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连载《寻妖记》,讲述道教茅山祖师陶弘景的降妖之路。

  • 首页
  • 上一页
  • 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旧文字 时间:2018-04-24 19:47
    “被夺了?”

    “不错,那孙恩本来是我正一教长老,他也是个天赋甚高之人,可惜却不安心于钻研大道,反而执着于修炼各种民间禁术。到了后来,更是把目光伸向了教内的禁书《西川秘典》。他趁掌教外出降妖之时,打伤教内长老,叛教出逃。后来掌教寻得他的踪迹,便带着教众去清理门户。”

    张庭云说道此处,不由自主地索紧了眉头,恨恨地说道:

    “可谁知那孙恩在短短数月之内,便已修得《西川秘典》上的多种邪法,掌教力不能敌,反而为其所害,连同死于孙恩毒手的,还有我正一教内的三十八名当世高手。经此一役,我正一教实力大不如前,这桩丑闻传出去之后,更是名声大损,从此便一蹶不振。后来那孙恩仗着一身邪术,兴兵作乱,对抗朝廷,妄图统治人间.....尽管那妖道孙恩最终被 皇帝和道门联军所击杀,可朝廷却因此迁怒于我正一教,从此便对正一教处处打压。可那孙恩作乱,又不是我们正一教所唆使的,我们正一教上上下下亦是对他恨之入骨,在平定孙恩之乱中出人出力,可最后却落得个如此下场,我正一教又有何辜?”

    张庭云说着说着,已是完全难掩愤恨之情:“萧将军,庭云之所以不愿谈及此事,非是有意隐瞒各位,而是这事乃是正一教内的奇耻大辱,庭云身为一教之主,实在是难以启齿。”

    萧道成见张庭云神情激动,走过去安慰道:“张道长,此次你毅然出山捍卫家国,朝廷一定不会忘记你们的功劳,我萧某也定会助你洗去过去的冤屈。”
    作者:旧文字 时间:2018-04-24 19:48
    张庭云朝着萧道成拜了又拜:

    “多谢萧将军抬爱,那妖道孙恩虽然最后死于联军之手,但是那秘典上的法术却很可能被他的余党给学了去,是以遗害至今,陶道长既已查明那幕后黑手是以毒蛊邪术来控制僵尸的,那么,这幕后黑手定与孙恩有着莫大的干系,很有可能便是孙恩逆党的余众在暗中谋划着这一切。”

    “看来这次他的余众吸取了孙恩败亡的教训,不再大举旗号,而是转入幕后,暗中操纵着这一切。我们纵然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可还是无法确定具体的位置,留给我们的,也只有两三日的时间了…..

    “两三日已经足够了。”陶弘景似有所得,“萧将军,我需要一切关于孙恩的资料,就麻烦你一趟了,派人去史官中将负责修史的著作佐郎请来,对了,还有那些年逾古稀的长者,全部找来,他们或许就是七十年前孙恩之乱的亲历者。”

    “道长大可放心,捉妖我不会,这个倒没什么问题。”不等陶弘景把话说完,萧道成就已传下令去。

    就在众人斗志上扬,准备接下来大展身手之时,风灵子却不知怎的突然哭出了声:“二师兄他亲历过那场大战,若他还活着,定然知之甚详,我们又何必再去访求他人?”
    作者:旧文字 时间:2018-04-25 10:44
    不到两个时辰,议事厅中就已经密密麻麻坐满了几名史官和一堆老人。

    萧道成命人摆好筵席,将美酒佳肴一一放置于他们案前。

    众人皆是受宠若惊,战战兢兢迟迟不敢下箸,不知位高权重的萧大将军请他们来此是所谓何时。

    “眼下事出突然,不得延缓。本帅也只好长话短说了,今番请大家来此,乃是为了向诸位打听一个人的消息。不知诸位可还记得七十年前的逆贼孙恩?”

    “孙恩?”这个名字一出,立即引起了坐中几位老人的惊叫。

    “对,正是孙恩,诸位缘何惊叹?”

    “那孙恩我没见过,但我见过他的那些信徒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嘴里竟还长着一排獠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嘴里长着一排獠牙?难道便是这….?”萧道成吃了一惊。
    作者:旧文字 时间:2018-04-25 10:45
    “他的那些信徒,都是些什么肤色?”

