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挣扎》-艾月魂长篇小说【续载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7-05-11 22:06
    第1章 无奈的选择

    1990年8月的最后一天。周峰将铺盖卷放上大哥那辆旧自行车的后座。
    瑟瑟的晨风,拍打着周峰和大哥的背影,将两人一直推推搡搡送进绿原县二运汽车站的院子,才顺着车站门前那条破烂不堪的街道,呼呼喘息着,走了。
    “哥,你回去吧!一会儿乘务来了,会帮我把铺盖放到车顶上的。这会儿,也到了出摊儿的时间了,你忙去吧!”周峰脸上荡漾起微笑。
    “好,我走了!”大哥的脸颊仍然被愁绪笼罩,没多说一句话,推动自行车,转过身,骑上去,使劲儿踩着脚踏,头也没回地离开了二运汽车站的院子,再次投进飒飒的晨风中。
    周峰要去的地方,是距绿原县城120多里的青山乡。
    青山乡,是离绿原县城最远的一个乡。地处县城西北角,背靠大山。两天才有一趟班车经过。由于地方偏僻,环境恶劣,被绿原人戏称为“西伯利亚”。
    周峰去青山乡,是要开始他人生中一段新的旅程。
    班车清晨七点,从二运汽车站准时出发。在满目苍凉的秋色中,走走停停,一路向西。
    九点十七分左右,青山乡那条由沙石铺成的乡街,展开尘土飞扬的胸怀,将周峰拥进它的臂弯。用一双热情洋溢的大手,将几把尘土撒在周峰身上,作为见面礼,让他瞬间变成灰头土脸。
    两个多小时的行程,周峰虽然一直注目着窗外的田野风光,但没有一片风景流入他阴郁的眼神。
    (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7-05-20 10:44
    当班车在青山乡那条不足一百米的砂石街道停下,周峰才不得不拂开纷乱的思绪,面对眼前的现实。街道两侧,有二十多家店铺。街上冷冷清清,只有零星几个人,在街面上走动。
    乘务从车顶找到装周峰铺盖卷那条麻袋,扔下来。周峰把沉重的麻袋提到离班车最近那个小卖铺门口,进去打问青山乡中学的方位。
    一条一丈宽的土路,通到学校,离班车停的地方还有三里地,
    尽管不一会儿就有一股小风刮过,但太阳已经跑到了半天空,气温也随之升高了,周峰背着沉重的麻袋,走了不到一百米,就汗流浃背了。
    路上不断有人经过,骑自行车的,走着的,赶驴车、马车、骡车的,偶尔也有骑摩托车,开小四轮拖拉机的。
    这天是学校开学报名的日子,路上行人多半儿为学生,还有很大一部分是送学生的家长。
    这些学生和家长,也有不少带行李的,但他们的行李不是绑在自行车后架上,就是驮在驴车、马车、牛车、摩托车、拖拉机上。
    只有周峰一个人,背在自己的肩背上。
    所以,周峰在这些行人中,显得很特别,很惹眼。几乎所有经过周峰身边儿的人,都忍不住稀奇地回头看周峰几眼,发现不认识,又扭头走开。没有一个学生和家长,主动帮周峰抬一下他那个装行李的麻袋。
    长时间没下雨,路面积了很厚一层浮土,经过的一辆摩托车,卷起一股龙卷风似的黄尘,把周峰立刻弄成了一头刚在土里打完滚儿的驴。
    这一百米路,不仅使周峰浑身冒汗,而且头上,脸上,衣服上,都蒙了一层灰土;嗓子眼儿,也有股尘土味儿,久久不散。
    (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7-05-24 10:26

