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说一说我家狗子做过最不可描述的事情

  • 首页
  • 上一页
  • 44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3-30 11:10
    我坐起来很不好意思的赶紧用手捂着脸,对他说:“没事,我做梦了。”
    我已经不想想通为什么做梦委屈的时候,我醒来要先安慰他没事,我现在是关怀他关怀的已经条件反射了么?他许久没开口,拍了我的后背半天后才缓缓应了一声。
    我又发烧了,护士过来看过,说我体质问题,晚上容易发烧反复,加上小时候的慢性支气管炎没有根治,所以一旦发烧引起来就比较麻烦。
    柳程询问要不要给我用退烧药,护士帮我量过体温后说只是低热,如果我坚持用药的话,她去问值班医生。我拒绝了。这两天我身体内已经输入太多外来液体了,而我整个人却僵着,只有梦里才能流眼泪,这样身体的水环境要不平衡了。
    醒来之后就睡不着了,隔壁的小伙子在打呼噜,他女朋友偶尔会大声骂他一句,他翻个身就会安静一会儿。我不禁在想,那好像才是情侣的感觉,换了是我,敢骂柳程么?
    我平静的盯着天花板,身边的帘子上有几处蚊子血都数的清清楚楚。柳程就一直坐在我身边,偶尔闭着眼睛养神,大部分时间都看着我。我不知道他是在发呆还是什么,我任性的懒得想。
    终于,快要一点的时候我对他先开了口:“柳程,你睡会儿吧,我没事的,躺一会儿也就睡着了。”他没回答我,起身进卫生间洗了脸,坐回来的时候精神了一些。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3-30 12:40

    “你如果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不然就去睡觉。”我说话的时候心情已经很平静了,对他的怨念被心疼他的劳累代替了。
    “不找借口,是我不对。”他说。
    我对他笑笑,说我知道了。我说这话的时候是违心的,心疼的,我真的拿他没辙,我是有多希望他能对我多说几句的,哪怕是编来的解释,就多说几句也行。可他这惜字如金的习惯已经深入骨髓了,凡事只一句总结,废话一句没有。
    如果真的想和他好好的,我就得逐渐习惯这样的生活,我身边这个人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对我嘘寒问暖,我还需要耗尽自己深爱着他,因为稍有不慎他就会受伤了。那我不禁在想,多年之后,我一直都在过这样的生活,我会剩下什么呢?女人抵抗不了衰老的,等我老了的那一天,我还是没能让他从内心里爱上我,我该怎么办呢?
    越想越寒冷。不能再想下去了。
    柳程一定是不懂女人心的,他只感觉到我不高兴,却完全不明白我为何不高兴,帮我盖了被子后又摸了摸我的额头,表情有担忧,但也没有任何多的言语。
    我侧头看着他,他也同样回望着我,然后我就被他的外表骗了,心彻底软了,失去的斗志好像又回来了。
    既然我已经决定了要好好爱他,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当女汉子吧,走一步算一步吧,真的人老珠黄他不要我了……那就到那时候再说吧。
    90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3-31 09:54
    周一柳程请假陪着我,但从早上开始他的电话就一直响个不停,有的是必须接的,有的是他决定忽略的,我感觉到他确实很忙,我心里早就不怪他了,只是他如果能因为工作和我多说几句,多解释几句,我可能会更高兴一点。
    但也许是他作为男人不愿意用工作上的事情烦到女人吧,他都是一个人默默扛着,在医院晚上本来也睡不好,他还非要强撑着不怎么睡,这会儿整个人已经很没有精神了,我将本来打算住到周三的念头打消了。
    办好出院手续,他帮我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柜子里还有新的换洗内衣,有开口询问的念头却最终默默收了。我已经到了嘴边的解释又给咽了。我不想告诉他是袁哲送来的,不想让他觉得我可能是在故意刺激他,他若是敏感的,便又会受伤了,我不愿意如此。
    回到家,我除了喉咙还是不太舒服,整个人清醒多了,至少不会再因为发烧烧的浑身酸疼了。柳程洗澡的时候我看到了床头柜上的温度计,虽然我不太记得当时是把它扔哪儿了,但绝对不在床头柜上。我拿起来一看,上面的温度还是将近四十度,柳程是看到了的。
    柳程洗完澡出来后换了干净衣服,这才将换下来的脏衣服塞进阳台的洗衣机,我很少见到他一身内衣穿超过三天,这一次可能破纪录了。
    他从阳台回来,看到我站在走廊,很自然的过来抱我,然后吻我。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3-31 11:24

    “我感冒会传染。”我被他咬着嘴唇,说话支支吾吾,想推开他却被他牢牢禁锢着。他热情不容抗拒,托着我的腰将我抱起来一起摔进大床里,他吻我脖子的时候我又推了他一把说:“我还没洗澡呢,你蹭来蹭去的不也白洗了。”
    他就像个任性的孩子,不言语,仅仅靠动作表达着自己,不松手不间断,直到缠绵许久之后,他终于停下来趴在我身上,并不看我,只是贴着我的耳朵说了一句:“不管那些东西是谁送给你的,你这里。”他说着将右手按在我胸口上,又继续问了一句:“是不是只有我?”
