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挣命

  • 首页
  • 上一页
  • 2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04-17 06:14
    香港老头儿包养的那个女子,很典型的女人,是能够让人产生欲望的,不过,她学习得很认真,心无旁骛的样子,面对这样专心的好学生,我教得也自然就更认真、更专心。
    有一次去她的住处辅导英语时,我把自行车锁在楼下的铁栏杆上,辅导之后坐电梯下来后,发现前后轮的气线、包括固定气线的螺丝盖儿都被拔掉了,估计是小区的保安给拔掉的
    只好推着自行车一步一步走。当时天色已晚,边走边找路边的自行车店,路过了两三家,都说没有全套的气线和固定气线的螺丝盖儿,只能更换前后车轮的内胎
    继续往前走,天越来城黑,离蔡屋围还有很远,怎么办呢?路边停着好多自行车,其中一辆自行车后面的行李架儿上有一个空箱子,我猜、我感觉这辆车的主人也许就住在附近吧,住在附近的人应该是很容易、很方便地修到车的
    我悄悄俯下身、把这辆自行车的前后全套气线都拧、拔了下来,然后迅速消失在夜幕中,并且在路过的下一个自行车店,打足了气儿
    对不起了!那时我更需要气线,感谢!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04-17 06:55
    还给一个小男孩儿和一个小女孩儿辅导过英语,小男孩儿的家很宽阔,他的妈妈至少比他的爸爸小20岁,在他家吃过一次饭,其中一个菜可能是叫“辣子鸡”,小男孩儿吃得津津有味儿,但我却一口也吃不下去,太辣了。他的爸爸还给了我一张月饼券儿,我拿着它,到指定地点领了一个金黄色铁盒儿的月饼,是莲蓉蛋黄馅儿的吧,领了月饼后,看到一个人正在撬我的自行车锁,一见我来,他赶紧跑了。
    小男孩儿的爸爸也预付了一次的辅导费用,可惜我后来突然离开深圳,没再来得及去他家辅导,也没给退费,他家也许是觉得我“携辅导费潜逃”了,有些对不住他家
    给那个小女孩儿辅导时,是在她妈妈的单位,也只是辅导了几次就停止了。
    离开深圳,是因为得知单位的“一把手”突然调离,我迅速往回赶,回到单位报道上班的第二天,单位的“一把手”就去往异地任职了。
    有些同事说:好险!幸亏你回来得及时!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04-17 07:30
    在深圳的三个月,对我的影响很大,无论是内心的震撼,还是同事对我的评述。内心的震撼是:世界很大、选择很多。同事对我的评述是:这是一个不安分的家伙。
    我的非常大的收获之一是:内心不像以前那么浮躁了,也更能珍惜眼前的节奏舒缓、人情味比较浓的生活。
    在深圳求职时,有一家叫做“…豫晁临…”的公司招聘行政助理,报名后,让交一笔钱,说是制作名片的钱,好像还有制作工作证的钱,于是就交了。
    然后就发给一盒名片,上班时,并没有给新员工分配办公室,而是大家站成队列,领导慷慨激昂地讲一番话,大家鼓掌,然后就由老员工带着新员工坐着公交车出发,工作内容是推销化妆品。
    我们几个新员工,跟着一位老员工,其实他也不老,只是在公司的年头儿相对长一些吧。
    那天,我们去了沙头角,走入一家综合性的商场,老员工向一名售货员推销化妆品,那个售货员真好看,五官无可挑剔(至少是在我看来),是很少见到的美人儿。她后来买还是没买,我忘了,只是记得她真的很惊艳。
    老员工喝光了水瓶里的水,奋力把水瓶往远处一掷,目光凝重而茫然地望着水瓶儿落地的位置,他很年轻,皮肤晒得很黑,是长久在外奔波所致吧。
    后来,我注意到,公司好像不断地有新人来应聘,而这些新人,无一例外地要交一笔钱,然后领到一盒制作成本很低的名片,再然后就是被领到外面推销化妆品。
    我向公司领导提出不干了,要求退钱,但公司领导很强硬地说:你可以随时走,但钱不给退。
    我不甘心,同时也想阻止他们继续这样做。第二天,我把折叠伞卷得紧紧的,外面用报纸包好,冷眼一看就是一个棒子,目的是让对方知道我是有所准备的。
    我守在公司所在楼层的电梯旁,一有人上来,我就问:你是不是来应聘的呀?如果对方回答是的,我就告诉Ta我的经历,于是,有的人就道谢并且直接转身坐电梯离开,但也有的人坚持去参加面试、坚持交钱。
    过了一会儿儿,公司领导怒不可遏地走过来责问我,并且让我去他的办公室,他把我交的钱(扣除了名片钱)使劲儿摔在桌子上,让我拿走。
    我拿着钱,拎着“棒子”离开了。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04-17 07:51
    在深圳的时候,也许是气候湿热的缘故吧,嘴角儿起了好多泡,以至于离开深圳好几年了,这些泡消弥后、所留下的黑斑还很明显。
    而且,在深圳期间,自己的火气很大,脾气也大了很多。记得有一次,在附近的农贸市场上,买的一袋儿酱,拿回住处,剪开后,发现是过了保质期的。立即下楼去退,但摊主拒绝退货,理由是:你已经把它剪开了。
    我很生气,立即无所畏惧地大声向过往的人们喊:大家看看他哈,卖过期的食品,还不给退。人们纷纷驻足看热闹,他有些害怕了,气急败坏地把钱扔给我,我拿了钱,理直气壮地走了。
    还有一次,在路边的彩砖上,逆行骑自行车,对面也有一个小伙子骑自行车带着一个人,相向而行,但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坐在他自行车后面的那个人的腿被我的自行车刮了一下。他俩马上下车,追上我,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但我毫不畏惧,目露凶光,盯着他们,问:想干啥?
