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少不更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顾左右1996 时间:2017-05-08 10:22
    前提说明
    小叔长时间外出,让我替他看房子。百无聊赖中翻翻了书柜,居然找出了两本手抄本。看样子是小叔写的小说。
    心中犯疑,他也会写小说?那么一个看似跟文艺绝缘的小叔嘛。再一看他写的前言,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完成的,屈指算来他那时也不过才二十三四岁呀,也就比我现在大一两岁。扪心自问我可没有写小说的本事,别说写了连看一部长篇的兴趣都无
    于是揣着复杂的心情翻看了那几本软面抄硬面抄。看完后,不由得佩服小叔了。语言流畅,情感丰富,故事安排得还挺曲折。惊奇地发现现在很多影视作品中的桥段原来小叔在二十多年前就描写过的,要知道那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啊。我也通过小说的背景领略了一下那个时代的人们的生活,真的是太异于我们现在的生活,这真是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我于是问了小叔,他说是写过的,当年也就是闲着无事写来打发时间的。如果我感兴趣就送给我就是了。我说放在抽屉里长虫,还不如我替你发出来吧。他笑称随意,你随便怎么弄都行。切,这才是我熟悉的小叔嘛。
    所以现在我想想那就放到天涯里来吧。










    正文
    写在前面的几句话

    那还是在上职大的时候,有一门课实在无聊,既为给老师面子,又为聊以打发时间,就在作业本后面乱写些东西。
    后来无意中整理旧书旧报时发现了写的这些文字,细读来还有点象小说的开头,于是创作一部小说的念头油然而生。这就是本文的第一部分。
    后来花了二十来个晚上敷衍完了。那种夜深人静点上只烟,泡上杯茶,沉浸在自己的编的故事里的事竟是如此的快乐。直至写完仍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曾想给它起一个既叫得响又意义隽永的又能出奇又新鲜的名字,想了一串都觉得不满。就恨才疏学浅,干脆放弃。但终不能题为“无名”吧,只好请各位看官翻完之后万望记得在最后几页空白处给胡乱起个名吧。
    本就为了自娱自乐,故颠三倒四不成体统,写得勉强能叫好处就请叫个好,不好之处您就多包涵。
    权当茶余饭谈资,饭后笑料,以博一哂。
    最后落个俗套,来句“纯属虚构,万勿对号入座”。


    1


    除了老师喋喋不休的声音外,教室里可算得上安静。学生都仰着脸惊讶于老师杜撰的自己奇异的经历。突然教室里离门最远的那个角落里传出似大头苍蝇起飞时的“嗡嗡”声。起初尚未引人注意,可这声音的持久性终于让最靠近的几个学生起了反感。引耳细听竟还是当下最流行的歌曲“花心”。
    “花心”由周华健唱可谓爽心,但现在吃着上的花心就真人烦心,让人气闷,让人听锯木似的难受。大伙都回头循声望去,一半大小子,手托腮帮,一只铅笔由指缝伸出穿过那副有两片瓶底样的镜片的眼镜腿,在鬓角头发里冒了尖,象是长了只花角。两眼一动不动地半睁着。如果不是那两片挺厚的嘴唇不规则地运动,冒气泡似的浮出些曲调,那简直就是一座三流雕塑家失败的人物作品嘛。
    正在洋洋得意的老师忽然停止了口沫横飞,迁怒于是谁夺去了他的听众的捧场。他终于找到了角落里的那座“雕塑”,并走了过去。准备先礼后兵地停止这臭小子的搅场。
    还没靠近,臭小子前坐的一己发育得有些过火的——姑且称他是汉子吧,这么称呼他一点也不算过份。因为他两条肉楞楞的胳膊上足以让比他再大几岁的壮汉都不敢小觑。这汉子正迷离于老师的传奇故事,让臭小子扰得正一肚子邪火。看见老师有发火的意思,极精地先将“有事弟子服其劳”这句师生情话加以印证。
    “喂!朋友,”汉子发话了,“这是上课,如果你想卡拉永远OK,请你找个没人的地方。”同时,伸出两根粗粗的手指打算钳出臭小子头上的“角”。“花心”忽地就在比较完整的换气后停止了,换了一样难听的说话声:“别动啊,否则我让你头上长角”。
    一般威胁性的警告都不在于音调的大小,而是在于语气。汉子似乎被语气震了下,回头看了眼老师,在老师停下的脚步和似乎默许有人替他去扮演有失和蔼气度的角色的眼神,就又有了劲头。他再扭回头看臭小子眼神里根本就没有他肥硕的身躯,大怒。
    “你敢吓我,老子吓大的。”他挑衅地慢慢去抽“角”尖儿。臭小子又一动不动了听任他去拔。教室里一下子静极了,没了人似的。好象连铅笔与指缝的摩擦声都变得刺耳。铅笔终于被汉子在手里反复地掂着了,希望看到臭小子惹火的模样。但他失望了,并且臭小子还冲他咧嘴一笑。要轻视对手往往冷笑更有效果。汉子终于没有绷住,怒形于色,咔地将铅笔撅了,又一把抓过臭小子的“书包”——其实就是有两只猪耳朵似的提手的布袋子,当着对手的面抖落了个干净里面的零碎玩意,在一摊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找出了只手彩笔,捡起这只水彩笔在臭小子的眼镜上各画了个叉。这一手让臭小子变成了一个滑稽的造型。
    汉子也被自己的这手画龙点睛给逗乐了,率先哈哈笑了起来。包括老师在内的许多人都跟着笑,又同时警惕地注视着臭小子的一举一动。
    “很生气是吧?”汉子试着眼角的泪,“你打算怎么做呀?”
    臭小子摘下眼镜,竟是一张十分清秀的脸,慢慢地开了口:“我只好实现前面的警告。”
    “试试看……”显然现在是到了爆发的临界点,而这俩人就是在众目睽睽下不得不发的火箭。



