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这世间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确有两个类似的争议

  • 首页
  • 上一页
  • 2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3-27 01:41
    似乎过了12点,审核的速度快了很多。
    毛熊惹了大麻烦,各国跟着英国佬,趁火打劫,驱逐毛熊的外交人员。土耳其看在眼里,喜不胜收,埃尔多安 又在趁势要求欧盟完全接纳土耳其,而不是现在准成员国。
    毛熊和美国的特点是都特别抗折腾,耐折腾能力超强,都是战斗民族,都是能打的主,武力武德甩道貌岸然国几条街。若真的动手打,不用打,直接就跪了。
    能打的和能打的之间就比较好谈,为啥?都能打,都不是善茬,真打起来,掀桌子,倒霉的是各路跟班,一票小弟马仔都得陪葬。
    不懂越战就搞不懂美国,不懂车臣就不了解俄罗斯。经常会听到“这次集会(游行、抗议)是越战后规模最大的-------”或者说“自车臣战争以后,杜达耶夫时代的武装分子淡出视野,新的圣战者继续填补真空-------------”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美帝、毛熊,怕菜刀,怕上访,怕蜡烛,怕听真话,怕风怕雨,怕花花草草,怕书生,怕盲人,怕老太太,见什么怕什么,唯独不怕删帖,不怕真刀真枪。
    毛熊的东正教信仰还在,希腊之光不灭。啥时候和日本坐下来谈北方四岛了,啥时候就真的融入主流国际社会了。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3-27 23:49
    明天再去 仲裁申请 立一个案,再去省劳监实名举报一次,2018年第一季度就这样结束了。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3-28 00:39
    第5页和第6页主要打算扒两个小金库,同步以“关于国企金融的两个小故事”为名另外开贴,如果涯叔允许。
    这个主要讲一下为何不能好聚好散,一定要怼到底。
    本来是可以的,若是觉得用人单位过于刻薄,走人就算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买卖不成仁义在,大家日后见面还有个点头之交。
    不是劳动者不想,而是用人单位以集中保管为名扣押劳动者的职业资格证章,多次索要,投诉,举报,就是这么牛逼,就是不给,你能咋滴?在劳动纠纷和行政诉讼官司开打之前,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避免打官司。因为一旦官司开打,必定是史诗级的。
    Sega case,epic saga
    2011年的时候,本费拉就提出了不干了,主动提出把注册职业资格证章还给我,辞职不做了。
    交易决定价格,简称 交易定价 机制。一个副科级国企职位多少钱呢?一个正式编制,应届毕业生获得的,背后代表的价格又是多少呢?后两页将不可避免的回答这样的问题,直到删无可删,被封。向一塌糊涂、两全其美致敬,向涯叔致谢!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3-28 01:26
    脚夫 辛巴达 和 富商辛巴达
    一塌糊涂和两全其美都被咔嚓了,尸骨无存。向martyr致敬!
    也要感谢涯叔,涯叔的机智隐忍,tagiy 原则,保存了有生力量,保存了仅有的平台。不能啥事都大呼小叫,“哈拉木”,不但不清真,还不科学,随时都可能被赵家人给咔嚓。
    这不,杜特尔特 穿着招牌白衬衫,出席了从科威特装箱运回国的外劳输出者葬礼,据说在 科威特 受尽凌辱,折磨致死后丢弃在沙漠里。
    每次看到 杜特尔特 穿着白衬衫,就想到了CGTN一个法国女新闻雇员,看样子不到40岁,眼睛很迷离,一看就是法国人,再时尚、再正式的时装、正装,穿在这位女士身上,都散发出一种睡衣的味道。pajamas without underwear,no need。
    《勇敢的心》里面嫁给英国同性恋王子的怨妇这个角色,非 苏菲玛索 莫属。这就是法国的味道。难怪《dunkirk(敦刻尔克)》里面说 bloody frog
    高卢也是祖上积德,武德不灭,流传至今。刚刚的人质被劫持在超市里,勇敢的警察中校,解除武装后用自己交换了一名超市收银员人质,带着处于通话状态的手机甘愿被绑匪劫持,外边的反恐突击队获得了非常宝贵的信息通道能够即时了解内部的情况。乱枪打死,真烈士!范跑跑和本费拉都做不到,郭跳跳和退休的局座张估计没问题。忽悠。
    相比之下,东南亚三国祖上就没有这么积德,武德似乎跟这些国家不沾边。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越南是最大的三个家政人员外劳输出国。
    香港方面有关劳工组织正在争取立法,禁止家政服务人员(护工等持特殊执照的除外)住在雇主家里,防止雇主无限制延长劳动者服务时间,加重工作任务。
    有用吗?没用。
    看看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哪个是因为吃不起饭起来跟大清对着干的?