    其中一个说:不干啥。拉着另一个人转身走了。
    也许是他们感受到了我的杀气,觉得不值得跟我拼命,于是选择退让吧。
    去年春季与父亲在北京给房顶儿换瓦时,我把一些旧瓦片什么的堆在了路边的一个低洼处,而那个地方正好是停放着一辆大客车。后来,车主找到我家,使劲儿敲院子的门,父亲隔着门问他什么事儿,他就问:你家是不是把瓦片儿什么的放在我车底下了?父亲不知情,自然否认。那个人就开始说不好听的,好像是说了一句“…胡说八道…”
    当时我在屋里,听到有人对父亲出言不逊,一股无名怒火冲了上来,抄起一把斧子,冲了出去,抓住那个人的肩膀问:你想干啥?我爸那么大岁数了,是你说的么?
    那个人不承认自己刚才说了粗话,要转身离开,我说你别走,说清楚再走,父亲让我放开他,我放开了他,他一溜烟消失了。
    也是那几天我一直没刮胡子,而且父亲天天训斥我、我正憋着一股火儿呢,那个人冷不丁儿地见到一个野人杀气腾腾地手持利斧冲过来了,自然吓得赶紧溜之大吉。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04-17 08:10
    在深圳期间,正好赶上自己过生日,但一直以来,自己对节日、纪念日什么的都非常非常淡漠,自己的生日自然也不例外。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那天有姐妹俩为我准备了生日蛋糕,请我到饭店生日晚餐,吹蜡烛,许愿,好像这是我至今为止最隆重的一次生日了。
    之后的休息日,又约我到小梅沙玩,在那边过了一夜,看海边日出,日出的一瞬间真的太美了,各种色彩交汇成一副绚烂的交响乐。
    其中的妹妹比我小两岁,第二天早晨,她的姐姐去附近的别处玩,我和她沿着“情人小径“往海里面走,坐在一块巨石上,望着远方的轮船,听着汽笛的声音,我的心突然间放空了,转过头来看她,她泪流满面,我劝她不要哭,并且说自己很可能会最终离开深圳。
    她是那样的很活泼、很惊喜的性格,而我喜欢沉静的女子。所以,在小梅沙期间,虽然她的姐姐经常刻意离开我们,创造我与她的妹妹共处的机会,但我只限于拉着她的手在海边散步。
    夜里的海水,黑森森的、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一浪又一浪地冲刷着海岸,无休无止,很可怖。大海,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悲情。
    我知道她的心,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儿,但在她面前,我只能装糊涂,这样才对她的伤害最小、最短。
    我离开深圳时,也是她们姐妹俩给我送行。
    她在深圳的一个海关工作,后来,若干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她和她的先生(好像还有他们的宝宝)的照片。祝福她!祝福她的姐姐!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04-17 09:11
    去深圳前,听说深圳有一些人是露宿街头的,但自己一直没有在深夜到街上逛过,一天晚上正好没什么事儿,而且也想看一看露宿街头是什么样子的情景。便下楼到附近转悠。
    蔡屋围距离荔枝公园,深圳大剧院、地王大厦都很近,应该是属于市中心吧。沿着荔枝公园东侧的马路东侧的彩砖路,往大剧院方向走时,令自己始料不及的一幕出现了:接二连三有女子过来问我:“打飞机么?”
