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野种》美少女私奔山林后生下野人孩子在人世生活的传奇(寻出版影视化)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六月桂圆 时间:2018-02-25 17:03

    这个故事源于桂西山区民间传说,我十岁那年左腿得重病,本地大小医院治疗都不好,整个左大腿时不时就从腿骨中发出一阵阵刺痛,非常折磨人。我残废在床一个多月后,爸妈听说我们那边的深山里某村有个巫法奇人可治顽疾,爸爸便翻山越岭去寻来给我治腿。
    这位奇人来时,我已经很多天没法下地走路了,他什么道具也没有,只凭双手对我的腿随便发功一会儿,我竟然再感觉不到腿痛,一下就能下地去后院散步了。家人当时都觉得非常神奇,立马好酒好菜招待,我爸还让我和他带来的同龄儿子结拜做老同。
    不过,这位巫法奇人也没有根治好我的腿病,因为当天夜里我又腿痛发作了,他再给我发功也没有神奇效果了,他自己都觉得这病他的巫功也没法治好,但他和他儿子在我家住了一晚上,我要写的这个故事便是从这只有一面之缘的老同父子口中听到的,当时故事中的奇异人物对于身患恶疾的我产生非常大的激励和斗志。
    我的腿病后来是经过大手术才勉强治好一些,但每年仍有复发,好在一次比一次减轻痛苦和延长复发期,所以这种巫法治病的事我也从不相信的。但此后多年,我的腿病每复发一次,我都会想到那对父子谈到的那个奇人故事,后来长大更是决定把这个故事纪录成书,期间收集相关传闻于西南民间多个地区乡村,易稿多次,终于完本,发布出来,只不想他们传奇进化的坚强人生埋没人间,希望与天下读者共赏析。

    故事讲述一位侗族美少女和情郎私奔到原始山林,误入野人洞,情郎被野人打死吃掉,她被野人蹂躏后逃回家乡。因而生出野人孩子,被村民视为异类,全民对她砸碗断绝终生交情。面对六亲不认,她坚忍不拔,向命运抗争,带着野人孩子结庐山洞,孤艰生存。最终领悟做为人类的品质,进化成为一名融合现代社会生活的异类人种。本书以云贵高原为背景,以“生活,进化,圆梦”为主题,以“野蛮生长,不忘初心”为旋律,记录一位母亲的超凡母爱和异类小人物“自强不息,破除迷信,与时俱进,努力进化”的传奇人生。

    ——————————————全书已完稿,寻出版影视化————————————

    正文 第一章 救命啊,生的什么妖孽啊

    美少女龙氏,生下野人孩子那天,整个莲花村都沸腾了。
    当时负责接生的是龙塔婆婆,她接生过的婴儿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曾见过各种各样畸形胎儿。长六七根手指啊,没有左手啊,没有蛋蛋啊,五官不全啊,甚至连体双婴,阴阳两性人……不过这些畸形婴儿的存活率非常底,因为都被她当场捏死了。
    以前山民生活环境封闭,落后,脏乱,又爱多生多育,生出奇形怪状孩子的事就多了。如果生来觉得质量太差,就由接生婆直接处决在接生盆中,然后对外宣称:“不幸啊,孩子出世就是死胎,再生一个吧。”
    龙塔婆婆给龙氏接生时,发现她的婴儿长得太畸异了,嘴突额高,眼窝深陷,肌体暗黑,体态健硕,手脚有力。骇人的是,婴儿浑身都长一层细密黄绒毛,活脱脱一个小野猴样子,不哭不叫,瞪着明亮的眼睛,一脱娘胎就自会颤颤巍巍的挣扎爬行于产床上。
