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姑娘家里是开殡仪馆的,这辈子我就没想过能嫁人!

  • 首页
  • 上一页
  • 8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陈桃花V 时间:2018-05-20 11:45

    可惜祸斗每次听到比试都严阵以待,而且智商也急剧下降,不知道我在利用它们,反倒觉得我真是在帮它。
    它喜食尸体,慕霖的尸体变质之后气味更浓,它找秦慕琛的确容易很多。
    想到终于能有一次赢过风狸了,祸斗冷哼一声,“怎么,不敢比?那你直接认输,把第十四让给我就行了!”
    “放屁,你个猪脑袋!”
    “比还是不比?十九层的规矩你不是不知道,如果不接受对决,等于认输!”
    “你——”风狸气得腮帮子鼓鼓的,指着祸斗的爪子都在颤抖了,最后狠狠瞪了我一眼,“比就比!”
    它话音一落,两道身影齐齐从秦家飞出去,我赶紧去把大门锁上,瞬间觉得全世界都安静了,长长舒出一口气。
    没指望他们能帮我找到慕琛,我只想把祸斗引开,不让它打搅宗昇和仙仙,宗昇现在都还没从仙仙房里出来,多半是妥协在仙仙的淫威之下了。
    笑了笑我往楼上走去,心里头想着慕琛,已经走到他房间门口了。
    出发去辽东之前,我们在屋里翻云覆雨,把屋里弄的乱糟糟的,我简单的收拾了下才洗了个澡睡觉,慕琛的床软软的,非常大,一个人睡在上面不免有些寂寞。
    心里想着慕琛,没多久就睡着了,到了下半夜,身侧的床沉了下去,一条有力的手臂把我圈过去扣进怀里,紧接着滚烫的肌肤贴上来,熟悉的气息将我包围。
    作者:陈桃花V 时间:2018-05-20 13:15

    “慕琛……”
    我试着唤了一声,伸手环住他的腰,他好像洗过澡了,而且身上什么都没穿。
    他嗯了声回应我,紧接着就把我的唇堵住,舌头灵活又强势的把我皓齿撬开,这种急切的索吻除了他还有谁,我心头一喜,立即用双脚将他缠住。
    “想我了?”他伏在我身上大口喘息,在我耳边问道。
    “想,一直都想,以后不要这样丢下我了!”我赶紧环住他脖颈,生害怕他下一秒又飞走了。
    “我不想伤害你!”
    慕琛的大掌覆上我面颊,用拇指轻轻的摩挲,鬼在夜间的时候视力很好,他此刻一定能看到我眼底隐含的水雾。
    他之前的样子真把我吓坏了,现在恢复正常肯定是吸食了人血,他有没有杀人我已经管不了了,只知道他能恢复就好,在我身边就好。
    “慕琛……”
    “嗯?”
    “吻我。”
    “嗯。”
    以往如豺狼虎豹的他今天非常温柔,浅浅的尝着我的唇,然后移到我脖颈上,再往下……
    他在我身上撩拨起一层层热火,我只能紧紧拥着他,感受着他沉身而来的满满爱意,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在全身扩散,如涓涓小溪跌宕起伏之后坠入大海的波涛汹涌之中。
    我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害羞的将脸埋在他怀中,自从他附身成人之后,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怪怪。
    作者:陈桃花V 时间:2018-05-20 14:45

