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东城戏子V 时间:2018-03-31 22:45
    我叫白不二,四年前我第三次高考落榜,离高职高专都差了好大一截,心灰意冷之下打放弃这条路,跟着爹干典当生意,也就是当铺。
    铺子是祖上传下来的,叫长生当。
    爹对这个倒是无所谓,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现在这年代连挑大粪的都能买车买房,不上大学也饿不死。
    从小的时候爹就给我灌输了很多关于当铺的知识和规矩,还包括什么金银首饰、古玩字画以及现在各种汽车家电的辨认和估价。
    说实话虽然我学习不怎么样,但是干这个还是挺有天赋的。
    有关典当行的知识一学就会,一点就通。
    爹说我这是遗传了老祖宗的基因,天生就是干这个的。
    但是越是古老的行当就越是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规矩和禁忌。
    这些规矩和禁忌没人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定制的,却是千百年来行内人视若性命的戒条。
    但是我却为了一时贪欲,违背了祖训,坏了老祖宗的规矩,从此踏上了一条不平常之路。
    那两天恰巧赶上村里头自家屋的老人过世,爹娘得回去帮忙,就让我暂时帮着看店,还说一万以内的东西我自己做主就行。
    那个年纪父母不在身边,自己一个人看店自然觉得很新奇,早上起的比上学都早,先拜一拜先人,然后收拾的人模狗样的坐在门口等着客人上门,好一施拳脚。
    结果从早上坐到日落,连头上的发蜡都粘了,中间除了两个来吊幌子的,也就是光问不当,一个真正的买卖人都没有。
    等熬到了太阳下山,路上基本上没什么人了,肚子也饿了,就准备关门歇业去弄点吃的,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来人了。
    作者:东城戏子V 时间:2018-03-31 22:50
    那是个中年男人,行色有些匆忙,一直低着头,进门的时候还回头望了一下,像是怕被人发现,进了屋我冲他打招呼,问有什么需要帮忙。
    他这才抬头看见我,表情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又四处望了望问道;“老板呢?”
    我说你找大老板还是小老板,大老板有事回乡下了,过几天才回来,小老板就是我,有什么跟我说也一样。
    他有些狐疑地盯着我看了半天,好像是不相信一样。
    本来今天就被两个吊幌子的搞的有点心情烦躁,看他这样看我,当时就说,你可以等几天再过来,我要关门了,意思就是要当就当,不当滚蛋。
    他犹豫了半天,问我能不能先把门关上。
    我当时就火了,心想你还想打劫咋了?
    他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连忙解释道:“这是我家的传家宝。。。”
    说着望了望门外,心思很明显。
    我摆摆手说不用,我这店里店外全都是监控,十米外就是派出所,你不用怕,多值钱的东西在这里过手都没有出事,而且没有关上门做生意的道理。
    那人迟疑了片刻,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灰布包裹,那包裹鼓囊囊的,像是包了一个不小的物件,我当时就来了兴趣。
    但是随着包裹被里三层外三层地打开,我吊起的心马上摔了个稀巴烂,合着全是布,解了好半天,才看到里面东西的真正面目,一块小孩巴掌大小的玉佩。
    我当时就皱起了眉头,当铺有个很古老的规矩,叫三不当。
    神袍戏衣不当、旗锣伞扇不当、低潮手饰不当。
    “神袍戏衣不当”防的是那些死人的寿衣、殓服,而“旗锣伞扇不当”“低潮手饰不当”主要的还是指那些拿琐物来游戏开涮的人。
    其中神袍戏衣还指这些来路不明的古董文物。
    古董文物不像房产本和机动车行驶证那种东西,上面有名有姓,还有政府的大红章在上面,丁就是丁,卯就是卯,谁也赖不了。
    但是古董文物就不一样,你说是你的,等你写好当票钱拿走人,再有人来说东西是他的要拿走怎么办,上面又没有写谁的名字,很麻烦。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就是这玩意儿通常都是从死人坑里拿出来的,万一东西的主人夜里来找我拿,我这是有命赚没命花啊。
    见我脸色不对,那人问我怎么了,有问题?
