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挣扎》-艾月魂长篇小说【续载中】

  • 首页
  • 上一页
  • 2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8-04-08 09:30
    “睡下也得把他闹起来!爷还没睡,他就先睡了!不行!”马存贵说完,改变了行走路线,由办公室门口拐向了学校大门。
    醉酒人的思维,有时很难让人预料!但往往是你越不想让他做的事儿,他偏去做。
    周峰立刻跟过去,想拽住马存贵,但他一把将周峰甩开,几步跑出学校大门,跌跌撞撞顺着校墙,向前面去了。
    张强胜的家,就在校园前墙外,据说是中学改造校舍时,一块儿建起来的,产权归中学。刘启明家的房子,和张强胜家的,属于一种性质。后来,他们各自花三千块钱,从中学购为私有。
    两家的房屋结构相同,进屋一个大客厅,东边儿一个里外间儿的卧室,西边儿前面一个小卧室,后面一个厨房。总面积,大约一百二十平米左右。外面圈了大约四百平米的院子,分别盖了四五间南房。
    他们的住房面积,是校园后墙外那几家,刘永河、李俊、高根柱等的四五倍。
    周峰也喝多了酒,腿脚发软,马存贵在前面急走,周峰也懒得追。马存贵走到张强胜家大门口时,周峰离他还差六七十米远。
    张强胜家的狗,早听到马存贵的动静,狂躁地吼着!
    马存贵“啪啪啪”的拍门声,在晚上显得特别响。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等周峰离马存贵还有十来米时,听到张强胜家院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在外面敲门了?”
    “嫂子,开一下门,我找强胜哥有点儿事儿!”马存贵用口齿不清的声音吼着,可能嘴张的大,被风呛着了,接着连咳了几声。
    (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8-04-09 08:50
    “睡下也得把他闹起来!爷还没睡,他就先睡了!不行!”马存贵说完,改变了行走路线,由办公室门口拐向了学校大门。
    醉酒人的思维,有时很难让人预料!但往往是你越不想让他做的事儿,他偏去做。
    周峰立刻跟过去,想拽住马存贵,但他一把将周峰甩开,几步跑出学校大门,跌跌撞撞顺着校墙,向前面去了。
    张强胜的家,就在校园前墙外,据说是中学改造校舍时,一块儿建起来的,产权归中学。刘启明家的房子,和张强胜家的,属于一种性质。后来,他们各自花三千块钱,从中学购为私有。
    两家的房屋结构相同,进屋一个大客厅,东边儿一个里外间儿的卧室,西边儿前面一个小卧室,后面一个厨房。总面积,大约一百二十平米左右。外面圈了大约四百平米的院子,分别盖了四五间南房。
    他们的住房面积,是校园后墙外那几家,刘永河、李俊、高根柱等的四五倍。
    周峰也喝多了酒,腿脚发软,马存贵在前面急走,周峰也懒得追。马存贵走到张强胜家大门口时,周峰离他还差六七十米远。
    张强胜家的狗,早听到马存贵的动静,狂躁地吼着!
    马存贵“啪啪啪”的拍门声,在晚上显得特别响。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等周峰离马存贵还有十来米时,听到张强胜家院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在外面敲门了?”
    “嫂子,开一下门,我找强胜哥有点儿事儿!”马存贵用口齿不清的声音吼着,可能嘴张的大,被风呛着了,接着连咳了几声。
    (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8-04-14 09:33
    “你是谁呀?”女人的声音离大门近了些。
    “我是存贵,嫂子,你咋连兄弟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我强胜哥还没睡吧?”马存贵把肩膀摇晃着,撞靠在门板上。
    “他出门办事儿去了,下午走的,明后天才能回来了!你找他有甚事儿了?他回来我告诉他。”女人的声音回道。
    “也没甚事儿,就是时间长了,没见强胜哥哥了,想和他说说话。”马存贵用他吐字不清的声音解释道。
    “等他回来,你再过来和他说吧,今天,天太晚了!他也没在家,嫂子就不放你进来了。”女人说。
    “嫂子,你早点儿睡吧,这么冷的天,把你叫出来,真不好意思!我走了。”马存贵说完,离开院门,摇晃着往回走。
    很快,听到院儿里一声沉重的关门声,显然,女人回屋了。
    “张强胜那头驴,他肯定在家,躲着不见他老子!我操他祖宗!”马存贵一边儿往校园走,一边儿气哼哼地骂。
    “他老婆刚才不是跟你说,他出门不在家嘛!”周峰插嘴道。
    “这是他惯用的伎俩!他知道我喝多了,找他,就是来操他祖宗的,他躲着不敢见我,拿他老婆做挡箭牌!不信你明天一大早站在他家大门上,肯定能把他拦在门口!100块钱,咱俩打赌,你敢不?”马存贵怨气十足地跟周峰吼。
    (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8-04-15 19:10
    100块,是周峰一个半月的工资;是马存贵两个半月的工资。敢下这么大的赌金,说明马存贵至少也有九分以上的把握。周峰刚来这学校还不到一学期,马存贵已在这儿干了十来年,情况自然熟得多,所以,周峰不敢和他应赌。而且,周峰也相信,这赌马存贵多半儿会赢。
    到张强胜家睡觉的事儿夭折了!往回走时,马存贵把张强胜骂了一路。走到学校大门,远远望到刘启明家的房子,顺便又骂了刘启明几句。
    一进校园,马存贵就目标明确地走向他自己办公室的前面,他那辆破自行车。
    “就放那儿吧,没人偷你那辆破自行车!赶快回来睡觉!别折腾了!”周峰冲要推自行车的马存贵说。
    “我今天必须得回去!”马存贵驴脾气又上来了,推起自行车就往校园外走,刚走五六步,脚下一软,就扑倒在自行车上。
    周峰跑了几步,抢到马存贵跟前,一把将他拉起来,就往办公室拽。
    马存贵甩开周峰,返到自行车前,用脚使劲儿踹着说:“你今天不让我回去,我就把它踹烂,你信不信!”