    我当时不是很确切地知道什么是打飞机,但隐约觉得可能是那个意思,有些不好意思,但又更不好意思问对方打飞机是不是就是那个意思,就说不打不打
    请原谅我这样表述:一路走过去,路边的人像苍蝇一样地不断地、坚持不懈地问我打飞机么
    我当时有些晕,感觉进入了一个我所不熟悉的领地,但好奇心驱使我问其中的一个女子:多少钱?
    回答说:10块。我鬼使神差地给了她10块钱,正想跟她再说一句话,她低头拉我往旁边的大剧院附近的草坪上走,靠着树丛坐下后,说:你可以摸我。我听话地把手伸过去,感觉她的乳腺里好像有结节,要不要提醒她到医院检查一下呀?这时她的手也伸过来了,动作很紧张很粗鲁,让我感觉到一种被侵犯的痛,然后,她塞给我一块卫生纸,就消失了。
    我觉得心里空空落落的,回想起来,以前的一天中午,也是一个人在这个彩砖路上走着,对面远远走来一个长发飘飘、风姿绰约的女孩儿,走路很急,扭胯的幅度很大,很吸引我的注意力,在与我交错的一瞬间,她突然在我耳边轻声问了一句“做生意么?”。我一楞,赶紧回头儿,只见她仍然保持着刚才迷人扭胯的幅度继续往前走,我觉得自己是出现了幻觉,但后来仔细回想,并不是幻觉,她当时的确问了我这句话。
    事到如今,好后悔那个中午没有及时回应那个女孩儿,错过了大好机会。不过,吃一堑、长一智,一定不要路边打飞机。
    那晚没有回住处,而是心灰意冷地顺着草坪走,见到附近的一个花坛,在花坛的平台上睡了一夜,并不冷,算是亲身体验了露宿街头的滋味。
    作者:smilingafsum 时间:2018-04-18 01:49
    昨天下班后,感觉外面简直就是这边冬季的气温、甚至比冬季的气温还低。路过地铁口儿的那家墨西哥人的果蔬店时,买了一些香蕉,0.25元一磅,大多数香蕉的表面都有一些黑点点,但我挑选了两小束没有黑点点的香蕉。又买了一些桃子,0.50元一磅。继续往回走的路上,捡了一个黑色塑料箱儿,回到住处后一试,大小正好。因为我平时使用两个四方形儿的塑料盆儿,一个蓝的一个绿的,墨西哥生产的。正好可以侧放着塑料箱儿,把一个盆儿放在塑料箱儿里,另一个盆儿放在塑料箱儿上
    在墨西哥人果蔬店排队准备交款时,注意到后面的一位黑人大姐买了一片鱼,3美元一磅,是净鱼肉,没有骨头的,我想了一会儿,也买了一片,售货员给我一张卡片,上面写着“50号儿”,交款时,我注意到,收银员的身后有两个白色的塑料盒儿,一个上面写着“50号儿”,另一个上面写着“4号儿”,4号儿的那个是黑人大姐的。她问我是不是刚来米国,我说已经来了几个月了。她又问我从哪里来,我说从中国来的。
    把手中的卡片交给收银员,收银员从盒子里拿出一个小塑料袋儿交给我,里面是一片鱼肉,标价是1.50美元
    回到住处后,从冰箱的冷冻室里把早晨做的饭菜拿出来,放到楼上的卧室,然后就又去附近的超市买燕麦饼和酸奶、方便面。
    在去超市的路上,又路过一家墨西哥人的果蔬店,买了一些红薯,0.50元一磅,又买了一盒儿中等大小的鸡蛋,12个,2美元。在排队交款时,跟身边的一位女士说:天气太冷了。她说是呀,估计晚上可能下雨,说着她忽然把她的手指背儿往我的手上贴了一下,以表明她很冷,她的手的确是太凉了,有些像刚从冰箱里的冷藏室里拿出来的样子。我俩都开心地笑了。
    超市里的燕麦饼一袋儿是765克,2.50美元。固体酸奶一罐儿是1360克,6美元多。方便面一大包是425克,1美元,里面有5小包,每小包是85克,每小包里有一个调料包儿。又买了几包儿蜂蜜榨的向日葵籽儿,每包儿214克,1.50美元。
    去了两家超市,其中一家前段时间主动为我免费办理了会员卡。昨晚的另一家超市在收款时,也主动为我免费办理了会员卡。
    感觉这些食品的价格方面,换算成人民币的话,与国内的差不多吧。当然,所选购的上述食品,都是价格相对低一些的。也有价格明显比国内高好多的吧。
  • 首页
  • 上一页
  • 2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smilingafsum
    • 来自:天涯-海外华人 前往来源
    • 【活跃60天 / 跨度172天】
    • 开贴:2017-11-03 13:25
    • 更新:2018-04-25 12:15
    • 阅读:16658 回复:823 楼主:278
    • 字数:约139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