    作者:东城戏子V 时间:2018-03-31 22:51
    我说这是你的传家宝?
    他点点头说是,从他爷爷的爷爷辈就开始流传下来,一直摆在家里,现在孩子上学急用钱,就拿出来当了,等过阵子还要赎回去。
    我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将玉佩拿在手中,拿起放大镜看了起来。
    那是块灰黄色的白玉凤凰镂雕腰佩,放在手中冰冰凉。
    在放大镜下,整块玉体中绿通透,中间的镂空玉凤雕刻的栩栩如生,像是古代女人腰挂的物件,年代感很强,但是看不出是哪个朝代的产物,这种东西我目前只对唐朝和唐朝以后的工艺比较了解,对唐朝之前的还是一片空白。
    那就是这块玉很有可能是唐朝之前的产物,隋朝?晋朝?汉朝?
    记得前阵子听爹说,有家当铺出手了一件死当,是唐朝的和田玉貔貅,收的时候是13万,出售给了一个行家卖了21万,中间足足赚了8万。
    这个玉佩的品质和颜色明显是产自辽宁的岫玉,虽然同和田玉都是四大名玉,但是还是稍逊一筹,而且也比那个貔貅小了很多,但是市场价怎么着都得5万往上。
    见我一直不说话,那人有点沾沾自喜道:“怎么样,没骗你吧,好东西!”
    我没有搭理他,因为这时我在玉凤的凤尾处发现了一个刻上去古篆“刘”字,“刘”字非常小,要不是用放大镜,根本看不到,而且古体刘字写法非常复杂,古人的工艺真不是开玩笑的。
    “嗯”
    看完之后我点点头,把玉佩还给他,说:“东西还行,不过在这之前我要问你个问题。”
    那人愣了一下说什么问题。
    “你姓什么?”我问道。
    “我姓刘啊”那人看着我一脸迷茫。
    “身份证给我看下。”
    “啥?”
    “是这样,在我们这里进行交易都得先进行身份登记,以防在交易过程或者交易后出现人当不匹配的情况。”
    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心想着如果他真姓刘的话,那这块玉佩是他传家宝的可能性还真不小。
    “哦”
    那人也挺憨厚,没多想就把身份证掏给了我,上面写着刘德贵,67年的,家是阳城县小洼村十三队的,再对照了下照片,看来是没错了。
    将身份证还给他,我问道:“你准备开多少钱?压多久?”
    “你给个价吧,你们都是行家,自然懂得价格。”那人说道。
    “行,那我就不废话,直接这个数。”
    说完我冲他竖起食指,意思是一万,这是我爹给我的最大额度。
    作者:东城戏子V 时间:2018-03-31 23:00
    我这人不爱废话,老话里说,当铺里卖孩子—贱人,这玉佩如果真是唐朝以前的还值个五万块钱,要是唐朝以后或者近代的,那也就万把块钱了,什么东西进了当铺都是九去十三归,给个保底价,我做生意不能亏钱不是?
    刘德贵见我的手势,当即摇头,说:“太少了,而且钱不够用。”
    我眯着眼睛问他:“那你想要多少?”
    他说:“五千,不能少于五千,我娃等着上大学的学费呢。”
    当时我就哑然,合着他把我的比划当成一千了,我说行,五千就五千,准备压多久?
    “1个月。”他说道。
    我心中默然,看来真的是给孩子凑学费来了,东西也应该是传家宝无误,当即写下单据拿给他说:“不知名朝代下品岫玉玉凤镂空一个,当5000元人民币,周期一个月,2分利,即时扣除,给你4900块,同意就签字吧。”
    他当时愣了一下,说:“下品岫玉?还要扣利息?”