    这……长相跟小猴子蛮像的,根本不像正常人类婴儿嘛。接生婆有为祖宗筛选最优秀子孙的使命,当机立断就想把这个长得反人类的怪婴处决,捏死。
    婴儿仿佛知道生命危险,在她手上强力挣扎的蠕动起来,那一身还沾满羊水的细毛,滑过接生婆的手掌心,令她产生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千万根针刺入她心脏,吓得接生婆手软,又把他扔到接生时备用温水盆中,又想淹死他。
    但是婴儿竟然马上能在水盆里好奇愉快的游爬玩水了,他还怕被淹死一样,拼命向接生婆挣扎游去,那小猴子般的丑恶神态,就像要扑过去吃掉接生婆。
    “坏了啊~生的不是畸胎怪胎,是野种,野兽啊!”接生婆经验丰富,知道人类的婴儿不会一出生就这么有活力,那定是野兽的婴儿。
    虽然她可以处死许多人类畸形婴儿,但是这种异类野婴出世,意会着已有非人类冒犯神灵的乱伦行为出现了,那不再是接生婆能决定的命运,只有神灵才能决定。
    接生婆的信仰崩塌了一样,马上吓得落荒而逃,惊心动魄的尖叫声,震动了整个莲花村:“野人进身了,野人进村了。”
    “啥?女儿生了野兽?野人?”产妇龙氏的父母亲友,见到接生婆从产房里见鬼般逃之夭夭,都惊骇的涌入龙氏的房间查看。
    只见一个毛茸茸的怪异婴儿,湿辘轳的满水盆爬滚,还满身缠挂着脐带胎盘,睁大血荤眼,咧开大嘴,笑嘤嘤的样子,好奇打量这个世界,仿佛从地狱冒出的血婴幽灵。
    “救命啊,生的什么妖孽啊?”龙家亲友也吓得魂飞魄散,跟随接生婆发疯般跑到村里,惊恐万状向村民诉说有怪胎孽种现世。
    “啥?野人进村了?还让女人生了个野人?”村民们闻声惊奇,纷纷燃起火把,提上刀棍涌出家门,一路呼朋唤友,全都奔向龙家。
    自古以来,人类世界是不容许野兽侵犯的,以往一但有人警示猛兽和野人进村夺食,意味着全民随时被咬伤或吃掉,大家都像现在团结共进,立即群起而攻之,纷纷呼喊:“杀野人啦,烧野种啦。”
    作者:六月桂圆 时间:2018-02-25 17:05
    刚产下孩子的龙氏,发现接生婆和家人都被婴儿吓跑,惊惧的从痛苦中回过神来。
    她艰难的翻身,从床边水盆把孩子捞抓到床上,仔细一看,也直接差点晕死过去,魂飞魄散的无力躺下。
    “你的妈啊,竟然是这样……丑恶……什么不像黄河的种啊?真是野人的种啊。”龙氏悲哀的呢喃,忽然奋力坐起,操起床头剪刀,向怪胎婴儿扑去。
    “杀了你,杀了你……”龙氏哭喊着挥舞剪刀,仿佛要向那个淫辱过她的凶恶大野人报复,又仿佛要向祸害她的初恋情人黄河报复。
    剪刀大大张开,插夹到婴儿的小脖子上,可是那怪婴儿瞪着幽灵般亮晶晶眼睛望来,终于发现了生母要拥抱他般兴奋,发出忽卟忽卟的喘气声,向龙氏努力靠近爬动,像一头嗷嗷待哺的小乳猪。龙氏见他懦懦而动的丑怪样子,又惊骇得手脚失力,又躺倒产床上,悲伤欲绝。
    那怪孩子爬到她身上,张大血红空洞的嫩嘴,却不知是笑还是哭,也没有寻常婴儿出生便啼哭的现象,只是探头探脑张望,仿佛想找母乳吃的牛犊猪仔。
