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赏金夜行人》玄幻连载- 你所不知道的职业和世界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鱼子糖 时间:2017-08-30 16:28
    (序)


    两千年前的西域,诞生一个神秘古国,兴极一时却又在一夜间遁形无踪。

    没人知道缘由和关于那个古国的历史,只是偶尔有人道听途说留给后代一些捕风捉影的描述,有人说他们是强大的帝国,有人说他们只是一个族群,还有人说他们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受上天的驱赶被迫绝迹。

    一切的一切很快便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无人知晓。

    只是所有人都很肯定,那条血脉流传了下来……。




    (一)
    这座灯红酒绿的城市在黎明前夕依旧璀璨的摄人心魄,一批一批的年轻人在大街上勾肩搭背说说笑笑打打闹闹……。
    早睡的人们此时早已睡沉,一幢幢高大挺拔的居民楼光亮稀疏,有些失眠者在微弱的灯光下起身散步喝水,偶尔会开窗透透气。
    已经是夏末,夜里的凉气已经越来越浓,让人的体表开始有些麻麻的不适感。
    穿过热闹的街区,相对偏远的角落里零星排着几幢矮矮的建筑,这些曾经还算体面的家属楼,在有些人眼里已显得异常另类和讽刺。家属楼不远处的几座小建筑则更是不堪。
    有些外墙已经脱落,墙体内的填充物在风晒雨淋的季节苦苦地支撑,早一批的人们已经搬离这里,剩下的只等着拆迁和离开。
    天空不知为何突然下起了小雨,这个白天都不太会有人来的小屋面前闪过一道黑影,熟练的将门打开,用手摸到门边的开关,轻轻一按,一抹淡黄的灯光瞬间照亮了小屋的各个角落……。
    这个挺拔的身影将罩在头上的连衣帽揪下,用手轻轻梳了几下贴在额前的湿发,后背上扛着的一条黑色袋子被他卸下放于门后,关上门后又看了一眼,这才走到灯前坐下,从腰间掏出一把银色的精美短匕,小心翼翼地擦拭着……。
    在灯光的映衬下,他的脸部线条变得柔和而光润,面部泛起的小绒毛都能看的清清楚楚,长而宽的脸上有一双略长的眼睛,睫毛细长卷翘,鼻梁挺拨鼻翼斜俏,微微张开的嘴巴上带着一抹淡红色,下巴沿至下耳垂处有淡黑色的胡须冒出,这让本来俊俏硬朗的脸上多了一丝的疲态。
    “砰砰砰!”短促的敲门声。
    他将短匕轻轻放在桌上,起身走到门边,拉了一下门环,让屋外的人走了进来。
    “我去,还真下大雨了!”进来的同样是个男人,一个同样高大挺拨的男人。
    男人的眼睛含笑,透着干练和圆滑,脸上精心修理过,没有一丝的胡子残渣,宽眉阔口,一双鹰眼,模样看上去三十岁出头。
    身穿一条长长的薄褂,外披着一件黑衣的斗篷,下身穿黑裤和皮鞋,这身打扮在这样的季节显得格格不入。
    “我真没猜错,你还真在家,演出完我就过来了,瞧见没,戏服都没换呢!”男人将斗蓬脱下往地上一甩,一屁股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长长地呼了几口气。
    “你怎么不直接回去呢?!”他皱着眉用手指将地上的斗篷夹起,挂在门后的衣架上,这才又坐到桌前重新拿起那把短匕继续擦拭着。
    男人斜眼瞅了他一眼,咂了咂嘴,见对方没有反应,索性站起身来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略带哀求地看着他道:“我给你说过的话你考虑了没有,你挣的那点钱和我完全是两个概念,听我的话,跟着我干,用不了多久你就不用住在这了~”。
    他似乎对于男人的话早有所准备,目不斜视地继续擦着短匕,轻启嘴唇道:“我为什么不住这,这是我的家,我不会走的!”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哎,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也该备些钱了,别怪我没提醒过你~”男人说完翻眼偷瞅了他一眼,见他没有反应,又轻轻扯了他一下,把脑袋凑近了些,“老哥身边真的缺人,你去帮帮老哥不行吗?”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这个男人,嘴巴扬起一抹笑意,带着些许的痞气和不屑。
    “哥的眼里只有钱,我可不想沦为你赚钱的工具,钱这个东西,我一点都不感兴趣!”。
    “咳,你这小子!!!”男人的眉头皱了皱,伸出拳头扬了扬,做了个要打的动作,见对方毫无反应,这才叹了口气作罢。
    “行行行,你清高你自力,我俗物行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就你还见天倒腾这些东西,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不吓个半死才怪,你自个儿玩吧,我走了!”说完,略带赌气地伸手取下门后的斗篷甩在肩上,用脚尖狠狠地杵了一下地上的黑袋子,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他回头看了一眼,黑袋子 一动不动,只是顺着袋子的一角正缓缓地往外溢黑血……。
    作者:鱼子糖 时间:2017-08-31 09:08
    (二)

