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们被忽悠了二千年!乾卦全是天文星占!-《周易·乾卦》的天文星占本义

  • 首页
  • 上一页
  • 2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大梵后人 时间:2018-05-03 21:52
    《蒙卦》25:童蒙即通兆

    “童”不见于任何上述资料。因此,此处的“童”应不是原字。

    “童”与“通”音相近,是否为“通”字?“通”确实也是描述龟卜兆体的专有名词之一,指上下旁生的“枝”如果能形成十字形,为吉。但数量不多,仅有十余条。笔者仅将能描述其形的摘录如下:

    (1)《卜法详考》所录《玉灵秘本》

    两枝上下相夹:甲乙穹穹生两枝,经求名利百般迟。四通八达方为吉,服讼连绵病不宜。

    四通卦:四通枝出弟兄才,只喜生枝辛上来。

    (2)《吴中卜法》

    四通八达,如十字乃吉。


    (3)《洪范五行占》

    狐彻者,厚而中通也。


    但是,“横”字也为描述龟卜兆体的专有名词之一,而且数量众多,既指龟板原有的五条横线,也指兆象兆体。在《史记·龟策列传》以及《卜法详考》所录的《龟经》、《吴中卜法》等书籍中,共有近200余词条是写“横”的,其中《史记·龟策列传》有30多条,而《洪范五行占》更是多达140余条。这应该不是偶然。“横”兆是一个大吉兆,在《史记·龟策列传》中被浓墨重彩、大书特书。根据史料记载,汉武帝就曾用龟卜占得“橫吉安”这一大吉兆。“童”与“横”字形上有类似的部分,实在难以排除“童”原应为“横”的可能性。

    《洪范五行占》:“横者,平也。”其形大概是一条垂直于“千里路”而平行于上下的兆象。古法认为横五行属土,是静止不变不惊之兆,以阴阳论,属阴。胡煦认为,“横之为象,以方圆平直论。”

    但是,“通”的音、形二者同时都与“童”相近,在这里笔者倾向于以“通”为准进行表述。
    作者:大梵后人 时间:2018-05-03 21:54
    《蒙卦》结语:吉兆自来的战略自信

    卦辞“非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应为“非我求通兆,通兆求我”,意即不是我求吉兆,而是吉兆自己来找我。

    笔者以“非我求通兆,通兆求我”这句卦辞的解读,来作为本章的结语,实在是因为笔者对这句卦辞感触太多。从乾卦走到这里,这是第一句有教育内容而又满含哲理的话语。同时,更为重要的是,这句“非我求通兆,通兆求我”,透露出来周人非但不信鬼神,相反拥有巨大的战略自信。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周人的这种“通兆求我”的战略自信,在“小邦周”打败“大邑商”的征途中,任何一点小困难都有可能让周人偃旗息鼓、鸣金收兵。在其后武王伐商的路程中,军队先后遇到了大水、山崩等困难,可谓处处有不吉;然而,正是在周人的这种“吉兆自来”的战略自信的支持下,在武王与太公姜尚、周公姬旦的相互鼓励下,最终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商郊牧野。结果,战争只用一天就结束了。

    让我们来看看武王在行军路上,都遇到了哪些困难:

    《史记齐·太公世家》:武王将伐纣,卜龟兆,不吉。风雨骤至,群公惧,唯太公强之。劝武王,武王于是遂行。

    《论衡·卜筮》:周武王伐纣,卜筮之,逆,占曰:“大凶。”太公推蓍蹈龟而曰:“枯骨死草,何知凶吉?”

    《通典》引《六韬》:武王伐纣,师至汜水牛头山,风甚雷疾,鼓旗毁折,王之骖乘惶震而死。太公曰:“用兵者,顺天之道未必吉,逆之不必凶,若失人事,则三军败亡。且天道鬼神,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智将不法,而愚将拘之。若乃好贤而能用,举事而得时,此则不看时日而事利,不假卜筮而事吉,不祷祀而福从。”遂命驱之前进。周公曰:“今时逆太岁,龟灼告凶,卜筮不吉,星变为灾,请还师。”太公怒曰:“今纣刳比干,囚箕子,以飞廉为政,伐之有何不可。枯草朽骨,安所知乎?”乃焚龟折蓍,援枹而鼓,率众先涉河,武王从之。遂灭纣。

    《尸子》:武王伐纣,鱼辛谏曰:“岁在北方不北征。”武王不从。

    《博物志》:武王伐殷,舍于几,逢大风焉。

    《说苑》:武王伐纣,过隧斩岸,过水折舟,过谷发梁,过山焚莱,示民无返志也。至于有戎之隧,大风折旆。散宜生谏曰:“此其妖欤?”武王曰:“非也,天落兵也。”风霁,而乘以大雨,水平地而啬。散宜生又谏曰:“此其妖欤?”武王曰:“非也,天洒饼也。”卜而龟熸,散宜生又谏曰:“此其妖欤?”武王曰:“不利以祷祠,利以击众,是熸之已。”

