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红旗河”志在重塑中国生态格局(转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bvbjh 时间:2017-11-05 20:27
    西北地区存在的生态问题,是我国最大的生态问题之一。其干旱缺水的生态环境,制约了这一地区的发展和崛起。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我国地区发展的不平衡,并严重制约了我国可持续发展能力。

    因此,只有彻底解决西北地区的水资源问题,才能有力保障我国的发展空间。
    为此,“S4679课题组”组织6位院士、12位教授以及多位年轻博士进行攻关,研究西部水资源调度问题。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探索出了一条现实可行、科学合理的西部调水线路——“红旗河”。
    “红旗河”,是一条沿青藏高原边缘全程自流进入新疆的调水环线,这一举措将改变中国的生态格局。
    一面红旗指引方向,一条大河通向辉煌。
    造福全民族、唱响中国梦。“红旗河”工程,这一着眼于大生态、大格局、大战略的西部调水方案,既是一条我国经济发展、文化融合的大动脉,亦是生态工程、民生工程、战略工程,更是一举多得的千年工程。




    作者:bvbjh 时间:2017-11-14 07:50
    环球时报:王博永:“大西线”引水工程应尽快提上议程

    上世纪90年代以来,西部大开发取得巨大成绩。要进一步实现崛起,西部须解决水资源匮乏的问题。

    西部水资源匮乏的根本原因是青藏高原虹吸效应导致的水汽循环系统破坏,关键是将青藏高原南流之水引回其北部,修复水循环系统。

    在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中线工程、三峡大坝等重大水利基础设施建设的基础上,通过综合分析,我们提出一个“大西线”调水方案,建议国家尽快组织力量进行论证。

    可考虑舍弃穿越青藏高原的调水线路,选择从雅鲁藏布江开始,向东南穿越横断山脉,于三江并流处东出至四川盆地边缘,沿青藏高原边缘向北,过秦岭、黄河,经陕西、甘肃进入新疆的调水环线。通过逐级借水、补水,借用金沙江、雅砻江、岷江(含大渡河)三江之水(均为长江支流)输往西北,降低施工成本和风险;同时,以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之水逐级补充至长江上游金沙江段。

    受到地形等因素限制,雅鲁藏布江至怒江、怒江至澜沧江、澜沧江至金沙江的补水位置以及金沙江的取水位置依次向南推进,以适应和利用自然高程的降低,避免超长隧洞,尽可能利用自然河道,减少施工里程,增大施工可行性。此外,在长江流域汛期,可以考虑只借不补。实际建设时,可以采用如下的备选方案:主要从雅砻江、岷江(大渡河)取水,减少施工里程和难度;同时,增加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对金沙江段的补水。此方案丰水期可减轻相关流域的水患,同时减少金沙江到雅砻江段输水线路的运行压力。

    线路涉及的取水口总水量超过2200亿立方米每年,按国际惯例,以允许的取水量占总量的25%-30%计算,则取水量可达550亿-660亿立方米每年。若每年取水400亿立方米,占总可取水量的约18%,足以满足调水需求。此外,沿途小的水系和水库之水都可以作为备用补充。同时,由于主要供水河流的取水口都位于它们的中上游,对下游影响较小(因为中下游控制的流域更大)。此方案还可根据需要沿途补水渭河、黄河、甘肃、宁夏、内蒙古和陕西,为西北部发展注入活力。

    施工线路可借鉴都江堰和红旗渠,全程自流调水,采用明渠和引水隧洞相结合的方式。原则上应保证全程水位逐渐降低(无扬水),避免跨河渡槽引水,施工海拔不超过2500米。工程可分步进行:先期修建大渡河到黄河(刘家峡)的输水干渠,后期向两头延伸(目的地方向继续向西北入甘肃、新疆,水源地方向向西南回溯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雅鲁藏布江等)。(作者是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秘书长)

    (来源:环球时报 2016年12月29日)

    作者:bvbjh 时间:2017-11-14 13:12

    作者:bvbjh 时间:2017-11-18 20:39


    作者:bvbjh 时间:2017-11-24 16:43
    这项功泽后世的千年工程 也许只有中国人能做到

    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一定是中国红。

    最近,我的朋友圈被这个视频刷屏了。还有人说它是“获点赞最多的视频”。

    看完视频,我百感交集。

    — 1 —

    “看,中国人又在异想天开了!”

