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连载】梅花镇,一座存在于画卷里的鬼镇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5 20:04
    二月的风还有些侵骨,李寂然拎着旧藤箱,来到梅花镇时,天色还没有亮。
    与镇口的两株梅花擦肩而过,李寂然鼻端嗅到一股郁郁的冷香,不过这香味里隐约有些腥……


    再往前走,就是幽深的街巷,几盏气死风的纸糊灯笼挂在屋檐下,照出青石板的路,以及路中间一位长发蒙面的白衣女子。


    “闪开。”李寂然淡淡地呵斥。
    白衣女子身躯一震,听话地让开道路,退到一旁。


    待李寂然经过她的身边,她撩开黑发,露出半边俏脸,讨好地对着李寂然一笑。
    笑送李寂然走远,一股打着旋的穿堂风掠过,掀起白衣女子另一半遮脸的黑发,却是森森的半边白骨。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5 20:31
    穿过街巷,李寂然走到一座石桥附近,这石桥畔也有梅花,还是百年的老梅,枝干瘦硬,斜斜地遮住了石桥前的一座凉亭。
    凉亭里,有两人对坐弈棋,他们俱无面目,肤色一白一黑。

    这两人看到李寂然,立刻抛下手中棋子,飘过来堵到他跟前。
    “回去。”他们一同发声。

    李寂然摇头,站立不动。
    “这是亡者的居所,生人不能入内!”两人的声音变得严厉。


    “创造者呢?创造者也不行吗?”李寂然突然笑了,从怀中掏出一块陈旧泛黄的玉符。
    “你是创造者的后裔?”这两人顿时大惊失色,倒退着往后纵跃,半空里化为两道黑雾,遁向小镇深处。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5 20:35
    收回玉符,李寂然过了桥,他不再往前走,就在河岸边寻寻觅觅。
    最后他寻到一所空置的宅邸,推开门,拎着旧藤箱入内。

    大约是吵醒了隔壁的邻居,有妩媚的嗓音隔着院墙询问:“谁?”
    李寂然边走边答:“新来的,明日拜访。”

    隔壁刹那没了声音,显然不再好奇。
    李寂然摇摇头,也不去好奇这新家的邻居。步入一间厢房,他放下旧藤箱。

    ……

    第二天早晨,收拾妥当的李寂然负手出门,同昨夜相比,小镇此时一点儿都不像鬼蜮。
    润泽了露水的梅花绽放得越发娇艳,朝阳铺在河中,亦是波光粼粼。

    有早起的老妪在河边刷马桶,李寂然站在桥上,看得有趣,便俯身与她打了一声招呼。
    不料老妪被他一喊,踉跄地就跌落河中,须臾化成一尾游鱼,摇头摆尾地钻进水底不见踪迹。连带来的马桶也丢弃河岸不顾。

    这定是胆小鬼,李寂然无语地猜测。


    返身下桥,李寂然继续闲逛。
    身后的房屋街道,小桥流水,那些梅花,甚至那只马桶,渐渐幻化成一副画卷……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5 20:59
    李寂然行在画卷中,画卷挂在一间斗室的雪白墙壁上。
    四周别无余物,只在地上有一封信。

    若干时日,一白发苍苍的老仆推开斗室的门,他拾起地上的信,费劲阅读。
    读完信,老仆转身出去,再回来手里拎着一个旧藤箱,款式与李寂然带进画卷里的竟是一模一样。

    小心翼翼地揭下挂在墙壁上的画卷,老仆将之收纳入旧藤箱,颤巍巍地出了门。

    ……

    颠沛流离,老仆带着画卷在尘世中辗转。他看着要死不死,却顽强地又活了数十年。
    熬到最后实在熬不住了,他寻了一家小客栈栖身,把画卷取出挂在床头,安详地闭目而逝。

    客栈主人安排完老仆后事,自然也得到这幅画卷,见其精美,于是珍而藏之。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5 21:22
    他将画卷挂在自己的卧室,每日端详,瞧得久了,总隐隐觉得画中人会动。

    一天月夜,他睡不着,执蜡烛又在画卷前徘徊,月光洒在画卷上,他恍惚闻到梅花的香味,伴随着淡淡的腥……
    他看到画卷的镇口街巷,隐约飘出一白衣女子,可惜长发遮面看不清容颜。

