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挣命

  • 首页
  • 上一页
  • 15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11-09 13:52
    说说那里的日常生活吧。
    每天上午,由杨永信上点评课。坐姿必须保持军姿,坐到座位三分之二的地方,不能靠椅背。
    坐姿差的会被电击。
    上厕所,小的不能超过1分钟,大的不能超过3分钟。
    超过时间都会进行电击。

    点评课开始,会唱《父亲母亲》,还有《网梦醒来》。
    然后杨永信开始听昨天的情况汇报。
    被通报批评的人要站起来,下课后被送到13号室。
    接着,杨永信会一个个点评。
    我们全部表现夸张,痛哭流涕,小小年纪变成了演说家,说到动情处会给家长下跪。
    只要杨永信听得高兴了,我们才有可能反转,免除电击。
    ?
    这也是网上很多人说,里面的情况跟外面网上写的不一样。
    但我能理解他们。
    为了不被电击,我们连自杀都不怕,何况一点点尊严。
    ?
    有时候杨永信自己说到动情处,会放起《网梦醒来》。
    这时候机灵点的人会冲到杨永信面前跪下,抱着杨永信大腿痛哭,喊杨叔救救我。



    为什么要快呢,因为稍微慢一点,杨永信脚下的位置就抢不到了。
    也有人动作太大,不小心把他的头发弄乱了,当场被抬到13号室。
    对了,杨永信的椅子也是不能坐的,否则会被电得很惨。

    外界说,你们为什么不联合起来反抗?
    因为人人只能自保,里面所有秘密都公开化。
    在临沂四院,杨永信就是一个掌控着生杀大权的皇帝。
    ? ? ? ? ? ? ? ??
    每周一,所有人被分批叫到13号室。
    上周表现不好的人会被点名,一个个躺在黑床上进行电击。在自己名字被点到之前,所有人都全身发抖。
    每个人做完电击后必须喊谢谢。
    有新来的不懂规矩,没说谢谢。杨永信会说,谁叫你起来的?继续躺着!
    然后给他强度更高的电击。
    ?
    不管你是谁,曾经多么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
    只要在黑床上被凌辱10秒,你所有的理想、骄傲、尊严、美好,都会瞬间破碎。
    在这里,我们活得连狗都不如。
    狗还能咬人,我们只是任人玩弄的玩偶。
    ?
    临沂四院最恐怖的地方,叫二偏。
    那里关着的人,都是出院以后家长不满意治疗效果,重新被抓回来的。
    后果是,每天上点评课保持军姿站立,一站就是4、5个小时。
    更恐怖的是,无论你表现好坏,每天要进13号室电击一次。
    吃的东西只有白菜豆腐。不放任何调料,一吃就是几个月。
    有人找了点酱油调味,当场被抬进了13号室。

    有人说,这些人肯定是做了很坏的事,家长才会再次送进来。
    善良真的限制了你们的想象力。
    ?
    有个孩子,每次考试都是第一,有一次考了第5,家长很生气,就把他送回来了。
    有人上学晚回家了一小时,也被送进来了。
    还有人路过网吧看了一眼,他妈就怀疑他“网瘾”犯了,就又送进来了。
    孩子们恐惧电击,已经变的很听话,但家长们仍然会挑刺,追求完美。
    ?
    杨永信放过狠话:不管你跑到天涯海角,只要家长不满意,我就有能力把你抓回来!
    ?
    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有次一个人逃到了西藏。他们往返几千公里,把人抓回来后。
    往死里电。
    这件事情,极大地震慑了出院的人。逃离魔窟后,还是继续像在走钢丝一样,小心翼翼地生活。

    同时,这也成了家长们对网戒中心忠诚的原因。
    他们沉迷在这种虚幻的亲情中,不能自拔。
    他们满足了自己可怕的控制欲,欲罢不能。
    ?
    那些离家出走的孩子,出于对网戒中心的恐惧,早就成了反侦查专家。
    他们不敢使用身份证,抛弃以前的交际圈,扔掉手机卡,对任何人都不信任。
    在一些不需要身份证的黑工厂和黑作坊,讨要生活,维持生计。
    即使这样也很知足。他们说,再也不用过提心吊胆的生活了。
    ?
    有个妈妈已经8年没见过自己的孩子。
    她通过很多人带话,说只要你回来,我保证不送你去网戒中心。
    呵呵。
    你宁愿相信一个瘾君子说自己再也不吸毒,也别相信这些禽兽父母说的鬼话。

