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叔守墓二十年,差点疯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旗小七 时间:2018-03-12 12:04
    莲蓬的各位朋友们大家好,今天在这里想和大家讲一讲陈叔的事情。陈叔其实和我没有血缘关系,我也是因为偶然的一件事才结识的他,为什么要在莲蓬来说,因为陈叔是一位守墓人,其实比较正式的说法是一位陵园公墓的工作人员。
    我的水平有限可能讲的不是太精彩,但是自从结识了陈叔之后,让我对于自己过去所坚持的世界观有了很大的改变,而陈叔也给我讲了许多在墓地守墓所发生的怪异不可思议的事情,包括我亲身经历的,都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也许你们能够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作者:旗小七 时间:2018-03-12 12:05
    首先,我先说说陈叔这个人,陈叔说自己年轻的时候还是很帅的,那时候姑娘都说他长得像刘德华,对此我是沉默以对,因为从那张融化了的左耳和毁容的半张脸我实在看不出来那里有刘德华的影子,可能感觉到了我的怀疑,陈叔总是吐了一口痰在远处后,淡淡说要不是那一起火灾,他现在也是个家庭美满的普通人。
    陈叔这点说的倒是没错,他年轻时候曾经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但是一场大火不仅烧掉了他全部家当,还将他烧的面目全非,在那个年代工作机会也不多,毁容后更没有人愿意请他做事,老婆受不了了带着孩子离了婚。
    对这一件事我颇为陈叔打抱不平,可是陈叔却很淡然,用他自己的话说每天早晨看着镜子都能把自己吓一跳,更别说那会还年轻的老婆了,说完陈叔咧嘴笑了下,不过因为当年的烧伤烧坏了面部神经,所以他的笑看上去有些怪异可怕,就算和他很熟了我都不自觉挪了挪位子。
    作者:旗小七 时间:2018-03-12 12:08
    对了,说一下陈叔是怎么当上守墓人的,其实当时陈叔毁容之后基本上没有工作和生活保障了,幸好他有一个亲戚就是这座公墓的工作人员,那时候公墓还没有现在的规模,不过也需要请个临时工打理,他亲戚一想反正你这个模样也就只能见鬼了,那就来当守墓人吧,工资不会太多但是至少有保证。
    我比较好奇的是陈叔刚来公墓的时候会不会害怕,开始和陈叔不熟也没问,后来熟了发现他这人其实很好耍,我就问他,陈叔你在这上班是不是不害怕?陈叔纳闷,用融化后只剩下一个圆点的眼睛瞪着我问为啥?我笑着说你这个样子估计能吓鬼一跳,它们还能吓着你?陈叔咳了一口浓痰,呸出去很远后说放屁,劳资刚来的时候差点吓尿了。这话把我逗得够呛,我连忙递了一根烟后问咋回事。
    作者:旗小七 时间:2018-03-12 12:09
    陈叔说你想想晚上的时候一个人,在这坟地里是什么滋味?我想了一下,这个事情我干过,陈叔尽量的翻了翻白眼,说我那天是喝醉了,要不是他把我捡回来肯定又得再挖一口墓。我脸红了一下,谁还没个喝醉的时候,陈叔没说啥点了点头,他知道我当时是咋回事,不过这事情和故事没关系,我就不多说了。
