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倾君玖生陌上时》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瑄亚氿氿 时间:2018-01-01 23:50
    作者:瑄亚氿氿

    类型:重生,玄幻,架空,虐心,古言。


    简介; 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悦怿若九春,罄折似秋霜。流盼姿媚,言笑吐芬芳,携手等欢,宿昔同衾裳。

    一个月前22世纪一名普通实习医生,陌玖生就在结婚前一天不慎出了车祸,灵魂来到了一个架空又好似真实的时代----------战国。

    上承春秋乱世,中续百家争鸣,后启大秦帝国。在这乱世之上有着七个不同的国家分别是;‘韩、魏、楚、燕、赵、齐六国,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多民族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国家——秦帝国。但是,秦始皇并没有真正统一中国。常年的交战,百姓苦不堪言。

    数百年来他们一直到处寻找两块神秘灵石,据说这两块灵石可以打开另一处秘密空间,得到之高无上的权力。为此他们都在相互牵制着对方的国家。唯独秦国狼子野心想打破这样的局面独霸天下。

    然而十三年后一个不起眼的小国正在这战国乱世慢慢崛起,此时的安陵国唯独出了一件怪事,原本好端端的二皇子不慎掉入花池之中,从此性情大变。为此御医都束手无策?,他们并不知皇子早已经归天,躺在床榻上之人另有其人罢了......


    引子

    “上海医科”医院里,医护人员快速奔跑在楼道上。抬着担架上一个白发苍苍气若游丝的老人,这是突发性心脏病刚刚被推进急救室。只见一双双手紧紧握住着急救器备‘血压’120,

    心脉‘130’十几分钟下来,老人开始有所恢复。那人已经额头满是汗水,衣服也汗湿了全身。走出急救室他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旁边的医护人员告诉家属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今天是陌玖生从实习医生到正式医生的开始,一天的急救下来自己有些疲惫不堪。他打开手机看了看已经是凌晨2;00,办公室里差不多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因为今天自己值班。

    陌玖生抬起水杯饮了一口可还没喝几口水杯见底,他有些无奈的走出办公室向着六楼的接水房走去。说来也奇怪今天楼道上的灯光忽明忽暗让人一种压抑的感觉,他就要走了进去。

    突然耳边一个陌生及其恐怖的声音回响在楼道里;玖生‘回去吧----回去吧-----------回去’自己当时头疼剧烈昏厥过去----------------------在茫茫的宇宙空间里,时间是一切事物的开始。你相信在另外一个平行空间下,

    有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人吗?只需要达到光速人就能穿越时空,或者在极短的时间内穿越很远的距离,

    比如;脑电波,这种脑电所绘拟的现象,并非存在第四度空间内的真实物象,只是理论第四度空间所投射的三度空间影象而己。

    作者:瑄亚氿氿 时间:2018-01-02 00:07
    我想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武侠梦,此次我作为原创,作者也不例外,虽然本人是一位小姐姐,但也有一颗武侠梦,本书主角是一个22世纪的陌玖生,莫名其妙来到春秋时代,他经历了六国纷争,他是安陵月,一位‘倾国倾城,器宇轩昂’的小国二皇子,鲜血,杀戮,权利,阴谋又该何去何从???------------
    作者:瑄亚氿氿 时间:2018-01-02 00:37
    第一章【魂灵重生】

    2037年,上海科技与经济飞速度的时代。跟大多数毕业生一样,充满无限期待。一月前陌玖生从普通的实习生刚刚转证为正式医生,这是自己一直的理想现在终于实现了。

    这样就可以迎娶小丽了,小丽是自己的大学同学,也是一名实习医生 ,父母打算在他们正式转证的这几个月给他完婚。就在结婚前一天傍晚,陌玖生拿着刚刚定制的戒指去她的出租屋找小丽。

    就在他要敲门时房门是开着,只听里屋是女子含情温柔哭泣 ;("少男,我已经有了你的骨血,真的)---------男子背对着,抱着那女子安抚;(“对不起,我可能今生要辜负你了”)

    此时,站在门外的陌玖生觉得自己多像挑梁小丑一般,手里的戒指随着眼泪滑落下来。他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马路上人来人往 谈笑风生,车水马龙的街道。

