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灰色地带的见闻——记我从事进京劝访的那些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1 12:20
    去年年底,因为单位人事变动,我调离了岗位。

    这也就意味着,我脱离浸润了多年的综治工作的苦海!

    几天前,在娱乐板块里闲逛,发现有童鞋在八自己基层工作的经历,还引发了一些对正义的思考。其实,就我自身而言,在基层从事了8年的综治工作,体会最深的一点,就是越来越看不清孰正孰邪,只要不出事,就是硬道理。

    但是,“不出事”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对于我而言,却是要付出多少艰辛!

    从事基层综治工作,要面临的最大的难题,就是信访工作这个“天下第一难”,而信访工作中最难的部分,就是进京劝访!

    因为,去一趟北京,不仅要面对各类访民的刁难,还要承受领导的高压,更要面临随时被北京警方查扣的危险。

    哪怕你在地方上当再高的官儿,到了帝都脚下,都会变成蝼蚁!

    更可怕的是,一年下来,我要去好几趟北京,重复好几回那样的日子!

    我有家庭,有孩子,有年迈的父母,每次去北京,我都满怀愧疚,因为,我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陪伴和照顾他们!

    甚至,我还想过,万一上访户死赖在北京不肯回来,我是不是也得陪他们在遥远的京城,一直耗下去……

    曾经,我以为这种日子,将会无休无止!

    如今,我离开了,身心都得到了解脱,可回望以前那些日子,其中的酸甜苦辣,唯有冷暖自知!

    PS:这个帖子,只是记录自己的经历,其中不少敏感词汇,都会用字母代替。不过我尽量会绕开一些敏感的话题,如果哪天楼主被查水表了,这个帖子就自动弃楼,不再更新。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1 12:36
    几年前,仲夏,早上八点多,我还在上班的路上,就接到了领导的电话,要我去一趟北京,而且,立刻出发。

    这是我第一次进京。

    这次进京的任务,是把辖区内一名重点人员老潘安全带回。

    按照上访人员与劝访人员1比2的比例配备,这次与我一同前往的,还有一位工作人员,是老潘所在社区的治保主任。

    没有一丝耽搁,我立刻半路返回家里,简单收拾了行李,跟治保主任约好在机场碰面。

    机票是社区出钱买下的,因为飞机晚点的缘故,我们在机场候了两个多小时,才等来了登机的通知。

    我们坐了两个半小时的飞机,到达了帝都。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1 12:51
    领导之所以派我去,是因为老潘曾经是一名社区矫正人员,而我,恰好之前干过社区矫正,老潘正好是我的管辖对象。

    所谓社区矫正,简单点说,就是把那些不够资格进监狱的罪犯,交给司法局和基层政府,让他们在社会上服刑。

    从表面上看,他们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但,因为他们身份的特殊,会有许多严格的限制。

    比如,每个月要到基层司法所报道,接受工作人员的谈话,上交思想汇报;比如,每半年接受一次司法局组织的全员点验,除非你生病住院,或者家里有人去世了,否则,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能不来;又比如,外出必须请假,请假还必须司法所和派出所同时批准……

    而且,他们的言行,会受到严格控制,稍有出格,第一次警告,如若再犯,直接收监。

    所以,这些人,相对而言,没那么难管,因为有硬性规定摆在那里,没人会傻到去触碰那些底线。但是,他们当中真心觉得自己错了,能诚心悔过痛改前非的,我至今没遇见过。他们内心真实的想法,和交过来的思想汇报上面那些漂亮诚恳的字句,是大相径庭的。

    老潘就是其中一个。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1 13:15
    老潘是一名包工头,同时,他还经营了一家饭店。

    事就坏在那家饭店上。

    当时,一家私营企业的老板一状告到了街道领导那,说老潘家的饭店,有一部分面积侵犯了企业的占地。其实,那家私企的占地地界,各方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不过,最后街道还是将老潘的饭店的部分面积,定性了违章建筑,并实施了拆除。

    老潘心有不甘,仗着自己是街道办某副主任的亲戚,成天跑去闹,最后也没闹出个结果来。他便将目标转移到了那家私企的老板头上。

    打电话,写信,老潘动用了很多手段,甚至连划车、扎轮胎这些下作手段也用上了,逼迫对方出面给他一个说法。

    老板不堪其扰,答应跟他见面。就在双方见面那天,老潘叫上了自己一个弟兄,当着对方的面,扬言如果不赔偿给他相应的损失,就要绑架他的家人。那老板也不是吃素的,自然不受他威胁,双方僵持不下,剑拔弩张,吵到兴起时,那老板一激动,抢过老潘的手机,狠狠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正好被老潘抓住了把柄。

