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上班第二天才知道顶头上司是他?面对来之不易的工作,我该何去何从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居唯恕 时间:2018-03-14 12:12
    我扑过去握着那只软绵绵的手,喊她:“妈妈。”五六天以来,我的呼喊第一次得到了回应,她看着我勉力露出一点微笑点了点头。
    终于,熬到了出院。住院花的钱大多可以报销。我算计着,如果报销了就先还陈晓月的钱。她毕竟比老薛头更着急。
    然而项大夫的一番出院嘱咐又让我的希望落了空。
    “病人出院以后的康复很重要,另外还得吃中药继续调理,这个很关键,能不能彻底康复就看这个。”
    “什么中药?”
    “我已经给你开了单子了,就在我们的药房拿。心血通胶囊。”
    于是,两百八十块钱一盒的心血通一买就是四十盒。妈妈很心疼,我凶她:“项大夫说不吃很难彻底康复。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吧。”
    刚一回到家,仿佛从山林中重归尘世,家里的摆设都蒙着灰,打开门一股陈旧的气息扑面而来。我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心想:就当一切重头来过吧.
    作者:居唯恕 时间:2018-03-14 13:20
    把她扶到床上躺下,我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电脑,搜索最近一个月招聘的职位。春节刚过,这个时候的招聘寥寥无几。不分任何类别的职位全部罗列在一起也不过三页而已。
    我有的是时间来细细筛查。一个职位跳入眼帘“洛克中国招聘销售助理”。助理?这听起来像是女孩子干的活儿。洛克?听起来像是外企,听说外企待遇不错。现在多一百块钱的工资都能牵动我的心。
    进入百度查查洛克是干什么的。居然是一家生产安检仪器的公司。安检?我想起李乐永工作的公司似乎就是安检公司。他曾经说过CT机、安检门什么的,我也算是对这个行业有一点点了解。
    雁过无痕,这段婚姻结束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我又坐在这张桌子前就像从小到大时那样。只是心里这点回忆算是唯一的痕迹了吧?
    不管怎么说,这个公司很合适。我点开了“招聘要求”,逐字逐句地看着,根据招聘要求改起简历来。
    心里隐隐知道我在撒谎、在犯错误,但是我仍然重重地敲击着每一个字。半个月,半个月之内我一定要得到一份工作,一定要。
    在此之前,我得先去剪发。剪一个神清气爽的短发,用新的姿态活下去。
    作者:居唯恕 时间:2018-03-14 13:21
    @ty_芬芬951 2018-03-14 12:42:01
    每天刷屏,追着看,楼主在等人联系出版是吗?
    -----------------------------
    能够帮助联系出版最好
    作者:居唯恕 时间:2018-03-14 14:13
    国贸桥西

    第二部

    35、

    听了秦冠诚恳的话,George往他身边凑了凑准备说点什么,显然已经被他打动了。
    李乐永的眉头皱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越发严肃,嘴上却很客气:“谢谢啊。让我们先想想办法吧,实在不行还得请你出马。”
    打发走了秦冠,George立刻说:“既然香港那边有,李总你赶紧跟他们联系一下,借用一下。”
    李乐永几乎要冷笑了:“你放心,机器一定借不出来的。既然秦冠敢告诉我们就不怕我们自己去借。他这么做不过是拖延时间让我们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而放弃别的办法。”
    George哭丧着脸说:“那总得试一试吧。试试总没坏处吧。”
    李乐永没有说话走回办公室打电话去了。办公室的人都为之翘首,George更是干脆等在办公室的门口。过了一会儿,李乐永走出来,众人望着他。
    李乐永见这情形说道:“我早就说过不能报太大希望的。”George还是不死心:“他们具体怎么说?”
    “他们不借。理由是这台机器已经订出去了,不日代理商就来提货了。”
    George几乎暴跳如雷了,脸上的肥肉颤抖着:“为什么?凭什么?”
    “就凭这是咱们的错误,而不是他们的。他们帮咱们是额外的恩惠,不帮也是情理之中。就算闹到总部咱们也不占理。”
    George脸上的肥肉凝固了,半晌才干着嗓子说:“咱们请万先生跟他们协调协调吧?”