    我真的就觉得,他那只手是有魔力的,伴着他的声音狠狠的抓住了我的心,我就这般心甘情愿的将心托在他面前,告诉他你随便吧,我就是疼死也是高兴的。
    他这个问题,让我本来刚刚退下去的热情又差点翻起来。我抬手抱住他同样用力的贴着他的耳朵说:“恩,只有你,只留给你。”他呼出一口气,亲吻了我的额头,然后起身将我固在怀里,去浴室帮我洗澡。
    我第一次像个孩子一样的任由他帮我洗头发,他动作很温柔,虽然我脑子里总是在想,他给蕾娜洗澡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但心却特别的满,就好像一直期待主人垂怜的动物,终于在此时此刻得到了应有的温暖。
    柳程真的是个可怕的男人,你若是非要我明确的说出来他到底哪儿好,我到底爱他什么,我可能完全没法形容。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3-31 12:54
    只是觉得自从生活里有了他,其余的一切都不能再入我的眼。我满心满脑子都是他,不管什么都能引渡到他。
    我和柳程一起躺回床上后,他将我搂在怀里很快就睡着了,我记起以前和米米一同读哥林多前书时候最爱的几句话:爱是恒久忍耐,爱是凡事包容,爱是凡事相信,爱是凡事盼望……
    是的,我就是不可自拔的爱着身边这个男人,虽然大部分时候我都没有办法得到预想中他应该给我的回应,可我就这样被改造了,变的特别容易知足,变的凡事以他为中心。若是让米米来评价,她一定要说我又一次重色轻友了,可我就是改不掉,而且比上一次陷得还要深。
    我知道这是有危险的,可既然爱是凡事相信,那我真的不能给自己增添多余的怀疑,全心的相信着他,爱他,享受着他在我身边,以男朋友身份在我身边的光荣和温暖,就知足。哪怕我和他之间的风波总是不肯断,我就内心安慰自己是高尔基笔下的雨燕吧,勇往直前,越挫越勇,屡败屡战。
    周四上班的时候,我将数据线整理包装好邮寄给了袁哲,本来是打算写张字条感谢他的,想想还是放弃了。柳程依旧在忙碌着加班,直到下午茶时分才打了电话告诉我,声音明显很轻松的告诉我,项目终于谈妥了,他晚上请我吃好吃的。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因为工作的顺利而请我吃好吃的,总感觉我们之间虽然进展缓慢,前路坎坷,但在我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总还是磕磕绊绊的向前走着的。
    下班的时候我容光焕发,让部门那些感冒尚有残余影响的同事们羡慕不已,柳程也提前下班,在楼下等我,算着时间开车去吃饭的地方很可能赶上下班高峰期,他将我带去了附近一个商场。
    “位置我已经订好了,咱们晚点过去。”他拉着我进商场后,直奔六楼去了,我没想通他是要干什么,到了才知道,这家伙要给我买内衣。
    我只在高中时候和顾米一起去商场试过内衣,之后大部分时间都是网上直邮的,被男人拖着来买这绝对是第一次。柳程今天这勇气是哪儿来的?他不会是又在哪里被我刺激着了吧?我想起医院袁哲买的换洗内衣,其实说是换洗内衣不如说是一套居家服更确切。
    柳程见我犹豫不肯往前走,回头问我:“怎么了?”
    我看着他身后那一片文胸海洋的大背景,脸烧得厉害,问他:“你一个大男人去这边是不是有些不适?”
    “不是带着你呢?”他说。
    好吧,这话是实话,但是听起来一点儿都不顺耳,我叹了口气对他说:“你要是把这句话说成,男朋友给女朋友买内衣有什么不适的,我可能会更高兴。”
    他看着我,想了想又说:“好吧,我不是带着女朋友呢?”
    我无奈的瞅着他说:“柳程,你反射弧太长了,真的,太长了。”。
    91
    大家好,今天的更新已经结束了,大家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左心房爱情】,回复75256,从“第93章 伤口揭开就是脓”开始阅读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4-02 09:46
    他也不反驳,算是默认的耸耸肩,拉着我的手往里走。导购小姐热情非常,什么这个聚拢效果好啊,那个上身更性感啊,今年流行这个颜色男人都很喜欢啊,巴拉巴拉……
    最终,我拎着两套内衣等柳程去刷卡付钱的时候,导购小姐不停说我先生对我真是好。我脸烧成了熟螃蟹,只能笑着点头。开心是开心的,可实在是有点太尴尬了。
    去地下车库取车的时候,柳程站在电梯里出我意料的说了一句:“这是我之前答应谢佳萱的事,但是没来得及陪她买,她就出国了。”
    我本来被幸福熏煮的冒着小气泡的脑袋瓜突然就过了凉水,看向他不可思议的问:“你说什么?”
