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挣命

  • 首页
  • 上一页
  • 11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08-11 16:16
    前几天晚上从中餐馆下班后,看到了路边有一只处于昏迷状态的海鸥,估计是遭遇到了交通事故。
    在路口上,偶尔就能看到被车轮碾轧的鸽子,很可怜,但主要原因还是鸽子们太麻痹大意了,有一次我在路边骑自行车时,本来骑得不快,但也不得不刹车、并且扭转车把,否则就真的轧到一只“从容不迫”的鸽子了。
    有一次乘坐Uber时,开车的是一位自称是“孩子妈妈、开车安全”的30多岁的女子,她发现前面的路面有鸽子,就按车喇叭,鸽子不走,她只好紧急刹车,同时大喊:“Foolish birds! (愚蠢的鸟儿!)”
    后来,她驾车拐到很窄的一条路后,一位客人下车了,她刚要转向时,后面追上来一辆车,那辆车的司机质问她为什么要抢道,她一个劲儿地道歉。
    感觉她挺不容易的,但我后来在点击手机的Uber的App(应用程序)时,只给了她满分好评,并没有点击额外付给她小费,毕竟我也挺不容易的,而且好像比她还“不容易”,但真的祝福她!
    | 1083楼 | | | |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08-11 16:29
    今天交了这个月分摊的电费,11.60美元,比上个月的电费低了好几元。
    晚上,到厨房接水,房东的哥哥端坐在厨房的桌子旁,他说:你看,他们就这样煮东西!
    我一看灶台,米汤伴随着水泡儿正源源不断地往外溢,原来是隔壁的越南华侨老太煮粥,但她却不在灶台旁看着。
    我赶紧把锅盖掀开、放在一旁。
    房东哥哥平静地说:你别管它,让他们自己弄。
    我到隔壁门口告诉老太来灶台这边继续煮粥。
    老太的两扇假牙都摘掉了,不太方便说话,蹒跚地走了过来
    前两天,我正急着上班,老太叫我到厕所来,指着地面上的水渍,说:你以后小便时,要对准马桶,不要溅在地上。
    我想:你怎么知道是我弄的呢?你老公也有丁丁,房东的哥哥也有丁丁,你眼睛怎么就那么毒、怎么就能判断出是我的丁丁弄的呢?
    但由于急着上班,只好说:“好的好的,谢谢!”
    | 1084楼 | | | |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08-15 20:16
    老婆微信里说,二宝这几天打了乙脑疫苗,乙脑的第二针。昨晚发烧39度多,但仍然能自己吃东西。老婆请假在家陪着二宝。



    | 1093楼 | | | |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08-15 21:06
    这几天,通过微信问老婆:我的米国学位证书、我的律师证、仲裁员证、我的旧护照什么的,都找一找吧,移民面谈的时候应该能用的上。
    老婆和大宝儿在家里找了,回复说:都找不到了。
    大宝儿后来说:前几天地下室跑水,泡了不少东西,乱成一锅粥,可能是让妈妈扔掉了。
    还说:是找了一个收废品的帮着清理地下室,有一个纸箱浸了水,也都让收废品的拿走了,后来想起来那是一纸箱大米,里面都是小包装的大米。
    我分析了一下,还真有可能,我的学位证书是大红皮儿的本儿,上面全是英文,老婆根本看不懂,不晓得它是个什么玩意儿,而且那个大红皮儿冷眼一瞅、跟月饼盒的包装壳差不多,老婆很有可能就把它当成纸壳儿了。
    我的律师证、仲裁员证、旧护照记得是放一个档案袋儿里,去申请签证时带着了,回来后就顺手一放,记不得放在哪里了。
    而老婆扔东西时,又的确是很马虎的,以前她曾经随手把一个旧信封扔到了垃圾篓里,我当时觉得她好像看都没看,后来我把那个旧信封从垃圾篓里拿了出来,看里面有没有东西,结果发现有两样东西:一个是她以前在老家那边银行上班时,用过的一个私人名章,很长很重很纤细的,铜质的,是她的名字。另一个是一张活期存折,好在存折的余额不多。
    此时此刻,我没有跟老婆和大宝儿再说什么,我不想再给他们任何新的压力。只是想:这样一来,有朝一日如果我坐在移民官面前,就真正成了一个来路不明的人,我的过去一片空白。如果我把护照撕了,不再说汉语、也坚决不说自己是哪国人,想遣返我都不知道往哪个国家遣返,那时我就彻底自由了。
    | 1095楼 | | | |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08-15 21:20
    前两天晚上,从中餐馆下班回来的路上,看到的:
    大意可能是:某某某是一个打女人的人、一个说谎的人、一个骗子!他(不怀好意地)利用和虐待他的家人和朋友!千万要当心!不要成为他的下一个受害者!






