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龙级.首发)东野圭吾式七宗罪——致敬东野创作史的7个故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葵田谷 时间:2018-01-02 23:42
    编者按:《东野圭吾式七宗罪——致敬东野创作史的7个故事》是一本奇特的小说集。笔者选择了日本推理天王东野圭吾从1985年凭《放学后》出道,至2006年凭《嫌疑人X的献身》取得“三冠王”,最为黄金的20年创作生涯中的7部代表性作品,以一种独特的投射方式,构造7个中国本土推理故事。7个故事与东野不同创作时期的7本小说遥相呼应,或具有一致的叙事结构、或共享趋同的思想主旨、或形成相映成趣的细节对碰,或干脆“将读者对原作的先入为主变成诡计”,解构力和想象力到达让人惊叹的极致。

    作者自述:一年前,一个编辑朋友建议我写几个以致敬东野为噱头的推理故事。我说,虽然我也想沽名钓誉,但是靠山寨发家的事情还是不屑干的。那个朋友回答道,这就是不找别人,找你做这个项目的原因。别人会把致敬弄成山寨,把二次创作弄成抄袭,但是你不会。因为你这个人够自律,吃鸡都要吐皮。虽然他这么说,但我依旧心里打鼓。致敬和山寨、二次创作和抄袭的边界是什么呢?致敬和二次创作的真正价值又是什么?我一直追问自己问题的答案,直至写出第一个故事。
    这是一个实践的问题。所以,如果你也对这个问题感兴趣,就请将拙作翻开一读好了。我唯一能向你保证的一点是,那些作为悬疑小说的核心部件,版权唯我所有,而且必定让你惊喜。

    目前,小说集已完成前5本,最后2本正在搬砖。集齐7本会召唤神龙计划出版。在此之前,我会在天涯一直连载,请大家不吝鼓励和批评。喜欢的话,也请奔走相告,葵田谷谢过。

    一楼祭目录。

    东野圭吾式七宗罪
    ——致敬东野创作史的7个故事


    1.【1985年】放学后——谜样的青春

    2.【1990年】假面山庄杀人事件——新经典暴风雪山庄

    3.【1995年】平行世界·爱情故事——结构与错位

    4.【1996年】恶意——动机杀人

    5.【1998年】秘密——私密的感情

    6.【1999年】白夜行——人性之罪

    7.【2005年】嫌疑人X的献身——极致的骗局

    (我不打算按顺序连载,首先想请大家拍砖的故事是这个——)

    作者:葵田谷 时间:2018-01-02 23:47
    第4个故事
    恶 意
    ——动机杀人

    目 录

    事件之章
    丈夫的证词

    疑惑之章
    警察的调查手记

    解决之章
    丈夫的陈述

    探究之章
    警察的调查手记

    告白之章
    丈夫的自白书

    过去之章(一)
    警察的调查手记

    过去之章(二)
    认识他们的人的证词

    真相之章
    丈夫和警察的对答

    故事简介
    人气女作家在家中死于非命,凶手很快落网,对罪行供认不讳,但求速死,却对作案动机语焉不详。他当真是罪犯?他究竟为何杀人?在彻查被害人与凶手的过去之后,警官面对案情、手法均平淡无奇的事实,却发现隐藏在杀人动机背后、令人不寒而栗的恶意呼之欲出……

    故事导读
    对应作品:东野圭吾《恶意》,1996年出版。
    致敬点:
    1.叙事架构相同,标题一致。
    2.故事趣味点一致:凶手开篇就被抓,故事的焦点在于犯罪动机。
    3.思想主旨一致:爱与恨的复杂性,有时甚至会发生互换。
    4.大量细节的对照,包括人物身份、诡计载体、语言描述等。
    作者:葵田谷 时间:2018-01-02 23:51
    作者:葵田谷 时间:2018-01-03 00:17
    走过路过请留言,明天续更。
    作者:葵田谷 时间:2018-01-03 20:06
    @青楼粉丝 2018-01-03 14:50:31
    我看过韩版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确实经典。很期待楼主作品。
    -----------------------------
    嘻嘻,努力做到不毁经典
    作者:葵田谷 时间:2018-01-03 20:07
    开更
    作者:葵田谷 时间:2018-01-03 20:10
    疑惑之章
    警察的调查手记