    作者:顾左右1996 时间:2017-05-08 11:06
    “你自找!”臭小子突然出手,速度之快难以让人相信是这么“迟钝”的人做得出来的,汉子的脸颊电光火石地发出了声极嘹亮极肉感的脆响。本来水色很好的脸蛋立刻火烧般地红肿起来。全班的人都感到了震撼,老师也惊恐更甚,甚至于捂着了脸,庆幸这傻汉子替自己挨了这巴。
    汉子被打呆了,张着泪汪汪的眼睛瞧着对手,刚才十分活跃的笑纹儿海水退潮似的一点点从嘴角消失。臭小子根本就很绝,立刻左右开弓,双手如风照着对面这张半边瑟瑟半边红的胖脸抽开了大嘴巴。噼吧十几下,汉子竟无招架之力。刚才还惊讶臭小子出手速度,现在惊讶于他的狠。
    他一把抄住了汉子的衣领,曲起右手中指脆生生地在汉子脑门上凿了个爆粟。汉子痛极使劲揉脑门,大伙注目,那儿肿起了一个大包,果然宛如一只独角。汉子简直忙不过来了,不知该先揉脑门还是去捂已透亮的脸蛋儿。倒坐座位哼叽不己。
    全班大哗,如油锅里浇了勺水,说啥都有。
    “老师……”我们的这位苦主儿满腔冤屈地看着已呆了的老师。这位头已微秃也不知哪来的老师迫于舆论压力不能再保持缄默了。他走到两人中间,镇定了一下说:“喂,你怎么能打人呢,你也太……”“哎,”打了胜仗的臭小子的扬手制止了他,“你少废话!”老师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竟被一名学生当众喝斥,颜面尽失,一时觳觫不止,说不出一句话来,眼睁睁地看着臭小子收拾起一桌一地的零碎。
    臭小子扣上书包,站起了身来,原来身架挺高大,不过在宽大的罩衫下略显单薄。“你竟也这么跟老师说话,无法无天……”老师抖落了半天嘴皮子。“老师?我对老师一向尊重,不过你也配叫老师?”“你给我滚出去。”“我这就走。”“以后再不许进来。”“我前脚踏出这门,后脚就不准备踏进。”“你……”臭小子手一扬,书包在空中一轮,挎于肩上。随即踏步走出大门。“潮起又潮落,潮起又……”门外又响起了花心。教室里静极了,象太平间那么静,又象太平间那么压抑。
    忽然,臭小子座位边排的一名女生鼓起掌来,象雷声滚过。一刹时掌声响成了一片,也许外面的人听到倒以为是老师的精彩讲课博得了满堂彩。“你们……你们造反啊。”老师已近歇斯底里。“对!我们前脚踏出这门,后脚就不准备踏进。”那位带头鼓掌的女生又带头走出教室,后面呼啦跟走了一大片。只剩下几个不知该何去何从的学生一会瞅瞅气极败坏的老师,一会儿瞧瞧还在呻吟不止的汉子,结果又走掉了好几人。“他妈的!我操!”老师破口大骂,我们就原谅他的粗鲁和出言不逊吧。
    到这里作者似乎应该解释一下看官心中的疑问,这到底上的是什么课啊,怎么会这样?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正经的课堂。几个闲汉捆来个稍懂计算机什么的一个号称某某名牌大学的教授开授了个计算机速成班,骗些赶时髦的年青人钱以响应“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不料才开得课两天就黄了,更让几个骗子气得揪胡子的是,自己订了一系列的优惠条件,其中一条就是一学期后再收学费。
    作者:顾左右1996 时间:2017-05-08 11:47
    2