    在杨永信事件受关注最大的那段时间,微博曾出现过一批坚定维护杨永信的水军。
    ?
    他们全是家长。
    ?
    在杨永信的煽动下,他们自发前去维护。
    有个70多岁的老太太特地去买苹果手机,注册了微博维护杨永信。
    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没有网戒中心,没有电击,他们就再也无法控制孩子的人生了。
    他们甚至还打算去占领中央电视台,为杨永信讨要说法。
    ?
    不肯走下神坛的,恰恰是杨永信本人。
    他每天过着帝王般的生活,每天那么多人给他下跪磕头,怎么可能轻易收手。

    杨永信还很猥琐好色。
    有一段时间,他经常会问14,15岁的女孩,是不是处女,有没有快感?
    有一次,我看到他一直盯着一个身材挺不错的女生,口水流了一地。
    还有很多漂亮的女生向他抛媚眼,试图勾引杨永信。
    是啊,在生与死之间,尊严又能值几个钱?
    ?
    有女家长和杨永信很亲密,有人告诉了那个女家长的老公。
    结果对方说:
    杨教授救了我的孩子,就算我老婆跟他发生关系,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能说出这样的话,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
    网上贴吧反馈,经常有女家长晚上10点去杨永信的办公室。
    据说杨永信腰不好,是去捶腰的。
    至于真实的情况,我相信大家都懂。
    ?
    在临沂,甚至有官员给杨永信下跪。因为他也把孩子送去了网戒中心。孩子变得乖巧听话。
    各种会议,也经常看到临沂市领导给杨永信站台。
    敢动杨永信,就是动他们的命根。
    一环套一环,他们就这样成了利益共同体。
    ?
    这种权力,才是杨永信一直沉迷其中,不肯放弃的原因。
    ?
    每次有记者前来采访,网戒中心就如临大敌,高度戒备。
    “病友”人人自危,生怕说错一句话被电击。
    被选中接受采访的,都是待的时间很长的。
    ?
    每个记者,都会问电击是什么感受。
    有“病友”说,治疗就像蚊子咬一样,能让脑子清醒。
    采访结束,被送进了13号室。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另一个“病友”说,治疗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采访结束,也被送进了13号室,理由是表现得过于浮夸,看上去就很假。
    第三个“病友”说,治疗就像打针吃药一样,每个人都会经历这种过程。
    这才免于被送入13号室。

    建议以后要暗访的记者,带上头盔和防护装备。
    因为里面的家长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有女记者之前去采访,被人锁喉。
    也千万别幻想在里面能采访出什么真话,因为没人敢说。
    ?
    之前还有个重庆的大学生,想考博士,但家里不愿意,一定要让他先结婚。
    被送来网戒中心后,人很快就疯了。
    但杨永信觉得他是装的,不断对他加强电击。
    后来,他看到每个人都下跪,抱着别人的大腿说杨叔我错了。
    ?
    还有一个人,提前知道自己会被抓回二偏。
    由于太过恐惧,他从10几楼跳下自杀。
    后来他妈妈说:他网瘾犯了,早点送回网戒中心就好了。
    ?
    外面所有爆料的,都被杨永信猜出是谁,然后被抓回来了。
    还有人建了一个十几个人的QQ群,目的就是专门对付杨永信,但后来里面所有人全部被抓回来了。
    我想,偌大一个中国,没有几个人有这种能量。
    ?
    一个月后,我当上了班委。
    班委拥有所有人的生杀大权,所以经常有人给我送水果,送零食。
    每到周一进13号室之前,很多人想知道名单里有没有他,但又不能直接问,否则会被电击。只好拐弯抹角地问我:我上周表现,还行吗?
    如果我说可以,他就会长舒一口气。
    ?
    每次有“新人”来,一共有7个人做接待,基本都是班委。
    新人通常反抗很激烈,我们就用绷带把他固定在13号室的小黑床上,等点评师来。