    李乐永的声音像是在雪水里浸过一样:“万先生现在正在民丹岛度假呢,根本联系不上,而且就算……这个事情还得靠我们自己解决。”
    办公室里一片沉寂。这突如其来的恐慌仿佛冰雪,把大家都封冻在自己座位上。
    作者:居唯恕 时间:2018-03-15 00:17
    李乐永交代了一句:“我去想想办法,下午没什么事你们按时下班吧。”
    他走下楼梯,正碰上赵芭比走上楼梯来。看着面面相觑的众人有点迷惑,她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她把一个快递包裹放到我的面前就转身走了。
    George的满腔怒火终于有了发泄的渠道。他冲我嚷嚷:“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思在网上买东西?”
    李乐永回身看看我,并没说话。他的背影里都是一声叹息。我知道他曾经想帮我,但看我资质愚钝,有一种扶不上墙的无奈。
    我在心里喊:我没有买任何东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包裹给我。但我没有说出口。
    撕开包裹,是羽绒服,昨晚落在林总车里的那件。心里过了一阵闪电,想起林总昨晚说的话。
    世事还真是瞬息万变。昨晚他邀请我时,我以为我绝对不会理会这种荒唐的建议。但今天看来,这也不失为一种选择,总比没工作强。我已经怕了。
    手机叮铃响一声,是短信,来自于一个陌生的号码。
    “刘小姐,我是林总的助理何新树。请问包裹收到了吗?”
    手指一动,几个字打了出去:“收到了,谢谢。”
    很快,他的短信又来了:“不客气。林总让我发这个网址给你,这是我们公司的网页,首页上有招聘信息,里面有招聘文员的要求和申请表。请你在线填写。”
    大拇指在手机上方犹疑了一会儿才打出四个字:“好的。谢谢!”
    办公室一片沉寂。只有Billy敲打键盘的声音。
    在心里练了一下午的台词,我摆出一副勇敢的姿态走到George面前开了口:“George,这件事责任全都在我身上。我……我辞职吧。”
    George猛地抬起眼睛怨毒地看着我:“你当然应该辞职了。这件事要是黄了,不但是你,连我都得走人。”他转过眼睛,心灰意冷地说:“算我倒霉,招你进来砸了我的饭碗。”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脸上还是火辣辣的。我已经到了连说“对不起”都招别人烦的时候。
    抬眼看看四周,人们都用冷漠的背影对着我。他们是一体的,而我是个闯入者,永远隔离在他们之外。这本来就不是属于我的地方。
    我的东西很简单,简单收拾一下桌子上就空了。George去茶水间倒水回来时才发现我的桌子空了。这让他的脚步迟疑了一下,但他没说什么。坐下以后半天才过来跟我说:“你也不用着急,总得等人事那边办了手续才行。”
    作者:居唯恕 时间:2018-03-15 10:32
    Vivian走过来帮我收拾,小声地说:“你也别太难过了,要不还是跟李总说一声吧?”我摇摇头:“他不会挽留我的。”
    她点点头,把手按在我的肩膀上。身上好闻的气息萦绕着我。
    别人的安慰比打脸更难受,我的一切难堪Vivian都看在眼里。她的一件毛衣能顶别人一个月工资,一辆车子能顶半套小户型,她的美丽,她的能力,她如此金光闪闪,毫无瑕疵。她心里会对我有怎样的可怜,一个没她有钱、没她漂亮,没她有能力,甚至连父母都不全的可怜人。
    想到这些我的心就揪成一团,但还得强打精神谢她好意。
    “谢谢你。”我说。
    “下班时间到了,你在这儿熬着也没意义。要不你就先走吧。”她轻声说。我点点头,屈辱而无奈地顺从了这个建议。
    桌上的东西,我犹豫了一下没有拿。晚上给李乐永发个短信说清楚就算辞职了吧。明天让他给人事部门打个招呼,痛痛快快地给我办了离职手续。最重要的是把这个月的工资给我。
    曾经有肌肤之亲的前夫是我的大领导,总算还有点好处吧。虽然这点好处最终只是用在了辞职上。
    不想坐电梯,不想看见赵芭比、Amanda、陆海空这些人,此刻的我只想静静地离开。
    我不在乎十几层高的楼梯。我愿意走楼梯,我愿意把回家的时间拖得慢一点再慢一点,好给我时间想出个说辞回家搪塞妈妈。
    不太熟悉地找到楼梯间的门,沉重地拉开走了进去。水泥墙面和水泥台阶灰成一片,与外面豪华现代的装修完全风格不符。大概因为平时没有什么人走楼梯间吧,所以才修得如此简陋。
    刚要迈步,楼下传来的一阵说话声和一股呛人的烟味让我屏息静气一动不动。
    “秦总,您这一招太妙了。您当初叫我不要着急赶刘西溪走看来是对的。”这是Billy的声音。
    “呵呵,我就知道刘西溪这个傻子会给李乐永捅大篓子。怎么样?你气儿顺了吧?”秦冠很得意。
    牙齿咬着嘴唇,想起曾经我用那么信赖真诚的目光望着秦冠,看到他在我面前微微低下来的大个子感到一种被重视的快乐。我的指甲掐进了自己的肉里,曾经我对秦冠的每一次笑容和天真的发问都让我感到羞辱。
    “当初人力都已经让她签字走人了,结果李乐永居然不但把她拉了回来,而且还把我的事点出来。这回真解气啊。”Billy恨恨的。
    “我告诉你啊。这次至少刘西溪肯定得走人了,把助理的位置腾出来,你那朋友就可以进来了。”
    “秦总,真是太谢谢您了。不过,您要是不打算帮李乐永,何必那么说呢?万一他真找你帮忙呢?”Billy的声音。
    “笑话!我会帮他?”秦冠冷笑,“我不过是逗他玩玩罢了。他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怎么肯低头接受我的帮助?就算他肯低头,我也只会帮他把这事儿闹大。香港那边知道了,最好总部也知道。这个项目失败了,他也待不下去了。谁叫他这个错误犯得太低级。”
    “那李乐永走了以后,总部不会又派个别的人来吧?”