    周峰很想喝口水,可是,忘了带,只能忍着。
    失落的情绪,沉重的麻袋,尘土飞扬的路面,狼狈的形象,干渴的咽喉,使周峰心情异常颓败;那时,周峰感觉自己像堆被人随意丢弃的垃圾!
    一路上,周峰好几次想找条地缝钻进去;有一刻,周峰甚至想转身回去,再不来这个鬼地方。
    就在周峰走到快二百米,又一次停下休息,抬手抹汗时,从身边经过的一辆马车上跳下一个六十来岁的老汉。“吁!”一声,勒住缰绳,冲周峰笑着问:“后生,是中学的学生吧?把麻袋放在我车上,我正要到中学送东西,”
    这句话,仿佛一股清凉的泉水,突然流进周峰干渴的喉咙,令周峰浑身一振:“大爷,谢谢你啊!”周峰一边道谢,一边欣喜地将麻袋提起来,放到马车上。
    那一刻,周峰心里感到一种突然降临的解脱,鼻孔酸涩,咽了几口发苦的口水,没让眼泪喷涌而出。
    马车上,驮着几袋粮,两卷铺盖。
    “大爷,你是送学生的家长吧?”周峰主动和老汉搭讪。
    “是了,我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在中学念书,每学期开学,都得给他们送趟东西;上来吧,我坐这边儿,你坐那边儿;你是哪个年级的?”老汉招呼周峰坐上车,吆喝一声马,扭头问。
    “我不是学生,我是今年大学毕业,新分配到这儿的老师。”周峰马上向老汉说明。
    “是老师呀!长这么年轻!我以为是学生呢?家是哪的?”老汉摆动缰绳,操控着那匹身材高大的综红马。
    (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7-05-25 10:30
    “县城的。”回答这三个字时,周峰心里又涌起伤感的情绪。
    “县城的,咋分到我们这儿来啦?我们这儿,多少年来,只听说,七八年前,从县城分来个叫马云杰的,两年前调回县里的学校去了,现在还当了什么主任;除了他,你是第二个从县里分来的大学生呀!”老汉扭头望了周峰一眼,回忆地说。显然,他对青山乡中学的情况比较了解。
    “是吗?以前还分来一个呀?我以为我是第一个呢!”从老汉这句话里,周峰似乎找到一丝安慰和希望。
    “反正,我再没听说过其他人;这里环境不像县城!你来这儿,可要吃点苦啦!不过,教书咋也比农民种地强的多!先教着吧,以后有机会,也和马云杰一样,再想办法往城里调吧!”老汉似乎体会到了周峰的伤感,这样安慰道。
    “等以后再说吧!你在哪儿住呀?”周峰不想让老汉总问他的事儿,有意引开话题。
    “红峰的。”
    “红峰在哪儿?离这儿远吗?”
    “北面,离山最近那个大队,有二十来里地吧;你顺我手指的方向看,就那个山头下面,那个山头比周围山头都红一些?看到了吗?”
    “看到了,就那个顶比两边儿都矮一些的山头,对吧?”
    “我们就在那座山前面住,你当了师,我们村的娃,肯定有你教的,礼拜天,不回家,让他们带你去,去了,上我那儿,我给你做好吃的,到了我们村,你就打问赵满喜,一问,大家都知道我。”
    (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7-05-27 13:40

    “行,到时候,我一定去看你!你这两个孙子,念初一,还是初二呀?”
    周峰和老汉一路拉着话,顺土路,拐了几个弯儿,来到一个红砖围起来的大院儿。
    学校门口挂着一个白底红字,油漆剥落,字迹模糊的牌,上面写着:绿原县青山乡中学。
    生锈的铁大门敞开着,校园里的喇叭,正播运动员进行曲。学生、家长、老师在校园里来往穿梭,一片忙乱。几排高大的柳树和杨树,表明校园建成的年份已经不短。
    校门北面,有排红砖房,每间房门上订块儿白底红字的小牌儿,是办公室。
    校门南面,四排教室。两排是崭新的红砖房;两排是下半截蓝砖,上半截土坯的旧房。
    “满喜哥又来送孙子啦!你这个孙子我咋没见过?”老汉把马车赶到办公室前,还没停下,办公室门口站的一个男老师就向老汉打招呼。
    那男老师满脸横肉,小眼睛,短发不足一寸,外貌酷似古代的刽子手;口里叨根自卷的喇叭筒,喷着烟雾,笑眯眯打量着周峰。
    “马四,又开学啦?这回,我除了送孙子,还给你们送来一个老师!看见没?这就是今年从县城新分配到咱们学校的老师;楞那儿干甚!还不快点儿过来帮新来的老师把铺盖拿回去!”老汉向那样子凶悍的老师挥舞着手里的马鞭。
    “你就是周峰?”马四向马车跟前走来,从马四身后办公室里,立刻拥出二男一女,口里说着:“新分配的老师来了,看看新分配的老师。”
    (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7-05-28 09:02