    很多网友说,这难道不是助纣为虐吗?
    在电击的阴影下,我们残存的人性,早就灰飞烟灭了。
    ?
    如果你触犯了某一条规矩,轻则电头,重则电手。
    电头时,一个人按头,4个人按脚,2个人按手。让你动弹不得。
    电手时,有些人会本能地拧紧拳头。我们会使很大的力把他的手掌摊开,其中一个人会拿一张餐巾纸捂住他的嘴,怕他叫声太大。
    有时电流太强,还会闻到皮肤烧焦的味道。

    在网戒中心,我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没有一个不为之恐惧。
    ?
    有个人自称黑老大,满身花背,走路大摇大摆。
    一进来就说你们不让我出去,我就把你们弄死。
    我想等下可能会折腾久一点。没想到,一波电下去才5秒,他马上痛哭流涕,说自己犯过错,想留下来之类的话。
    这真应了杨永信一句话:你们自以为一个个都是刘胡兰啊?!
    ?
    有一天天气暖和,外面阳光格外刺眼。
    网戒中心来了一个怀孕7个月的孕妇。
    听她妈说,她交往了一个男朋友,父母不同意,就把她送来了这里。
    没想到,杨永信连别人的生育权也管。
    电击是杨永信亲自做的,叫声凄烈。
    电击以后,几个家长把孕妇强制做了人流。
    ?
    半年的时间,像过了半生。
    我终于要离开那个网戒中心了。
    有人说,你应该高兴才对。
    不能高兴,否则会被认为是过度兴奋,继续电击。
    理由是对网戒中心没有感恩之心,离开的时候应该恋恋不舍才对。
    ?
    那段时间,我妈经常朝我发火。
    很多家长看不下去了,他都这么乖了,你怎么还这样?
    但我还是被认为“感悟不深”,需要接受电击。
    电击是另一个点评师做的。
    他说,你怎么也躺上来了?你是班委,是不是要重点照顾一下?
    最后只是轻轻点了几下。我至今对他心存感激。 | 1431楼 | | | |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11-09 13:53
    走的时候,网戒中心任何资料都不能带走。
    出院后,所有人之间不能联系,防止你们凝聚成一股力量。
    ?
    回到家,我才发现我做淘宝赚的几十万,在我住院后就被我爸提走了。
    但这些,我都不在乎了。
    ?
    接下来,我妈开始给我找工作。
    第一份工作是工地里搬钢筋,工资是我妈领的。
    然后我妈每天给我几块钱坐公交。
    不能交朋友,也不能看电视。原因是容易使网瘾复发。
    ?
    那时候我的生活基本是,坐公交,搬钢筋,回家给爸妈洗脚,睡觉前给他们按摩。爸妈难过时要及时安慰,开心时要陪笑。
    ?
    有人问,难受吗?
    不难受。
    比起在里面随时可能被电击的恐惧,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接下来换了几次工作,拧过螺丝,做过服务员,都是我妈要求换的。
    有一次我妈说,谁谁家的女儿很不错。然后我心领神会,试着去接触,试着去追求别人。
    其实我根本就不喜欢。
    ?
    即使这样,我爸妈还是不满意。
    不管做得做好,他们总能挑刺,威胁把我送回二偏。
    ?
    有次吃饭,我只吃了一碗。然后我妈就说只吃一碗饭,你什么意思?
    然后把筷子砸我脸上。
    我就又去盛了一碗饭,强塞进去。
    ?
    有一次,我妈说跟人吵架了,我答了句哦。
    这让她很不满意。
    她说,你是不是又想去网戒中心了?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我赶紧跪下磕头,和她道歉。
    ?
    网戒中心这四个字,开始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刺穿我头顶。
    我很恐惧。
    之后一段时间,我想过离家出走。
    但又害怕被找到,只能作罢。
    ?
    快过年了,同学聚会邀请我去,AA制每人100。因为没钱,我用没时间推脱了。
    有次在街上碰到一个以前跟着我搞淘宝的。他很惊讶,问我这一年多都去了哪里?
    他说,你走的那段时间,我赚了几百万!我妈高兴死了,感叹科技进步,网络真的能赚钱!
    我无法回答。
    因为我知道自己正处在危险之中,每天都过得极度恐惧。