    “对对对…就是肤色….”座中一名老人神色惊惶,口齿不清地说道:“他们长得可奇怪了,各种颜色都有,有白的、有绿的、还有黑的,毛绒绒的。”

    “我那可怜的爹娘就是死在这些人手里,他们手上都有好几寸长的爪子,轻轻一此,就把我老娘的心口给戳穿了,我阿爹拿着把锄头去敲那人,把锄头柄都给打断了,那人竟还站着纹丝不动。”

    “那不是人,那是怪物,他们自称为“长生人”,把那孙恩叫做什么“水仙”。这名字一听就不是常人,我那短命的妹妹,当时和我一起躲在草垛里,她的头刚一探出来,就被那怪物用手给削掉了,我本来还想去和怪物拼命的,可看了这场面,哪里还敢动!把身子整个埋在草里,吓得气都不敢喘一声。”

    众人七嘴八舌地回忆起了心酸的过往,殿堂之上一时之间闹闹哄哄的,乱成一团。

    “肃静!”萧道成大吼一声,“要说的话一个一个说,若你们不配合本帅,七十年前的那一幕,就得在今时今日重现了。”

    萧道成这一声大吼下来,议事厅内才瞬间安静下来。他们听到萧道成说那七十年前的怪物即将再次出现,眼前都不约而同浮现出了当时家破人亡的惨状,哪里还敢嘀咕半句,早就已经吓得屎尿横流。

    “等等,方才你们说那孙恩信徒把孙恩称之为“水仙”,这却是为何?”

    那些老人当时能在僵尸的手下侥幸逃生已是万幸,哪里还有余暇去打听“水仙”的由来。倒是一位年轻的史官缓缓开口了:

    “孙恩是在一座海盗之上聚众起事的,仗着水路不便,得以不断发展势力,最后竟于一座小小的海岛之中纠合了数十万党徒,这也是中原海寇之始,想来便是因为近水的缘故,所以才被其信徒称之为“水仙”。 皇帝曾经攻入海岛,其实这岛上也并无异样….就是寻常的小岛罢了。”

    看他的样子,这位年轻的史官显然是不大相信那些妖异之说的,他只相信自己从史书上所见的记载:这孙恩不过就是一伙海盗头目罢了。而这些老人也只是在添油加醋,耸人听闻。
    作者:旧文字 时间:2018-04-25 10:45
    陶弘景却从史官的这番话中察觉出了隐藏的重要信息:“依水起势,看来这孙恩修的还是水行法术呐。”

    萧道成凭借着自己的治军经验一下子便嗅出了史书中的不合理之处:

    “你说那孙恩是依据一座小小海岛而聚集起了数十万叛军,这也太过异想天开了。若叛军是人,这一座小岛上有几多物资能够供养这数十万叛军?单靠劫掠是无法支撑如此规模的军队补给的。若叛军非人而是僵尸,你又说这海岛之上并无异样,岂非疑点重重?”

    萧道成的这番话倒是瞬间便给了陶弘景以启发:“史书上说那座海岛并无异样,会不会僵尸的炼养地并非是在海岛之上?”

    “可他们既以海岛为据点,不在岛上,还能在哪里?”

    “水仙,海岛….水仙,海岛….”陶弘景反复念叨着这两个词语,最后怔了一怔:“水!对,就是水!”
    作者:旧文字 时间:2018-04-26 11:18
    “水?水怎么了?”风灵子疑问道。

    “小师姐,你可还记得我们顺着地图去寻找养尸地,最后来到了长江之畔?或许我们并没有找错,养尸地就在那儿!”

    “陶道长是说,那个养尸地是在水中?”

    “对!孙恩既然被称作“水仙”,必然精通水行法术,他的余党以水流做掩护,将养尸地隐藏在长江之中之中,显然不算什么难事。”

    “可是…陶真人,当年屠城所筑建的京观,并非是在水中啊!按你的说法,那些怨魂只会集结在自己死去的地方,怎么会跑到水里去呢?”

    陶弘景不愿眼见这唯一的线索就此断掉,他在议事厅内,咬着自己的指尖,来回踱步:“不、不会错的,一定就在水中,难道是那人又使用了什么邪法将怨魂转移到了水中来掩人耳目么?”

    “我知道了。”从方才开始一直默默无言的萧衍开口了,他望着陶弘景笑了笑:“你还总说我记性差,怎么,你自己都忘了?当日我们路过那个江边小镇,高老先生是怎么说的?”

    陶弘景以手扶额,仔细回想起来。

    一番绞尽脑汁之后,才终于把那番话给复述了出来:

    “本来这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镇子,后来因为江流改道……所以吸引了很多行商和客船往来,慢慢地,也就变得繁盛起来。”
    作者:旧文字 时间:2018-04-26 11:19
    “后来因为江流改道…..”萧衍又重复了一遍。

    “正是如此!那人通过使江流改道从而把养尸地隐藏在江底之下。”

    陶弘景握住萧衍的手,拍了又拍,放声笑道:“哈哈,想不到你也有脑袋灵光的时候!”

