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在夜总会经历那些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17:28
    我叫杜秋,人赐外号“秋官”,今年二十四岁,职业,保安。
    我的职业不特别,但工作场所有点特别,因为我在夜总会上班。所以,和别人相比,我更容易接触到更多女人,而和同是保安的同事相比,我更容易碰更多女人。注意,我说的是“碰”,“碰”就是“碰”,不是搞,当然,我也比同事更容易搞。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会看相,还会算命,至于准不准,另当别论。由于我的这个特长,当那些公主们没有客人的时候,我就成了她们的香饽饽,只要我一上班,周围少不了三五个女人围着。
    对我来说,工作就是享受。至于赚钱,咱还年轻,不急,何况马子都没有,赚钱有个屁用,而且目前来说,我觉得没有马子会比较适合我,要不然想换个女人带回出租屋还得考虑半天。
    华灯初上,夜雾降临。到我上班的时间了。
    我上班的地方在辉煌夜总会,本市最豪华的夜总会之一。
    此时,辉煌夜总会四周一片灿烂辉煌,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点缀着夜总会的入口,入口两边站着两排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公主,她们浓妆艳抹,袒胸露背,好不惹眼。
    我喜欢上夜班。想想,在每个夜晚,不管严寒酷暑、春夏秋冬,总有那么一帮妖-娆的女人陪着你吹牛扯淡,直到夜深人静,寂寞来临,这日子是不是很快活?毫无疑问,答案是肯定的,简直快活得不得了。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17:28
    “秋官,来了啊!”刘三见我停车,走过来笑着朝我打招呼。
    刘三是停车场保安,和我关系一般,我不喜欢看他笑,尤其在我锁车的时候,每次看他笑,我就觉得是一种讽刺。
    “嗯。三哥今天也是夜班啊!”我客气的回应道,将三公斤重的大锁锁在新买的电动车前轮,没办法,上个月电动车在这里被偷了,为了防止再次被盗,我不得不加强点防范措施,所以才买了这么个重锁。
    锁好坐骑,我整了整保安服,将车钥匙套在食指,转着圈吹着口哨朝辉煌夜总会走去。
    “傻-逼!”刘三轻声嘟哝了一句。
    我已经习惯了,每次见到我,他都会背着我说出这两个字。
    “呵呵!傻你妹勒戈壁。”我头也不回的心里回应道。因为我不想和他正面冲突,免得发生不愉快的打斗事件,所以只能嘴上不说,心里说。
    “秋官,等会帮我看看手相,昨晚你还没讲完呢!”
    “秋官,还有我的,你只看了左手,还没看右手,等会我去找你啊!”
    “还有我,秋官,我问到生成八字了,晚点找你帮我看啊。”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17:28
    经过夜总会的入口,公主们纷纷和我打招呼,我笑着连连说“好好好。空来了找我,空了来找我。”
    我喜欢这种感觉,飞一般的感觉。那个刘三不识相,如果他和我关系好点,哥可以带他一起装逼一起飞,或许是他羡慕我吧,所以才会见我一次骂一次“傻-逼”。
    我的工作很简单,就是看住一楼的夜总会大厅,如果有人闹事,该劝的,就劝两句,劝不了的,愿意吵架的,让他们吵,不过得请他们去外面,愿意打架的,不好意思,因为这东西来得太突然,我一般只能帮他们算算有没有损害公家财产,如有,照价赔偿。当然,更多时候,如果出了状况,我都叫保安队长来,因为我可不想出风头,装逼迟早被雷劈,这道理,我十分懂得。
    进了夜总会,我先在一楼大厅巡视了一圈,然后找了个并不显眼的阴暗角落站着,开始回味昨晚的那场春梦。
    梦里,三个全身chi裸的女人和我贴身肉搏,场面香-艳刺激,让人欲罢不能,而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是她们都说了句相同的话:吃口奶吧。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17:28
    “哈哈!”想着想着,我不禁轻笑出声。那梦实在太美了!本来昨天是我生日,想请几个同事吃个饭,高兴一下,无奈一到月底,囊中羞涩,那饭钱实在掏不出来,只好下了班就回家睡大觉。现在想来,那梦可以算是我收到的生日礼物吧。
    “秋官,你过来一下。”
    吧台左边的卡座里,小梅朝我喊道。
    因为有规定,上班时间不可以随意和公主们坐着聊天,她们可以坐在卡座,但我不可以,即使站在卡座面前也不行。
    “上班呢!你过来。”我起身朝她勾了勾手。
    小梅白了我一眼,起身掖了掖短裙,风姿摇曳的朝我走来。
    小梅身材不错,但长相一般。因为夜总会公主多,通常来说,长相一般的公主,会被安排在后面站台,开始站在门口的,都是属于姿色上乘的。而有些绝活的,一般不用在门口站台,客人问到,会有人推荐,或者一些熟客,自然会点她们的牌号。当然,据说还有一些其他猫腻,但我不清楚,因为我来的时间还不长。
    “上次我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我呢!”小梅站在我旁边,说完吃吃的笑,胸前两团不大不小的酥肉微微抖了几下。
