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真相边缘》:当你在寻找真相的时候,真相正在一步步远离你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冷叔不怕冷 时间:2018-04-09 14:37
    大家好,我是冷叔,《真相边缘》这个作品之前发过一次,因为出版缘故做了部分修改,所以请编辑隐藏了原帖,并在这里新开了一帖将修改后的内容放在这里,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下楼主,等到书印出后也会有抢楼送书等活动,感谢!
    话也不多说了,下面直接上文

    祁东市的三月,原本是干燥少雨的时节,可今年的天气就像是中了邪,反常的令人咂舌。从昨天开始,天空就飘起了绵绵细雨,到了今天傍晚,雨势更是愈来愈强,给原本灯火通明的城市夜景罩上了一层朦胧的雨雾。
    由于天气原因,平日里热闹喧哗的商业区的街道上,此时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一盏盏昏黄的路灯在水雾中映衬着雨夜街头的寂寥。
    马路上,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疾驰而过,急速转动的车轮溅起高高的水花。好在马路两侧的人行道上没有行人,否则一定会被溅上一身的雨水。
    雨越下越大,雨水猛烈的打在轿车的挡风玻璃上,形成了小股水流。周远不得不将雨刷器的摆动速度切换到了最快,两片雨刷发疯似的摆动起来。
    “妈的,初春还能下这么大的雨,这鬼天气也真是没谁了!”周远双手紧握方向盘,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坐在车后排的妻子冯玲。不过冯玲此时正侧头看着窗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对周远的牢骚根本不予理会。而9岁的儿子周小米则坐在后座上,像往常一样专心致志的摆弄手机,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
    自己讨了个没趣,周远心中略感不快。他抿了抿自己干裂的嘴唇,不甘心地又开口道:“前几天还热的要命,今天又下起了冰雨……冯玲,祁东这鬼天气就跟你的脾气一样,让人难以捉摸。”
    冯玲听到他这句话,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她瞪大眼睛,嘴里重重地挤出两个字:“闭嘴。”
    周远脸色发白,双手颤抖,只觉得身体里一股血气上涌。他和冯玲结婚多年,早已经习惯了她这种冷漠和强势,平时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但今天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这种漠视让他感到有些恼怒。
    恼怒归恼怒,周远还是不敢太造次,毕竟除了夫妻关系——如果这种关系也能叫夫妻关系的话,冯玲更是她的上级。
    他小心翼翼地从后视镜瞄了妻子一眼:这个女人虽然年近四十,但是保养的很好,皮肤白皙,身材苗条,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身上一件艳丽的紧身旗袍很好地衬托出她高挑的身材,再加上举手投足间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所特有的成熟,让冯玲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韵味。
    周远强迫自己不把眼神停留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上,但因为酒精的作用,即便仅仅扫了一眼,他还是觉得喉咙发干,小腹处一阵发热。于是他赶紧在座位上挪了挪身子,以缓解身体某个部位的反应所带来的不适。
    好不容易把生理反应压下去,周远不由得晃了晃脑袋,重重的叹了口气。人人都羡慕他能有这样漂亮而又贤惠的妻子,但是在光鲜的外表下,有谁知道他心中的苦楚呢?单说一点:他们结婚近十五年,竟然一直分床睡,更别提夫妻生活了。至于原因则很简单:冯玲坚决不同意。对她来说,他们的结合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周远是个正常的男人,也有七情六欲,对于这种畸形的无性婚姻,他实在是难以接受。
    想到这里,周远心中生出一阵怅然。他发泄似的重重踩下了油门,随着发动机的怒吼,车头猛地一抬,飞速窜了出去。
    后座的冯玲被车辆突如其来的加速晃了一下,一脸的不悦。她烦躁地抬脚踢了一下周远的座椅后背,厉声说道:“疯了吧你!给我开稳点,要是耽误了今晚的正事,我饶不了你!”
    作者:冷叔不怕冷 时间:2018-04-09 14:38
    发泄完心中的不满,她深深呼了口气冷,抬手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并顺手把车窗打开。顿时,一阵凛冽的冷风夹杂着冰雨冲进了车内,把之前车内积攒的热气席卷一空。
    冷风不停地灌入车厢,让刚刚还暖意十足的周远仿佛突然间置身于冰窖。他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鼻涕也流了出来,显得十分的狼狈。“干嘛开窗,没看见外面下大雨啊!”他气恼的问,下意识的放缓了车速。
    “我需要保持头脑的清醒,”冯玲贪婪的猛抽一口烟,舒舒服服的将烟雾缓缓吐出。“尼古丁和冷风能让我冷静下来。当然,不只是我,我需要你也清醒,今天晚上的行动非常重要,我们务必要成功。”
    周远用手背擦了擦已经流到唇边的鼻涕,深深地呼了口气。他没有接冯玲的话茬,而是有些无厘头地问道:“对了,右眼皮跳是跳财还是跳灾来着?”