    他,叫周鱼子。周字来自他的养父母姓,鱼字则来自他的第一个宠物,一条小鱼。鱼死了以后他很伤心,求着养父母将自己的名字改成小鱼,养父把小鱼改成了鱼子,他说,叫小鱼的儿子就叫鱼子。关于生父母的记忆,他已经模糊到就算午夜梦回也无法唤回那份缺失。
    看他的相貌,二十出头的模样,实则他已经六十六岁,身上流淌的血液让他如此的与众不同,影响着他在普通人眼中的外貌差,只是这种与众不同的差异也带给他不大不小的麻烦,在一个地方生活了几十年,总有好奇的邻居来回打听,为此他不得不来回漂泊,所幸,时间的流逝让看起来熟悉他的人一个个的离开,现在人的生活孤独而忙碌,没人关心其他人的存在,每日如此反反复复,竟也成了他能固定生活的一个契机。
    几年前,他又重新搬回养父母所在的房子,独自一人生活。所有的花销皆有他的‘工作’所来,他是个赏金夜行人。
    这个行当是个介于灰色与黑色之间的职业,说是职业,知道它的人却寥寥无几,因为不能大白于天下也不会大白于天下,所以你信则有不信则无。
    作者:鱼子糖 时间:2017-08-31 09:13
    这座城市的东北角有条历史悠久的老街,说是历史悠久并非游人如织,而是贩夫走卒们聚散侃山的地方,每天每刻形形色色的人熙熙攘攘来回穿梭。
    一家名叫老记铺的杂货店正开在这条街的尽头111号。
    周鱼子在傍晚时分推门走了进来,将肩上的黑袋子往一人 多高的柜台上一甩,就听到里面传来丁丁当当的响声,不多一会儿柜台上头探出一张脸,一张布满皱纹黢黑精瘦的脸。
    “来了!”一个皱巴巴的小个儿老头趴在柜台上,一手拿着一个泛黄的账本一手轻轻地推了推滑落在鼻尖上的眼镜。
    周鱼子将黑袋子往前面推了推,“验货吧,昨晚刚抓的!”
    小个子老头上翻眼看了看周鱼子,伸手将黑袋子往自己的跟前又拽了拽,拿鼻子凑近了一闻,露出一副满意的表情,紧接着又用小拇指点了点袋子上面的黑血,放在舌头上一舔,会心一笑点了点头。
    “不错,不错!”
    而后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小口袋轻轻推到周鱼子的眼前,“酬金和信息都在里面!”
    周鱼子将小口袋打开,往手里一倒,几颗散碎的小金块,他微微一皱眉,抬头看着小个子老头,“黄叔,才这么点?”
    这个被他叫做黄叔的老头眨眨眼,似笑非笑道:“最近行情不怎么样,有总比没有好,或许等天气转凉,生意好做些,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这句话周鱼子不知道听到多少遍了,对方终究是个商人,精打细算的内心修行功夫总是强过自己,认清这个事实,周鱼子也不想再多作争论,只是再过几天他报名的秋季进修班就要开学,这点报酬显然不够支付那不高不低的学费。
    为避嫌,他每年只报一次进修班,年年如此,虽然他也向住学校的生活,可他的情况却不允许这样,不学习便会与社会脱节,他只想自我孤独而不愿意被孤独。心中的怅然若失也渐渐地化为无声的抗争,只有在每年的这个时候,他的内心才会有些激动和不安。
    黄叔见他有些迟疑,从柜台里探出半个身子,小心翼翼地将嘴巴凑近他的耳边,小声道:“我前几天好不容易抢下个软活,报酬丰厚,你要不要干?”
    周鱼子 一听,回头看了他一眼,断然地摇了摇头。
    软活是他们这行业的行话,指赏金的对象是女人或者孩童。这与周鱼子的原则相悖,他想都没想当场就拒绝了。
    作者:鱼子糖 时间:2017-08-31 12:33
    (三)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眼看着开学日将近,他却捉襟见肘,赏金人这个行当本就见不得光。每次的报酬又轻重不一,加上自己日常的花销是硬需,钱,他最不看重的字眼,如今却让他为难。
    手中摆弄着几年前从二手市场淘来的手机,反复摸索再三,按通了一串号码,接通没有多久,就听到一个睡意朦胧的声音,“喂,找我干嘛,是想要跟着我干吗?”
    “哥....”一瞬间,周鱼子吞了口唾沫,本来下定的决心,包括已经到嘴边的话又被他强行咽了下去,借钱两个字就如同被人扇耳光一般让他难堪,虽然隔着电话,可他的脸却一阵通红,慌忙掩饰了两句便匆匆地挂断电话。
    “呼~”他攥着电话,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心乱如麻。
    周鱼子叫‘哥’的男人真名叫段离,是一个被三流娱乐公司包装的魔术师,他的养父母过世的早,邻居们都说他命苦,不舍得送去福利院,便你一顿我一顿的让他吃百家饭长大。
    段离曾对周鱼子说过,他吃的盐比他吃的饭多,他住的地方比他见过的地方多。
    周鱼子信,因为段离的年纪比他大,外貌却与他相仿,这也是他为何会称呼他哥的原因。
    两个人,身世相近境况相似,自然感情会亲近。只是隐藏于他们内心的秘密却不能被外人知晓,他们与众不同的经历与年纪和他们的身世一样,要永远的成为秘密。