    可是他什么也听不到,自己最爱的女人居然和他的好朋友在一起,那是多么可笑荒唐。(“小心!”)还没等待陌玖生自己回过神来,

    他已经被大货车重重的撞落在血泊之中;(“这样也好,至少我不会在这么痛,如有下辈子自己宁可没有爱上你,小丽”)。

    ————————————————————————————————————

    (“这什么地方?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医院,那里的医院这么奇怪,就连医生制服也那么奇怪”?);说话是一名十一岁的少年,(本小说一律用虚岁)

    那少年在模模糊糊之中听见有人在柔声哭泣着唤他 ;(“月儿,你快醒醒别吓母后。”旁边的御医们也在着急为他把脉,房间里顿时没有了声音,

    仿佛就连每个人的呼吸和心跳都能听到。宫女们都小心翼翼地伺候着,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数天后,轻纱床榻中的白衣少年渐渐清醒过来。他费力地坐起身子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在伸手拿过放在旁边的铜镜。镜中之人一双如同风尾花清澈的蓝色眸子,眼里有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紧迫感。

    乌黑的头发被窗边微风轻轻吹起这是用言语无法表达,女子的柔美,魅惑和男子的文雅,冷俊,邪魅都汇聚在他一人之身。

    ‘拍’-------(“妈呀!是痛的,我还没死”)不敢相信眼前之人竟然是他自己,说着揉了揉刚被他打的通红地脸颊。

    低头在看看身穿,用上好绸缎缝制白色的袍子,腰间挂着一块用羊脂白玉雕刻龙纹玉佩。此时房门‘咔’被人轻轻的推开,进来的人身穿一件玄色衣袍,腰间挂着佩剑眼神锐利。

    端着一只青瓷玉碗看见少年已经醒了过来,快步走进,恭敬道;(“二殿下,您终于醒了”。)带着激动语调。(“二殿下?我去,搞什么搞。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不要告诉我自己穿越那么老的梗,这种只有电视剧里才有好吗?”);少年心里道。

    (“殿下,这是怎么了,身体是那里不适,这就帮您去叫御医”);说着玄衣男子慌忙放下药碗,就转身离开。没过多长时间,一群穿着如同汉朝服饰一样,它大多为大袖,袖口有明显收敛。袖身宽大的部分叫袂,袖口紧小的部分叫袪。

    衣领和袖口都饰有花边,领子以袒领为主。一般裁成鸡心式,穿时露出里面衣裳。

    此外,还有大襟斜领,衣襟开得较低,领袖用花边装饰,袍服下面常打一排密裥,有时还裁成弯月式样。

    襌衣是一种单层的薄长袍,没有衬里,用布帛或薄丝绸制作。只见这群人带着一丝惊讶,恐惧立马跪地,一名提着大木药箱的老者上前,小心翼翼的为自己把脉,那少年看着四周陌生的木色木香桌子,铜镜,他‘咚’的从床上跳下,跑出屋外,

    一些奴婢,小厮见他也是跪在地上,他抓起一个小奴才急忙问道;(“这里-------什么地方?”)声音瑟瑟发颤抖,那跪地奴才任然低头不语,全身发抖,这时,身后传来许多声音;(“二皇子发疯了------快抓住他-------”)说完,一堆人就冲向他。

    耳边七嘴八舌,眼前好多人啊-----------顿时四脚朝天昏厥过去。经过这几天我大致知道了,自己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时代春秋战国,一个很小的国家;安陵国,名叫安陵月。是这个国家太子一母同胞的弟弟,

    更奇葩的是现在我这俱身体的原本地主人;‘二皇子’是一个体弱多病,就像女子一般的体质。所以当今大王也就是我这俱身体原来的安陵月;

    (“二皇子,他老爸为了自己的儿子到处寻访名医”。)少年一个人静静的回忆着出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怎么也很难记起------------------

    作者:瑄亚氿氿 时间:2018-01-02 03:15
    第二章【百魅君倾】

    秋去冬来,窗外余阳洒在皑皑白雪之上,反射地光线照在身着一袭雪白色袍子,修长的手指不慌不忙端起今年刚从和州进供地竹叶青品抿了一口,嘴角一抹似笑非笑地邪魅。七夜站在安陵月身边。

