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姑娘家里是开殡仪馆的,这辈子我就没想过能嫁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陈桃花V 时间:2018-02-22 11:53
    之前那个觉得不好,遂申请重开了一个,感谢大家支持!

    我从来不相信世上有鬼,不仅我不信,我全家都不信,不然我家也不会开殡仪馆丧心病狂的榨取死人最后一道油水。
    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我不仅信了有鬼,还被鬼给缠上了。
    那天运气贼好,我们殡仪馆给一老太太出殡,结果遇到别人车祸了,两豪车撞的稀巴烂,人肯定没法活了。
    我爸当机立断去做了目击证人,顺便接了两单生意回家,神秘兮兮的从公文包里掏出两张支票甩桌上。
    我抄起支票一看,眼珠子差点掉地上,“一百万!爹,你这次也赚忒狠了。”说真的,做这么久生意,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
    我爸傲娇的喝了一口水,“不是老爸我心狠,是他们非要送钱给我,哪有不要的道理?”
    我们殡仪馆开车拖个尸收费都是好几千,丧葬一条龙下来随随便便几万块,事主家越有钱,咱们家收费就越高。
    这次一下接了两个一百万的活,连我妈都有些绷不住了。
    “妞儿她爸,这死人钱本来就昧着良心,事主家不懂,你难道也不懂?咱们也别太过分了。”
    我爸看了我和我妈一眼,眼神就像在说你一妇道人家懂个屁!
    “你以为人家白给咱们这么多钱呢,知道昨天车祸死的两人啥来头不,说出来能把你吓死,但人家吩咐我办事要秘密,一个字都不能泄露。”
    “让你做啥事?”
    “昨天死的两人都还没结婚,家里人要冥婚。”我爸说完点了一支烟。
    作者:陈桃花V 时间:2018-02-22 11:53
    现在的冥婚,基本成了殡仪馆赚钱的手段,这两家要冥婚没准就是被我爸怂恿的。
    但冥婚市场价也就七八万,给这么多钱,肯定还有别的要求。
    “这冥婚,不是简单的冥婚吧。”我把支票扔桌上,感觉烫手。
    “还是妞儿聪明。”我爸猛吸了一口烟,眼底早没了之前的兴奋。
    接着说道,“这两家冥婚都要没出嫁的活人姑娘,冥婚之后还得守灵一辈子,这一百万只是定金,事成之后还有一百万赡养费。”
    我妈一听原来是这种缺德事,一巴掌扇我爸背上。
    “我看你掉钱眼里去了,谁家好好的女儿愿意嫁给一个死人,还守一辈子活寡,别说一百万,就是一千万估计也没人答应。”
    我爸不耐烦一推我妈,瞅了眼我,“谁说没有?这不是有一个?”
    天哪噜,我老爸居然把主意打我头上来了!
    给大家介绍下我,大名陈桃花,小名我们那都喜欢管自家姑娘叫妞儿,长得倒是水灵,可惜家里做死人生意的,白瞎了这好名字,从小到大别说桃花运了,我身边连一只公苍蝇都没有。
    我早就不奢望能嫁人了,但也不想嫁给死人啊!
    我妈一个劲骂我爸,叫嚣着让他把钱退了。
    可我爸被那两百万蒙眼了,抓住我手苦口婆心,“妞儿啊,爸就你这么一个女儿,爸舍不得你出嫁,倒不如配了冥婚,一辈子待爸身边。”
    他尼玛哪是舍不得我啊,他是舍不得这赚钱的殡仪馆给了别人。
    以往只是觉得我爸赚钱狠了点,现在才发现他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泯灭了。
    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给对方打了包票,明天就办冥婚,气的我冲进屋,拿起电话打给周仙仙一阵吐槽。
    作者:陈桃花V 时间:2018-02-22 11:54
    周仙仙是我高中同学,她父母双亡跟着跳大神的姥姥长大,从小跟姥姥学了些装神弄鬼的花样,平时在学校神叨叨的没人敢和她做朋友,而我家开殡仪馆全校皆知。
    我两被排挤,同病相怜倒成了朋友。
    不仅是朋友,周仙仙继承了她姥姥的衣钵,现在成了我们殡仪馆的合伙人,装神弄鬼那一块都是找她搞定的。
    周仙仙听我说完后,电话那端声线沉了下去,“冥婚配活人是禁忌,我本来也没打算真给你们配,你放心嫁,走个过场。”
    本来我对冥婚就噗之以鼻,人都死了啥都没了还能娶亲?
    这下有周仙仙做保我终于放心了,大不了完事之后,多给他们烧点纸求个心安。
    第二天一大早人工人就开始布置灵堂了,以往冥婚都是白绸,因为这次新娘是活人,所以满堂都是红白相间的幔布。
    我爸没敢告诉工人们今晚的冥婚新娘是我,估计他也没那老脸往外宣扬自己为钱做这种缺德事。
    灵堂中央摆着俩副水晶棺,尸体被白菊簇拥着,我着了魔一样走过去。
    两人遗体都经过完美化妆,基本还原了他们在世时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两人可真是帅啊,听说都是开豪车的,在世时肯定是人中龙凤,没想到这么年轻就去阎王爷那报道了。
    我竟看得出了神,老爸不知啥时候来我身后,“妞儿,相中了不?”
    啥时候了老爸还有心思说这个,我赶紧拉住他“爹,这两人一起撞死没准事主家还打官司呢,你咋把他两放一起?”
    “有啥办法,他们两家都要今天办,干脆就一起了,难道还分上半场下半场?”
    “那你好歹处理下,要事主家来人看到,不砸了咱们殡仪馆才怪!”
    我爸觉得有道理,赶紧让人制作不透明的幔子把里面两棺材遮住一半,从外面只能看到一黑西装男的那副棺材。
    可我心中还是忐忑难安,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啥样阵仗没见过,从来没有像今天打心底感到害怕,估计是亏心的缘故。
    作者:陈桃花V 时间:2018-02-23 08:37