    如今已是秋老虎逞威的季节,虽然中午热得死人,可早晚则显得秋高气爽。
    天边红红的还未消尽的晚霞让晚饭后的人们感觉清快惬意。这是一天中最好的休闲时间,也是最好的串门时刻。
    和风将宽阔的路面吹得干干净净,一辆女式“山地车”顺着阳光驶来。骑车是一位看上去身材修长的姑娘,一身干净漂亮的短裙在风中飘拂,轻盈欲飞的样子。因为逆着光,看不清姑娘的模样,却可以看出她在微笑,就这微笑让人觉得她一定是一位漂亮妞儿。她为啥骑车还带笑?一定是心里快活嘛。她有什么好快活的事呢?那谁知道呢。小妞,笑啥呢?约会吗?去你的……姑娘害羞了,可能脸红了。那她这是要上哪去?不用问,到了。姑娘向巷边的一位老头子问着些什么,老头子东南西北指了一圈,终于指定了一个方向。姑娘看老头拍了胸脯才一脸疑惑地顺着指给的方向下去。在几幢七层楼高的几乎一模一样的住宅楼群里挑来捡去,最终钻进了其中一幢某个低低的楼洞,顺着黑咕隆冬白天都要打电筒的楼道数着层数上到了五楼,又考虑了一会儿去敲左手边一家的大门。门一下子开了,鬼知道这家为什么大白天还开着这么亮的灯。姑娘的脸被看清了,原来竟是前面提到的那位带头鼓掌给老师雪上加霜落井下石的姑娘。
    门里一女人的声音:“你找哪个?”“请问古西华在家吗?”姑娘用手稍稍遮了一下刺眼的灯光才看清和自己讲话的中年妇女正在用奇怪的眼光打量自己。“有什么不对吗?”她心里嘀咕,又问:“请问这是古西华家吗?”“对门!”女人说完门就摔上了。亏得姑娘手脚灵活麻利,要不然她漂亮的小鼻头就要给门拍平了。“真差劲。”姑娘骂了句,就去敲对面的门。门里正震耳欲聋地放着某某重金属摇滚乐队的曲子。
    就象是要炸碉堡的战士焦急又耐心地等敌人换弹匣的空儿冲上去一样姑娘终于等到了头曲甫毕二曲未来之际重重砸响了门。
    门“哗”地开了,一人一下子变戏法似的立在了姑娘面前。两人同时一楞:姑娘看出了此人就是古西华,大闹课堂的臭小子。此时他只着一条运动短裤,浑身全是一道道的汗道,热气冲人;臭小子惊讶怎么会有一位象是见过的姑娘来敲门,这位整洁清爽的姑娘象是专门打扮过的,让人象是吃了根雪糕般的凉快舒服。
    “你好,古西华。”
    “你是……”
    “我叫夏小悦”
    “夏小悦?我并不……”
    古西华的话被又开始的声嘶力竭的摇滚摇没了。他干脆地作了个请进的手势,让姑娘进来后重重地踢上门,然后把音响拧小声。
    “我不认识你啊,可我觉得好象见过你。哦,难道你也去过老虎洞看热闹?”古西华看来对不速之客并不奇怪,好象他经常接待不速之客。他不给姑娘说话的机会,“放心,你就下我的注,我一定能赢。怎么你不信?没关系,相信我就好了,我对自己有信心十成把握。今天我给好几人解释过了,请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们赔本。”
    作者:顾左右1996 时间:2017-05-08 12:11
    姑娘耐心得象幼儿园的阿姨听一个孩子啰里啰嗦完一篇没头没脑的话,说道:“古西华,我们只有两面之缘。我叫夏小悦,是你那个计算机速成班的同学。那天你被那个壮家伙把东西扔了一地,你漏掉了身份证,我是来还给你身份证的。我是按身份证上的地址从城南赶过来的。我并不对你要和别人赌什么感兴趣,也不会下你的注的,听明白了吗,古西华?”古西华将洞开的嘴合上,又哈哈大笑:“对不起,对不起。我还以为你是……不好意思啊,谢谢谢谢……坐,坐……你看我这身。你等一下,我去换件衣服。”说完飞快地溜进了另一间屋里。“喂,夏……夏小悦,冰箱里有喝的,你自己拿,别客气。”“好的。”夏小悦应着打开冰箱,冰箱各式快餐啤酒饮料俱全,肉类蔬菜塞得满满当当,又分门别类整整齐齐。可见其家女主人是个大忙人啊,夏小悦想着,取了听啤酒拉开口边呷边参观起这个家来。这简直就象……,夏小悦想到了一个比喻禁不住骂了自己怎么可以这么想,太对不起人家,于是又换了一个比喻词:鸽子笼。象鸽子笼,比起自己家来再合适不过的比喻了。这也就是目前普通知识分子家庭能住的那种两室一厅的中套吧。这个自己曾给过起码五种设想的家一切都井井有条,各种家具和物什都放在了恰到好处的位置,准确得象新兵营房。
    她一手背在背后,一手拿着啤酒听,去看那间比较大些的房间。她只看了一眼一个疑惑就冒了上来,接着问号就如水烧开了冒泡一样冒了一串串。这间屋里铺着长地毯,左侧靠墙一只长沙发,虽是那种便宜的布蒙面的,却一尘不染,连个皱褶都无。右侧一套组合家具,中间恰当地安置着彩电和录像机和成排的书以及几件小工艺品。这俩中间是一张长几,上面搁着水果香烟烟缸和一个台式打火机。此外,除了一条淡色的蓝窗帘就再无其他。夏小悦的问号就是没有床,那种卧室里必不可少的双人床。这使她急忙想去看另一间剩下的房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顾左右1996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22天 / 跨度527天】
    • 开贴:2017-05-08 10:22
    • 更新:2018-10-18 09:06
    • 阅读:4000 回复:675 楼主:1299
    • 字数:约106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