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午夜解剖间——说说经历过的解剖间真实灵异事件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真我一瞬永恒 时间:2018-02-24 03:55
    我是一名医学生。

    在我人生中的第一堂解剖课,班上就死了人。

    因为犯了解剖的禁忌。

    禁忌1

    独自一人在解剖室,听到有人在背后喊你的名字,千万不要答应。

    禁忌2

    解剖尸体之前一定要洗三遍手,并戴上橡胶手套,尸体解剖结束之后也要洗三遍手,否则会沾了晦气,第二天一定会出事。

    禁忌3

    解剖过程中,如果有人敲门,千万不能开门。

    禁忌4

    解剖结束之后,走出解剖间的门,如果觉得背后有人在看着你,千万不要回头。要一直往前走,直到安全离开解剖大楼。
    作者:真我一瞬永恒 时间:2018-02-24 03:58
    我是一名医学生。

    在我人生中的第一堂解剖课,班上就死了人。

    那天,我们一个班三十人走进了解剖教室。

    推开门,就是一股福尔马林处理过的尸体碎肉气息,难闻而刺鼻。

    白惨惨的屋子里搁着五个冷冰冰的解剖台,像棺材一样。

    其中四个解剖台上面盖着陈旧的塑料布,塑料布上凝结着恶心的人油。

    剩下的一个解剖台上堆着砍断的死人的四肢和头颅。

    老师穿着白大褂站在这个解剖台旁,一手拿着一根死人大腿,一手拿着铁质的镊子,说,大家都围过来。

    屋子的角落放着几个方形的储物箱,储物箱上有着一层暗褐色的油渍像是干涸的血。

    我们围了上去,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大家心里都有点发毛。

    我感觉头皮有点发麻,不由后退了两步。

    老师说,你们都靠近点,看清楚了,这是胫神经,这是腓肠肌,期末要考填图题,这门课每年挂科率都很高。

    人群朝前挪了几步,后面不知谁推了我几下,把我顶到了最靠前的位置。

    在我的身前的解剖台上,一个死人的头颅,被压在几条长了毛的死人手臂下面,瞪圆了眼睛盯着我。

    望着这个头颅,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诡异,不敢再去和这个头颅对视,慌忙将目光移向别处。

    这个时候,老师突然说道,对了,有几个注意事项我要和你们说下。

    第一,独自一人在解剖室,听到有人在背后喊你的名字,千万不要答应。

    第二,解剖尸体之前一定要洗三遍手,并戴上橡胶手套,尸体解剖结束之后也要洗三遍手。

    第三,解剖过程中,如果有人敲门,千万不能开门。

    第四,解剖结束之后,走出解剖间的门,如果觉得背后有人在看着你,千万不要回头。要一直往前走,直到安全离开解剖大楼。

    整个教室一片死寂,这时候人群中忽的有人问,为什么。
    作者:真我一瞬永恒 时间:2018-02-24 03:59
    老师忽的板起脸来,面色严肃,“这栋解剖楼有些特殊,在这栋楼里,这四个禁忌,千万不能犯!不用问为什么,照着做就是!”

    说完这些,老师继续讲课,“刚才腿部的肌肉已经介绍完了,接下来介绍一下头部的。”

    然后她指了指那个被压在死人手臂下面的头颅,又指了指我,说,同学,你把那个死人头递给我一下。

    我感觉浑身一怔,呆呆的望着那个恐怖的死人头。

    随着老师的话语,整个教室突然彻底的安静下来。

    全班同学屏住呼吸,目光凝聚到了我身上。

    我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感觉到他们目光中的好奇、敬畏和恐惧。

    我颤抖了一下,然后望了望老师,她穿着白大褂,面容冷峻,用夹过死人大腿的镊子指了指我。

    我不知所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在全班同学的目光中,我下意识的用手扒开死人头颅上面的覆盖的那些手臂,机械的抱起了那个死人头颅。。。。

    我感到一阵恶心和眩晕,我的手指与死人脸上的绒毛摩擦,感觉到生涩滑腻好像正在滴油的腊肉。。。

    这时候,解剖间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咚。。。”

    清脆而沉闷的敲门声在死寂的教室中格外响亮。

    我忽的想起了刚刚老师所说的禁忌:

    解剖过程中,如果有人敲门,千万不能开门。

    我感觉一股冷气顺着脊梁骨爬上来,直冲头顶心,手上一颤,抱着的那个人头从手中滑落,摔入到了解剖台中,滚了几下,惨白的眼珠子愣生生的盯着我。
    作者:真我一瞬永恒 时间:2018-02-24 03:59
    我被那眼神盯得发毛,不由后退了一步。

    这时候,门外的敲门声更响了,好像有人在很急促的用手掌“啪、啪、啪、啪”拍门。站在后排的一个叫朱磊的男生,下意识的就去开门。。。

    系解老师的脸色猛地变了一下,“千万不要开门!!!”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男生此时已经把门打开了一条缝。。。

    一股阴风猛地从门缝中涌了进来,整个教室似乎暗了一下!