    我这辈子连初吻都没送出去,更别提被男人压了,而且还是一只鬼,只能浑身僵硬的颤抖着,死死闭着眼睛。
    他轻轻一用力就掰开我的手,诡异阴沉的声线传来,“睁开。”
    我摇头,睁眼吓死了怎么办?
    “睁开,看清楚谁才是你丈夫!”他突然提高嗓音,瘆得我后背发毛。
    我一点也不想睁开,可眼皮不受控制,一张帅的人神共愤俊脸出现在我眼前,我一下子就认出他是谁了,哇一声哭出来,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果然是鬼,果然是被冥婚了,这不就是之前躺棺材里的那个器宇不凡的死尸么?
    他名字好像叫秦慕琛来着……
    “你是我老婆,我不会伤害你的。”他伸手一挥,地上的棺材板锵一声翻起来合上,殡仪馆亮的灯齐齐熄灭。
    两片冰凉的触感覆上我唇瓣,我的初吻就这样没了,被一个鬼给夺去了!
    狭小的空间内温度陡然上升,他的身体不像之前那么冰冷了,我知道洞房会干嘛,尽管内心千万个不愿意,可他是鬼啊,我哪敢阻止他。
    纸质的喜服三两下就被他撕碎,他冰冷的命令道,“放松。”
    谁他妈见鬼了还能放松?
    见我一直紧绷着,可我一个未经人事的女人,哪里经得起他的撩拨,我明明是拒绝的,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迎上去,在这狭小的棺材里,我被夺走了第一次。
    作者:陈桃花V 时间:2018-02-23 08:57

    不对。
    他就像是一只精力充沛的野兽,直到我精疲力尽昏死过去。
    ……
    是凉意把我惊醒,我刚坐起来脑门就磕棺材板上,又被迫躺了回去,手也摸到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扭头一看我身下居然是秦慕琛的死尸,而我白花花的睡在他身上,他的手还搭着我的腰。
    啊!!!
    我失声尖叫,第一反应就是拨开他的手,可这家伙死了三天尸体早就僵硬,我怎么掰都掰不开,只能用力拍打棺材板。
    那棺材板就像是被人从外面钉死,急的我满头大汗,也不管叫嚷嚷会让多少人看见我光溜溜了,扯开嗓子吼着。
    “有人吗,快把棺材打开啊!!”
    “有没有人!”
    看天色像是早上,终于有工人来开工了,老爸也出来叉着腰指挥,“赶紧的,把这两口棺材搬车上去。”
    那些工人手法熟练上来就把棺材抬起来,明明是透明水晶棺,可他们好像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声音,我喉咙都喊破了他们也没反应,麻溜的抬起棺材塞运尸车里面去了。
    昨天冥婚和超度都已完成,今天应该是送尸体去火化了,火化炉就在殡仪馆旁边的钢板楼里,开车用不了一支烟功夫,眼看着车子启动我急的拳打脚踢。
    内心也是崩溃,我一大活人不见了,他们也不找找?
    不知道是车子颠簸还是什么,我感觉身下的死尸动了动,以前我也没少和尸体打交道,化妆焚尸我都干过。
    作者:陈桃花V 时间:2018-02-23 09:17