    | 1096楼 | | | |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08-17 08:37
    非常感谢米耳猫!我之所以没有立即回复,是这几天一直在思考。
    父亲与我之间,他一直想着保护我,但我觉得却是管束甚至是控制。
    在当初高考填报志愿时,我不可遏制的一个想法就是:大学所在的城市,离家越远越好。
    所以当时去那所大学报到,火车路过北京时,路途刚刚走了一半。离家越远,我越开心,越觉得摆脱了家人的管束。
    母亲曾经像讲笑话一样地对我说过:你爸小的时候,要想出去玩儿时,必须说“妈,我出去玩啦!”,你奶说“去吧!”。他才敢出去玩。有一次他想出去玩儿,但忘了跟你奶请示了,你奶就叫住他,非得等他说了这句话,才让他出去玩。
    母亲还说:你爸跟你奶一样,你奶说一不二,家里啥事儿都她说的算。
    我的印象里也是这样,奶奶个子很高,有一米七多吧,表情一直很严肃。
    我在家里最小,出生几个月后,又连续打全麻做了几次手术,自此体弱多病,所以父母最疼爱、最挂念我。
    在我懂事了以后,父亲有时累了就躺下睡了,我看到他没有枕头,每次都会立刻把枕头拿过去。我参加工作后,在大多数的时候,也是让父亲为我理发,有时同事问我:你是在哪儿理的发呀?后脑勺儿跟搓衣板似的!我说我爸理的。
    现在看来,让父母给孩子理发,其实也是一种情感的交流。父母在给孩子理发时,也很直观地感受到了自己生命的延续吧。
    父亲是很有才华的人,21岁(周岁)时,生下了哥哥,24岁时,生下了姐姐,26岁时,生下了我。
    父母结婚时,有一对儿木箱子,刷的是红漆,箱子上的喜鹊、树枝和花儿,就是父亲画的,栩栩如生,我是看着这对儿箱子长大的,印象非常深刻。
    父亲在工作上的起点也比较高,我出生的时候,他是当地最高长官身边的秘书,我家住的胡同,也是当地的机关家属胡同,胡同的东端,是机关幼儿园,胡同的西端,是一所小学。
    当时家里住的是“对面屋”,就是说,一个宅院里住着两家,厨房和院子是两家共用,与我家住对面屋的,是另一个秘书。但他家很快就搬走了、分到新的独门独院的房子了。
    紧接着,我家也要分到独门独院的房子了,但这时,我爸的领导给我爸做工作,让他发扬友谊、把那套独门独院的房子让给一个年青的、新结婚的同事。父亲答应了,母亲为这事儿埋怨了父亲好多年,因为后来我家就一直再没有分到新的房子。
    现在回过头来分析,很可能当时那个年青的、新结婚的同事是与领导有亲属关系、或者私下找了领导,才把本应分给我家的房子让给了他的。
    后来父亲调到一个单位担任办公室主任。当时这个单位只有一辆公车,父亲的脾气有些犟,不太会“来事儿“,他在分配用车时,很认真地坚持公事优先,以至于这个单位的“一把手”有时想自己家用车时、也遭到父亲的阻拦。
    还有一次,单位的一间屋子需要封闭一个角落,形成一个小的储物间,但那间屋子的墙壁一直没有做处理,单位的“一把手”说:“不要管墙壁的事儿,直接封出一个储物间就行。”但父亲说:“要把那个角落的墙面先处理好后、再封出储物间,否则的话,以后再想处理墙壁时,储物间空间狭小,储物间里的墙壁就不好施工了”。
    后来的情况是:单位的“一把手”没能拗过父亲。此外,父亲不太会通融,心里看不惯单位一些同事的做法,甚至曾与一个同事动手、扭打在一起。
    再后来,这家单位需要再购进一辆车,单位的“一把手”派父亲去北京接车,等父亲从北京回来时,得知在他出门期间,单位的“一把手”已经联系了相关领导,把他调到另一个单位了,但正在这时,有人听说他要调走了,就邀请他去新成立的“地方志办公室”工作,就是写当地的历史,父亲的文笔不错,就去了,在那里工作了八年多,写完了当地的历史后,那个办公室解散了,他又被调回原来的单位,但这时已经没有职位空缺了,只好担任原来的单位的办公室副主任,换句话说,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职务越来越低了。
    此后的若干次提拔机会,都错过了,只是后来象征性地调整到另一个部门担任主任。而此时,当年的那些年青时曾与他共事的秘书们,几乎早已经都有了所谓的显赫位置了,以至于哥哥在想就业时,父亲找到了当年住对面屋的那位秘书邻居,他一句话就解决了。
    父亲在工作方面,一直很认真,但并不顺利。他的字写的很好,智商、空间思维能力也非常高,记得有一次他给我讲解马桶为什么会堵塞时,顺手拿来纸笔,边说边画出了马桶的内部结构图,令我甚是叹服。
    也许,父亲当年选择做设计师的话,会平顺很多。
    我曾多次分析过,父亲的内心,也许父亲一直觉得:让孩子们生活、工作在一个父母所熟悉的环境里,会安全、安稳一些。
    父亲没在北京工作过,也没有来过美国,所以就觉得这些对他来说很是陌生的环境会充满了不确定性,甚至有危险,所以很反对我在北京、更反对我到美国。
    记得有一次,我发现父母家的插排已经严重老化、有漏电危险了,就买了几个新的插排,在更换插排时,父亲莫名其妙地开始骂我,我忍无可忍了,也回骂他,然后我就走了。结果父亲竟然追出来,在大街上想抓我的胳膊,让我跟他回来,我又气又怕,不顾一切地甩开他,逃跑了。
    情感方面,有时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很多极端事件、甚至是血案,往往是发生在至亲之前。也许,此时此刻,我远离家人,是最适宜的,对我、对家人,都好。









    | 1101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1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smilingafsum
    • 来自:天涯-海外华人 前往来源
    • 【活跃180天 / 跨度377天】
    • 开贴:2017-11-03 13:25
    • 更新:2018-11-15 16:05
    • 阅读:158985 回复:3868 楼主:1502
    • 字数:约478千字
    • 图片:64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