    他举烛凑近画卷用嘴去吹,竟然真的吹开了白衣女子半边长发,露出一张俏脸。
    这张俏脸如猫爪,挠得他心痒难耐,鼓起腮帮,他努力要把白衣女子遮面的长发全部吹开……

    ……

    那一晚,客栈老板究竟看到了什么,没有人知晓。
    街坊传闻,只听到一声惨叫,然后客栈就失火了,烧得是一干二净。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5 21:36
    而在搜出客栈老板的尸体后,法医居然判定他是先被吓死的。
    从此无人敢靠近客栈的废墟。

    这般又过了数载,人们渐渐忘了客栈的旧事,一些顽皮的小孩把这里当成了游乐园。

    他们在这里翻捡瓦片砖块,捉蛐蛐,或者躲迷藏。

    其中有一位小孩,在捉蛐蛐的时候,幸运地又翻出了画卷。
    历经火烧水浇,风吹日晒,画卷还是如同新的一样。

    小孩高兴地把画卷带回家,当成了玩具。
    但是新鲜劲过后,很快也就束之高阁,彻底忘记了它。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5 22:09
    画卷这一串传奇般的经历,画卷中的李寂然自是完全不曾知晓。
    他隐在梅花镇中,与一群亡者为伴。听幽魂夜唱,观白骨舞蹈,醺然忘了时日。

    若非人鬼殊途,他甚至想娶了隔壁的女鬼,与她同卧棺材,生七八个可爱鬼子,绕膝弄哺。
    当然,这只是想象,就算他肯,人家也不乐意的,他身上强烈的活人气息,非厉鬼承受不住。

    这一点,亭中的黑白二妖,最是深恶痛绝。他俩被李寂然纠缠,忍着阳气侵蚀之苦,不知道陪他下了多少盘棋。
    无数个夜晚,他们都在暗暗祈祷李寂然厌倦了这里,赶紧滚蛋。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5 22:15
    或许是黑白二妖的祈祷产生了效果。

    这一日,李寂然忽然有些想念外面的世界。

    作为一个修行者,念头一动,便会自然去做。他于是拎起旧藤箱,走出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宅邸。
    像来时那样,他施施然往镇外行去。

    隔壁小娘子听到他的脚步声,赶紧从棺材里坐起,推开门,倚着门口的梅树,目送他离开。
    她咬着嘴唇,隐隐红了眼。

    李寂然走到镇口,长发蒙面的白衣女子亦早早躲到一旁,她掀开黑发欲笑,慌乱里却是掀错了方向。
    李寂然摇头,对着她白骨森森的脸颊一点,触指之下,娇嫩的肌肤迅速蔓延,遮盖住这半边白骨。

    “下次剪个短发,精神。”
    走远了的李寂然抛下一句话。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5 22:37
    从画卷里钻出来,迎面不是当初自己进入时的斗室,李寂然不禁有些头晕。
    他转目四顾,看到对面的墙上也有一幅画,而且里面的东西能动,还能发出声音。

    好歹也是在民国厮混过,李寂然很快明白这不过是更高级的留影机。
    撇撇嘴,李寂然目光从那些精致的家具上扫过,最终落到坐在沙发上的一位女孩身上。

    这女孩瞪圆了眼睛,正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李寂然。
    神色谈不上惊悚,但好奇是一定的了。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5 22:58
    好奇的人最是麻烦,李寂然赶紧回身揭下墙上的画卷,收好藏进旧藤箱,拎起就往门的方向走去。

    ……

    “你就这样走了?”女孩声音幽幽地在李寂然身后响起。
    “对啊。”李寂然回答。
    “也不打个招呼?”

    “你好!”李寂然回身,微笑着挥了挥手。

    “那副画是我的,是我爷爷送给我的礼物。”
    “不,它是我的。”李寂然反驳。
    “证据呢?”女孩质问。
    “我就是啊,难道你没看见我从里面钻出来?”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5 23:21
    见噎住了女孩,李寂然的手放到了门把上,此时只要轻轻一扭,他就可以打开门,彻底离开。
    然而偏偏就在这时,狡猾的女孩又反应过来,不再与李寂然争执画卷的归属问题,她另辟蹊径,刁钻地问道:“好吧,就算画卷是你的,保管费呢?这么多年我家替你保管,你难道就这样直接拿走?”