    他特别认真的看着我说:“还有很多,都是我的禁区,你怕么?”
    “什么意思?”
    “我和她之前回忆太多,导致我很多事情都不愿意做,已经不由自主的在遇到某些事情的时候天生抵触,我这儿是有病的。”他说着拉着我的手压在胸口上,一字一句的对我说:“我看过心理医生,他都拿我束手无策,他说我没病,就算是有心理疾病,也隐藏的太深,没有什么恶念他觉得没必要治疗,唯一的问题只在于我以后还能不能幸福。”他说罢用手轻轻触碰了我的脸颊道:“我身边的女人,还能不能幸福。”
    我整个人都魔障了。电梯门开了我都忘了跟他一起出去,只是痴痴傻傻的看着他问:“柳程,你想让我幸福么?”
    他眼中本来燃起的几分温柔又恢复成了冷静,拉着我的手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不知道,我是个自私的男人,以前可能也是,只是表现的不那么明显。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4-02 11:16
    但如今我自己都知道我很自私。我可以向你道歉,可我很清楚,这不是道歉就能改掉的。”
    他的话在地下车库里产生了些许小回音,却在我心里久久的挥之不去。
    我坐在副驾驶,他沉默的开车,刚才那番话对我产生了太大的影响,而他若不是真的没感觉,就是他所言的,一切藏的太深。
    我低头盯着手里袋子中的两套内衣,灵魂又开始挣扎,有一种想跳车撂挑子的冲动。我顾潼何许人也,上高中时候跟别的女生吵架打仗一点儿都不含糊,但在男人身上有一个算一个,栽的一个比一个彻底。我都经常暗骂自己,怎么就怂成这样,但是骂归骂,继续去爱的时候,还是各种欢实。
    当初李吉追我的时候,我是顶开心的,选都没选,没多久就和他在一起了,用顾米的话说就是一点儿都没有女人的架子,所以男人追你太容易,也就容易不懂得珍惜。而如今这个,我更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难题,都不是男追女,直接上演了女追男,还义无反顾的将自己彻底投身进去,搞不好就是个粉身碎骨。
    可是其实这一切我自己都很清楚是为什么,我只是太希望爱别人,也太希望被别人爱了。
    我是怕的,可柳程每给我一点儿甜头就能完全点燃我的信心和勇气,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有能够轻松撩拨我神经的成就感,只在心里默默祈祷他千万不是个渣男,不要见异思迁。
    作者:心水淼V 时间:2018-04-02 12:46

    之前他和谢佳萱在一起的时候应该是没有心有旁骛这种情况的吧,看他爱的那么深那么沉,一定是个专一的人,而我也算是被这份专一的爱吸引了。
    如今想来我也是个奇葩,俗称没事找虐型。
    到吃饭的地方时,我已经经历了各种复杂的心理斗争,如果柳程是个自私的男人,那我也只能当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做个受伤了都傻乐着的人,时间久了便也就没感觉疼了。
    虽然听起来很纠结,但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柳程会发现,他身边这只叫顾潼的家伙,虽然和他没有那么多过去的回忆,但爱的程度上是一点儿不减甚至是超越的。
    我有这个自信。
    我吃了很多,最近病着身体欠缺营养,没让柳程给我安排任何任务,我将他点给我的东西全部吃光了,还抢了他的,最后不够又加了两份甜点。
    “要打包一些夜宵回去么?”他笑眯眯的看着我,在看我吃东西这件事情上,他尤其乐忠,我估计这也算一种心病。
    “以前谢佳萱吃东西什么样?”这算我将他一军,刚才他没有任何预兆的就揭过去,那我也不能落下,多揭一层。
    “她不喜欢吃东西,总嚷着要保持身材,和她出去吃饭经常是不愉快的。”他倒是不隐瞒,直接开了口,将甜点推在我面前后他又说:“但你不一样,我第一次催你吃东西的时候,你表现的很开心,也吃的很高兴,我发现在看你吃东西的时候,我也很高兴。”
  • 首页
  • 上一页
  • 44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心水淼V
    • 来自:天涯-生活那点事 前往来源
    • 【活跃59天 / 跨度60天】
    • 开贴:2018-02-02 00:38
    • 更新:2018-04-03 12:00
    • 阅读:693229 回复:4389 楼主:496
    • 字数:约221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