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连载】梅花镇,一座存在于画卷里的鬼镇

  • 首页
  • 上一页
  • 2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4-23 21:58
    醒了的李寂然,索性不再睡了。
    好久没去城隍庙了,他打算去看看。


    告别夏静,李寂然还是从傅远家附近的那条小路进入城隍洞天。
    他走过泥泞的小路,走到青石板铺的山道上,白雾袅袅之下,李寂然发现比上次来时,这里不再那么空旷冷清,田野中有人劳作,村舍上空有炊烟飘浮,有儿童在水边牧牛,亦有少女在织布唱歌……
    更有老翁扛着锄头在山道上悠闲行走,见了李寂然会发自内心地微笑打招呼:“城隍老爷好!”

    李寂然欣慰点头,这才像是一方乐土!
    他暗暗发誓,定要再渡人世间更多的孤魂野鬼进来,让它们忘却凄凉孤苦,幸福地生活在此间。

    说来也怪,李寂然此誓一发,天穹突然降落一道金光,笔直地笼罩住远处的山顶。
    山顶上,那尚还有些破旧灰败的城隍庙被金光洗礼,顿时一下子变得巍峨高耸,外观也变得崭新。

    天人交感的一个誓愿,伟力竟至如斯!李寂然惊讶之余,隐约也感到了沉重的压力。
    难怪古之修仙者,都尽量不去沾染神道。

    唯独自己是个异数吧!
    李寂然笑着安慰自己,继续沿山道前行。

    走到山顶,李寂然推开城隍庙的大门,他看到庙的内部装饰也完全变了,变出了很多新的物品。
    肃静、回避的牌匾立在两旁,水火棍一根根放在架子上纤尘不染,有黑底描金的官袍搭于太师椅扶手,一顶乌沙鞘翅的官帽更是显眼地摆在书案正中。

    书案一角还多了一个黑沉沉的圆筒,圆筒内插了数支令牌,李寂然随意抽出一支,看见上面用朱笔写了大大的一个‘拘’字。
    放回令牌,李寂然又去欣赏太师椅后的屏风,此物品也是这次新出现的,以前没有。

    李寂然凑近,见屏风上方写了五个大字:域内奸恶榜。
    五个大字下面,又分列了许多细小的文字,李寂然一行行读过去,多是某某不孝,虐待父母;或者某某何时何地偷窃了某物……
    当然也有大案,比如某某在哪一天杀了某人;或者某某纵火,损失若干财物。

    李寂然心中一动,他从榜单的最后查询,果然很快查到一行描述。
    “丙午日丑时一刻,蛇妖葵蛟害杨氏丽娴性命,夺其内丹。”

    ……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4-23 23:48
    若是真正的城隍,由这奸恶榜知晓目标姓名,只要目标还在城隍管辖的境域内,城隍就有方法追踪目标位置,再派遣鬼兵捉拿。
    这也是村狐社鼠们害怕神道的原因,因为它们得罪了神道,永远无法遁形,除非它们躲回深山老林。

    这典故李寂然也是听说过的,可惜他是半途混进的假神道,虽然获得了城隍司印的认可,城隍捉妖的一切操作,他却一窍不通。
    城隍庙里,又没有说明书。

    只能自己瞎琢磨的李寂然,在奸恶榜上一通乱摸,却是什么机关也没发现。最后他只好取了一支圆筒里的令牌,先拿回去研究。
    他估摸着,既然上面写了一个拘字,总应该有点关系。
    作者:一碗扁食 时间:2018-04-24 20:55
    第四十章

    李寂然从城隍庙里出来,夏静带着小龙已经回家,没人为自己做饭做菜了,李寂然只好又去煮素面。
    煮好后,他坐在酒馆的角落,埋头吃得倒也香甜。

    只是刚吃到一半,李寂然就被人打断,他听到有人在城隍石碑跟前祈祷。

    听祈祷者的声音是个女人,祈祷的内容颇为怪异,她居然祈求城隍老爷送她一个小孩!

    我又不是送子观音!李寂然气鼓鼓地端着面走出酒馆,准备去训斥这女人好不晓事,拜神都能拜错了庙。
    不过等李寂然穿过马路,看清跪在石碑前那女人的身影,他却是一下停住了脚步。

    因为这身影恍恍惚惚,单薄到风一吹似乎就要消散。
    分明就是一只羁留尘世的女鬼。

    女鬼要小孩,确实只能找城隍老爷想办法。
    李寂然没理由再去训斥人家,端着面碗,他索性就在马路边把余下的半碗面吃光。

    吃光了面,李寂然把空碗放回酒馆,再出门,发现女鬼还跪在原地。
    这执拗的模样,让李寂然非常头疼。虽然他是城隍,可真的没办法让一只女鬼怀孕啊。

    幸好跪到十点多钟,女鬼终于扛不住放弃了,她爬起身,飘飘荡荡地离开。
    李寂然好奇,远远地跟随在她的后面。

    月色下,李寂然见女鬼沿街道走了很远,方才拐进一条小巷。
    小巷幽长,在巷底用铁皮、纸板搭了一间柴房,女鬼钻进去,居然栖身在此。

    ……

    看看时间还早,无需急着回去睡觉,李寂然便走到柴房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没有人应答,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李寂然掏出一张符纸,盖上城隍司印,塞进门上面的缝隙。
    这次很快就有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是城隍老爷吗?”

