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生我那天母亲难产,我成了灾星的遗腹子

  • 首页
  • 上一页
  • 12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娘子本尊 时间:2018-08-11 14:18
    我瞪着灰爷道:“爷,你啥意思啊?你明明轻而易举就能将我们带出来,为啥还让我们在里面那一顿提心吊胆,差点吓死。”



    灰爷嘿嘿笑道:“爷本想让你锻炼下身手,同时也练练胆儿。你爷临走时也交代过我,多给你制造些锻炼的机会。”



    我满头黑线,心说,这是锻炼吗?这他娘的是拿着我的小命开玩笑啊!我还说吗,一个千年大妖见着虫子,咋还吓得屁滚尿流的呢。



    胖子这回也缓了过来,目光崇拜的看着灰爷,腆着脸道:“爷,您这是啥功夫?跑那么快,教教我呗。”



    我一阵无语,跟老鼠精学跑得快,这不扯淡吗。



    这里的虫子也不知道饿了多少年了,跟着我们跟追着肉包子的恶狗似得,很快就从那通道内爬了出来。我们谁都没说话,直接回头往石阶处跑去,这鬼地方,多一秒我都不想待了。



    我在最前面,刚上了几阶台阶,上方忽然一道耀眼的光射下来,直接照在了我的脸上。



    “谁!”



    我猛的止住了步子,一手挡光,一手握紧骨剑,厉喝一声。同时心说,这鬼地方怎么会有人来呢?难道是凶手来了!



    那人没说话,手电光挪去一旁,继续往下走。



    我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直到看清他面容的那一刻,我才舒出了一口气。 | | 6041楼 | | | |
    作者:娘子本尊 时间:2018-08-11 15:48




    原来是扑克牌,他也查到这里来了。



    “快走 ,虫子跟上来了!”落在最后面的胖子此时大喊了一声。



    我抬脚想继续往上走,扑克牌却一点让路的意思都没有,还不紧不慢的往下走。



    “下面有很多虫。”我说。



    “我知道。”扑克牌轻描淡写的说着,像是对这里的状况了如指掌。说罢,他一仰手,一把草木灰一样的粉末劈头就洒在了我们的身上,与此同时,一股臭烘烘的味道弥漫在了空气中。



    “呸!什么东西?”莫名其妙的被洒了满头灰,我呸了两口,语气微怒道:“你干什么?”



    “吱吱……”



    这时,我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混乱的吱吱声,低头一看,紧追在我们身后的那些虫子,此刻都如临大敌般,纷纷掉头逃窜,瞬间就退出了我们的视线范围。



    我看的惊讶,问道:“你洒的是驱虫粉?”



    扑克牌摇摇头,转身对身后的人道:“草婆婆,它们怵这药粉,看来真被您给说着了。”



    我早就注意到,在扑克牌的身后跟了一个人,只不过那人身材瘦小,被扑克牌挡的很严实,我并未看清那人的样子。此刻扑克牌一回头,我透过他的身侧看到了一个干巴巴的老太太,老太太约莫有七十多岁的样子,满脸皱纹,穿着一件蓝色盘扣大襟褂,带着一顶小黑帽子,标准一早年农村老太太的打扮。



    不过扑克牌这么大老远将她带到这里,这老太太应该不简单,听扑克牌的话,那驱虫的药粉应该是老太太给他的,这老太太是什么身份呢?扑克牌叫她草婆婆,难道……












    132
    今天先更新到这里了,大家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右手灵异】继续阅读,回复89063从“第134章 中蛊”开始阅读 | | 6044楼 | | | |
    作者:娘子本尊 时间:2018-08-12 08:51




    苗疆一带有养蛊女,人称“草鬼婆”擅长养蛊,以蛊救人或害人。扑克牌领来的这个草婆婆,莫非是个草鬼婆?



    我盯着草婆婆正琢磨着,一直低着头的她忽然抬起头来,一双赤红色的眼睛正盯着我,生生将我吓的一个趔趄。



    “嘿嘿,小伙子吓到你的吧。”草鬼婆咧着嘴笑了两声,满脸皱纹堆积的像一团风干的橘子皮。



    我佯装镇定,连连摇头,心里却明白,果然是被我给猜对了。



    苗疆会养蛊下蛊的人不少,可大多都是些假草鬼婆,也就是只懂些皮毛,养些简单的蛊的那种。而真正的草鬼婆身上都有两个明显的特征,一,目如朱砂。二,肚腹、臂、背上均有红绿青黄条纹。我虽然看不见这个草婆婆身上的条纹,但仅这一双赤红色的眼睛,我基本便可以确定她的身份。



    扑克牌带着草婆婆来这里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里有蛊?或者说,那乌泱泱的虫子全部都是蛊虫?而之前灰爷猜测的控虫人,实际是错误的?



    这么一想,我直接惊出了一身冷汗,蛊那玩意邪的很,刚才我们在虫堆里那一通跑,会不会已经中了蛊?



    “你们要上去吗?”扑克牌看着我,身形往旁边闪了闪,示意我要上去就赶紧上。



    “不,不,既然虫子都跑了,我还想在下面看看。” | | 6057楼 | | | |
    作者:娘子本尊 时间:2018-08-12 10:21
    我说着转身想往回走,心里琢磨着,我得瞅机会找草婆婆给瞧瞧,看我们几个是不是中了蛊啊。



    我转身的空当,扑克牌的目光正对上了我身后的灰爷,他居高临下看了灰爷一通,蹙眉冷冷开口道:“你不是人!”



    灰爷倒背着手看着他,不以为意道:“那又如何?”



    扑克牌道:“你不自在山中修行,跑来人间作甚?”



    灰爷冷笑一声道:“世间处处皆修行,我为何一定要待在的山中?”



    扑克牌跟灰爷这两句对话,听的胖子跟毛建斌瞪目结舌,对于灰爷的身份,他俩八成也猜出了几分。



    扑克牌则没再说话,目光凌厉的盯在灰爷身上。



    灰爷也不怵他,不卑不吭的回瞪他。



    我夹在他们两人中间,感受到一阵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我真怕他俩打起来。我虽然不知道扑克牌警官的深浅,但我从他一眼就看出灰爷的身份,还能如此淡定的样子中,感觉他肯定不简单。



    好在他俩终究没动手,只是相互对视了差不多两分钟,好像无形之中进行了一场较量。最后灰爷对扑克牌拱了拱手,扑克牌回了一礼,灰爷随即转身,催促着胖子跟毛建斌返了回去。



    我跟在灰爷身后,心说是灰爷先对扑克牌拱手的,这场较量是不是代表灰爷输了啊,如果灰爷输了,那岂不是说扑克牌的道行,比灰爷要深?



    从石阶上下来后,扑克牌跟草鬼婆,直接往房间周围的那些洞走去。 | | 6059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2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娘子本尊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70天 / 跨度207天】
    • 开贴:2018-03-29 00:04
    • 更新:2018-10-22 08:22
    • 阅读:601604 回复:9701 楼主:1757
    • 字数:约65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