    “以我和老万的关系,销售总监肯定就是我的了。到时候,你就是高级销售经理,百分之二十的折扣审批权,怎么样?”
    “秦总,没说的。我都听你的。不过,你看李乐永这次肯定逃不过去了吧?”
    “他当然也不傻,出了事肯定往George他们身上推,要把自己摘干净。但是我不会让他逃过去的。”
    烟味飘上来,十分呛人。以前李乐永很少在家抽烟,我一时无法适应这种味道。轻轻地拉开门,尽量无声地退出去,再把门轻轻地关上,害怕那一声撞击会惊动楼下的人。
    作者:居唯恕 时间:2018-03-15 11:53
    走出楼外,一股土腥味扑面而来。天空有点微微发红,这正是沙尘暴的前兆。
    打开手机,网址已经发过来了。我只要回家填好表格就可以有一份新的工作等着我。林总亲自邀请我,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到了那边以后,有他的庇护我能安安稳稳地做一份工作,拿一份工资。至于其他的,他可能没有那么龌龊,就算有,我小心避开就行了。
    但是我可以这么心安理得地走吗?我把这边搅得一团乱七八糟,把我自己的工作搞砸了,可能连带把李乐永的工作也搞砸了。而我曾经已经毁过一次他升迁的机会。我们俩是不是命里犯冲啊?
    为了怕自己反悔,随着地铁的晃荡,我一只手死死抓住车厢的扶手,另一只掏出手机快速地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对不起,这次的事全是我的错。这段时间感谢你的照顾,但是我实在不适合做这个工作。明天我就辞职。请你明天和人事说一声,让他们给我办理离职手续吧。”
    点击“发送”之后,我浑身的力气仿佛都用光了。把手机放进包里,两手环抱住车厢门口的柱子。那种冰凉坚硬给我的虚空带来一点安稳的托付。
    他的回复很快就来了,就两个字:“好的。”我无声地笑笑,眼泪却涌了出来。
    作者:居唯恕 时间:2018-03-15 13:31
    回到家,桌子上还是冬天的当家菜——醋溜大白菜。春天新鲜的蔬菜已经上市了,但还是大白菜最便宜。
    端起饭碗,想起入职第一天,George领我去地下餐厅的情形。此刻他恐怕恨我入骨,悔不当初吧。眼前浮现起George那埋怨的目光,Billy嘴角的冷笑,Vivian的柔声安慰里包含着居高临下的怜悯,李乐永面无表情,但我知道他眼里流露出失望。
    他这样精明的人怎么会有我这样糊涂又无用的老婆?离婚是对的。
    我狠狠扒了一口饭,连同心里的羞愤、痛苦一起咽下去。突然,伸向大白菜的筷子停住了,我想起如果以后去了机场安保公司工作,少不了还是要见到这些人。我怎么解释突然从乙方公司跳到甲方公司?
    我仿佛看到赵芭比冷笑一声跟新来的人说:“别看原来的销售助理傻傻笨笨的样子,其实我们都被她骗了,人家精着呢,不声不响地就搭上了林总这条船。”
    我的脊梁软了下去。我不想别人在背后骂我,更不想他们看不起我,而最不想的是以后还要跟这些人碰面时维持表面的客气。
    作者:居唯恕 时间:2018-03-15 14:01
    “你怎么了?吃饭发什么呆呀?”妈妈的一声责问让我醒过神来。我已经发呆很久了吗?