    浓烈的血腥味和一阵低沉的嘶吼从门缝后面传来,系解老师慌忙从人群中冲了过去,把刚刚开了一条缝的门给猛地推上!

    敲门声仍在继续,然后缓缓的降低,最终逐渐消失。。。。。

    系解老师稍微松了口气,她面色惨白,对所有人大喊道,“记住!以后在触摸尸体的时候,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千万不要打开解剖室的大门!”

    整个教室变得死一般的安静。。。

    这时候,有个叫胡志彬的同学突然问道,为什么在解剖尸体的过程中不能开门,刚刚门后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老师沉默了良久,别的学校是没有这些规矩的,但是咱们学校的这栋解剖楼有些特殊,以前盖楼的时候出过意外,死了几个民工,后来莫名的陆续有学生在这楼里离奇死亡,这些悬案警方也一直久久未能勘破,后来学校找了民间高人来看,高人定下了这几条规矩说是千万不能犯。

    胡志彬点点头说这个事儿我知道,之前我有亲戚在警局工作,似乎听他说过这事儿。好像这楼以前出过几个挺邪乎的命案,凶手作案手法相当诡异,警方甚至怀疑这些案件不是人为的,看起来像是某种灵异力量所致。。。

    老师的脸色变了一下,她扶了扶眼镜,说,这些都只是传说,真实原因咱们谁也不知道。。。。为了确保大家的安全咱们还是遵守这些禁忌。另外,这些事情千万不要外传,否则被舆论知道了会说我们封建迷信。不过咱们学校的解剖楼确实是有点邪乎,我自己也经历过几次诡异的事情,等以后你们和尸体接触久了,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

    “恩,这个我知道,我亲戚在警局工作也接触过几个很邪乎的案子,网上也有一些著名的灵异事件如猫脸老太、北京303公交汽车案、重庆红衣男孩事件。。。。”

    “好了咱们接着上课,”老师慌忙打断了胡志彬的话,然后她指了指我,冷冷地说,“把那个人头拿起来,递给我!”

    所有同学都屏住了呼吸,一声不吭的望着我。

    我感觉自己被无数目光所注视,周围的空气仿佛也凝结了起来,一时之间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我看了一眼手术台上的死人头,心里猛地咯噔一下。

    我记得清清楚楚,刚刚这个死人头跌落到解剖台的时候是脸朝上惨白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我,而此时此刻,这个死人头颅竟然变成了脸朝下黑漆漆的后脑勺正对着我!
    作者:真我一瞬永恒 时间:2018-02-24 04:52
    我几乎可以肯定,在刚刚敲门和开门的那段时间是没有人碰这个头颅的的,因为我距离这个头颅最近,如果有人用手碰了这个头颅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发现!

    我望着这头颅黑漆漆的后脑勺,感觉自己后背上的寒毛全都竖了起来!

    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隐隐约约觉得我碰到的这个头颅和刚刚传来的敲门声之间有着某种恐怖的关联。。。。

    “老师,我有点怕。。。”我的心里有点发毛,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我有些不好意思,但最终恐惧感还是打败了我的虚荣心,我终究认怂的说。

    老师平静的望着我,说,“不要害怕,既然你选择了医生这个行业,就必须要有平静的心理素质,在手术台上时刻保持沉着冷静,现在面临已经死亡的尸体你都会被敲门声吓得手抖,那么以后万一是真正在手术台上面对病人生死攸关的时刻,你能够保证不出问题吗?记住,那时候你手术刀下面的可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作为医生,你现在这样的心理素质可不行!”

    全班同学都在盯着我,老师又用手中的镊子指了指我,说,“把那个死人头,递给我。”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颤巍巍的伸出手来,闭上眼睛,从一堆人体碎肉中摸起那个人头,然后迅速的把死人头递给老师。

    做完这一切,我像触电了一样迅速收回手来,搓了搓双手仿佛想要搓掉手中刚刚因为接触死人头而残留的晦气。

    系解老师一手提着那个死人头,一手用镊子扯开了头颅脸上的肌肉,露出一连串的神经和静脉丛,如同那个头颅的面部被撕裂了一般。

    那头颅的脸正对着我,被翻开肌肉的面部好像撕裂了一般对着我狰狞的笑。

    这时候,解剖室又响起了冰冷的敲门声。。。。

    “咚、咚、咚。。。。”
    作者:真我一瞬永恒 时间:2018-02-24 04:53
    全班同学都愣住了,没有一个人乱动,大家都呆呆的盯着解剖教室的大门。

    老师的脸色变了一下,说,“记住!以后你们在独自解剖的过程中,如果有人敲门,千万不要开门!继续上课!”