    这个视频背后,有一个故事,要从1954年说起。

    在那个年代,我们正处于建国初期,各种难题积压在一起,等待国家解决,其中有一个问题迫在眉睫。

    南方水资源丰富,北方水资源匮乏,导致北方农作物和人畜生存环境受到不成程度的影响。毛泽东视察黄河时突然想到:“如有可能,从南方给北方借点水来行不行?”

    如果能想一个办法,把千里之外的南方水,“借”到北方来,就好了。可惜,这只能成为当时人们心中的一个梦。

    但就为了这个梦,我们折腾了数十年。

    1979年,国人开始筹备让世界震惊的“南水北调”工程。百川奔流,本属自然规律,当时国家技术落后,想要凭自己之力,与环境抗衡调动水源,难度可想而知。

    “看,中国人又在异想天开了”,这似乎成了外国人眼中的白日梦,但是他们又一次低估了国人的决心。解决我国北方地区,尤其是黄淮海流域的水资源短缺问题,关乎今后数亿人的生活,就算比登天还难,也要试一试。

    于是,人们分别从东线、中线和西线画出三条调水线路,通过它们与长江、黄河、淮河和海河四大江河紧密结合。

    其中,东线工程起点位于江苏扬州江都水利枢纽,从淮河下游平原,途径安徽、山东、河北、天津市及近郊区。

    整个东线工程目的是缓解苏、皖、鲁、冀、津等五个地区水资源短缺的状况。

    中线工程起点位于汉江中上游丹江口水库,是为了缓解河南、河北、北京、天津四个地区水资源短缺问题。

    为了这条线路国人用了11年,通水后据说每年可向北方输送近95亿立方米的水量,相当于1/6条黄河,基本缓解北方严重缺水局面。

    西线工程,主要是解决涉及青海、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以及黄河上中游地区和渭河关中平原的缺水问题。

    准备将通天河、雅砻江、大渡河数百亿立方米的水,用隧道方式调入黄河上中游地区。

    — 2 —

    艰难的“西线工程”与胡焕庸线

    这三个线路的成功与否,直接影响着数亿人的生活。而这其中,西线工程不仅艰难并且还非常急迫,究竟为何?

    你要先来认识一条线。中国地理学家胡焕庸,曾经在地图上用一条分界线,将中国东、西部划出。世界称之为:胡焕庸线。

    按照分界线来看,中国东部,占全国国土面积43.2%、但是生活着全国94.4%的人口。

    而中国西部,占全国56.8%的土地、却仅有5.6%的人在此生活,人口密度极低,地形各异,草原、沙漠和雪域高原错综复杂。

    曾经,无论是丝绸之路,还是河西走廊,西部的世界商道繁荣,人们因为一片片绿洲而得以繁衍生息。

    而后来随着环境变化,土地荒漠化加重,当年的热闹古城变成了一片片废墟,曾经美丽的罗布泊,如今变成了寸草不生的“死亡之海”。

    曾经郁郁葱葱的白亭海、青玉湖,如今被巴丹吉林沙漠吞噬,再无任何生机。

    最主要的是:缺水,缺水,还是缺水。

    人烟稀少、偏远异常的地理位置,可怕的环境巨变,让西北干旱缺水的问题日益严重,但是想要调集大量水资源跨过高原、荒漠、丘陵安全送达,解决起来比另外两条线路难得多。

    而更为痛心的是:据说仅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每年就有近3000亿立方米的水流出国境,加起来相当于6条黄河。

    明明有充足的水源,却不能为我们自己的土地所用,看着让人心疼!