    你看见柜子上的台子没有,陈叔指了下他屋子里那个靠墙的旧碗柜,我看了下好像没啥特别的。这上面原来摆着阿弥陀佛、钟馗画像、观音菩萨还有一个十字架,陈叔说完从口袋里面掏出来手帕擦了擦眼睛,他的眼睛常常会流眼泪,所以要不时的擦一擦。我憋了半响才说,陈叔你准备的挺全乎的,基本上涵盖国内外一切宗教形式了。陈叔又笑了笑, 当你吓坏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信了。我挪了挪位置,心里却很窃喜,这就是我想要的。你的意思是你真见过鬼了,我马上问。
    作者:旗小七 时间:2018-03-12 12:55
    感谢回帖的读者朋友,你们的支持是我讲述更多陈叔故事的东西。
    作者:旗小七 时间:2018-03-12 12:59
    动力,不是东西,哈哈太激动了。
    作者:旗小七 时间:2018-03-12 13:05
    陈叔说你想想晚上的时候一个人,在这坟地里是什么滋味?我想了一下,这个事情我干过,陈叔尽量的翻了翻白眼,说我那天是喝醉了,要不是他把我捡回来肯定又得再挖一口墓。我脸红了一下,谁还没个喝醉的时候,陈叔没说啥点了点头,他知道我当时是咋回事,不过这事情和故事没关系,我就不多说了。
    你看见柜子上的台子没有,陈叔指了下他屋子里那个靠墙的旧碗柜,我看了下好像没啥特别的。这上面原来摆着阿弥陀佛、钟馗画像、观音菩萨还有一个十字架,陈叔说完从口袋里面掏出来手帕擦了擦眼睛,他的眼睛常常会流眼泪,所以要不时的擦一擦。我憋了半响才说,陈叔你准备的挺全乎的,基本上涵盖国内外一切宗教形式了。陈叔又笑了笑,当你吓坏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信了。我挪了挪位置,心里却很窃喜,这就是我想要的。你的意思是你真见过鬼了,我马上问。
    作者:旗小七 时间:2018-03-12 13:35
    陈叔点了点头,同时不太爱说话了,我和他比较熟了,知道这是他在回忆,又递了一根烟后陪他抽了起来。不是在这里,陈叔给我说,我弹了下烟灰点了点头。
    陈叔告诉我,他第一次看见鬼,当然陈叔没有用鬼这个词,他说的是那个东西,我知道他这种人都有些忌讳,于是没有插嘴打断他。
    那是他被烧毁容后从医院出来的第四天,因为家已经没有了,陈叔暂时住在自行车存车库,条件非常的简陋,只有一张床和一条被子,四面透风的墙壁,就这样还有居民不满意,提意见说自己取自行车会被吓到,陈叔没有办法只能戴着帽子尽量小心翼翼,毕竟寄人篱下很难。
    那你是什么时候碰到的那个东西的,我尽量不想让陈叔想起难过的事情,于是故意插嘴说道。
    没了家的人,就特别想回去看看,傍晚的时候人家都在家里吃饭,路上人比较少的时候,我就戴着帽子和围巾出去到原来家附近转转,看看还能捡到什么能用的家伙什,陈叔给我说,我原先家是个老式的工厂家属院小二楼,本来地方就比较偏僻,那天我觉得天特别阴冷,冷风直往脖子里面灌,刮得我汗毛都竖起了了,到了地之后,一看烧的什么都不剩下了,一面黑黢黢的墙壁,剩下的都是瓦砾,我当时想瓦砾底下应该还能留点啥,就走了过去,没想到当时那还有别人,可能是拾破烂的吧。
    拾破烂的是鬼?我好奇的插嘴问。

    作者:旗小七 时间:2018-03-12 13:36
    感谢捧场,我继续哈!