    龙氏见生出个十分诡异的野种,痛苦的闭上眼睛,眼泪涌喷而出,张大嘴巴,却什么哭也哭不出声音来。她干嚎了半天,一点嚎叫的力气也没有,感觉全身内外仿佛被千刀万剐般撕裂疼痛,心凉得像是跌入冰山雪渊。
    怪孩子越来越有力的扯拉她的衣物,又像是祈求她可怜收养,或是柔情安慰母亲不要忧伤,似乎非常温和乖巧。
    这令龙氏忍不住又睁大眼睛细看孩子一眼,然后慢慢的重新抓起剪刀,把脐带剪断,除去胎盘,再倒转剪刀,向自己的心脏全力刺下去。
    可是她心力憔悴,剪刀只刺中她的手臂,刺痛得她所有悔恨和不幸感都轰然粉碎,刺痛得她知道自己不能逃避现实,刺痛得她知道自己从此要堕入六亲不认的人间地狱,也要顶住命运的凄惨。
    作者:六月桂圆 时间:2018-02-25 17:05
    在龙家亲人带着村民涌回家里时,龙氏看到初恋情人黄河那双明亮的眼睛对她眨巴微笑的样子,心里头则响起他雷鸣般的爽朗传教声音:“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地有载物之厚,君子有成人之美,你是山神的子孙,你有坚强不屈的意志……”
    龙氏迷蒙的泪眼又雪亮起来,呢喃着:“是的,我是山神的子孙,我有坚强不屈的意志。哪怕被绑到祭坛上,火烧人食;关到猪笼里,水淹鱼吃,我都需要承受这一切了。”
    龙氏在悲惨的命运旋涡中挣扎时,虽然感念黄河的情缘,刚刚激起了一点坚韧的生存斗志。可是面对蜂拥而至的村民,在屋外大喊大叫审判,她只想就此永远的沉睡过去。
    当地人多是传承古时南蛮俚人,南越壮人的好战血性,民风剽悍。当接生婆面如土色的跑到村中,慌里慌张诉说龙氏生下野兽怪胎事后,加之龙氏的父母兄弟也都跑出来,如遇灭门之灾的惊恐万状喊救命,立即引起群情骚动,左邻右舍共愤起,全村纷纷抄家伙,迅速组成“打野除妖”部队,奔赴前线,把龙氏当做带来奇耻大辱的妖孽般征伐。
    一个平头小后生,长得精壮挺拔,面貌正经,这寒冬腊月时节,却是打赤脚,裸上身,拖着一把锄头,跑得汗泥纷飞,仿佛听到冲锋号的敢死队员。
    本来他是在村外的田里劳作的,一听到村里号召声讨龙氏生下的野种,立马从田地中滚出来,却是最先赶到战场。
    他刚要闯入龙家大门,忽想到当地风俗,妇女生孩子的头三天,忌讳外人入内,若有要事急需靠近面谈,也必须在屋外预先通告,征求得产妇同意才行。那是祖宗的礼数,再凶悍的人也不能随便破禁。
    平头小后生只好怒不可遏的倒退回前院,对屋里仰喉就吼:“龙XX,你是不是被野人XO了,才生出哪种传说中的全身长毛野种?”
    他吼声如雷,屋里的龙氏一点反应都没有。
    平头小后生仿佛气得要爆炸了,双脚拼命的跳着跺着地面,继续嚎叫着:“龙XX,我喜欢你那么久,都不得摸一下,到底是给谁拱出野种了?你快告诉我,翔哥一定帮你剁碎那些狗杂种。”
    翔哥那张被云贵高原常年风吹日晒出来的紫红色大脸,在气怒攻心时,变得黑红黑红的怪异,脸皮都崩紧得如野狗狰狞噬食,连鼻子都气歪了般呼吸喘喘,犹如爱妻为别人生下野种,给他带上绿油油的帽子。
    他气昂昂的挥舞着锄头,在龙家门前院落,上窜下跳,一下面对龙家大声审问,一下返身对着不断奔涌而至的村民愤怒控诉:“你们说说,龙XX是不是给野人拱了,是不是?咱村那么多光棍,竟然给野人拱了村花,她生下小毛人是什么回事?”