    杜特尔特啥时候也变成白左了?白左偶尔也干点大快人心的事情,短期。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3-28 03:02
    法国人最喜欢无事生非,例如,把 土耳其 清洗 亚美尼亚 种族灭绝弄到议会去表决,用今天的法律管理境外的事情。枪口抬高一寸原则,追溯,若 跨国,就很难。
    马克李维(Marc levy)踩准了节奏,最初是偷影子,连民事责任都不需要承担。接着《伊斯坦布尔假期》把土耳其的暴行大加鞭挞。再来《如果一切重来》,替阿根廷的广场母亲伸冤。
    秘鲁的藤森,阿根廷的比隆夫人,智利的皮诺切特,土豆之乡很遥远,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 如果一切重来 不是在讲皮诺切特将军的坏话。
    阿根廷,5月,广场母亲,从未放弃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3-28 23:25
    2018年3月28日9:03接到海珠区法院短信通知,内容如下:
    【海珠法院】(2018)粤0105民初3552、3553两案原告李铁锋:经审查,你起诉的上述两案均不属于劳动纠纷,应按普通民事纠纷案件缴纳受理费。请你于2018年3月30日上午9时到本院五楼17封停领取受理费缴费通知单,并于7日内向本院缴纳受理费。根据民诉法规定处理,逾期不交按撤诉处理。地址:广州市海珠区逸景路333号,电话:83005459,黎法官。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3-29 00:08
    海珠区法院终于反应过来了,这反射弧不是一般的长。
    若把在这之前的20多个劳动纠纷争议的判决书摆在一起,读一下,前后矛盾、判别标准混乱,不用全部读完,读了一半,三观尽毁节操碎了一地。
    第30个和第31个劳动纠纷被判定为民事纠纷,与劳动纠纷相区别。
    新的起点,新的征程!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3-29 01:46



    经典判例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4-01 10:02
    涨价啦!开过听证会没有?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4-01 10:33
    涨价啦!开过听证会没有?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4-01 11:00
    仲裁
    海珠区法院的做法是对的,和以前的一系列劳动纠纷官司划清界限,不然,坏了
    纠纷和争议,都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简称 鸡蛋问题
    这类鸡蛋问题实际上不适合法院审理,若是审理,直接就会搞到最高法,9个法官票决
    因此,大多数时候,规定了只能仲裁,不允许起诉。
    先仲裁后起诉的劳动官司是独创
    仲裁的意思是甭管对错,既然双方都认可了(挑选)仲裁员,甚至是抽签决定了首席,那么,就结果而言,仲裁的裁决结果具有一局制。
    如果后面还有一审、二审,甚至是再审(申述),那还能称为仲裁吗?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4-01 11:42
    《生命中美好的缺憾 the fault of our stars》很感人,尤其是 集资买鸡蛋去投掷那一段。三个人,五条腿,4只眼睛,但,仍然采取了对应的报复措施。
    勇敢地斗争,抗争!
    里面提到了一本书,《庄严的痛苦(An Imperial Afflicting)》,若这本书书杜撰的,那就继续写一本。
    刘玲利案件似乎蕴含了更多的痛苦,庄严的痛苦。
    斯人已去,无限唏嘘。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4-03 00:26
    愚人节开贴,真刀真枪真名实行的扒两个国企金融小故事。
    愚人节快乐!