    几十年前,无数人在西线工程中奉献了青春,但所有努力都杯水车薪。

    从1952年老一辈人期盼的眼神到现在,已经过去了65年,那个梦还能实现吗?

    — 3 —

    “藏水入疆”让几代人的梦想加速实现

    别担心,“接受现实 放弃抵抗”这八个字,从古到今对于我们国人来说:不存在的。

    经过多次调整实验,西线调水工程再一次有了全新的思路和方案:红旗河工程。

    为了改变西部恶劣的生活现状,这条生命之路想要实现,走得究竟有多曲折?

    先从雅鲁藏布江出发,进入怒江,再借助隧洞进入澜沧江,然后是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岷江、渭河、大渡河,最后进入新疆,最远能延伸到吐哈盆地、和田、喀什……

    沿青藏高原边缘,全程自流进入新疆的环线,足足6千多公里,把奔腾的水源带到了干旱的土地中。

    自1954年开始,几代人心中做的这个梦,终于在65年后迎来了希望。

    这个由国家6位院士、12个研究院专家,以及善林金融共同支持的红旗河工程,这一次将线路大胆而巧妙地绕过了莽莽高原、生态脆弱区域。

    将源源不断的水源送到西部干旱之处,“藏水入疆”为实现几代人的梦想按下了“快进键”。

    — 4 —

    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一定是一抹中国红

    这条“红旗河”将串联起西南诸河、长江流域、黄河流域和西北诸河,形成了统一的大水网,辐射影响全国70%以上的国土面积,未来或许将成为影响着西部环境、经济发展的重要一环。跟每天朋友圈的明星八卦相比,忍不住为这个大国工程点赞!

    几十年前,为了一个梦。人们背着行囊,仅靠一丝信念,用双手双脚去寻找。

    那时候人们就靠一根绳子、一把锤子,就能上天入地。

    那时候,人们背着铁锹扛着锄头,推着小车咬着牙齿,谁也不靠就靠自己,一路走到现在。

    而如今,还是为了一个梦,我们用知识、靠头脑去寻找,用全方位测绘,科学勘探,避免了超级水坝、超长隧洞、跨河引水渡槽,取而代之的是更先进的技术……

    今时不同往日。当年那一个又一个被人嘲笑、看似无法实现的梦,如今都在慢慢实现,那些无数让世界惊叹的故事,还将继续上演。

    想起一句话: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一定是一抹中国红。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初晓慧
    作者:bvbjh 时间:2017-11-24 17:26
    善林金融被调查:称支持“红旗河”工程被否认

    最近,善林金融整了条大新闻称,善林金融全力支持“红旗河”课题组,该课题组主张修一条千公里的红旗河工程,引藏水入疆。

    融易资讯网在这里先说明一下这个新闻的来龙去脉,10月27日投资人爆料成善林金融威海分公司被调查,暂停经营活动,善林金融紧急灭火,然后在11月1日紧急发布了新闻,也就是本文说到的“善林金融全力支持“红旗河”课题组”。

    1、善林金融被查:亿宝贷、善林财富、善林宝未上线银行存管

    2、善林金融线下理财会和e租宝《背后的秘密曝光》3、善林金融线下理财会和e租宝“爆料;殊途同归

    这条新闻刷屏了朋友圈。

    且慢!我们先看个新闻。

    11月2日,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称,中国工程师向政府提议修建1000公里的水渠,将西藏雅鲁藏布江的水引流至新疆。随后中华网报道,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回答有记者提问“中方这一计划会对印度等下游国家产生影响,引发其关切”,说:“据我了解,你说的情况不属实。”事实上,早在2015年,中证网报道,水利部就已经否认藏水入疆工程启动,并称未做过任何规划。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藏水入疆工程正是善林金融所全力支持成立S4679课题研究组的“红旗河”工程。