    他以手机摔坏为由,要老板给他赔偿金,领了这一笔钱后,又说手机没法修了要买新的,又跟对方要了一笔钱。买了新手机后,又声称自己有焦虑症,当时对方摔手机的动作吓着他了,害他犯了病,要对方给他医疗费用……

    前前后后,老潘以各种理由,要了对方差不多近两万元!

    私企老板终于不堪忍受,报了警。老潘被判敲诈勒索罪。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1 13:32
    老潘敲诈对方所用的言辞,基本都是假的,只有一点是真的。

    他的确有焦虑症。

    他的焦虑症,源于他的老婆。

    他的老婆大字不识,没什么文化,却又偏偏十分多疑。

    她经常以各种理由,怀疑老潘是不是在外面偷养姘头。其实,据我所知,老潘的确在外面有姘妇,而且,不止一个。

    面对小三插足,十个女人有十种不同的态度,只是这个女人,偏偏选择了最低等的一种,那就是,哭闹、哭闹、再哭闹……

    我跟这个女人接触过几次,她一旦哭闹起来,简直没法用语言形容。她可以在公众场合下跪打滚,可以呼天抢地,甚至,可以拽起一瓶农药,当场喝下去……当时,为了从她手中夺下那瓶农药,直接报废了我一条羽绒服!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她哭闹起来,她的听觉就自动封闭,任凭旁人怎么劝说,就是听不进去。

    这样一个女人,天天睡在老潘枕边,天天跟老潘吵闹,时间长了,老潘的神经终于崩溃了。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2 16:54
    也就是老潘被羁押在看守所期间,他的焦虑症被确诊了。

    进看守所那会,警方照例要对老潘进行教育和训诫,但老潘突然胸闷气短,头痛欲裂,民警怕出事,连忙联系医院,经诊断,老潘的确患有焦虑症,且有轻度的妄想症。

    正是因为这个病,老潘没在监狱服刑。没有任何看守所和监狱,敢关押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人。

    老潘在我这里,接受了5年的社区矫正。

    在矫正期间,他其实很乖。虽然有焦虑症,但他脑子不笨,知道自己是个罪犯,不听话就要收监,掂得出事情的分量。所以,对于我的工作,他非常配合,对我本人也是相当客气。

    可是,矫正期满之后,这家伙就开始不省心了。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2 17:08
    5年的矫正期,他表面上听话顺从,但内心从来没放下过自己的执念。

    他不仅要弄倒那个老板,还要搞一搞街道里的领导。

    从那个时候开始,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东奔西跑,跑完省里跑市里,找准机会还会跑去北京。他的目标就一个:要么还他土地,要么给他钱。

    这次,他之所以会去北京,据他所说,是因为他掌握了某领导官商勾结的证据。

    因为要避开他老婆,所以他隔三差五会去住酒店。

    就在他进京前一天,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他在酒店里看到那个老板跟街道某个领导坐在一起吃饭,两人腿上还各坐着一个美女。

    他偷偷摸摸拍下了照片,却被门口一个保安看见,保安要夺下他的手机,他死活不干,一怒之下,冲进了包厢,一边跟保安厮打,一边对领导和老板破口大骂……

    他的冲动,引来了更多的保安,他只有一米七不到的个子,双拳难敌四手,手机里的照片也被删掉了。

    但他并不甘心,当晚便买好了机票,携带一份上访材料,去了北京。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3 15:00
    这次任务顺利完成,但领导却并没给我们好脸色看,因为我们还是犯了一个错误——接老潘回来的时候,我们坐了飞机。

    我那会并不知道,接上访户回来,坐飞机、坐高铁商务舱,都是大忌!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领导们都有一个意识,让上访户坐飞机回来,等于是在优待他们、纵容他们。所以,没人敢让他们坐飞机回来,否则就是找骂的。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3 15:15
    第二次进京,我是一个人去的,要去接的人,也是我们辖区的一个上访户。