    那是马存贵家唯一的自行车,踹烂了,他明天还得到街面花钱修!本来他就挣钱不多,再把自行车搞烂,还得破费一笔,周峰看了,心里很是不忍。
    “好好好!我放你走,你别踹了!”周峰刚说完,马存贵立刻就不踹了,比听了圣旨都灵。
    “真的?”他问,用一种不信任的目光盯着周峰。
    (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8-04-17 19:51
    “真的!”周峰冷冷地望着马存贵:“我看你小子就是一头驴,一句人话都听不进去!跟我回来!看你穿那点儿衣服,就这么走,非冻死在半路不可!把我的棉大衣和帽子、手套戴上。”
    马存贵穿着一件黑呢子半大衣,两副白线手套,一个他老婆织的黑毛线帽子。这套装备,白天走路还行,像这种大雪纷飞的深夜,根本不抗寒。如果半路摔倒,睡在雪地里,用不了三四个小时,肯定能把他冻成冰棍。
    周峰有一套军用棉大衣,棉手套和棉帽子。马存贵进屋后,周峰把军大衣帮他套在黑呢子半大衣上,棉帽子扣在他的毛线帽子上,再放下护脸,在下巴下边儿系紧带儿。最后,将无指棉手套的带儿搭挂在马存贵肩膀上,手套套在他的线手套上。这样,周峰才放心地把马存贵放走了。
    送走马存贵,周峰回到办公室,在火炉里加了几块儿碳,熄掉灯,钻进了被窝,开始睡觉。
    室内外温差大,炉火被吸得呼呼响,火苗在炉盖下激动不已地窜动,屋里闪烁着炉火跳跃的光芒。
    (本章完,共3047字)(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8-04-20 16:52
    《习惯挣扎》目录:
    第1章 无奈的选择
    第2章 最初的感受
    第3章 与杨柳的冲突
    第4章 苦口婆心的劝说
    第5章 总务主任杨东方
    第6章 生活就这么现实
    第7章 办公室像市场
    第8章 王燕的隐秘生活
    第9章 英勇献身的刘永河
    第10章 学区片长张强胜
    第11章 复杂多变的关系
    第12章 愤怒的宣泄
    第13章 周峰的新邻居
    第14章 人生无常的变化
    第15章 难料的事态
    第16章 王云惹下祸
    第17章 杨柳的秘密
    第18章 开导王云
    第19章 李娟的故事
    第20章 马文华的异常
    第21章 被杨丽缠上身
    第22章 夜晚奇遇女鬼
    第23章 被逼走的夫妻
    第24章 散伙的鸳鸯
    第25章 陈永驻的花样人生
    第26章 意外的消息
    第27章 逍遥活神仙
    第28章 吕霞的家事
    第29章 杨柳的办公室
    第30章 马四偷猪肉
    第31章 无聊的时光
    第32章 盼望已久的来信
    第33章 澎湃的心绪
    第34章 马存贵醉闹
    第35章 拣回来的命
    ……
    (待续)
    作者:艾月魂A 时间:2018-04-24 10:50
    第35章拣回来的命
    尽管周峰捂紧被子,还是感觉阵阵寒意从被子外边儿渗进来;虽然借助酒精的帮助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但睡得很不安稳。
    睡梦中,突然一声大响,把周峰惊醒,立刻感觉寒气扑面而来,仿佛被人一下子扔进冰冷的河水。猛睁眼,看到门大敞着,外面的寒风正争先恐后往屋里钻。
    同时,在炉火光的明中,看到门口地上爬着一个黑呼呼的人影,正低沉地哼哼着,胳膊向前探,身体做出一副努力向屋里蠕动的状态。
    “谁呀!”周峰大声问。
    “小周,救救我!”马存贵的声音,好像从水里传出来一样沉闷。
    “咋啦?”周峰惊坐起来,他首先想到的是,马存贵被人用刀捅了。
    “我快死了!”马存贵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头扑在地面,再不说话。
    周峰赶快穿好衣服,走到门口,按下开关。灯光下,马存贵脸贴在门槛,紧闭双眼,一动不动地爬着;浑身上下,除了土,就是雪。
    周峰不再问话,提着马存贵的衣服,将他翻转过来,看了看,还好,没有血,心里一块儿石头才算落了地。同时,周峰也立刻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儿。
    “别给老子在这儿装死了,赶快起来!一屋子暖气,全让你小子放跑了!”周峰抬脚在马存贵身上轻轻踢了一下。
    “我动不了,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马存贵用细若游丝的声音回道。
    周峰见马存贵赖在地上不起,立刻果断地弯下腰,一把提住他的衣服,把他拖进屋,将门关上,把冷空气阻挡在门外。
    (待续)
  • 首页
  • 上一页
  • 2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艾月魂A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23天 / 跨度423天】
    • 开贴:2017-05-11 22:06
    • 更新:2018-07-09 13:03
    • 阅读:3306 回复:367 楼主:294
    • 字数:约17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