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倾君玖生陌上时》

  • 首页
  • 上一页
  • 10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瑄亚氿氿 时间:2018-05-15 00:46


    作者:瑄亚氿氿 时间:2018-05-16 01:39
    第五十六章【情埋心底】

    (“参见二公子”);缠王府外,侍卫们见安陵月骑马,率先到达王府,不敢多耽误功夫,立刻上前牵马,自己一跃而下。

    府门外 , 雨燕快步上前,禀报;(“公子,尹公子好像昨夜受了风寒,今天,您一大早就去了柏霖围场,尹公子不让奴婢告诉您,他生病的事情,可到了中午,病情好像更加重了,奴婢便请了宫里的“和御医”给公子看病,可是尹公子昏迷着无法食药,和御医也不敢施针,没有办法,奴婢斗胆就叫了夜侍卫,去围场上找您,还请公子责罚”)说完,跟在安陵月身后。

    安陵月没有多言,冷冷一句:(“和御医现在在哪里?”)。

    雨燕一下子跪地,她知道自家公子对尹公子自然不同,有些畏惧:(“还在尹公子的房间~~”)。

    安陵月没有任何则罚她的意思,转身就经直向尹人的西房走去, 只留下雨燕一人,在身后愁怨和委屈的目光。

    房间里,丫头们跪了一地,和御医小心翼翼的,守在身旁不敢出声,看见安陵月进来,先一礼;(“这位公子昏迷之中,一直叫着殿下,老夫不敢下针,恐有什么闪失,药汤也喂不进,请殿下则罚老夫”)语气里害怕极了。

    安陵月脸色,越来越阴沉可怕,吩咐奴俾先下去,房间只有他俩人,淡淡道;(“可有解决办法?”)。

    和御医惊恐跪地;(“这位公子实在烧的迷糊,老夫为公子把脉,竟然发现还有内伤,这内伤也并非一天两天,如果在拖延~~~怕是。

    除非有人可以把这公子经脉打通,方才可以退热,奕或是公子可以自己清醒过来,否则药难以喂进去”)瑟瑟发抖。

    看着床榻上的尹人昏迷痛苦的模样,安陵月心里不知怎么?揪着疼痛,走到床边坐下;(“本宫限你半个时辰想出,可以退热的方法,你刚才说,只有打通他的经脉就行?本宫要你马上配退热药,其他的事情由本宫来”)寒冷的话语。

    那和御医从来没有见过,二殿下会对什么人在意,如此可怕,惟恐的哆嗦;(“是--------------------殿下,但是,帮助他人打通经脉的人,会消耗很多气力! 老夫这就去配退热药”)说着小心的退了下去,还未踏出门口。

    安陵月又冷冷一句:(“和御医也是宫里的老人了,什么该说的,什么不该说,和御医一定要谨记!”)。

    和御医脸色难看,身体微抖:(“和某自然明白,还请二殿下放心,今日只是这位公子,偶感风寒而已”)说完,慢慢盖上房门。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之极,安陵月一边帮尹人,擦拭额头的冷汗,一边帮他保暖。

    (“安陵月,对不起,对不起,我----------------”);昏迷中的尹人,好似做了噩梦,不停叫着自己的名字,泪流下眼角。

    安陵月安慰道;(“尹人,我在,不怕,不怕--------”)轻轻拍着他的身体,温柔道,毫无刚才的冷酷。

    尹人慢慢平静下来,可全身寒冷,安陵月脱去鞋,爬上床坐余“他”身后,一只手拉开被子,另一只手托起尹人半个身子,让自己的体温和气力输给他。

    尹人这才开始好些了,小声道;(“安陵月,你----------这是干嘛?快放下我,你的功力才好不容易,到达第六段,不可,万一被别人看见了,那-----”)。

    (“好了,你就给我乖乖的,不要再说话,不然我们俩都会被气力反噬”);安陵月自己一副命令试的,口吻道。

    尹人因为昏昏迷迷没有气力,也只能任由自己把气传给他,过了许久。

    安陵月慢慢收起气,缓缓放下尹人,关切;(“好些了吗?”)。

    (“安陵月,你为什么?”);躺在床上的尹人,询问声音极小,阳光照射在窗户上,看不清安陵月的任何情绪。

    (“因为我是你师兄啊,不然本小爷吃饱了撑的?”);安陵月一句轻描淡写,也知道尹人问为什么救他?但自己还是继续假装 ,一个师兄对“师弟”的关心,别的再无其它,对,也不能有其它,这样彼此不会尴尬。

    安陵月下床穿好鞋子背对尹人,话语轻声;(“你以没事,就好生休息,等一下我叫和御医送药来”)必后自己打开房门,干净利落的走了出去。

    七夜走过来,问道;(“公子,尹人公子没什么大碍吧?”)。

    (“没事了,他已经睡下,告诉雨燕一个时辰后,再把和御医的退热药送去西房”);安陵月脸色泛白,气息一些凌乱。

    七夜又禀报道;(“公子,太子殿下正在偏房等你,刚才你在尹公子房里,手下不好打扰”)语气支支吾吾,但不知道怎么说出。

    安陵月顿时有些紧张,七夜这小子不会看出什么来了?故作淡定道;(“皇兄还在偏房等我,这就去”)不再理会七夜那,诡异的表情,一步并作两步往前走去,自己能感觉七夜的注视。


    ------------------------------------------傍晚时分,一个飞快的身影进入了缠王王府后,就直接进去了尹人的房间,那人穿着黑衣斗篷,看不清脸,走向尹人床边,抬起一手轻轻滑在“他”脸颊上,略带高兴的语调;(“我以为自己认错了,果然是你--------------”)。