    后来,媒体对网络开始有了更多了解,关于网络的负面报导越来越少。
    我开始给他们讲道理,说你看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们,现在过得多好。
    我最后一个方案,就是先用金钱把他们控制住,而不是送我进去。
    如果他们还是不同意,我只能离家出走。
    ?
    其实他们早知道我根本就没什么网瘾,我又和他们说,让我继续做淘宝,半年给他们10万块。
    他们考虑到,如果现在送我去网戒中心,又要花几万块,不划算。
    我妈终于开口:
    你试试吧,半年后给我10万。如果没有,我就送你进去。
    ?
    我不禁狂喜,这是我唯一的求生机会!
    起码可以肯定,半年内我是安全的,比起天天提心吊胆好多了。
    半年以后,如果没赚到10万,我再走不迟。
    ?
    半年后,我给了他们5万块钱。
    我妈很满意,因为这半年我的态度跟之前完全没区别,也是每天给他们洗脚,睡前给他们按摩。
    但他们还是说,你网瘾还是很严重。赚钱,我们支持,但是其他的,还是不能碰。否则,我就把你送回去。
    ?
    过了一个月,又找我要了5万。
    看我挺有钱,过了一星期又找我要5万。
    我说真的没有了。我妈说再给5万吧,你爸爸生意亏了很多钱。
    我赶紧跪下来,害怕她一发火,又送我去网戒中心。
    然后又给了3万。
    那个时候,我卡里一共才4万块。
    ?
    过了几个月,我发现卡里又少了10万块。
    我就问我爸拿了没,他说没有。
    问我妈,她说养你这么大,拿你点钱怎么了?
    ?
    从网戒中心出来后,他们前前后后,已经找我拿了很多。
    我现在几乎没什么钱了。
    凡是他们找我要的,我借高利贷也得给。
    去年有一次他们找我要20万,就借了月利3分的高利贷,用了半年才还清。
    我不敢拒绝,只是无边的恐惧。
    ?
    再后来我恋爱了,是我的初恋。
    因为没有什么朋友,我对她特别依赖。
    ?
    几年后,我们决定结婚。我也攒够了买房子的钱。但那段时间我妈再次变得暴戾,没事就找我女朋友吵架。
    次数多了以后之后,女朋友只好和我分手。她说受不了我妈的脾气。
    我答应了,心里却很羡慕她。
    她可以解脱,我却永远没机会了。
    ?
    前几天,和一个狱警朋友吃饭。他说,这就是一个私人监狱,简化了很多流程,甚至不需要公检法。
    ?
    只要身边的人愿意出钱,谁都可能被送进去。
    ?
    杨永信曾经口出狂言:
    我要把这个模式推广到各行各业,发展几千万盟友,制定条款,违反就电击。
    条款包括抽烟,喝酒,上班偷懒,迟到,同性恋,婚前性行为,夫妻感情问题……
    只要是生活上有瑕疵的,一律抓来电击。
    这样国家在我的治理下,将会国泰民安,街上看不到一个小偷,政府不会出现腐败。
    就是省长来了,我都能给他治得服服帖帖的。
    ?
    但是送进去的人,真的都是有瑕疵的吗?
    有一个单亲妈妈,每天晚上都要搂着自己儿子睡觉。
    儿子20多岁了,交了女朋友。
    她很不满意,就把他送到了网戒中心。
    ?
    有个小女孩,被父亲多次强奸,要报案,被送进了网戒中心。
    出来后,她说她成了爸爸的性奴隶,不敢报案,不敢反抗。
    她爸爸常说:
    你不爱爸爸了吗?不爱了就把你送回去。
    ?
    网戒中心就像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这种恐惧一直笼罩着我们每一个人。
    不敢对爸妈说不,没有独立的人格和思想。
    就像行尸走肉一般,还不如马上死去。
    ?
    为什么出来爆料?
    我开网店,不是为了赚多少钱,只是想每天吃口饱饭就行。
    我害怕某一天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13号室黑床上。

    很多人说,网戒中心不是早就被关闭了吗?
    没有。很多渠道反馈,这个地方还在。
    只不过改了一个名字,很隐蔽。
    ?
    网戒中心表面和谐,实际上就是中国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已经有上千个孩子彻底失踪,人间蒸发。
    ?
    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我依然害怕杨永信猜到我是谁。 | 1432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5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smilingafsum
    • 来自:天涯-海外华人 前往来源
    • 【活跃181天 / 跨度380天】
    • 开贴:2017-11-03 13:25
    • 更新:2018-11-19 05:36
    • 阅读:160518 回复:3884 楼主:1503
    • 字数:约479千字
    • 图片:64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