    虽然警察应当依靠证据进行判断,但是老实说,我有强烈直觉,死者的丈夫就是凶手。
    他的证词很暧昧,言行也有诸多不自然的地方。抛开这些不说,还有好几个疑点能够支持我的观点。
    根据解剖的结果,死者朱凤儿死于4月16日下午5点至6点之间,因为尸体很快被发现,死亡时间应该无容置疑。死因是机械性窒息,考虑到尸体被发现时脖子上缠着一条电源线,而且脖子的皮肤有和那条电源线纹理相吻合的勒痕,凶器也可以确定无疑。另外,根据皮肤和内脏的窒息征象显著,而颈动脉内膜横行裂伤不明显,颈部索沟也没有“提空”现象等因素判断,基本可以排除死者自缢身亡的可能性。也就是说,这是一宗谋杀案。
    事后证明,凶器是死者工作用的戴尔笔记本电脑的电源线。那台笔记本电脑摔在死者脚边,液晶显示屏有龟裂的痕迹,另外,键盘的边缘有血迹。死者的左额角曾受到介乎锐器和钝器之间的物体重击,流了很多血。合理的判断是,凶手举起手提电脑砸伤死者,然后顺手用电脑的电源线把死者勒死。
    使用手提电脑作为凶器,未免太欠考虑。如此看来,此案可以推断为突发、临时起意的谋杀。
    另一件可以确定的事情是,死者家的门上了锁,因为死者丈夫没有带钥匙,赶到现场的警员必须破门而入。同时,在死者倒毙房间的窗台上,发现了一些泥污。死者家在6楼,如果有人身手足够灵活,沿着水管一路爬上来,然后从窗台钻进房间,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一种可能的场景是:案犯从外面偷偷闯入,也许是个小偷,刚好死者那时候不在房间,所以他/她跳进了房间。就在他/她准备翻箱倒柜时,死者忽然进来了,并且大声呼喊,案犯情急之下抄起桌子上的手提电脑袭击死者,死者被电脑的尖角击中额头,马上晕倒过去——这就是邻居们只听到短暂响声的原因。案犯担心行迹败露,把手提电脑的电源线拔下来,紧紧勒住死者的脖子……然后,从窗台原路逃走。
    从现场直观来看,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这样子。
    如果没有以下几个疑点,这个印象也许是可信的,而现在则只是个假象。
    疑点一:死者所住的小区一向以安保工作做的好著称,业主进出需要门禁卡,外来人员则需要登记,所以哪怕是楼层不高的楼梯房,阳台和窗台也没有安装防盗栏杆。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想象光天化日之下会有盗贼选择到这种小区里行窃。而且,既然是通过爬窗的方法闯空门,肯定需要事先踩点,譬如这家人什么时候不在,会不会被经过的路人目击到等等。那么,只要稍加调查就会发现,死者白天是在家里工作的。会有小偷明知这一点,还硬着头皮下手吗?
    疑点二:当作凶器使用的笔记本电脑上,只采集到死者和她丈夫的指纹,而电脑外壳的一个地方,有用布料擦拭过的痕迹。同时,房间的其他地方,也没有找到来路不明的指纹。也就是说,闯入者“可能”把自己的指纹擦掉了。还有一件事,物业公司骄傲地冠以“千眼”之名、遍布小区每个角落的监控摄像头,实际上却形同虚设,无论是不明身份人员闯入还是逃走的画面,半个都没有拍到。倘若真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只能解释为他对小区里每个摄像头的位置了如指掌,故此能够从监控死角潜入,并且在逃逸的时候巧妙地选择了一条——假如有的话——躲开所有摄像头的路线。这实在让人惊叹!一个闯空门的在行窃过程中错手杀了人,应当会十分惊慌吧,然而他不单记得把自己的指纹擦去,而且在逃亡时大演“帽子戏法”,难不成警方面对的是可怕的飞天大盗?
    疑点三:和疑点二相似,除了窗台上的泥污,房间里没有更多犯人入侵和逃离的痕迹。一般来说,既然有泥污,总能找到一个或者半个脚印,但是无论是死者家中还是楼房的外墙,一概干干净净。由于这些泥污出现得大不正常,我特地拜托检验科的同事核查其来路,结果可谓出人意表。首先,这些泥污与楼房外面土壤的成分差异很大,化验结果显示是一种叫草炭土的矿物质,通常作为种养名贵植物的营养土使用,产地在东北,所以,这些泥污不大可能是案犯爬进窗台时从外面带进来的。然后,检验科的同事在死者家中的另一个地方发现了类似的泥土:一盆开得茂盛的蝴蝶兰的花盆里,这盆蝴蝶兰摆放在死者家的客厅中。客厅花盆里的泥土跑到了工作室的窗台上,当然可以有很多种解释,但是我觉得最为合理的只有一个:有人故意为之,目的是制造外人从窗台侵入的假象。