    《淮南子·兵略》:武王伐纣,东面而迎岁,至汜而水,至共头而坠,彗星出而授殷人其柄。当战之时,十日乱于上,风雨击其中,然而前无蹈难之赏,而后无遁北之刑,白刃不毕拨而天下得矣。

    《韩诗外传》:武王伐纣,至于邢丘,楯折为三,天雨三日不休,武王心惧,召太公而问曰:“意者纣未可伐乎?”太公对曰:“不然!楯折为三者,军当分为三也。天雨三日不休,欲洒吾兵也。”

    《荀子·儒效》:武王之诛纣也,行之日以兵忌,东面而迎太岁。至汜而泛,至怀而坏,至共头而山隧。霍叔惧,曰:“出三日而五灾至,无乃不可乎?”周公曰:“刳比干而囚箕子,飞廉、恶来知政,夫又恶有不可焉?”遂选马而进,朝食于戚,暮食于百泉,厌旦于牧之野,鼓之而纣卒易乡,遂乘殷人而诛纣。

    《吕氏春秋·贵因》:天雨,日夜不休,武王疾行不辍。军师皆谏曰:“卒病,请休之。”

    即使后人多少有夸张的成分,但是商周之际古人迷信,行军都要占卜问卦,任何风雨都会被视为凶兆。在武王出师的路上,军队遭遇了卜筮不吉、风雨骤至、鼓旗毁折、王马震死、逆迎太岁、路逢大风、山体崩塌、淫雨不休等,古人认为“出三日而五灾”应是实情。在当时的背景下,这些凶兆,都足以让周人却而止步。然而,正是以“吉兆自来”、不信天命的战略自信,让武王与太公、周公相互鼓励和支持,最终挥师挺进商郊牧野,完成文王伐商大计。从卦辞“非我求通兆,通兆求我”,我们能够直接感受到这种坚定与自信!
    作者:大梵后人 时间:2018-05-04 10:32
    讲到这里,《蒙卦》也就结束。

    《蒙卦》是今年春节假期之后开始解的,当时深居简出,专心解卦,有一天下楼遛狗居然晕地球。说的就是解这个《蒙卦》的前后。

    《蒙卦》显然是与启蒙教育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蒙卦》原本应写作《兆卦》。

    按照周代四言一句的习惯,到这里,第一句藏头诗已经完成,这就是:

    乾坤逆兆!

    《兆卦》在今本卦序中之所以排名第四,也是因为商周之际人们信奉卜筮。

    在后面的《比卦》中,我们会了解其时行军打仗都要占卜。

    甚至上了战场,摆什么阵形、怎么个打法,都要进行卜筮。

    所以《兆卦》排第四,也是可以理解的。
    作者:大梵后人 时间:2018-05-05 12:00
    发到《需》卦,

    突然发现《需》卦一半都要推倒重写。

    这下悲剧了。

    哈哈
    作者:大梵后人 时间:2018-05-07 09:23
    《蒙卦》26(补):兆被讹为蒙的逻辑链

    讲到这里《蒙卦》讲完了。

    但是楼主一直没有解释“兆”是怎么被逐步讹为“蒙”。

    各卦爻辞含义大家读完以后,这里楼主可以交代了。

    《蒙卦》之“蒙”在上海博物馆竹书易中写作“尨”。这个字有四个音:

    其一,音lóng,古同“龙”。
    其二,音máng,多毛的狗。《说文》:“尨,犬之多毛者。”又,杂色、杂乱。《左传》:“衣之尨服,远其躬也。”清段玉裁注《说文解字》:“尨,引申为杂乱之称。”
    其三,音méng,乱貌。《集韵》:“尨,尨茸,乱尔。”
    其四,音páng,古通“庞”,高大。又,姓,即“庞”。

    通行今本写作“蒙”,用的正是“尨”字méng音。“尨”的字形与“龙”相似甚至相同(如上文,古即同“龙”)。“龙”的异体字非常多,其中有与“兆”字形相近的,比如:。后人在传抄手写时,将“兆”误认作“龙”,但“龙”字于上下文说不通,遂改写作“尨”,又据其méng音而讹写作“蒙”,仅记其音而不记其形了。

    无论“蒙”字是如何讹变而来的,《蒙》卦所见都是龟卜用词,都与启蒙之“蒙”没有任何关系。所谓“不是我求学童,而是学童求我”、“第一次问回答学童,再三问是亵渎”等解释,是对《蒙》卦的深度误解。
  • 首页
  • 上一页
  • 2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大梵后人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60天 / 跨度295天】
    • 开贴:2018-01-17 17:01
    • 更新:2018-11-09 10:47
    • 阅读:23618 回复:992 楼主:705
    • 字数:约107千字
    • 图片:10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情感630打卡专用贴,为了改变自己!1图 yugaoyugao 2018-07-31 06:25 473/322 257/256
    煮酒私说:徐阶、高拱恩怨始末1图 红茶之猫 2014-11-16 16:37 380/279 39/1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