    王二在4月份的数学专刊发文称自己解决了费马定理,结果 4月1号的杂志没有刊载,推到5月那一期了。本想在愚人节建立的数学模型,这下给搞砸了。
    啥是国企?
    国企金融的本质是什么?
    俗称小金库集合体。搞懂了小金库,自然就知道国企金融的实质。要知道汉字也有表示反义的符号,类似英文的un、in等前缀,或less等后缀。例如 叵,就是 可 的反写,在一张纸上先写 可,把这张纸翻过来,扣着放就成为 叵。公 实际上是 八 代表了对立,下边是 私,早期的 私 是没有左侧的 禾
    PS 初次发在八卦版,被通知:您发表在『娱乐八卦』内的贴子《愚人节开扒两个国企金融小故事》因不符合版块定位,已被版主 乃们退开放着我来 移出本版。您的帖子仍可在个人主页中正常访问,若有异议,请与操作者沟通或者依照社区规则投诉。
    愚人节过了,就重新发一下杂谈试试
    看看能否通过,若通过,则同步。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4-04 12:41
    又遇到了 川普 就职典礼派 的劝告。这一派认为,美国选举人团会在那一天集体投票,把希拉里捧上来,因为选举人团需要在那一天正式投票。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4-15 18:20
    2018年3月30日,得到方庄二中院电话通知(座机尾数3010),4月10日上午9点40分第37法庭8楼,谈话,声明不是开庭。东城区法院杨鹏英法官(王晴雪书记员),2017京0101行初428号,2017年10月12日递交了上诉,一直没消息,马上到6个月了,没有任何书面的东东,就是一个电话,通知去谈话。
    大人,此事必有蹊跷!
    川普就职典礼派 的 说,千万不要去,去了就麻烦了,多半二中院的法官埋伏好人手了,借谈话为名,请君入瓮。
    这三国演义看了多少遍?还埋伏500校刀手,摔杯为号,直接把本费拉干掉,肉体消灭,一了百了。
    水形物语(the shape of water)里面大反派,政府保安部主任,吓唬黑人夫妇,折磨苏俄科学家间谍,一直在追问 strike team,这段搞笑场面 直追 奇爱博士 里面 美苏两国首脑通电话。
    dimitry,dimitri,dimitrij,迪米特里,作为苏联名字响彻云霄。
    本费拉也是有备而来,动身去北京之前,又把 卡夫卡 的 《审判》看了一遍。果然。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4-17 01:37
    卡夫卡 的 《审判》写的真好,就在当下。一般的上诉程序是,以东城区上诉为例,把上诉书写好,打印,15天之内交给东城区法院,把上诉费交了,保留好发票,然后就是等。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4-17 16:58
    2017年10月12日递交了上诉状,顺便把50块钱的上诉费一并缴纳。然后就等。等来等去,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来了一个电话,通知去谈话。
    既没有受理通知,也没有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更没有传票。总之书面的东西啥都冇
    这不是瞎胡闹是啥?
    这二中院想想也是醉了,连个案件号都不知道,2018年4月10日上午9点40分第37法庭8楼法官坐在那里,就一个人,开口就说我受合议庭委托,独立审理,对合议庭组成人员双方是否申请回避?
    直接告诉法官,您这是违法开庭,庭审笔录肯定不签字。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4-17 18:01
    这二中院也是上火,为啥?
    原告作为一费拉,远远达不到给法官添乱添堵的能力要求。事出在被告方面。
    被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简称 人社部,俗称 北京高端人口认证委员会
  • 首页
  • 上一页
  • 2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 来自:天涯-经济论坛 前往来源
    • 【活跃160天 / 跨度327天】
    • 开贴:2017-10-31 23:50
    • 更新:2018-09-24 05:43
    • 阅读:32341 回复:1358 楼主:977
    • 字数:约189千字
    • 图片:34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