    对上述情况进行总结,结论就呼之欲出了,也就是我前面所言:根本没有人从窗台或别的什么地方闯空门,只是有人伪造了现场而已。这个伪造现场的人,才是真正的案犯。
    那么,什么人会这么做呢,换言之,案犯应该符合什么特征?
    第一,这个人能通过正常途径进入死者家里,也就是死者认识的人。事实上,会特意擦去手提电脑上指纹的行为,也从侧面证明了案犯和死者是熟人。
    第二,从房门上了锁这点看,案犯在离开现场的时候,必须持有死者家的钥匙。从死者丈夫口中证实,房门钥匙只有他、死者,以及他们的女儿三个人持有,而警方在死者手提包里发现了一条房门钥匙,住在寄宿学校的死者女儿事后也表示自己的钥匙没有遗失。当然,不排除案犯通过别的什么途径复刻了钥匙,但是,我建议优先关注那些本身就持有钥匙的人,这个建议得到了专案组的认可。
    显然,死者的丈夫陈锐是最符合上述特征的人。
    问题在于,这个人具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据。
    根据死者两个女性邻居的证词,她们在下午5点35分左右听到对门的呼叫声,随即给小区管理处打了电话。管理处证实,电话的来电时间为5点40分。几乎是同一时间,陈锐出现在小区的东门口,因为忘记带小区的门禁卡,所以他走到门卫的值班室请求开门。从死者家步行至那个门口要20分钟,使用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也至少需要6、7分钟。无论如何,人是没法瞬间移动的,也不可能一分为二。如果陈锐是凶手,他要怎么做到在家里行凶,又同时出现在另一个地方呢?
    难道应该因此排除他的嫌疑吗?
    我不这么认为,正相反,正是他在小区门口闪亮现身从而获得的不在场证据,加深了我对他的怀疑。
    偏偏在那天忘记带门禁卡而向门卫搭话,搭话的时间又和邻居听到案犯行凶的时间几乎一致,不嫌过于巧合吗?要我说,更像是故意找时间证人的样子。
    我随后从小区门卫口中得知,陈锐平时常走的门并非东门而是南门,因为南门无论是离他家还是地铁站都要近一些。
    这个情报让我进一步确信自己的推理。
    我认为,陈锐之所以选择一个平时不常走的门,是基于两点考虑:第一,如果从常走的门进入小区,那里的门卫可能因为认得他而直接放行,这样一来,他就没有机会登记房号和出入时间了。第二,陈锐在6月14日下午更早一点的时间——譬如5点刚过——就已经从南门进入了小区一次,他担心两次从同一个门进入小区,会引起门卫的注意。
    我在暗示陈锐其实早就回过家?是的,我是这么认为的。陈锐声称他当天下午4点半离开他和死者创办的文化公司回家,事实上,根据两个雇员的证词,他们老板离开的准确时间是4点20分。从办公室到家门对门,坐地铁的话半个小时足矣。陈锐说自己5点30分才回到小区门口,本身就经不起推敲。
    我认为陈锐大概5点左右就回到了家,行凶之后,于5点30分再次跑到小区门口……是的,其实我真正要说的是:死者死于5点30分之前。
    那么,那两位邻居听到的到底是什么声音呢?
    考虑到是临时起意的案件,案犯能做的善后工作很有限,短时间里制造出来的不在场诡计肯定有诸多漏洞。
    我已经有了一个大胆而合理的猜想,剩下只要从物证房里把那个东西调出来,加以确认即可。一旦确认,陈锐就罪责难逃了。
    我相信我的猜想是正确的。根据陈锐的证词,他曾经给死者打过两次电话,这件事成为他最致命的失误。
    也许,我们马上就需要关心另一个问题了:老公杀老婆的动机是什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葵田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54天 / 跨度250天】
    • 开贴:2018-01-02 23:42
    • 更新:2018-09-10 23:19
    • 阅读:1077386 回复:3604 楼主:2174
    • 字数:约336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