    “我靠。你要我怎么回答你?”我看了一眼小梅的胸口,如果在隐蔽的地方,我可以摸两下,她并不会拒绝。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17:28
    “该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呀!”小梅撅了撅嘴,扮出一副清纯可爱的样子。
    奶-奶的!我记得她上次问我的问题是,从她的手相看,以后她会不会出轨?对于这样的问题,结合她现在的职业,我还真不好回答。
    “你现在单身吧?”我问。
    “是啊!单身。等我赚够钱了,就去嫁人。”小梅回答说。
    我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只觉心头一阵发麻,有这样一个老婆,不知是福是祸。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17:29
    “其实,你这个问题,根本没意义。还是别问了。”我说。说实话,跟这些公主们看手相、面相或者算命的时候,我一般不提及这些比较忌讳的问题,而且一般的公主也不会问,大家都知道的,还问什么出轨、婚外恋呢!当然,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就是,其实我也是半吊子水平,这些东西都是从书上看来的,后来虽然拜了个师父,但他从来没教我东西,见过一次面,吃过一顿饭就从此师徒失联了,不过他走之前送过我一件信物,说那信物以后对我有帮助。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21:20
    “什么没意义?意义大着呢!你快点告诉我。”小梅说着用她光溜溜的手臂碰了碰我。
    “有什么意义?”我好奇的我问。
    “怎么没意义?要是老娘以后注定要出轨,那结婚之后老娘就继续做老本行,这样,既出了轨,又赚了钱,是不?不过如果你说老娘以后不会出轨,嫁人之后老娘就不干了。”小梅煞有介事的说着她的想法。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我暗觉不妙,她不会把我说的都当真的吧?虽然我知道有人信这些,可你他妈也别信我啊,我自己都不信自己呢,要不然我还做个毛的保安?
    “这个,我暂时看不出来!”我吞吞吐吐的回答说,心想千万不要因为自己的信口雌黄误导人家以后的人生方向。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21:32
    “哎呀,你就给我说说嘛,秋官!”小梅使出对付客人的方法,嗲声嗲气的同时,双手挽着我的胳膊摇来摇去。
    哈哈,真他妈好玩!要不是有像她这样的女人陪着我上班,我真的不习惯这份工作,看着别人酒过三巡,左拥-右抱,确实不是滋味。
    “此乃天机。天机不可泄露。懂不?不能随便说的。”我故意卖关子说。反正都是扯淡,扯得越悬越好。
    “我喊你哥哥行么,好哥哥,你告诉我吧。”小梅嘟着嘴,那样子,小鸟依人,有点萌萌哒的感觉。
    我心想,你她妈可别喊我哥哥,要是老子有个妹妹,才不让她来这种地方上班。
    “喊哥哥也不行。你看过那些路边算命的没?要把关键的东西说出来,那可得收钱。”我说。
    “收钱?可以呀!可是最近几个月生意不好。人家也没赚到钱。饭都快吃不起了。”小梅说着妩-媚一笑,“要不这样,这钱我给,但不能给现钱。”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21:36
    不能给现钱?那给什么?本来我就开句玩笑,不想她居然当真了。
    “不给现钱可不行。空头支票我不要。”我故意为难小梅。
    “不是空头支票。你给我来。”小梅拉着我朝旁边的楼梯间走去。
    楼梯间平时没人,黑漆漆的,入口处,门的上方绿灯提示着“逃生出口”四个大字。
    我莫名其妙的被小梅拉了进去,一到里面,顿时两眼一抹黑。
    “干啥呢?”我有点不适应突然的黑暗。
    “给你钱啊!”小梅说着身体贴了过来。
    我靠!这样给钱啊!这是所谓的“人情债肉来偿”么?
    “喂,你来真的啊?”我一手拽住小梅探向我裤dang的手,感觉到她的呼吸有些急促。
    这妞今天是怎么了?老子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就是来真的。最近几个月姐们都没接到客。你不知道,这工作久了,没个男人真受不了。”小梅说着“哗”的一声,拉开了我的裤链,小手灵活的向里面一伸,从侧面钻进了nei裤。
    话说与公主们发生关系可以,可最好不要在夜总会里面,要是被知道了,那可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有些紧张。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21:51
    小梅解开我的衣扣之后,埋头在我胸口亲了两下,揪着我胸口的胸肌笑着说,“蛮结实的嘛。”
    废话。在这种地方上班,身板儿不结实怎么行,随时要对付打架滋事的流-氓,不管是打对方还是挨打,都需要身体结实才扛得住啊。何况还有这么一帮公主的存在!