    这是皇家别院,自从安陵月醒来之后就居住在这里。别院即为清静,只有下人和几个宫女与他饲养几只白鸽,除了皇宫里来的张公公送来几次名贵药材以外,

    平时安陵月都是自己独自一人来到出事的花池旁,一待就是好几个时辰,私底下的宫女都说二殿下是不是丢了魂,只有安陵月他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看着池中倒映着一轮残月安陵月满面愁容轻叹;(“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这时天空飘起阵阵小雨,一个清亮的声音道;(‘皇弟,真是好兴致。’)

    安陵月转过身来,竟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少年郎,身穿一件橙黄色四爪蛟袍在细雨之中如此让人多了几分柔和的文雅,如果说安陵月是冷,邪魅之中俊。

    那么安陵晟更多了几分爽朗.中雅致。安陵月在七夜口中得知这位皇兄对自己是极好的恭敬道;(‘‘臣弟不知太子殿下驾到,失礼了。’’)

    安陵晟关切的笑了笑;(“皇弟你我自家兄弟不必多礼,你以前可不是这样。身子可好些?”)(“皇兄不必挂心,臣弟已经好多了”);安陵月眼神里有些不安但很快就消失。

    安陵晟微笑看着他;(“比起以前的你,我更喜欢眼前的这个你,罢了。”)说着慢慢转身离开了花池,只剩下安陵月独自一人。

    一路上安陵月细细的揣摩着他这位皇兄话里有话,可是不管怎么样既然来到这里自己还活着。前尘往事已经跟他没关系了,因为自己现在是安陵月,重生之后的陌玖生。

    金色宫殿尊严巍峨伫立在安陵国这片安宁的土地之上,可是近年来南越国频频来犯安陵边境,为此当今大王头痛不已。大殿内,群臣们纷纷的商量着应敌之策。

    一身金色龙袍加深的中年男子正是当今陛下安霆闭目听着大臣们的进言,手指轻放在刚刚从边关送来的八百里加急奏折。

    最先说话是一个身着银色铠甲安陵国大将军方天泽道;(“大王,南岳近年来冒犯我国,必须实行一些雷霆之力,方可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实力”)大臣们纷纷点头。

    这时候,离丞相急忙奏道;(“大将军所说并无道理,可是徐州,和州,禹州这三州已经大旱一月有余,五谷颗粒无收,一旦与南岳开战,只怕百姓们苦不堪言。微臣还请大王三思,可是现在与南岳翻脸,并不是上上之举”。)

    王,谜离的睁开眼睛,带着一丝不悦看着众人一眼,之后严肃目光停在太子身上;(“太子怎么看?”)带着一丝威严。

    安陵晟一副温文尔雅,看着这权倾天下的男人,自己的父皇恭敬;(“儿臣以为必须安内,才能对敌。最先各地方官员开放赈灾粮食,安抚受伤百姓。

    最后由朝廷发放赈灾款,如果受灾较重地方可以让官员们先搭设临时粥棚和舍棚以便百姓有个安身立命之所。而对于南岳国我们可以先为和谈答应他们的要求,这样我们才有主动权。”)

    大王安霆看了眼离丞相;(“丞相觉得如何?孤王觉得太子之意甚好。”)离丞相微笑道;(“太子殿下有仁爱之心,是我安陵国大幸也”)大臣纷纷跪地道贺;(“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作者:瑄亚氿氿 时间:2018-01-02 21:00
    第三章[叶宫幻影]



    暗黑的宫殿里,一个魅红的身影手持着亮闪闪的刀子正在向对面的人刺去,只见鲜红的血液从刀尖一点一滴的流了下 来。只听一个细语柔弱的声音“;(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我)。

