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鬼脱皮——当鬼褪下皮之后里面还剩下什么。扒一扒古人见过的那些非常物类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觅欢僧僧 时间:2018-04-27 20:25
    @ty_未央403 2018-04-27 14:38:33
    @觅欢僧僧 科学的大背景下,真菌感染真的是最有可能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搞笑的是前几章我竟殷切期盼是被龙魄附体
    -----------------------------
    结局还早呢
    作者:觅欢僧僧 时间:2018-04-27 20:26
    现代科技发达,城市卫生做得比较彻底,以前的一些原始病毒和细菌都被消灭得差不多了,仅有少量的还存活在深山密林中或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人体被那些细菌感染之后会引起肾上腺功能亢进,出现力量异常增大的情况,并且还会引发人体免疫系统的应急反应,出现流鼻血、毛孔分泌黏液、身体疲乏等排毒现象。只是现在相关的病例已经非常罕见,有些医生甚至一辈子都难得亲眼看见一例,因此难免引得大家大惊小怪。
    听唐院长如此一说,我立马想起黑太阳里那些血淋淋的镜头,我不禁心头大骇,急忙问唐院长:“我会不会像细菌战里被感染的那些人一样浑身溃烂而死?”
    唐院长哈哈大笑,说:“现在已知的细菌感染疾病大多数都已经能够治疗,你这个感染很普通,不会给身体带来多大的伤害。稍后我就把你的血液样本送到国家疾控中心和菌类研究机构,鉴别血液里的真菌种类,只要这种真菌的类别识别出来了就可以给你安排治疗啦,不用担心。”
    作者:觅欢僧僧 时间:2018-04-27 21:11
    唐院长的话让我为之大窘,我觉得自己疑神疑鬼的,确实是有些过于敏感了,一次普普通通的感染我也能给扯到细菌战上去。
    本来我还一度怀疑我身体的问题跟白龙井有关,道教一向崇尚炼丹,我还想是不是观里的道士多年前在里面藏了丹炉一类的什么东西,因为某种原因那口井多年无人使用,年深日久,那些铅汞、药材之类的炼丹材料在井底生出了什么罕见的毒气,那天被我触发了井里的机关,搅动了井水,把井底那些要命的毒气翻了上来,恰好被我吸进了体内,让我中了毒,我想象的情节堪比玄幻电影。
    此时被他一笑,我知道自己扯远了,不禁脸上一热,心头万分庆幸自己没有把这事说出来,否则少不了落下笑柄。唐院长一番话让我宽心不少,于是我千恩万谢地告别了他就准备回去了。
    作者:觅欢僧僧 时间:2018-04-27 22:23
    临别,唐院长告诉我体检结果要一周之后才能出来,叫我到时候直接找他拿检查结果就行了。他还一再叮嘱我要多喝水,多休息,注意饮食,调节情绪,不要轻易动怒。听了唐院长的话,我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出了医院大厅,走着走着,我突然觉得心里有一些不安,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我回头看了看四周,周围的人都行色匆匆,并无一丝异常。
    我紧走了几步,前面就是医院的停车场了,周围的人更少了。
    我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我的手心有些微微的开始出汗,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深山里被一头猛兽紧盯着的感觉一样,是一种发自心底的不安全感。
    我的车就在几米开外,我已经看见车头了,然而这时我却觉得全身的肌肉越来越紧,甚至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起来。
    作者:觅欢僧僧 时间:2018-04-28 11:31
    我全力控制着内心的紧张感,竭力想使身体放松。当这种感觉达到极点时,我猛然不假思索的向前一低头,我在低头的那一瞬间完全没有经过思考,甚至是什么原因我都不知道,仿佛就只是一种本能,就是这种本能使我条件反射一般的做了一个低头的动作。就在我低头的那一刹那,我的后脑上“邦”的一声挨上了一记闷棒。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向前窜了一步,竭力稳住身体。好在我刚才不假思索的一低头,已经卸掉了这一记黑棒的大半部分打击力,因此我迅速的就清醒了。