    “我是周峰,你是马老师?你咋知道我名字的?”周峰主动向马四伸出手,与他那只有力的大手握了一下。
    “早听说今年从县里分来个叫周峰的老师,今天早晨,我们还一块儿谈论,到现在还没来报到,估计不来了!每年开学都说有新老师分过来,每年都没见来报到的;我们都以为今年和往年一样,又只是个传说,没想到你又来啦!走,先把铺盖放我办公室,我领你见校长去。”
    周峰听了马四那句“每年开学都说有新老师分过来,每年都没见来报到的”,心里不由再次对自己这种毫无反抗,就前来报到的妥协,哀伤起来。
    周峰和老汉告了别,跟马四一块儿把铺盖舁进办公室,放到办公室一张空床上。
    “马四,我看小周就是和你一个办公室办公啦!你们办公室,办公桌空着一个,床也空着一个。”后面跟进的一位男老师插话。
    这位,瘦高个,眼睛大而圆,头发挺长,梳的纹丝不乱,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喜来,你还真说对啦,再找这么好个地方,真没有!走,小周,咱们找校长去。”
    此时,门口已聚了六七位教师,从门口和窗玻璃向里看,都想看看传说中这位新分配的老师,究竟长什么样儿。
    “让开!让开!好人不把当门道!”马四对挡在门口的老师大声吆喝;他分明是把当地一句常用语“好狗不把当门道”有意改造了一下。
    (本章完,共3226字)
    (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7-05-29 16:16
    第2章 最初的感受
    “马四,你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咋说话呢!不会说话,找块膏药把嘴贴上,不要一张嘴,熏得人跟前都挨不过去!”
    “马四,你不就给新老师提了一下铺盖么,至于这么激动,满嘴喷粪!”
    马四在几个女老师语言反击中经过门口,胳膊和后背被捅了几拳;屁股和后腿上,也挨了几脚。
    马四缩了缩身,加快脚步,狼狈地从门口那群老师中间穿过,回头笑着对周峰说:“这帮老婆,跟群母夜叉一样!”
    话被后面女老师听到,又招来一片笑骂。
    校长办公室在最东边儿。门敞开着。里面坐位看上去,差不多有五十岁的男人,光滑的头顶飘着几根像被火烤焦的黄毛,后脑勺披挂了一圈儿黑黄相间的短发。
    这个男人,就是青山乡中学的校长刘启明,实际年龄,其实只有四十一岁,只是人长得有点儿着急,导致整个人看上去,差不多要比真实年龄老十岁左右。
    正有几个家长,围在刘启明跟前,和他说着什么。
    “刘校长,这就是今年新分配到咱们学校的那个老师,周峰。”马四走到刘启明跟前,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
    刘启明扭回头,看到站在身后的周峰;站起身,满脸堆笑地向周峰伸出手:“欢迎,欢迎,我正还思谋到学区一趟,让他们跟教育局问问,你究竟来还是不来;来了就好,你先坐沙发上等会儿,我和他们把话说完。”
    (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7-05-30 08:52

    周峰握了握刘启明伸过来的手:“你先忙,我等会儿。”从口袋里掏出盒烟,给刘启明递了一根,又给马四递了一根。
    马四从刘启明桌上拿起火柴,先给刘启明点上,然后才给周峰和自己点。
    马四吐出嘴里的烟雾,闪烁着贼亮的小眼睛对周峰说:“你就先坐沙发上等会儿吧,我先回办公室了。”

    周峰把马四送出刘启明的办公室,回来,坐进墙边儿那个三人沙发里,一边儿抽烟,一边儿等刘启明忙完他的事儿。
    周峰抽完两根烟,刘启明跟前还有一个家长;这时,又进来一个年龄二十四五,矮胖,大眼睛,戴眼镜的男老师,和刘校长商议老师们这学期课程分配的事儿。
    当刘启明得知初一还差一个数学老师时,扭头问周峰:“小周,你学什么专业的?”
    “历史。”周峰立刻回道。
    “历史谁都能代,干脆,你教初一数学吧。”刘启明翻着一双薄薄的眼皮,吐了口烟,决断道。
    “我学历史的,教数学,怕教不了?专业也不对口。”周峰宛转地提醒他,心里对他这种随意的安排很不满意。
    “你是个大学毕业生!连初一数学也教不了!瞎扯!行,就这样定了!周峰,教初一(1)班(2)班数学课。” 刘启明没给周峰留任何商量的余地,武断地做了最后决定。
    “周峰是不是连初一(1)班的班主任也兼上?”矮胖老师乘机又建议;听了这句话,周峰恨得牙根发痒!心想:“这小子纯粹落井下石!”忍不住想跳起来,抽他一个大嘴巴。
    (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7-05-31 17:20

    “小周,你再当个班主任吧?”刘启明又用商量的口气跟周峰说。
    “我刚上班,没当过,我行吗?”周峰再次宛言推辞。
    “我看行!初一的小娃娃,好管!再说,你又是男的,住校,有时间,有精力,没问题,就这么定了!二平,就这么写上吧。”刘启明又用不容置辩的口气做了决定。
    那时,周峰才听出,刘启明前面那种跟他商量的口气,只不过是他做决定的一个说话程序;而并不是真的在征求周峰的意见。
    “那我就写上了,周峰,当初一(1)班主任,任初一(1)(2)班的数学课。”矮胖老师一边儿在笔记本上写,一边嘴里念叨。周峰感觉他的语气里有股幸灾乐祸的味道。
    “小周,这是李二平,是咱们中学的教务主任,课程上有什么问题,以后你就找他。”刘启明给周峰递了根烟,向周峰介绍;脸上明显有种完成一件大事儿后的轻松。
    周峰给刘启明点着烟。刘启明吐出口里那团烟雾,扭头对李二平吩咐:“二平,你一会儿把小周领到你那儿,把课给他交代一下。”
    “行。”李二平继续在笔记本上写字。刘启明又转回身,和那最后一个家长拉话。
    周峰看刘启明没给李二平递烟,以为忘了;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烟,抽出一根递向李二平:“李主任,抽只烟。”
    李二平抬头笑眯眯看了周峰一眼:“我从来也不抽烟。享受不了。”
    周峰只好把烟重新装回盒,放进口袋。
    (待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艾月魂A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23天 / 跨度423天】
    • 开贴:2017-05-11 22:06
    • 更新:2018-07-09 13:03
    • 阅读:3306 回复:367 楼主:294
    • 字数:约17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