    尹人猛然坐起,快速下的起身拔剑对着此人,冷冷道;(“你是谁?来我房间干什么!”)。

    (“安陵月待你,果然不是一般呐! 想必你已经得到他的信任了吧?”);那人语气怪异道。月光下,那人如同斑驳的树荫,好似存在又好似一眨眼 ,便会消失一般。




    作者:瑄亚氿氿 时间:2018-05-17 00:36
    第五十七章【故人依旧】

    那人脱下上身的黑色披风,一头黑发在月光的照射下,犹如一条银河的丝带般飘动,优雅无比,一袭红衣映入眼眸,带着几分激动的语调;(“你果然没死!”)一只手拉着尹人的胳膊不停问道。

    尹人下意识的甩开他的手,随后退了一步,冷冷看着面前的“南岳云雷”恭谨;(“公子怕是你认错人了,这里乃是缠王王府,怕是这位公子,走错了地方”)陌生寒冷。

    南岳云雷不会认错,眼前这个人明明就是---------为什么不认他。

    尹人眼神坚定道:(“堂堂南岳国九公子翻墙,如果传了出去,岂不可笑?”)慢慢收起剑鞘,背对与南岳云雷。

    只见南岳云蕾面色黯淡,语气愧疚中带着微怒;(“当年我没有丢下你,他们告诉我你已经死了,我不相信,整整在这六国找了你,两年多的时间,可还是对你抱有幻想,你没有死,好好的活着,当那天的国宴里,我一眼就认出了你,知道吗,我有多高兴?老天还是待我不薄!!!”)一声嘘笑声。

    尹人眼神越发冷淡;(“我虽然不知公子找的人是谁?如果见到此人,我定会转达,还请您离开,不然我就叫护卫来了,到时候只怕九公子明日,如何向王上交代夜探王府之罪?”)随后下逐客令。

    南岳云雷没有再多言语,转身离开时;(“今生我们就注定无缘?安陵月能给你的,我“南岳云雷”也照样能给你,我还是不能放弃--------------”)声音回荡在房间内,人已经消失在了暮色。

    月光继续照射在黑暗的房间里,尹人无奈的握住自己胸口,不知什么时候,眼泪随着眼角滴落,这难道就是命运的轮回?他曾经是让自己豁出命的人!

    却为了权利出卖了自己,甚至让他的手下追杀自己,自己本想,此生绝不会见面,万万没想到,如今会在这样情况下,见到“南岳云雷”,真是故人依旧,情份无空-----------------------------------------

    偏房书间,安陵晟坐在桌旁边椅子上,香炉里燃烧着上好的熏香,不时在空气中盘旋成袅袅炊烟。

    温俊的脸颊上顾挂着,那抹如同三月的春风般的笑容,温柔;(“皇弟,你对此事何看法?”)。

    安陵月皱眉看着手上的那份公文奏折,几分钟看过后,恭谨回禀;(“皇兄,这次和州官员勾结其他官员非常严重,这不仅仅表面看起来,是朝堂大臣们“营私”这么简单,可能还有“南越国”的暗中。

    不然,借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违背“父王”的旨意,这次决不能姑息养奸,定要追究到底,不可放”)走过去,坐余皇兄身旁。

    安陵晟轻抹一口茶;(“虽然这是父王的旨意,但你也看见奏折上的内容,全朝上下大部分官员都参与到了,此事之中,可牵一发,而动全身,再说‘南越’还未与我们达成协议,我只怕~~~”)脸色面带忧虑。

    安陵月不慌不忙,放下奏折;(“固然是要探究出‘南越国’此次来我国真正目的,然后要把大臣们侵吞银子吐出,分为等级,情节轻的罚些银子,再打一百棍,闭门思过,我就不信,没有人会以此为戒?

    但对那些较大的,绝对不可放过,不管是任何人,都是一样,依法治国,才是长久之道,百姓们生活在这乱世不容易。

    如在地方官员也对百姓不管不顾,他们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我们不以百姓放在第一位,那么国将不国,便会是我们安陵国以后的下场”)。

    安陵晟带着赞赏和疑或的目光看向安陵月,他的这位弟弟果然与以往不同了,居然能想出这样的方法;(“皇弟,是要杀一儆百?!”)语气里带着感叹,又问道;(“依法治国???这个词到也新颖”)。

    安陵月邪魅无比的,脸上顿时一愣,暗想;(“完了,我怎么不小心说漏嘴,该死”)。


    看着安陵晟满眼好奇,自己只能说:(“秦国现如今日益强大,臣弟最近研究他们的法典,我们虽是小国家,但可以效仿他们的制度,法无情,便是约束我们每个人的枷锁”)说完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不时瞟一眼坐在身旁的安陵晟。

    (“我说呢,皇弟整天待在王府里,原来如此”):看安陵晟的样子,定是相信了自己的话,安陵月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这老毛病,也要改过来了,不然要我解释到什么时候。

    这时,一个小厮恭恭敬敬走了进来,禀报;(“太子殿下,李伯问问您何时回府?刚刚太子府禀报说,小皇子吵闹的不可开交,让太子妃没有办法”)站在原地等待安陵晟。

    (“皇兄在我这里待了许久,怕是让我那‘小侄子’等久了,都是皇弟的过失,竟忘了皇兄也是有家室的人”)语气带着调皮的玩笑。

    安陵晟微笑无奈,起身出了房门,随后回头;(“看来是要找个人,好好治治你”)一声狂笑,便出了王府。






  • 首页
  • 上一页
  • 10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瑄亚氿氿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97天 / 跨度181天】
    • 开贴:2018-01-01 23:50
    • 更新:2018-07-02 10:16
    • 阅读:6514 回复:777 楼主:834
    • 字数:约181千字
    • 图片:97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