    我抬头一看,只见从我旁边“噌”的一声就窜过去了一个黑影,应该就是这个黑影刚才从我后面冲过来给了我一记黑棒。那黑影显然也没有想到我居然躲过了他这一记偷袭,一时收势不住,向前冲出去了大约三米远,他右脚向前一顿,“嚓”的一声,地上的沙子石头被他一脚铲得老远,地皮都被他的脚犁出了一道浅沟,可见这黑影前冲的力量非常之大。
    作者:觅欢僧僧 时间:2018-04-28 12:16
    那个黑影“咦”了一声,停住身形之后转过身来,原来是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一米七左右身高的男子。那男子穿着一身黑衣黑裤,体型非常精干,右手上还握着一根一尺多长,直径三厘米左右粗的铅棒,显然就是刚才招呼我的后脑的东西了。
    他奶奶的,想搞死老子啊!看见那个男子手上的铅棒,我在心里大骂了一声,指着他大喝一声:“ !干什……”
    我的话还没有全部出口,那黑衣男子二话不说就扑了上来,动作极其迅捷,三米多远的距离一眨眼就到了我面前。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一拳打到了我的左腮上,我眼前一黑就倒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朦朦胧胧的我感觉到有人在搜我的身,我的全身都给摸遍了,接着就听见那人嘴里骂了一句粗口,又一阵窸窸窣窣衣裤摩擦的声音。
    作者:觅欢僧僧 时间:2018-04-28 15:30
    我闭着眼没有动,我不知道这家伙的目的是什么,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我在办案的过程中得罪了什么人,有人找人报复我来了,这会儿感觉这人应该是在我身上找什么东西。
    我不觉奇怪了,我一个月就那么四百多块大洋,吃不饱,饿不死的一点薪水,就一个典型的“月光族”。我身上要钱没钱,要物没物,能有什么东西值得这伙人对我下这么黑的死手?刚才那一棒子如果不是我躲闪得即时,恐怕直接就挂了。这会儿我一不清楚对方目的,二不清楚对方来头,三不清楚对方人数,所以我仍然闭着眼装昏迷,想先听听对方的情况再作打算。
    我这里心念电闪,接着听见打打火机的声音,那人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我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眯眼看见我在一间屋子里,吸烟的正是那个用铁棒敲我的男子,此时他正满脸疑惑的拿着我的指环在对着光打量,嘴里嘟囔着:“闹他妈半天就为了这么一个破戒指!这也值得老子跑一趟?”
    作者:觅欢僧僧 时间:2018-04-28 16:28
    这时我听明白了,原来这人是来抢我的指环的。知晓了他们的意图我不禁心头暗怕,这个人就为了我这一枚指环就对我下如此死手,一般的混混儿抢劫绝对没有这个胆量,他究竟是什么人?
    我正在疑惑,看见那人已经收了戒指向我看来,我急忙闭上眼睛,生怕被他发现我醒了把我给灭了口。我在心头祈祷,但愿他抢了我指环后赶紧走人,我那指环虽然稀罕,但是毕竟不如老命值钱。我心头惴惴不安,随后就听见他的脚步向我走了过来,紧接着就感觉胸前一紧,我被他劈胸一把抓了起来。
    这个那人的力量非常惊人,我一米八的个子,一百五十多斤的体重,被他随随便便一提就离了地。
    我正在疑惑他抓着我干什么,就感觉他疾步走了几步,随后我就觉得身体一轻,瞬间的身体失重,吓得我一下睁开了眼睛。这一看不打紧,一看顿时吓得我全身都炸了,原来那个面黑心狠的那人竟然把我从一扇窗子的窗口给抛出来了。
    此时我正在离地十几米高的空中,这会儿我也才看清,原来我被他们带到了医院旁边一栋废弃的旧楼里面。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觅欢僧僧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9天 / 跨度307天】
    • 开贴:2017-08-21 22:34
    • 更新:2018-06-25 17:42
    • 阅读:48339 回复:657 楼主:451
    • 字数:约173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