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长篇连载《危险关系》

  • 首页
  • 上一页
  • 13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xiazhixiang_zju 时间:2018-10-11 22:00
    她的愿望应验了。第二天佛晓的时候雪已经小了,到了七八点钟的时候雪渐渐停了,但是天空仍然阴沉,等到九点钟的时候,阳光如同利剑般从云层后面透了出来。我推开窗子,空气寒冷而清新,积雪上的点点晶莹如同微小的气泡,在阳光的照耀下不经意的碎裂着。

    我们离开家,在一座小桥上她停住了脚步,趴在栏杆的圆柱上欣赏小河两岸的美景。她拍着自己的脸蛋,口中哈出白汽,大概仍旧觉得冷,便把围巾松了,绕着鼻子下沿再缠上,把嘴巴和大半个脸蛋都裹起来。接着她用瓮声瓮气的声音对我说:“良辰美景,你不赋诗一首吗?”

    “我哪里敢作诗,我只能和你联诗。”

    “你编一首我听听。”

    “你这是为难我。”

    “这就是为难你了!我提个小要求你都不肯答应,我还没叫你养我呢!”

    “好好好,你容我想一想……”我望向远方思索道:“——

    西风狂卷九万里,驴嘶马鸣沸长夜。

    沉云坼裂作山摧,狂林鼓动惊海排。

    白草痴痴酩酊醉,暗溪瑟瑟翻弦急。

    忽来雪片大如斗,横倾成幕天欲圮。

    天欲圮,纷作乱石穿长空。

    明灭灯火只增寒,对愁难眠怨衾单。

    一夜雕成琉璃界,冰寒雪冷凝霜气。

    万里晴光透碧霄,我心翻作癫狂喜。

    人生哪得无蹇舛,拔山填海自有时。”

    她背着手看着我说道:“你最后一句错了。” | 737楼 | | | |
    作者:xiazhixiang_zju 时间:2018-10-11 22:15
    “哪里错了?”

    “应该是‘君子报仇自有时。’”说罢她突然从手里端出个硕大的雪球来一下子拍在我脸上,立刻飞快的跑开,一面大笑,一面叫道:“谁叫你昨天欺负我的!”

    我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抹去脸上的雪,把脖子里的雪渣抖掉:“有本事你别跑!”我大步朝她走去。

    她跑得更快了。

    “小心!别摔着!”

    话音未落,她便一屁股摔在草地上。她一骨碌爬起来,拍打着身上的雪,不时的抬头看我的距离。我放慢了脚步,把手机掏了出来,趁她不注意,远远的拍了几张照片,我欣赏着她的身影,即使这么狼狈,她还能做到这么轻盈和优雅!她见我没了敌意,便不再逃跑。我走到她跟前,带着一股恶意浅浅笑道:“我有的是时间对付你。”她立刻向我道歉求饶,并拍马屁说我的诗写得很好,大言不惭的说我就是杜甫,我哼哼的笑着说我没杜甫那么好欺负。她眨着眼睛说:“我用实际行动跟你道歉还不行吗?”

    “什么行动?”

    没有人可以对她说不。看到我被她撩得着火一般难受,她拽着我的衣领说:“我现在就可以满足你。”我看着僻静的马路倒吸一口凉气,她却突然把两只手张开抵在太阳穴上,像猪耳朵一般扇动着,吐出舌头冲我发出噗噗的怪叫,看我被气得不行,她就益发得意的欢笑起来。 | 738楼 | | | |
    作者:xiazhixiang_zju 时间:2018-10-15 20:20


    我们从她的住所收拾了些必要的东西,装进后备箱,开车带了回来。傍晚时分我们就去拜访了王山起夫妇。王山起和张济清挤在家门口欢迎我们,他们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夏晦晓究竟是何许人。张济清圆溜溜的眼睛把夏晦晓从上到下打量了不下十遍,她一面向后退,让夏晦晓进入屋子来到灯光下,一面继续不住的打量,但嘴里什么也没说。王山起倒是很大方,一面高兴的说“欢迎”,一面忙不迭的给我们沏茶。

    她今晚的打扮很朴素,甚至连口红也没抹,说是素面朝天也不为过。见到王山起的女儿,她立刻迎上去,拉着手看了又看,赞道“好个水灵的娃儿!”,然后拿出准备好的礼物递给女孩。女孩兴奋的拆开礼物,喜欢得不得了,大声的叫着“谢谢姐姐!”

    夏晦晓笑得弯腰,拧着她的嘴巴说:“你这张嘴可真够甜的!”她又对夫妻俩说道:“齐澍拦着我不让我买东西,说和你们是老交情,处得和自家人一样,买东西才是见外。我心说,这个傻子,我可是第一次登门拜访,怎么可以空手,所以坚持给孩子买了份礼物,这还有一份礼物是送给二位的,我年纪小,脑子笨,以后还请多担待。”

    张济清拆开礼物,小小的惊诧了一下,真诚的道了声谢。王山起对礼物之类的倒并不上心,只热情的招待,虽然我们已经吃过还是一定要我们吃两碗鸡汤挂面。他亲自下到厨房,把挂面放入煮开的鸡汤,又打了四个荷包蛋,放了青菜,盐和葱花,热气腾腾的端出来,看我们吃得香,便高兴的搓手,笑个不停。 | 740楼 | | | |
    作者:xiazhixiang_zju 时间:2018-10-15 20:41
    他看着夏晦晓说道:“原来这就是让齐澍抛下史子昭的人。”接着他点了根烟,拖了条椅子挨着我坐下,似乎只对着我言语:“我一开始总是在想,你又和史子昭掺和到一起去了,到头来一定还是你吃不了兜着走。啊,可是竟然是这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让史子昭吃了个教训!想来倒也公平。啊……我可以这么说吗?你身旁这位知道你和那个史子昭的过去吗?”

    只有王山起才能这么无所顾忌,想到哪说哪,夏晦晓冲他笑笑,我回答说:“你放心,夏小姐早就知道了,她无师自通的本领很强,并不待我告诉她,我的老底她都知道。”我感到桌下一只脚狠狠的踩在我的脚趾头上。

    接着我又说:“晦晓,山起是个名副其实的古典音乐爱好者,你们有空可以聊聊。”

    山起惊讶的看着我,他的妻子就在一旁,他不方便问,但他的眼神我读懂了,我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这就是和高秦在一起的那位神秘女郎。

    晦晓推说自己是个门外汉,平时只是由着性子随便听一些曲子,岂敢班门弄斧,但山起还是好奇的和她聊了几句,当发现她竟然把贝多芬的《热情》和《黎明》两首钢琴奏鸣曲都弄颠倒了,便认为这又是一个附庸风雅之辈,于是意兴阑珊,没再继续往下谈。 | 741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3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xiazhixiang_zju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65天 / 跨度301天】
    • 开贴:2017-12-21 19:57
    • 更新:2018-10-18 22:33
    • 阅读:7683 回复:764 楼主:1402
    • 字数:约61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