    “必须结实!”我说着主动吻上她的小嘴。
    想来我也有一个多月没碰女人了,突然间被她弄得有些迫不及待。亲吻时,连她的衣服都顾不得脱,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直接从领口伸手进去一顿揉cuo。
    黑暗中,两人东摸西搞的胡乱挑-逗了一会,很快正式进入啪啪啪的节奏。
    看来她确实很饿了,比我还饿。
    小梅的配合十分到位。虽然环境不是很好,但是够刺激。
    “吃口奶吧!”
    突然间,在我奋力耕耘时,想起昨晚梦中三个女人对我说过的话,忍不住“呵呵”笑了一声。
    “秋官?你笑什么?这里黑麻麻的,你别笑得那么吓人。”小梅喘着气说。
    “没事没事。别害怕。我就觉得这样太爽了。”我也喘着气回答说。心想,这才是真正的生日礼物吧,虽然迟来了一天,不过我不介意。
    小梅“嗯”了一声,“我也觉得好爽!”
    哈哈,既然都觉得爽,那就更爽点吧。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21:57
    于是我加快了速度和力度。
    可惜不到两分钟,小梅断断续续的说,“秋官,你……你……你太厉害了,你太厉害了啊,你……啊,我好慌啊,我好慌!”
    好慌?这是什么情况?饿了还是低血糖犯了?
    擦!不是吧。居然能把她给搞慌了?是说明我厉害还是她承受力太差?
    小梅的反应让我很意外,但无意中刺激了我的敏感神经,在她不停的“我好慌”的刺激下,哥很快在颤抖中结束了战斗。
    “秋官,看不出你这么厉害!”小梅说。
    “我和你一样,也很久没接客了。”我笑着回答。
    小梅满足的嘻嘻一笑,“要不要我给姐妹们说说,让她们有需要的就找你。”
    我一愣,“那可不行。你千万不能说。你这是害我啊!队长知道了,非把我揍死不可。”
    就在这时,楼梯口的应急灯突然闪了两下,吓得小梅惊呼一声,我也被那两盏微弱的白光吓得一身冷汗,以为有人从楼上下来了。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22:02
    “有鬼啊!”小梅慌慌张张的胡乱整理几下衣服就往外跑。
    看着小梅逃也似的离开,我心想,有鬼怕个毛,是人才可怕。
    当我慢悠悠的整理好衣衫,从楼梯间走出去时,小梅在外面等着。
    “你不怕鬼啊?”小梅借着昏暗的灯光理了理的公主裙。
    “你不慌了啊?”我暧昧的看了小梅一眼,见她不时的瞟向楼梯口,又道,“我不怕鬼。其实我除了会看相、算命外,还会捉鬼,你信不?”
    “你还会捉鬼?”小梅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不是捉鬼。说错了。是驱鬼。你信不?”我回答说。
    “你真的会驱鬼?”小梅反问道。
    “真的会。这是祖传。以前我祖母就是我们老家的驱鬼达人,听说过神婆吧?”我说。
    “真的啊?你给你祖母学的?”小梅似乎想到了什么,说完看了看四周,不等我回答,轻声说,“你知不知道,我们夜总会这几天在闹鬼?”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22:06

    等了半天,来个广告?哈哈哈……
    作者:阿鬼好色 时间:2015-12-29 22:11
    我次奥,听到这里,我顿时一惊,夜总会闹鬼?没听说过啊,看来消息封锁得挺严实的。
    难怪刚才在楼梯间见到应急灯闪了两下小梅的第一反应是“有鬼”,肯定是因为她听到了夜总会闹鬼的事。
    “你听谁说的?”我好奇的问。
    “曲小甜。”小梅靠近我耳语道。
    曲小甜是辉煌夜总会的头牌,她服务的客人非富即贵。
    “她怎么会告诉你?她又怎么知道的?”我继续追问。
    “我和她是老乡啊。”小梅看了我一眼,“不信?那你知不知道,她的真名不叫曲小甜。”
    “不知道!”我回答说,她真名叫什么关我鸟事,她这种头牌根本就不屌我,我也不想屌她,不过头牌中有一个叫李心儿的,虽然她可能也不想屌我,但我很想屌她,因为她就是我心中的女神范儿,不管身材样貌还是气质,绝对是辉煌夜总会头牌中的头牌,尤其是她笑起来的时候,简直迷死万千少男,甚至连一些女的可能都要为之倾倒,而且我听说她有一个原则,就是坐台不出台,卖艺不卖身,而且她这条原则,连老板都拥护,换做其他头牌,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要是不出台,自己走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阿鬼好色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94天 / 跨度245天】
    • 开贴:2015-12-29 17:28
    • 更新:2016-08-31 10:44
    • 阅读:1191920 回复:5964 楼主:1570
    • 字数:约248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