    一群小后生随后冲到院子,立马怒发冲冠,纷纷怒吼:“妈了个蛋,她父母兄弟都说她生了小毛猴,当然是给野人拱了。”
    “嗷,好好一颗大白菜让猪拱了。”
    “给黄河拱,我忍了,竟然还给野人野猪拱,我受不了。”
    “我可是喜欢她好多年好多年呀,做梦都想和她XO啊,竟然被……”
    “气死我了,黄河拱可忍,野人拱不可忍,杀了野种,淹死龙氏。”
    “杀了野种,淹死龙氏。”
    这群小后生,仿佛都抓到背叛他们的出轨妻子,拧成一股愤世嫉俗的气,急红了眼,手中刀耕农具乱蓬蓬挥动,映照出一片血红的鬼眼,纷纷要求把龙氏千刀万剐不可。
    作者:六月桂圆 时间:2018-02-25 17:08
    眼看发情期的青年们要失控,忽儿一个身手矫健的威猛汉子奔至,顶在龙家门前,挥舞双手大吼:“都给我站住,什么说龙XX都是和我们吃百家饭长大,正宗的本村人,有问题的是那个野种,不是她。这是社会主义新时代,不能像古代乱来了,这件事要先经过大队公社公证,还要祖宗祠堂审判才可行动。事情未明了之前,按风俗,你们都不许带锄头农具进入自村人家。”
    在以前,壮族风俗忌讳戴斗笠和扛锄头或其他农具的人进入自己家中,所以到壮家门外要先放下农具,脱掉斗笠,帽子。
    莲花村虽是属于贵州省的一个侗族山寨,却因靠近广西壮族自治区边界,生活观念早就和壮族风俗同化。这帮青少年们虽然勇猛狂燥,被这个更猛的壮汉一顿有理有据的威严吼压,不由得犹豫禁声下来。“打野除妖”先锋军,来势汹汹,却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那位强力阻拦的汉子,是生产大队长,掌管全村人的劳作分配和工分作息,早就威压全民。
    大队长不停的挥舞着双臂,全力阻拦村民先野蛮闯入龙家处决龙氏,然后返身,面对龙家,双手抱胸,吼叫:“龙XX,给你家人面子,让你先自己处理家丑事。如果真是生了小毛猴子,就自个把那个小野种弄死吧,不然我们冲进屋里,你可知后果?”
    生产大队长洪亮威严的声音在屋前院叫起,立马引起其他随后赶到的中年辈村民纷纷扬扬支持和审办叫阵,这些中年男人才是“主力中军”,懂得分析实际情况。
    一个中年男人大叫道:“她什么会给野人XO了?大炼钢时代,十里八乡的人都涌进深山老林砍伐大树烧钢,早就把野人都赶打死很多了。难道现存的满山野猴子能和人类交配生子?”
    见多识广的生产队长,忍不住骂他:“狗屁不通,猴子和人不是同一品种,只有野人和猿人,才可能和人类杂交孕育,懂不?文盲的健爷。”
    健爷虽然是大队长的长辈,但被大队长一阵吼压,也直接败阵,底头郁闷的小声嘀咕着:“骂我文盲,就你初小文凭牛,我给驴马配骡种多了,你一个大光棍懂配种吗?”
    另一个中年男人不服大队长装大尾巴狼保护龙氏的样子,又大声叫阵:“有可能她的情人,那个黄河是妖怪,把她搞成这样了?我早就看那个俊俏小子不顺眼,戏剧报纸上都说,长得俊美白嫩高才的男子都是妖怪变幻的。这不,她果然和妖怪黄河生出个妖孽。像我这种粗丑男子汉的女人就不会生出怪胎。龙XX,你说说,是不是小白脸黄河干的。”
    生产大队长瞪大眼睛,扬手直指那男人面门,更加不服气般吼:“老胡啊,你真是马脸猪脑粗丑汉啊,你还有脸跟她比丑?我们是山神的子孙,信奉山神和盘王的庇护下,绝无妖怪祸患,你信哪门子的妖怪呢?当初,黄河来插队时,我可亲眼看他有正经文书证明的,你敢怀疑上级领导的文书吗?反人民啊你。”
    老胡早年因偷了公社的两勺盐,被游街批斗过,这下一听到可能摊上叛国罪名,立马缩头缩脑起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六月桂圆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5天 / 跨度50天】
    • 开贴:2018-02-25 17:03
    • 更新:2018-04-17 09:05
    • 阅读:7638 回复:571 楼主:389
    • 字数:约20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情感不YY,一个87年上海男从一无所有到有房有老婆3图 人生有阴有晴 2015-06-01 13:50 751/215 20/69
    八卦心理游戏:你说选择老公标准,我分析你性格,判断你年龄,有 你爱情了么 2012-07-14 16:10 605/70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