    作者:旗小七 时间:2018-03-12 14:10
    陈叔摇了摇头,告诉我就是普通拾破烂的,我忍不住切了一声,这胃口掉的。不过,除了那个拾破烂的还有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背对着他在瓦砾堆旁边哭啊哭的,陈叔没理我继续说。
    女人带着孩子,兴许是死难者家属,我看着陈叔的脸说。陈叔点点头,他把烟蒂扔地上用脚搓了搓,说他当时也这么想,反正捡了个变形的铁锅就回去了。不过回去后,他总是觉得那不对劲,可是也没多想,用铁锅煮了些白菜将就吃了就睡了。
    那不对劲,我没忍住还是问了,陈叔叹了口气,他说半夜的时候他突然惊醒过来,想起来了一件事情。他想起来那个女人和孩子蹲在地上怎么没有脚,第二天陈叔就又去了发生火灾的地方,碰到了那个拾破烂的后,他还问起对方有没有看见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哭。结果拾破烂的说自己就看见他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女人和小孩。

    作者:旗小七 时间:2018-03-12 14:46
    陈叔说完后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果女人和小孩是住一起的邻居,那你应该认识啊。陈叔说他后来才了解到,那个女人比较倒霉,当时是来走亲戚的,没想到碰到了火灾。
    人确实死了?我问陈叔,陈叔往屋外指了指,就埋在了陵园的那一片,母子两人合葬。陈叔说完后,我扭了扭身体,后脊梁发凉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似得。
    不过后来这个女人和孩子还有比较灵异的故事,下次我接着给大家说。
    陈叔讲完了他第一次见鬼的故事,但是我听了心里还是很疑惑,其实也不怪我怀疑陈叔,对于陈叔的人品我是绝不会怀疑的,但是好歹我也是受过高等大学教育的有为青年,虽然我们那个大学一般般,可是要让我在现实中一下子接受有鬼这个设定,说实在的还真有点难。
    我听完后就问他,陈叔你确定不是因为火灾受伤留下的后遗症,最近新闻看了没有,美国佬打伊拉克的大兵,都得了一种叫做战争综合征的病,也是会看见幻觉之类。陈叔没有反驳我,他告诉我其实他也怀疑过自己脑壳坏了,说完用发黄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门,为此还专门去看了医生。
    我们那时候医院不贵,不像现在,陈叔低下头对我说,我深有同感。结果就是医生告诉他,除了他的视力没有以前好,样貌比较磕碜,其他和正常人都没啥区别,也就是说他的脑子拍了片子后没啥毛病。
    虽然医生说没毛病,但是我自己却知道有问题,因为每到中午之后,我就开始能看见路上会有不一样的影子出现,陈叔继续说。
    我马上反驳,陈叔你要说有鬼的话,鬼都是晚上出来的,中午还是大白天呢。
    陈叔伸手用手指扣了扣自己的头皮,因为火灾他的头发稀稀拉拉,许多地方都只能看见光秃秃的头皮,头发也像是沙漠的绿洲一样,东一块西一块。陈叔说,你说的我也懂,但是那些东西过了中午之后就有了,只是越到晚上越多。陈叔说到这,我当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左右看了看,不知道为啥虽然外面明媚的阳光,我却觉得自己瘆得慌。
    陈叔看我害怕笑了下,摆摆手意思不说了,可我这人也是贱得,就跟许多人一样,越害怕鬼故事越想听,于是连忙发了烟让他继续说。

    叔,你既然害怕为啥还要在这里干?难道这里就没有,我当时好奇的问他。陈叔苦笑摇了摇头,人要生活,就算是害怕我也得吃饭吧!我这个摸样除了这里还能去那。陈叔的话是实话,别看公墓每个月当时就几十块钱的工资,但是却可以赚外快。一般这种公墓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时间在清明或者忌日来祭拜,有的人家甚至是国外移民,因此这种单位就有了一个很人性化的服务,可以雇像陈叔这样的工作人员,定点来清理打扫墓地,加点钱还能给放盆花、供果以及长明灯,林林总总的钱加起来其实不比其他单位差。