    “是城隍,当不上老爷。”李寂然站在门口回答。
    “屋里面脏乱,城隍老爷稍等,容我出来见礼。”女人声音再度响起,谦恭有礼。

    这样也好!李寂然点头,他也不想钻进低矮的柴房,弄一身的灰尘与蜘蛛网。
    他站在柴房门口,安静等待,一会儿就见适才的女鬼,一点点钻出柴房门缝。

    待身体完全钻出,女鬼弯腰对李寂然行了一礼,希翼地问李寂然:“城隍老爷可是要来满足我的愿望?”
    李寂然不置可否,先反问她:“你的愿望很奇怪,你是想再生一个?还是领养一个小孩?”

    女鬼脸色一红,“城隍老爷说笑了,我孤苦伶仃,又非人身,如何还能生育?”
    “我向城隍老爷祈求的,是找回先我逝去的小儿,恳请城隍老爷将他送回我的身边。”女鬼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盯着李寂然的脸。


    原来如此!李寂然明白前面却是自己理解偏了女鬼的祈祷。
    他脸色一整,认真地回答女鬼:“你欲求母子重逢,这要求合情合理,我自当尽力。”

    “不过你得详细说说具体事宜,你们死亡多久了?他为何先你而死?他姓甚名谁,样貌又有何特征……”
    李寂然抛出一连串问题。

    ……

    “我孩子姓苏,单名一个林字……”
    女鬼陷入回忆,低头思索生前的旧事。

    “他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小孩,长得虎头虎脑的,嘴里还有一对小虎牙。”
    “可惜三岁的时候,他得了绝症,我前夫欲放弃治疗,重新生一个。”
    “我不愿意,最终和前夫离婚,独自带着他生活。”

    “我一个女人,带一个患了绝症的小孩,那段日子很苦很累,我变卖了所有家产,并四处举债为他治病。”
    女鬼目光迷离,先是惆怅,复又微笑,“但每天辛劳工作回来,看到他的笑脸,看到他安好地又渡过一天,便觉得自己很是幸福。”

    “可惜这段幸福的日子,仅仅只维持了三年。”女鬼的声音变得哽咽。
    “他六岁的时候,无论我怎样尽力挽救,他还是离我而去了!”

    泪水悄然流了满脸的女鬼继续回忆,“后来我几乎是行尸走肉地苟活着,感觉做什么都没意思了。”
    “这般坚持不到一年,我便跳楼寻了短见。”女鬼抬起头,她的眼睛微微泛红,面容上也现出裂痕,裂痕内有红白之物丝丝渗出。

    李寂然伸手,温和地抚平这些裂痕,“你恨这尘世吗?”他问女鬼。
    女鬼一愣,摇头。

    “不恨,没有恨的理由啊,而且他生病期间,周围的亲戚朋友帮助了我们很多。”女鬼眼眸里的血色一点点消失,又恢复了之前的清澈。
    “那就接着讲之后的事情,你死后一定也找过他吧?”李寂然转回正题。

    “当然,我到处找他。我死了已有一年多,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找遍了这座城。”女鬼神色坚毅地说道。
    “今晚,城隍老爷你如果没来,我一会儿也要出去寻找他。”

    “想没想过,他或许已经投胎转世了,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李寂然提醒女鬼。
    “想过。”女鬼点头,“所以才去找城隍老爷你,如果他没投胎,求城隍老爷把他还给我,如果他投胎了……”

    “怎样?”李寂然追问。
    “如果他投胎了,我就死了心也去投胎转世,要是老天爷不让我投胎转世,我就去照顾收养那些和他一样的小鬼。”

    ……

    女鬼最后的话让李寂然动容。
    百余年不曾窥伺天机的他决定为女鬼破一次例。

    他答应女鬼,第二天这个时间必定告诉她答案。
    然后他向女鬼告别,转身离开。

    走了数十步,天空突然传来扑棱棱煽动翅膀的声音,一群飞鸟迎面飞过李寂然头顶。
    李寂然回头,看见其中一只黑鸟竟然落在女鬼旁边,它伸着脑袋磨蹭女鬼的裤脚,神态亲昵。

    夜鸟依鬼,这是常识,李寂然摇摇头,不以为意。
    虽然这黑鸟的眼睛颇有灵性。

  • 首页
  • 上一页
  • 2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一碗扁食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20天 / 跨度230天】
    • 开贴:2018-03-05 20:04
    • 更新:2018-10-22 19:53
    • 阅读:602626 回复:11026 楼主:1826
    • 字数:约74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