    那人冷笑着慢慢的靠近;(因为只有你死,他才会知道我的存在,我什么都比你好,可是少君的眼里只有你”上官语若“!)声音渐渐地越来越远,只留下了被刺伤的独自一个人,

    黑暗的宫殿里仿佛就要被怪物吞没一般。空气里都是鲜血的味道,不知是自己的血还是地上长年积水染红了地面,只听那人微弱气息,好像死亡一般。


    一个月南岳国地下宫里一群专门为南岳王扫除敌国的暗人们。地下宫;在这里没有感情,没有光明,没有希望,只有无边无际地黑暗与寂寞。

    房间里,昏迷中女子仿佛感觉有人注视着自己一般,一个黑衣少年走进房间,轻轻地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在耳边喃喃道:(”上官语若,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已经重罚过李姬了。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

    为了南岳国的黎民百姓,只能牺牲你了。)这女子费力的想睁开眼睛但不管怎样始终没有气力,仿佛房间里只听得到他的呼吸声。”


    ------------南岳边境,某日傍晚客栈房间女子清醒过来看着铜镜里面的自己,虽然面容惨白但不失是一副美人胚子。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娇艳魅惑女子走了进来拉起上官语若手关切;(“妹妹,你可认得姐姐?”)。

    她茫然的推开眼前的红衣女子;(“你是谁?”)。红衣女子哭腔说道;(“我可是你姐姐,你最好的姐妹呀!”)

    上官语若有些尴尬地回想着自己为何昏迷之后会来到这里?她看着眼前的女子担忧自己疑问;(“姐姐?我究竟是谁,我的身体好痛”)。

    红衣女子眼神里带着一丝仇恨握紧上官语若;(“这里是南岳,我们都是这座冰冷幻影地宫里专为大王暗养的暗人。语若,你赶紧跑吧!就像你两年前一样。”)上官语若顿时脑子一阵疼痛,就在此时一群身着白衣女子踢开房门冲了进来。

    最后进来的是一位身着白衣轻纱蒙面妙龄女子,那女子虽然戴着面纱眼神内有种孤傲的寒冷,她进直走到桌案旁边坐下。

    红衣女子连忙上前请安道;(“轻灵见过墨玉姐姐,不知姐姐到此所谓何事?”)白衣女子冷冷的看了一眼她,接着一抹迷惑微笑印上嘴角;(“我说妹妹你这是?我可受不起你这么大礼。

    錡王要的人醒了吗?”)红衣女子紧张看了一眼上官语若顿时脸色苍白;(“语若是我一手带大的,轻灵早已经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还请墨玉姐姐高抬贵手饶她一命,妹妹在此感激不敬从此以后为殿下唯命是从”)说着扑通一跪。

    白衣女子顿时被她的一番话给激怒;(“轻灵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拿錡王殿下来威胁我,不提起这事我姑且还有可能饶她一命,现在你提起这事我倒想好好问问她两年前那件事----------来人把上官语若带过来。”)

    两个白衣女子把上官语若拖到墨玉目前,墨玉慢慢的抬起她那修长手指在上官语若脸颊上轻抚了几下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上官语若早已倒在地上,上官语若嘴角一丝鲜血流出慢慢的爬起身子,

    她抬头倔强的盯着墨玉那双冰冷刺骨的眼睛。从来没有人可以这样盯着自己,这是对她的蔑视。要不是这丫头对錡王殿下有用,恨不得马上一剑结果了上官语若的命。

    就在此时,一个黑衣蒙面人闯了进来一些白衣女子抵挡不住那人。墨玉看着自己的手下纷纷倒在地上,冷冷看着那人;(“好大胆子竟敢招惹幻影地宫的人,找死!”)说着拔剑向黑衣人刺去,那人敏捷的躲了墨玉的进攻。

    打了几个回合明显墨玉不是黑衣人的对手,黑衣有些玩世不恭;(“本小爷数不奉陪,告辞!”)一把抓住上官语若的手破窗而去。

    后面的墨玉眼神里都是恨意对后面手下;(“不管上官语若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抓回来,吩咐下去全力缉拿上官语若”)白衣手下恭谨;(“是,主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瑄亚氿氿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94天 / 跨度135天】
    • 开贴:2018-01-01 23:50
    • 更新:2018-05-17 00:36
    • 阅读:6448 回复:774 楼主:761
    • 字数:约138千字
    • 图片:97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