    夹了一口白菜放进嘴里,酸酸的滋味迸发开来,心里酸涩难以按住。还是跟她说一声吧。
    我镇定自己,努力用最平常的声调说:“妈,可能我要换工作了。”
    我妈像是被咒语定住一样停止了咀嚼,箭一样的目光射到我脸上。我立刻就后悔了,本以为已经尽量委婉了,却发现还是不够。
    “又怎么了?”语气很平静,但是我知道这平静背后是怒气的隐忍。就像海平面上的冰山,不起眼的白色小尖,但真正庞大的山体其实匿身于海里。
    “嗯……没什么。”我瑟缩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脑子飞速运转着,怎么把这事圆过去。
    “你工作又出问题了?”我妈越发步步紧逼。海平面下的冰山要跃跃欲出了。脑中念头一闪,有办法了。我清了清嗓子。
    “其实,我找到了另外一个更好的工作。是在机场的安保公司当文员,工资待遇比这边还好,而且还稳定,有编制。”林总好像没说他们那边有编制,姑且这么说吧。
    “编制”这是对付我妈的杀手锏。果然,她沉默了,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默默地嚼着。
    我也放下心来,今夜可以过去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实在累了,考虑不了那么多。
    “不对。”我妈把筷子吧嗒一声放下,严厉的目光审视着我。“你今天回家来我就看你神色不对。如果只是普通的跳槽,你早就兴奋地告诉我了,而不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没有啊。”我埋头吃饭,希望自己的样子没有异常。屋里一片沉默,她没有再说话。
    等我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却看见她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等待着她的盘问,却没想到她的眼神和声音都柔和下来:“到底怎么回事?跟妈妈说说。”
    她的声音一软,我突然想哭。有多久我没跟人说说心里话了?
    记得去年,我曾经躺在他的怀里跟他说被当众辞退的事,他抱着我柔声安慰,可是如今他人还在,而我们早已不复当初;我也曾经和陈晓月一起叽叽呱呱,可是她有她的算盘,我也再难像以前那样心无杂念地信任她了。这热闹拥挤的城市里,我怎么会这样孤独?
    想起在办公室里的种种,被呵斥、被驱赶,我突然哭得不可自抑。
    待我哭够了,一张纸巾递过来,耳边还是那句温柔地嘱咐:“跟妈妈说说吧。”我点点头,把心里的委屈倾泻而出。当然,我不会告诉她我们的总监就是李乐永。
    桌上的饭菜已经凉了,既无心吃饭,也无心收拾,就那么摆放着。
    一抬眼,妈妈直直的目光定在我身上,仿佛要看到我心里去。我怔怔地望着她。
    “不要离开公司,哪也不要去。”她斩钉截铁地说。
    我楞了,看着她,居然有点不确定刚才那么坚定的声音是不是她发出来的。
    “你就在这里干,直到干出点名堂来。工作不是在哪里干都一样,如果你现在离开了这里,留下一堆烂摊子。以后不管怎样,你心里会一直有阴影,这阴影甚至会变成一个黑洞。每当你遇到同样的事情你就会害怕会发抖,会拼命地想逃避。如果这一次你不能战胜自己,以后也不能。”
    我吃惊地望着她,她眼中隐隐似有泪光。被我看得受不住,她突然转身快速地擦拭着眼睛。
    “你的生命中也有这样一个黑洞吗?”我问,却没指望她会回答。
    “有。”她转过身来,眼睛红着,泪水顺着已经有些塌陷的脸庞流下来。
    我惊呆了,半天才问:“什么黑洞?能跟我说说吗?”
    她看我很久才说:“好。是时候告诉你了。”
    我恐惧起来,我突然明白了我们家的黑洞是什么。那个黑洞困扰我很多年,我曾经拼命追问过而不得解。但是在我已经放弃之时,她却要告诉我了。
    窗外的风很大,把窗玻璃摇晃得嘎楞嘎楞响,越发显得家里的静谧。还真是一个适合听故事的夜晚。我脸上的泪干了,我甚至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我终于要听到那个故事了,那个关于我身世的故事。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居唯恕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94天 / 跨度118天】
    • 开贴:2018-02-22 11:51
    • 更新:2018-06-20 15:22
    • 阅读:4054435 回复:8125 楼主:587
    • 字数:约534千字
    • 图片: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