    萧道成看着他们一惊一乍,似是有了眉目,自己也顿时喜上眉梢,“练儿,这么说来,养尸地已经确定了?”

    萧衍点了点头,目色坚毅:“这次定能直捣黄龙!伯父,稍作整顿之后,便请给我一些城中精锐,护送弘景他们入水寻墓。”

    岂知陶弘景却在此时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养尸地作为敌军的命门,其中必然会设下重重机关,养尸人诡计多端,说不定他正以逸待劳,等着我们前去送死呢,千万不可仓促贸进。需得做好万全之策。”

    萧衍有些不服气,反问道:“那....那难道我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深入险境却无动于衷吗?”

    “嗯...这个....”陶弘景托着下巴,陷入了深思之中,“若我们六个时辰后还未从水中脱身,你们可派出哨子去水下查探一番,只是....”

    “陶真人若是需要任何物资和策应,本帅一定倾力相助。”萧道成果决地说道。
    作者:旧文字 时间:2018-04-26 11:19
    “只是你们不通道法,只怕是在水中待不了多久.....须得用到辟水符才行。”陶弘景说到此处,忽而侧首望了一眼身旁的张庭云,笑道:“张道长,符箓之术乃是你们正一教的看家本领,这个,就有劳你了。”

    “这个自然是不成问题。”张庭云从怀间取出一道紫色符箓,缓缓铺展开来。咬破手指,在上面笔走龙蛇,画出一道道奇形怪状的符文,符箓长达数丈,张庭云画了足有半柱香的功夫,才得以大功告成。

    “萧将军,这个是避水符,若你们收到求救信号,可将此符烧于水中,命城中将士每人饮下一盏,如此,便可深入水底,如履平地,不过避水符的效力只有两个时辰,若时限降至,还请提前撤离,否则恐被江流冲走。”

    萧道成小心翼翼地接过避水符,向着陶弘景、张庭云和风灵子拜谢再三。

    萧衍见陶弘景把诸多事宜一一交代,却完全没提到自己,不由得皱了皱眉:“陶弘景,你说了这么多,把我放在了哪里?”

    陶弘景微微一笑:“要紧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忘了。”

    陶弘景说完之后,跟着便是一个箭步向前,甩起袍袖在萧衍跟前挥了挥,萧衍便如面条一般,软绵绵地瘫了下去。

    “陶道长,你这是?”萧道成一手将自己的侄儿从地上扶起,一手悄悄按在剑柄之上。

    “萧将军不必紧张,我只是对令侄施了一道安眠咒,他不会有事的,只不过要安安稳稳睡上个一天一夜,若是他吵吵闹闹地要跟着我去,萧将军想必也不会心甘情愿的吧?”

    陶弘景顷刻之间便把萧道成的顾虑摸得清清楚楚,萧道成忙解释道:“我这侄儿生性愚鲁冲动,我怕他会给陶真人添什么乱子。”

    陶弘景笑了一笑,拜别城中的诸多将士,在一片擂鼓声和欢呼声中渐行渐远。

    迎着朝雾和咸咸的湿气,不知不觉之中,便已来到了长江之畔,陶弘景望了一眼脚下翻滚不息的大江,又回望了一眼渐渐隐去的青山,竟也有了几分萧瑟之感。谁能想到,那养尸之地,竟然会藏在这滚滚浊流之下呢?

    “弘景,若我们此去不回,是不是就能和二师兄他们团聚了?”

    小师姐这哀伤的语调令陶弘景不禁一愣。

    “会....会在天上相遇的吧...”

    风灵子并未回应,也不知是信是疑,只是惨然一笑,便掐着避水诀,第一个跳入了水中。

    张庭云望着这阴寒诡异的江面,亦是有些怵然,可他反复在心中反复告诫自己:振兴正一的机会就在眼前,便是刀山火海也只得硬闯了。

    况且,他们以三敌一,就算无法取胜,自己也可以利用陶弘景、风灵子与妖道缠斗的机会趁机撤离,纵使妖兵攻入建康,自己亦可退回龙虎山中,待以后再做打算亦不算迟。

    张庭云一想到这儿,心中很快便有了部署,深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跳入水中。
  • 首页
  • 上一页
  • 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旧文字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10天 / 跨度475天】
    • 开贴:2017-03-18 13:59
    • 更新:2018-07-06 19:22
    • 阅读:14352 回复:613 楼主:678
    • 字数:约40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