯萨回家,一路上这混蛋扭屁股摆尾巴,爽到不行。
    好好一个周六,被那男人一句话给彻底毁了。我满脑子都是

    他说话时候的表情,面不改色心不跳,那叫一个理直气壮。一个男人,强奸两个字说的这么平静,这心里到底是有多不把女人当回事?
    气死人不偿命,我不能再想了。明天骑电瓶小毛驴带凯萨去远一点的地方跑跑,好好散散心,让他也释放释放那些过剩的公狗热情。
    刚调节好心情,出去吃了点东西,买了零食回来打算煲电视剧,一个电话接的让我重新建立起来的心情又碎成了渣渣。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2:48
    我大姑,告诉我她二女儿要结婚了,说话时候那声音大的,那音色兴高采烈的。我无力吐槽,嗯啊哦的打发了她,倒在沙发上。
    我现在最讨厌听到几句话。
    谁谁谁家女儿要结婚了,你怎么还没动静?
    谁谁谁家儿媳妇儿生了个大胖小子,你啥时候结婚?
    哪哪哪个阿姨给你盯着合适的小伙子呢,你自己是不是也多操操心?
    老大难。我从来没觉得自己结婚老大难,可二十五岁生日一过,我家里那些老一辈的亲戚都开始觉得我即将步入老大难行列。
    我不是不想结婚,只是没有合适的男人,我为何要结婚?
    这些话,我已经解释的再也不想解释。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2:56
    挂了大姑电话,我妈的紧接着就打来了,不用想我就知道,我大姑先去刺激的她,她刚才肯定卯着劲儿给我打电话,但是占线。
    我妈开门见山就是一句:“你大姑打电话,说你妹妹要结婚了,童童,你小君妹妹比你小四岁,都要结婚了!”她说到最后,基本处于要吼的边缘了。
    我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邪火压回去,平静的说:“妈,您被刺激了请找我爸发火

    去,别拿我说事儿。”
    她接着就是一句:“明天,回家来,妈带你相亲去!”
    我崩溃:“又去?上周不是才见了两个?”
    我妈说:“不抓紧时间多见见,怎么能有结婚的机会,你不想见倒是自己给我领一个回来!”我妈现在一触碰这方面的问题就发火,百发百炸。
    我只能好脾气的劝她:“让我缓缓行么?下周行么?”
    “不行,就明天。”我妈一生气,电话直接挂了。我突然有一种想冲到我大姑家捏住她的脸使劲撕的冲动。
    可是我不敢。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3:04
    周日早上,遛完凯萨,我部队行军打仗一样的套好相亲三件套——套裙,高跟,手提包,一路忍着脚疼冲到小区外面打了车,唉声叹气的打算去我妈家。
    司机师父很惬意,听着小曲儿哼着歌儿,一边开车一边和我闲聊,说是不是周末节假日,看园区马路上的车就知道。只要不堵,那必然是了。
    这话不假,工作日挤公车上班,我就没见过主干道不堵的时候。到了周末统统家里睡懒觉,马路那叫一个畅通。
    可是,路畅通了,我心不畅通。
    到了地方,我妈已经候在楼下,一身大红衣服,头发看样子刚烫过,正和旁边阿姨说话。那阿姨我见过,我的相亲对象一半都是她招呼的。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3:10
    看到我来,阿姨热情的和我打招呼,我妈那表情一看就是还没从昨天晚上的劲儿缓过来呢,特别不爽。
    “妈,张阿姨,

    您们这么早啊?吃早饭了么?”我长这么大唯一没学会的就是在我妈不爽的时候怎么哄她,这事儿一般都是我爸替我做,他现在不在,我只能选国民通用打招呼的方式,希望奏效。
    我妈在外人面前倒是很给我面子的,虽然眼神冷,还是挽住我的胳膊笑着对张阿姨说可以去打车了。
    “妈,哪儿有这么早就去相亲的?”我拉着我妈袖子扯了扯,示意现在也就刚过
    九点,之前相亲最早的也就是一起吃个午饭,这是要去共喝豆浆的节奏么?
    “你别那么多事儿!”我妈白了我一眼,把我塞进出租车副驾驶,坐在后面和张阿姨说话去了。
    到地方,还真是个豆浆铺,我满脑子黑线。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3:18
    路上听张阿姨说,男方已经到了。男人是本地人,生活习惯特别良好,饮食三餐从不耽误,因为工作特别忙,就把相亲约到早点时间,用阿姨的话解释是迫不及待的想见我,我自己的理解就是如果看我不爽立刻可以找借口上班走人。
    话说,周日还上班的男人,不是绝对人才,就是服务行业。
    我跟着我妈进门,张阿姨环顾一圈锁定目标,对单身坐在角落玻璃窗边的男人打招呼,他选这个地方就让我不爽,偷偷摸摸又不是做贼,生怕别人看见他一样。不磊落。
    “章鹏,你来这么早?”张阿姨说着已经招呼我们一起坐下了,我偏头看了我妈的脸一眼,她不爽。挺好,我马上就能回家补回笼觉了。
    相亲多了,我妈的脾气我已经摸的很透彻,这些有可能成为准女婿的人说话办事哪里会触及我妈的雷点我更清楚。其实我真的很讨厌这样,这完全不是让我结婚,只是我妈在挑女婿。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2-02 13:24
    就说面前这男人,见了我妈笑的无比僵,最降印象分的地方是他没有主动站起来招呼我们,还是张阿姨去拉椅子了他才有了点反应。我们还没来,他面前已经摆了一个盘子,不管刚才吃了什么,总归是动了。
    我妈这人在细节上要求及其严格,所以我找不到对象一部分原因也是拜她所赐。当然,我那个前男友除外。我妈倒是喜欢他,只是他更喜欢钱。
    不提他。再说面前这个男人,长的还不错,白白净净,稍微有点胖,脸倒是挺有福相,眼神也没啥色相,总体来说外型过关。
    “阿姨您好,我是章鹏,这是我的名片。”他说着将名片递给了我妈,我已经低头想笑了,这孩子如果不是以前没相过亲,就是太紧张了,做的这动作怎么看怎么像卖保健品的。
    我妈一直没说话,有些冷场,待我抬头,才发现他们三人都盯着我,闹半天该我上台词了,我对他笑笑,自报家门:“顾潼。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心水淼V
    • 来自:天涯-生活那点事 前往来源
    • 【活跃59天 / 跨度60天】
    • 开贴:2018-02-02 00:38
    • 更新:2018-04-03 12:00
    • 阅读:693229 回复:4389 楼主:496
    • 字数:约221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