    他的身体不需要我去温热,一贴上来就能烫伤人的理智,而且各方面的感觉都更真实了。
    “慕琛,你说我们这样,会不会怀上孩子?”
    闻言,慕琛身形一怔,倒在我身侧将我圈起来,“不知道,你想要孩子么?”
    “我不知道,自己生的孩子和桃子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吧,怀胎十月生下来哇哇大叫,要哺乳悉心照料,要好久才能长桃子那么大。”
    我感觉自己都还是个孩子,要突然怀上了,我肯定会吓一跳的,以前他是鬼没担心过这个,现在他是人了,我们下次要不要采取什么措施?
    “桃子很可爱,我也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但我还是很想你给我生一个怎么办?”他突然凑上前,用鼻子蹭蹭我,手又开始不规矩了。
    我身子一缩,“我还没准备好……”
    “那就边做边准备吧!”
    说完,慕琛又扑了上来,估计他真的很想要个孩子吧,运动也比刚才卖力了,折磨得我连连求饶,直到快天亮了他才放过我让我沉沉睡去。
    第二天我浑身就跟散架了似的,酸痛得我皱起眉头,没想到睁开眼就看到慕琛帅气的面颊,他正躺在我身边看着我,见我醒了凑上来吻了下我额头,“起床吧。”
    “嗯。”我点头,心头暖暖的,一起起床的感觉真好。
    自从我上次来过这里之后,他就让甫义准备了女人的衣服,他等我穿戴整齐后一起下楼。
    宗昇和仙仙已经在吃早餐了,仙仙满面红光,估计昨晚上没少折腾宗昇,宗昇则盯着一张报纸满脸凝重,桌上除了一叠报纸,还有一个大红色的请柬。
    125
    今天先更新到这里了,大家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左心房爱情】继续阅读,回复78831,从“126.不想离开”开始阅读
    作者:陈桃花V 时间:2018-05-21 08:27
    见我们下楼,周仙仙立即拉着我坐下,把早餐推到我面前,“猜猜谁做的?”
    “你又不会做,肯定是某人做的了!”我瞟了眼宗昇,看来他不止会做管家,连保姆的事也会做。
    周仙仙贼笑,宗昇懒得理他,直接把手里的报纸递给秦慕琛。
    慕琛坐下,一边吃东西一边看报纸,突然眉头紧蹙,“昨天我离开后直接去了医院,就算要杀人也是在辽东,怎么可能在荣京,不是我做的。”
    “什么?”我赶紧拿过一张报纸翻看,粗体头条占据大半个版面,‘荣京再现杀人狂魔,死者全身血液被抽干,三天内已发现九具尸体。’
    宗昇视线沉下去,又拿起一张报纸细细研究,“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做的,两天前正好是我们去辽东的日子,当时孙弈弈接到电话说孙坚要把她嫁给沈兵,这时间和尸体数量对应起来,正好每天三人。”
    只有血蛊法才需要每天吸食三人,可血蛊法是我师父独创的法术,其他人不可能会啊?
    “你别看着我,血蛊法除了师父和我,绝对没第三个人知道。”我赶紧举起手发誓,师父女儿范梓莹应该也没把法术全部记下来。
    “你师父研究出这个法术是偶然,但有心之人针对性的研究就很容易了,而且虞锦天本身就会蛊术。”
    听宗昇这么说,秦慕琛拿着报纸的手捏得骨节泛白,忍不住想起秦天弘死时候的样子,父亲才刚刚咽气,他的尸体就迅速化成一滩血水,只剩下几条毒虫在床上蛹来蛹去。
    作者:陈桃花V 时间:2018-05-21 09:58

    直到那时候他才明白,宗昇在海天集团对虞锦天说那些话的意思,如果是虞锦天,就算没有尸虫,应该也能用悉心培育的蛊虫来代替。
    我把报纸放下,如果真的是虞锦天,那整件事就说得通了。
    既然上了报纸,那这事肯定引起警察部的关注了,警字头这些年发展迅猛,此事一出也算是给他们使绊子,慕琛这边也能多些休生养息的时间吧。
    我以前从来不看报纸,没想到这报纸上信息蛮多的,除了报道了些最近发生的重大事件,还有些关于政治方面的事情,特别是孙家和沈家的联姻,用了大篇幅的报道,而且还八卦的提了下沈兵和孙弈弈之间的年龄差距。
    “沈兵好像不到二十岁吧?这么小能结婚么?”
    “啥?沈兵要结婚了?”
    之前和仙仙一起去给沈家驱邪,她见过沈兵,现在一听说沈兵竟然要结婚,仙仙一把就给我手里的报纸抢了过去,一边看一边大呼小叫,“这才多长时间,沈兵身体肯定还没复原,这时候结婚,难不成冲喜啊?”
    被她把报纸抢了去,我干脆拿起桌上的请柬拆开,果然是沈家送来的请柬,上面的时间竟然是三天之后。
    “这也太着急了,难道真的是冲喜?”连我都忍不住怀疑了。
    就我和仙仙一惊一乍的,慕琛一直淡定的吃饭,吃完之后看着我和周仙仙,“今天我要去是市政厅处理父亲遗留的工作,顺便和部下开会,宗昇也有事情要忙,你们先回湛江吧。”
  • 首页
  • 上一页
  • 8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桃花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4天 / 跨度128天】
    • 开贴:2018-02-22 11:53
    • 更新:2018-06-30 13:38
    • 阅读:546790 回复:7738 楼主:791
    • 字数:约49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