    我说废话,不扣利息我吃什么去,而且这上面写的下品岫玉是我们这的规矩,不信你打听打听看看有哪家不是这样写。
    他哦了一声点点头便低头签字,而我也回爹娘房间从保险柜里点了4900块钱,然后把玉佩360度无死角拍了照后再在单据上长生当铺的大红印,把钱交到他手里,这单生意算成了。
    虽然只有100块钱利润,但是也算是我平生以来第一桩独立完成的生意,心情很不错,跑到门口买了点卤菜花生和啤酒犒劳下自己。
    买好了晚饭打包带到房间,准备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剧,顺便上QQ和同学们吹吹牛逼。
    结果刚把QQ登上,右下角就弹出来一条腾讯本地新闻:
    阳城县小洼村发现大型汉代公主墓葬群。
    作者:东城戏子V 时间:2018-03-31 23:01
    标题短短几个字就把我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新闻上说,就在前天,县文物局接到小洼村村民的举报,说是在后山放羊的时候捡到了几个瓶瓶罐罐,看着不像是现代的物件,结果文物局的专家去了一看,再查了查县志,推断出这一带有个汉朝的公主墓,还不小,目前正处于初期保护阶段,要等国家文物局的专家来才开挖。
    看到这都快把我吓尿了,也没心思吃饭,连忙跑到库房把那块青玉凤霞佩拿到灯光下仔细看了看,不像是出土的古玉。
    正当我趴在桌子上对着凤霞佩愣神的时候,电话响了,是二叔。
    我这个二叔用我们这的话来说是个“大侠。”
    跟我爹是亲兄弟,只不过从小就不学无术,整天偷鸡摸狗,后来被我爷爷一怒之下撵出家门,从此在外面飘荡,中间来过我家几次,但每次来都和我爹吵架,好像是为了个什么东西,我爹常跟我说做人千万别学我二叔,也别跟他走近。
    这么晚他怎么打电话来了?我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结果一接通电话,二叔就说他在我家门口,让我赶紧开门。
    门一打开,就看见二叔呲着满嘴大黄牙站在门口冲我笑,说好久不见又长高了,说着就往屋里进。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于这种流氓亲戚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就让他进去,可就在我回身关门的时候,二叔的脸色突然一变,一把抓着我的手说:“你TM和死尸睡觉?”
    当时就把我问的一脸懵逼,二叔的手劲儿极大,把我拽的胳膊生疼,我连忙甩着手说:“你干啥啊,什么和死尸睡觉。”
    见我挣扎二叔手上却一点都没有放松,而是把拽着我的手扯到面前问道:“那你这是什么?”
    这时我才发现被二手紧紧握着的手背上有一块不起眼的红斑。
    那红斑只有小指甲盖大小,红里透着紫,上面还长了些小绒毛,这会儿还觉得有点痒痒,就想伸手去挠。
    结果二叔一把把我的手甩开,说:“千万别碰!”
    “啥啊?”
    我一边揉着被二叔抓的有些发酸的胳膊,一边又想伸手去挠,结果二叔这次没有拦我,而是说:“你想死就挠吧。”
    作者:东城戏子V 时间:2018-03-31 23:02
    当时就把我吓愣住了,一块斑有这么恐怖?
    不过看二叔的表情却不像是开玩笑,我想了想还是忍住了,问二叔这到底是咋回事。
    二叔没有回答我,反倒问我今天都接触过什么人。
    我说没什么人,就一个来典当的。
    二叔忙问:“当的啥?”