    可经过昨晚那一吓,我现在对尸体怕的要命,也不敢踹棺材了,也不敢叫了,紧绷着神经小心翼翼观察身下的动静。
    先是扣在我腰上的手动了,缓缓向下伸过去,我身体僵硬的就跟钢板似的,感受着他指尖带来的战栗,整个人欲哭无泪,心底求老天快让仙仙找到我。
    这辈子虽没谈过恋爱,但好歹做过春梦,可这种真真切切的感觉根本不是梦,我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一把抓住那放肆的手,可就在我抓住那手的瞬间,他将脸埋在我耳边深吸一口,“别动。”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啊……饶了我吧,我错了,只要你放了我,你要什么我都烧给你!”
    “你是我的女人,我只要你。”
    “我给你烧蚕丝被,烧电热毯,再给你烧十个高仿真娃娃,要啥明星款式都有……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说着都快哭了,抓着他的手也抖的厉害。
    哪知他听了噗嗤笑,深邃的双眼凝视我的瞳孔,霸道的说着,“不要再挣扎,你生是我的妻,死是我的鬼!”
    说完,他挣脱我手,沉身压下来与我肌肤相贴,他的冰冷和我的滚烫,形成冰火两重天的感觉,男性气息涌入我的鼻息,让我本就不堪的意志慢慢崩溃,身体就像是着了魔,渐渐被他引领。
    云雨来袭,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反正贞洁两字在现在的时代早就没了分量,被一个死尸那啥我也不计较了,只是这越来越不寻常的炙热温度由外而内,让我深深的怀疑身处的这副棺材已经被送进焚尸炉了。
    作者:陈桃花V 时间:2018-02-23 09:37

    我伸手想摸一下棺材壁,烫的我惊呼一声收回手,他一边卖力,一边抓住我的手,“别乱动,棺材已经在融了。”
    “你想烧死我?”
    “放心,你不会感觉到任何痛楚,反而会飘飘欲仙。”
    他说完,将我翻身压在身下,我终于清清楚楚看见他的样子了,剑眉飞扬,漆黑的瞳孔像是璀璨的黑曜石,高挺的鼻梁,还有性感的厚唇,完美的脸颊轮廓更是无可挑剔。
    一想到昨晚被他吃干抹尽,我脸火辣辣的,热度直逼脑门。
    可尼玛长得帅有毛用,他可是只鬼啊!!
    “老婆对我可满意?”
    说完,他勾唇轻笑,身子一沉在我身上挥汗如雨展现实力,我赶紧用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那种羞耻的声音。
    棺材内温度越来越高,我感觉自己快变成烤猪了,难受的要命,可偏偏男女之事的感觉占据我的神经,让我连挣扎都无力,难道这就是他说的死在飘飘欲仙里?
    死的过程再他妈美好那也是死啊,我才二十二岁,一次恋爱都没谈过,我不想死啊!!
    “求求你,放我出去,只要别杀我,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真的干什么都愿意?”
    “恩恩。”我脑袋点的跟鸡啄米一样了。
    “可惜,我不可能放过你,嫁夫随夫,你只能跟我住在冰冷的阴曹地府里,放心,有老公,不会让你冷的。”说完,他封住我的唇不让我求饶,我瞪大眼睛,眼见着棺材被烧红、融化。
    作者:陈桃花V 时间:2018-02-23 09:57
    水晶棺烧溶的胶质滴落我脸上,传来嗤嗤烧焦的声音,浓郁呛鼻的味道让人喘不上气,伏在我身上的尸体已经被高温点燃了,他帅气的面容在我眼前燃烧着,脱落着。
    “救命啊!救命!!”
    我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喊的撕心裂肺,只可惜地狱的门已经打开,燃烧的尸体化成一团炽烈的火焰把我包围,我渐渐在滚烫的热度中失去意识。
    难道我就要这样死了么?
    常言道嫁夫随夫,我是不是要跟着他下阴曹地府了?
    “救命——”
    我就像是溺水的人猛吸一口气,睁开眼睛睫毛还挂着水雾,迷迷糊糊看着我妈坐床头正拿毛巾给我擦汗,我满脸都是汗水,身上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
    “醒了醒了!!”我妈激动的捂着嘴,眼泪汪汪。
    周仙仙拨开我妈上前,伸手掰开我两眼皮仔细检查,然后撬开我嘴巴,伸出指头在我嘴里翻搅一阵,抠出了什东西用指头捏了捏,放鼻子底下闻了闻呸了声扔地上,“他妈的!”
    一看见周仙仙我清醒不少,赶紧抓住她手,“仙仙,我活着还是死了?”
    “当然是活着,有我在,不会让你死的。”
    我松了口气,抓着她的手虚脱的落下去,眼角滚落两行泪水。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我妈眼泪汪汪上前给我擦汗,“妞儿,吓死妈了,昨天你跪在灵堂前跟失了魂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后来一直发烧说胡话。”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桃花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4天 / 跨度128天】
    • 开贴:2018-02-22 11:53
    • 更新:2018-06-30 13:38
    • 阅读:546790 回复:7738 楼主:791
    • 字数:约49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