    这个上访户,是个十足的老访民,有十多年的进京史。她的大名,连省里都知道。

    她姓方,在私底下,我们都称他方奶奶。她其实年纪不大,叫她奶奶,是因为在我们眼里,上访户都是祖宗,都得供着。

    方奶奶曾经是一家国企的员工,当年还是车间主任。后来国企改制,需要裁撤员工,她的名字也被列进了裁员名单内。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3 15:21
    但方奶奶并不甘心下岗,他直接去找了国企董事长,声称自己掌握了某些高管偷税漏税的证据,如果要她下岗,她就把这些证据交给税务局。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4 09:44
    感谢各位跟帖,你们的回帖就是楼主的动力。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4 09:55
    继续。

    虽然方奶奶搞要挟这一套,但国企改制,员工下岗,都是时代潮流,就凭她一个人的能力,是不可能逆转的。

    她还是下岗了。

    之后,她真的把单位某些高管告到了税务局,税务局真的查了下来,有三名高管确实因为偷税漏税,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罚。

    而且,因为举报有功,方奶奶还受到了市政府的嘉奖,给了她一笔高额奖励费。

    也许这次举报成功,给了她很大的勇气和信心。此后,她再无顾忌,频繁给董事长发短信,要对方给她应得的股权。甚至,还说公司曾经答应分她一套房子,要对方把那套房子也一起给她。

    方奶奶说,她还掌握了大量公司制假售假的证据,若不满足她的条件,她还要到工商局去告。

    董事长不堪其扰,约她出来谈,见面地点在一个公园里。

    那天,到场的除了他们两人外,公司的财务和工会主席也被董事长叫来了。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4 10:04
    谈话的内容很简单,董事长的意思很明确,你要多少钱,有什么条件,一次性当面讲清楚,能满足的我们全满足你,就当是花钱送瘟神,打发你走算了。

    方奶奶的意思也很明确,要么给我股份,要么给我房子,否则,你们公司某些人,包括董事长你自己,就等着麻烦来找吧。

    最后,双方达成一致,公司方出一大笔钱给她,她承诺不再闹,不再提出任何新的条件。

    三天后,方奶奶拿到了钱。可她并不知道,她已经着了董事长的道儿,三年的牢狱之灾,正在等着她。

    她并不知道,那天公园里的谈话,早就被董事长身边的财务,悄悄给录了音。

    这份录音,加上方奶奶亲自写的收条,足以满足构成敲诈勒索罪的要件。

    两天后,警察上门,铐走了正准备做饭的方奶奶。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4 10:16
    最终,经过审理,方奶奶以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两年后,因为狱中表现出色,方奶奶被提前释放。

    据她本人所说,监狱里的人,无论牢友还是狱警,都知道她是被冤枉的,大家都很尊敬她。所以,在监狱里这两年,她过得并没那么艰难。

    方奶奶是个相当执着的人,自从进监狱开始,就想着要翻案,还要弄倒那个董事长。

    出狱后,她便开始进京上访。从2004年开始,一直到2010年,整整6年,她每年少则去5、6趟,多则10趟以上,她的目的就一个,翻案,弄倒那些害她入狱的人。

    作者:隐匿的笔者 时间:2018-02-14 10:38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隐匿的笔者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24天 / 跨度65天】
    • 开贴:2018-02-11 12:20
    • 更新:2018-04-17 16:56
    • 阅读:63916 回复:774 楼主:159
    • 字数:约4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八卦灰色地带的见闻——记我从事进京劝访的那些年 隐匿的笔者 2018-04-17 16:56 615/159 24/65
    情感股市!偷情的灰色地带29图 摩纳哥刘备 2015-03-27 16:55 1000/392 112/164
    舞文详细记录从事特殊群体女孩们的灰色生活! 印象思绪 2011-08-29 12:54 1062/298 63/530
    经济旁门左道 深聊灰色地带里的第一桶金6图 唐纳蜀黍 2012-12-11 21:57 1061/156 24/131
    舞文灰色地带——浪子传说 救命的鸽子2 2016-08-04 17:11 646/268 177/1249
    八卦人物脸谱化一点,生活娱乐化一点——记我的那些70后朋友们[已扎口] canjian263 2010-12-28 11:05 398/310 61/84
    舞文灰色地带——一个混混的血泪史1图 救命的鸽子2 2014-08-31 17:23 184/186 86/787
    情感记我实习期间的那段荒唐岁月~~~ 绕指安生 2015-05-12 08:12 86/234 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