    我说:“一块古玉。”
    二叔听完脸色变了变说:“你把东西拿给我看看。”
    我有些不明所以地看了二叔一眼,见他满脸严肃,就过去把凤霞佩拿给了他。
    二叔把凤霞佩放在手中观察了很久,眉头越皱越深,看到最后脸上都快拧出水来了。
    “二娃子,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么?”二叔突然开口问道。
    我说知道啊,古玉啊,刘德贵的传家宝,你看上面的还有刘字呢。
    “传家宝?”二叔呵呵笑了笑,道:“从死人身上传下的吧,还传家宝。”
    我说不可能,我都看了好几遍了,不是出土古玉。
    “自作聪明。”二叔也不跟我争辩,只是把玉佩突然拿到我鼻子下面,说:“闻闻。”
    闻闻?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一股浓烈刺鼻的土腥味儿顷刻从玉佩身上传到我的鼻子里,我皱着眉头问这是啥玩意儿。
    “这叫土腥味儿,很多尸体上的物件长期保存在密封的棺材里,没有过多吸收空气中的杂质,所以就会多味儿少浆,用眼睛和手是根本分辨不出是不是出土古玉。”
    说道最后二叔叹了口气道:“而这个玉佩和那具死尸在同一个空间里密封了几千年,早就沾满了尸气,经活人之手自然会把尸气散发出去,比僵尸咬一口还狠。”
    我看着手上那块紫红色的尸斑,只觉得背后直冒凉气,可还是不死心地问道:“那个刘德贵不也碰了这个玉佩,而且时间比我久,怎么就没事?”
    “他?”二叔听完冷哼了一声说:“那孙子活不过今晚。”
    作者:东城戏子V 时间:2018-03-31 23:03
    我一听就觉得两腿发软,可一抬头看到二叔手中的玉佩,连忙问道:“那你呢?你不也摸了,现在还在你手上呢。”
    谁知道二叔听完哈哈大笑,说:“这玩意儿还要能害死你二叔,你二叔早就死了几百回了。”
    我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抓着二叔的手说:“二叔,你一定能救我对不对?”
    “不能救你就不会过来了。”二叔说道:“明天跟我去找那个刘什么贵去。”
    “你不是说他活不过今晚么?怎么还找他?”我疑惑道。
    “活不过今晚?死了也得把他给找出来!”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手上的尸斑给痒醒的,下意识地就想伸手去挠,结果却发现我另一只手被绑在床帮子上,不用说也知道是二叔干的。
    再看我那只手,昨天还小指甲盖大小的尸斑这会儿已经覆盖了半个手背了,而且小绒毛也变成了腿毛那么长的白毛,当时就把我吓的大叫:“二叔!二叔!”
    还没叫两声,二叔冲了进来,问我怎么了,我就把右手神给他看,二叔看完眉头拧在了一起,说:“没想到这白毛尸斑扩散的这么快,事不宜迟,你赶紧起床,咱们立刻去小洼村!”
    临走前我见二叔一直盯着祖宗牌位底下供奉的八服汉剑看,表情很复杂。
    那柄八服汉剑听爹说是老祖宗最早开长生当的时候收的,由汉武帝铸造,怎么变成死当到了老祖宗手里没人知道,只知道正是有了这把剑,长生当才能历经几百年不灭,后世一直将它放在祖宗牌下香火供奉,以求平安。
    我在二叔后面站了好一会儿二叔也没有发现,我见时间不早就叫了他一声,二叔这才叹了口气,说走吧。
    我盯着手背上的白毛尸斑一路无语,中间拿手偷偷摸了一下,发现那白毛竟然非常坚硬,像猫胡子一样,二叔说那是白毛僵尸特有的毛发,等我尸变以后那东西都能伤人。
    我听了连忙呸了几声。
    到了小洼村已经过了中午,我和二叔在车上随便吃了点膨胀食品就下了车,那时我才知道,为什么叫小洼村。
    真的就是一个建在山洼子里的村子,村子四周地势凸起,背靠一座不知名的大山,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前凸后凹的地形在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像一个大墓。
    二叔从下车后一直没说话,眉头紧锁,嘴里不知道在念道些什么。
    突然又蹲下身子,在地上找了些石子和树枝摆来摆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高一尺为山,低一尺无水,二十四山分五方,卦坐玄微锁阴阳,居然是块养尸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东城戏子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0天 / 跨度19天】
    • 开贴:2018-03-31 22:45
    • 更新:2018-04-20 15:24
    • 阅读:599919 回复:1698 楼主:256
    • 字数:约16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