    本是朋友交情莫逆,借钱这样的事情似乎不在话下,可周鱼子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从前是现在是恐怕将来也会是如此。
    他坐起身来将手边的台灯关掉,刚走到门前,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敲门声的还有男人们的粗嗓门。
    “快开门,臭小子,快开门!”
    又来,周鱼子微微一皱眉,不用开门他也知道站在门外的是谁,这半年多来的骚扰,想不厌其烦很难。
    周鱼子本想和往常一样不悄声躲过,可敲门声一波接着一波,眼看着要将门框击裂,周鱼子这才将门打开,黑着脸看着站在门外的几个高大身影。
    “臭小子,还没死呢?!”来人嘴巴不干不净,劈头盖脸就是一通的街骂。
    “放心,死也是你先死!”周鱼子心里如此念叨,可嘴上却没说出来,眼前的这些地痞流氓根本不值得他较真。
    “说吧,什么时候搬?”三个壮汉,一个倚在门边,一个仰身躺在沙发上,而最后一个则一屁股坐在小小的餐桌上。
    “从这里搬走我可没有地方住了,再说了,若真是扩建住宅需要我也就认了,可你们公司是想在这修建什么私人的会所,这个忙我可不帮~”周鱼子有些厌烦地看了一眼坐在他餐桌上的那个人,那块桌布是他看中好久刚刚新买的,没想到还没用过一次就被这个反胃的男人玷污了。
    “不用了,应该会烧掉吧!”他喃喃自语把目光移向别处。
    来的这三个人是堂兄弟,在一家保全公司上班,说是保全公司,其实就是些欺弱的黑社会,平日里不干正事,帮人收收租放放高利贷撑撑场子什么的。
    最近半年他们接到一单活,就是将周鱼子他家所在的这块地给收回来,一家大公司要在这里盖高档会所,周鱼子家的房子虽说简陋,地理位置却很特别,屋后有成片的林子和几个小小的天然湖,离市区虽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景色却一点都不廉价。
    精明的商人早就瞅准了这块地,只是政府并没有住房的扩建,他们想要修建会所必须要经过住民的同意,政府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所以只要他们能拿下这块地,修建的相关报备似乎也变得顺理成章。
    半年来陆续有人抵不住这伙人的骚扰,有的搬走有的卖房,真正答应修建的倒也没几户人家。
    堂兄弟三人负责的就是周鱼子他家的‘工作’。
    “二牛,你说怎么弄?”堂兄大牛冲黑黑的二牛使了个眼色。
    本来躺在沙发上的二牛一下子便气势汹汹地站起身来,伸手想要反拧周鱼子的胳膊。
    周鱼子早就料到他会来这么一招,猛地一转身,用手一推将他的胳膊推开,后退了几步与三个人形成对峙的局面。
    “好小子,不简单啊~”倚在门边的大牛伸手就朝周鱼子扑来。
    周鱼子斜眼瞅着坐在桌子上的三牛,上前一步将桌布的一角拽在手里,用力的一扯,本来站起来一半的三牛重心不稳,向前直踉跄,与直面扑来的大牛硬生生地撞到一块……。
    “哎哟 !”两人同时惨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眼见自己的两个兄弟吃了亏,二牛瞪大了眼睛大吼一声跃起来多高,那胖壮的身体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直接砸向周鱼子……。
    两人倒地滚出去多远,大牛和三牛站起身来又想往前扑,没想到二牛被人像踢皮球一般踢出去几米远,重重地砸在墙壁上,感觉整个房子都为之一颤……。
    这下彻底把大牛和三牛吓傻了,他们站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一动不动也一言不发。
    周鱼子一个跃身从地上弹起来,脸不红心不跳,甚至都没看到这三兄弟一眼,径直走到桌前将散落的物品慢慢捡起,倒了杯水喝了一口,这才轻轻说道:“走吧,我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可他知道,这几个人还会再来。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思忖再三的周鱼子还是咬了咬牙,最终按下了那串号码。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鱼子糖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09天 / 跨度298天】
    • 开贴:2017-08-30 16:28
    • 更新:2018-06-24 16:58
    • 阅读:3879 回复:447 楼主:479
    • 字数:约76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