    说完,老师缓缓的恢复了平静,她晃了晃这个死人头颅,将镊子放进白大褂的上衣口袋,然后开始用手翻弄起头颅的肌肉,就像是数学老师在摆弄粉笔一样淡定而冷静。

    敲门声仍在继续,而且越来越大,好像有人在用手拼命的拍门。

    可是老师却像没有听到一般,安心而冷静的讲课。

    那头颅面部的肌肉被老师的镊子翻动,皮肤裂开如同章鱼的触手一般恐怖而狰狞。

    我发现,每当老师的镊子碰到这死人头的肌肉的时候,那敲门声似乎就会剧烈一分。而每当老师的镊子离开死人头的肌肉的时候,这敲门声似乎就会衰弱一分。

    我感觉那个头颅的眼睛似乎不再空洞,如同恶魔一般的目光若有若无地聚焦在我的身上。

    终于,课间铃响了,那敲门声也不知什么时候逐渐消失了。

    老师放下手上的死人头,说,现在休息一会,下节课我们重点讲讲其它部位的肌肉,等肌肉讲完之后我们再开始讲下各个部位的神经。她指了指旁边的两个解剖台,说,那两个解剖台上的人体干尸的标本你们可以趁着课间看下,另外两个解剖台上面的人体干尸标本还没处理好,你们千万不要乱碰!好,下课!

    说完,老师缓缓的穿过人群,抬手,准备打开解剖室的门。

    我感觉自己心里咯噔一下,猛地问道,老师,禁忌不是说解剖过程中有人敲门不可以随便开门的吗?

    老师坦然的笑了笑,说,现在解剖过程已经结束了,所以开门是没事的。在解剖尸体的过程中,千万不要随便开门。

    她用胳膊肘扶了扶眼镜,说,我刚才接触过尸体,现在需要去洗手间洗洗手。

    听老师这么一说,我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也是摸过死人头颅的,忽的感觉自己手上有些不对劲。

    我心里一惊,猛地低下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手上全是死尸上面的油腻。

    我说,“糟了,刚才我抱起那个死人头颅的时候忘记带手套了!”

    老师脸色一凝,你犯了禁忌!现在赶紧去洗手!!!

    说着,她迅速拉开了解剖教室的大门!

    一股冷气猛的涌了进来。

    门外空荡荡的,地上放着一个阴森森的骨灰盒。

    骨灰盒上面,贴着一张黑白照片。

    我蹲下身来,仔细一看,照片上的人是我。

    我感觉心里咯噔一下,背上的寒毛全都竖了起来。。。。。
    作者:真我一瞬永恒 时间:2018-02-24 04:53
    这时候,周围的同学渐渐的围了上来,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氛围有些压抑而阴森。

    老师再也没有了那种平素的镇静,她的脸色变得惨白,颤巍巍的说,禁。。。禁忌。。。。你快。。。快去洗手。。。。。

    我整个人哆嗦了一下,从地上站起来,然后迅速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冲了过去!

    打开水龙头,我奋力的搓着自己的双手,我感觉自己手上的人油黏糊糊的,怎么搓也搓不干净,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总觉得背后有人在冷冰冰的盯着我,好像那个死人头的惨白而空洞的目光一样,可是我回过头去,背后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回过头来我才注意到洗手台上有一瓶洗手消毒液,我又蘸了一些消毒液然后狠狠的搓手,等到手搓的有些微微泛红了才感觉手上那种油腻腻的人油的感觉消失了。

    这时候,我感觉自己右手的食指有些微微的疼痛,低头仔细一看,我右手的食指上竟然流血了。

    我慌忙掏出手帕纸把手上的血迹擦干,这时候才发现右手的食指外侧,流血的伤口的地方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排参差不齐的牙印。。。

    我清楚的记得,在上解剖课之前,我洗了手,可是我的手上是没有任何伤口的。

    在整个上课期间,我的手唯一摸过的东西,就是那个死人头!

    我的心底忽的涌出了一个惊悚而恐怖的念头:这牙印,难道是那个死人头咬的?

    刚才,我是用右手托着死人头颅的下颚。。。

    我莫名的想起了刚刚解剖室第一次响起敲门声之后,死人头明明是脸朝着我的结果不知不觉变成了后脑勺朝着我。。

    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感觉,一股冷气,顺着我的头顶心,渗了下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真我一瞬永恒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0天 / 跨度58天】
    • 开贴:2018-02-24 03:55
    • 更新:2018-04-24 03:12
    • 阅读:11689 回复:503 楼主:149
    • 字数:约19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