    修行之人最忌讳欠人情。
    李寂然叹口气,停下脚步。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6 22:11
    第二章
    孟大宝是城南路91号楼的保安。
    这91号楼历来传闻闹鬼。

    当然孟大宝是不信的,因为他在这上班一年,根本就没见过。
    不过架不住总有人好奇,特别是那些年轻人,经常组团过来探险,还美其名曰直播。

    这不,夜晚11点例行巡逻时,孟大宝又遇到两拨。
    第一拨人两男两女,第二拨人三男一女,他们一前一后,相隔十多米的距离,正鬼鬼祟祟地沿着消防楼梯往地下一层而去。
    孟大宝悄悄跟在他们后面,准备瞧准时机吓他们一吓,然后再将他们抓住,赶出大楼。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6 22:33
    只是想法虽好,跟踪其后的孟大宝却渐渐发觉有些不对劲。
    去地下一层的消防楼梯总共就那么多台阶,作为保安,孟大宝记得清清楚楚。可是现在,前面那伙年轻人下了足有上百级台阶了……
    这不是通向地下一层,而是通向阴曹地府啊!

    吓坏了的孟大宝浑身发软,一下坐到地上。他身上携带的手电筒、警棍等物,也随之撞击台阶,在空荡荡的楼梯间内,发出巨响。
    前方还在往下走的两拨人闻声回头,一同发现了孟大宝。

    大概也察觉了不正常,他们聚集到孟大宝身边。
    互相介绍后,一人问孟大宝:“保安哥,我们是不是遇到了鬼打墙?”
    “肯定的啊!这楼梯没那么长。”孟大宝哭丧着脸,懊悔自己不该跟着他们,应该一开始就把他们赶走。
    “啊!真的有鬼。”几位女孩顿时惊叫,声音在昏暗的楼梯间来 荡。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6 22:57
    “试着往回走走看吧。”这时缓过劲来的孟大宝提议。
    两拨人都没异议,于是一起转身又往回爬。

    爬着爬着,一人突然抱怨:“好臭,这是什么味道?”
    孟大宝吸了吸鼻翼,果然也嗅到一股淡淡的臭味,像是死老鼠,又像是猪肉腐败了……

    ……

    孟大宝刚来91号楼当保安时,同事与他说过这大楼的一件怪事。
    也就是他没来之前的头一年,有四个年轻人深夜在大楼里失踪了,后来怎么找也找不着他们。


    当时孟大宝听得匆忙,忘记了这失踪的四个年轻人里面,到底是几男几女。
    或许是三男一女?也或许是两男两女?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7 00:39
    孟大宝抬头,嗅着鼻端越来越浓的腐臭味,慢慢放慢脚步,任两拨人都超过自己。
    看着走在前面的两拨人,他的心脏突然跳得好快,好快……
    “你们千万不要回头吓我!阿弥陀佛,千万不要回头!”他暗暗祈祷。

    或许是他的祈祷有了效果,前面两拨人忍着恶臭低头行走,居然真的没有一个人回头看他。
    只是,自己身后越来越近的喘息声又是谁?

    ……

    小婕现在很后悔,非常非常地后悔。好奇心害死猫,她觉得,自己也要被好奇心害死了。

    他们这个直播团队,本来计划就在大楼的一楼随便拍摄的,并不打算深入探索。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3-07 08:44
    可是不知道从哪又冒出另一四人团队,居然要去地下一层探险。
    小婕的队友被他们一激,头脑发热就跟着去了。

    当时走在楼梯间里,小婕就已然察觉到不对劲,因为没有哪段大楼的台阶会修得这么长,长到走了几百阶依旧无穷无尽。
    但那时,她还只是有些怀疑。

    后来遇见那个保安,小婕就觉得更不对劲了。因为他看大家的眼光怪怪的,并且作为一个保安,他居然躲到大家的最后面。
    鬼楼的故事,来之前小婕收集过一些资料,据说一年前,这里失踪了一位保安……

    空气里的腐尸味道越来越重,小婕低着头,不敢回头。
    一共九个人,心细的她却数出了十个人的影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一碗扁食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70天 / 跨度282天】
    • 开贴:2018-03-05 20:04
    • 更新:2018-12-13 19:20
    • 阅读:723381 回复:12858 楼主:1923
    • 字数:约90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