    你听过风声吗?陈叔忽然问我。我看了一眼外面,其实说起公墓大家都会以为是那种电影中阴森森,充满恐怖气氛,但事实上现在的公墓墓园绿化的都很好,若是忽略了那些林立的墓碑后,你会觉得这就是一处景色宜人的园林。
    可山上的风声却是很可怕的,山风刮起来就像是老版电视剧聊斋片头,那一段悠长的呜呜呜呜,一点都不夸张,我以前也不知道,但是来墓园久了就能听见,一般科学的解释是风穿过树林发出的摩擦声,不过就算我告诉你这个科学道理,在深夜的时候,听着屋子外那呜咽的风声,就着屋内昏暗的灯光,想想屋外那布满整个山头躺着的东西,这时候好像各个想起来和你聊会天,你就会觉得无比酸爽。
    而陈叔的意思是他比一般人更感到恐惧的是,他还能看见那些东西,就明明白白的在他眼前晃悠。尿了,真尿了,陈叔猛砸了一口烟,瞬间大半截变成了灰白色,我眼泪都快下来了,叔这软中华价也不便宜。
    作者:旗小七 时间:2018-03-12 14:50
    头一夜是最难熬的,陈叔接着说,第二天换洗了尿湿的裤子,就直接奔向寺庙、道观、尼姑庵还有教堂,能请的全请了,能跑到的全跑到了。陈叔说这一段的时候,我承认我无耻的笑了,不过也能理解,当一个人忽然发现过去认为是骗人的传说故事,竟然就真实存在,肯定会把宗教信仰当成了唯一的依靠。
    有效吗?我问陈叔。陈叔告诉我至少屋内是不会出现,说明还是有一些效果的。这让我更奇怪了,既然有效果为什么陈叔要把佛像都撤了下来?
    作者:旗小七 时间:2018-03-12 15:13
    不过我当时没有从陈叔口中立即得出答案,因为一个电话将我从陈叔那里叫走了,电话是我铁哥们老杨的,他头一句话就是,小七你让我找的神婆我找到了。我至今还记得当时的心情,人们常说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都有,说实在的那一刻我真的感觉到这话一点都不假,接着我就连忙与陈叔告辞,开车离开了墓园去找老杨。
    再见到陈叔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月,我提了两瓶酒和一条烟,带着郁闷的心情找到了陈叔。当我看见陈叔的时候,他正拿着一块抹布,在一排墓碑前擦拭,这是陈叔每天的工作,不过这四十多排的墓碑几乎要擦拭两三天非常辛苦,但是他却乐此不疲。
    小七来啦?陈叔看见我点了点头,他放下手中的抹布,伸直身体敲了敲腰,指了指自己的屋子,看得出来他很高兴我能来看他。
    坐在陈叔的屋里,我心里平静许多,而陈叔给我倒了一杯茶水,这茶很香,是陈叔自己在山上种的野茶。捧着茶杯我却哽咽着不知道说啥,陈叔拉过来一把用藤条缠着一条腿的矮凳子坐了下来,凳子嘎吱直响,这一次没等我问他自己先开的口。
    上一次你问我为啥把佛像最后又送走了?陈叔对我说,我想起来确实最后的话题是说到这里,然后就被老杨的电话打断了。开始的时候能看见那些东西,是个人都会害怕,但是时间久了,我发现有时候人比那些东西要可怕的多,那些东西只要你不招惹它们,其实它们也不会害你,但是人不一样,人坏起来是真是没啥能挡得住。
    陈叔的话我有点明白,当时新闻上报道了许多事情,毒豆芽毒大米,为了钱人真的是什么都干得出来。但随即我问了陈叔一个问题,叔你觉得真有因果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旗小七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90天 / 跨度190天】
    • 开贴:2018-03-12 12:04
    • 更新:2018-09-18 22:05
    • 阅读:9033946 回复:14760 楼主:6572
    • 字数:约626千字
    • 图片:4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我叔守墓二十年,差点疯了……46图 旗小七 2018-09-18 22:05 8188/6572 190/190
    八卦昨半夜差点疯了,听着猫在耳边叫,一睁眼,尼玛,在我枕边放一老鼠7图 大唐云飞扬 2014-11-03 19:06 554/141 5/4
    情感因为生不出孩子,竟差点儿被逼疯了 青山桃花2013 2017-03-03 13:40 43/267 5/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