    藏水入疆工程究竟是怎样一个工程?我们可对比下早些年前的朔天运河“大西线”工程。

    据媒体报道,早在1990年,民间水利学家郭开就提出了“大西线调水工程”方案的设想,耗资2250亿元,从西藏雅鲁藏布江朔玛滩筑坝,引水筑坝串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拦住四条黄河的水量,从四川阿坝注入黄河,水量约2006亿立方米。由于黄河不能承受这一庞大的水量,所以须在注入口的拉家峡修建拉家峡大水库。

    方案建议,先从水库分流出一条黄河的水量,利用黄河水道输水华北,京津市民将喝上干净的西藏水。方案建议,再从海拔相对较高的拉家峡水库向海拔略低的青海湖修筑一条大渠,让拉家峡60%的水自流入青海湖旁的淡水湖耳海。由于青海湖的海拔高于新疆的几大盆地、内蒙古草原等严重缺水地区,可在耳海边打通三条河道,一线北上内蒙,另一线济水乌鲁木齐、克拉玛依等地。第三条线向西,开一条通往塔里木的运河,改造和浇灌柴达木、塔里木盆地和罗布泊。

    但是这一设想从提出开始就争议不断,政学两界议论蜂起。有专业人士表示,“大西线调水理论上有缺陷,实践中也行不通”。该人士认为从雅鲁藏布江调水到黄河也根本不可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西部缺水问题。“这完全是外行话”,黄河水在河谷中,两边是山。水入黄河,许多山地仍只能望河兴叹。

    藏水入疆工程具体情况又是如何呢?

    据《善林金融全力支持“红旗河”课题组,复兴中国梦!》一文中《红旗河宏伟实际工程》视频可看出,藏水入疆工程就是从雅鲁藏布江大拐弯附近开始,沿途取易贡藏布和帕隆藏布之水,自流509公里进去怒江,借用怒江河道自流60公里后,经隧洞进入澜沧江,自流43公里后,经隧洞进入金沙江,自流97公里后,以隧洞、明渠和水库相结合的方式,依次经过雅砻江、大渡河、岷江、渭河、黄河,然后经河西走廊进入新疆,分别延伸到东疆的吐哈盆地和南疆的和田、喀什,全程6188公里,落差1258米,平均坡降万分之2.10,“红旗河”工程全程6188公里,由善林金融全力支持成立S4679课题研究组。

    《南华早报》在一篇题为《中国工程师计划修建1000公里隧洞,使新疆沙漠换发生机》文章报道称,中国工程师向政府提议修建1000公里的水渠,将西藏雅鲁藏布江的水引流至新疆。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藏水入疆工程的报道,引起的不仅是国内媒体的注意,这篇报道也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

    据自媒体透露,美国的《财富》杂志和新闻网站“石英网”都以“中国计划建一条1000公里的水渠从印度最长河流调水”为标题报道了这件事。

    由于担心中国从雅鲁藏布江调水可能会影响到印度供水问题,所以印度多家媒体也都第一时间报道了此事。

    但是,随后中国网报道,针对上述南华早报的报道,有记者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有中国工程师向政府提议修建1000工资水渠,将西藏雅鲁藏布江的水引至新疆,这引发了印度关切,中国对此有何评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说:”据我了解,你说的情况不属实。”《环球时报》也报道称,环球时报记者在31日致电,《南华早报》报道中提到的该项目参与者——四川大学水力学与山区河流开发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王韦,他以“不便接受采访”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此外,据中证网早前报道,在2015年,水利部就已经否认藏水入疆工程启动,并称未做过任何规划。

    综上所述,目前来看,藏水入疆工程情况尚未明晰,换句话说,善林金融所支持成立S4679课题研究组的“红旗河”工程真实性也有待证实。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bvbjh
    • 来自:天涯-国际观察 前往来源
    • 【活跃107天 / 跨度224天】
    • 开贴:2017-11-05 20:27
    • 更新:2018-06-18 14:02
    • 阅读:72291 回复:1591 楼主:352
    • 字数:约289千字
    • 图片:20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