    冯玲被周远这突兀的一问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她愣了一下,吞吞吐吐地答道:“好像是……跳灾吧,怎么了?”
    周远从后视镜瞟了冯玲一眼,一本正经的说:“今天晚上我这右眼皮怎么老跳呢,卧槽,不会是……今晚的行动要黄吧?”
    冯玲被吸了一半的烟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起来。坐在身边的周小米斜眼瞥了妈妈一眼,然后又转头沉浸在了手机游戏的世界里。
    “妈的周远,你不当乌鸦嘴能死啊!”冯玲怒斥道:“自从跟你一块搭档,我就一直倒霉运,真是烦透你了!”
    周远脸上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不过立马又换上了一副无奈的表情,委屈的耸了耸肩:“怎么了,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冯玲脸色一沉,冷冷地说:“周远,最近一段时间,你越来越造次了,对我也越来越不尊重,甚至敢顶嘴。今天晚上不让你喝酒,你偏喝……我看好久没招呼你了,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她扬手把吸了一半的烟扔出窗外,关上了车窗。“我告诉你周远,最近上面绕过我直接跟你联系,你以为我不知道?别以为这样就证明上面重视你,你最好再重温下家规,好好想想该怎么尊重上级。”
    冯玲的话相当难听,周远的脸色也黑了下来,不过他使劲咬了咬嘴唇,没有发作,而是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上级绕过你直接跟我联系,并非是重视我,而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而是对你失去了信任。看在咱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我奉劝你,悬崖勒马吧,别背着上面搞小动作了,真要是被查实了,后果……”
    作者:冷叔不怕冷 时间:2018-04-09 14:39
    “奉劝?切,就凭你,有什么资格奉劝我?”冯玲对周远的话嗤之以鼻。“夫妻,那是演给外面人看的,你还真特么入戏了?我倒是要奉劝你,做好你自己,少管闲事!”
    周远无奈的摇了摇头,眼睛看向前方,不再说话。车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过了许久,冯玲又开口道:“对了,对那个人的调查,你到底进行的怎么样了?”她可能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火,此时的语气稍稍放缓和了些。
    周远右眼皮又是一跳,他啧了一声,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不是跟你说过了,这件事情上面让我直接汇报,不让你插手。”他略带不满地瞟了眼冯玲:“喂,这种事情咱能不能不当着孩子的面说?”
    冯玲勃然变色,她狠狠地踢了一脚周远的座椅背,恼怒道:“孩子孩子,又不是你亲生的,老念叨什么啊!一大老爷们,比女人还婆婆妈妈!”
    周远把脸侧了一下,以免让冯玲看到他咬牙切齿的样子。
    “看你这熊样,是不打算告诉我了?”冯玲带着怒气,语气冰冷的问道。
    “上面既然这么说了,你作为我的直接上级,总不能让我违背再上一级的命令吧。”周远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敷衍着,话却说的有理有据,让冯玲无可反驳。“你最好别再过问这件事情,要是让上面知道,当心家规。”
    冯玲冷哼一声,把脸转向了窗外,不再搭理周远。
    车辆很快就来到了祁东市高档住宅密集的地段,并减速驶入了一个高大上的别墅小区,小区门口的石碑上刻着潇洒飘逸的“观海园”三个大字。
    车子平稳的驶过一条条减速带,停在一栋豪华的别墅门前。
    周远把车子熄了火,回头看了看冯玲,眼神里闪烁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冯玲冲他点了点头:“开始行动,打起精神来。记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周远深深吸了一口气,甩开车门,朝别墅走去。
    作者:冷叔不怕冷 时间:2018-04-09 14:40
    进入别墅,周远熟练地打开了客厅的几扇窗户,然后快步走到二楼的一间卧室,迫不及待地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掏出了一把匕首。
    挺进者StriderGB,专门为飞行员设计的一把格斗匕首,也是周远的最爱。这把匕首小巧便携,刀锋强韧,实属杀人灭口之良器。周远小心翼翼的拿手擦拭着刀锋,欣赏着它在黑暗中发出的幽光和杀气。
    好像已经有3个人,不,应该是4个人成为了这把匕首的刀下之鬼,不过他们每个人都是被瞬间割断喉管,死的毫无痛苦……至于一会儿将要造访的那位客人,会是第5个祭刀者吗?
    寒冷可以保持人的清醒。他走到窗边,让冷风肆无忌惮地吹到自己脸上,强迫自己调整下情绪。
    随后他静静地折向走廊,把自己隐藏在走廊一侧的阴影中,像一个守株待兔的猎人等待着猎物上门。他选的隐藏位置恰好可以看到走廊尽头的楼梯口,只要有人上来,他就能第一时间发现并迅速发起偷袭。
    黑暗中,周远的右眼皮又重重地跳了一下。他皱起眉头,使劲揉了揉眼睛。一丝不安掠过了心头。
    周远并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是他的母亲从小就告诉他,右眼皮跳预示着不顺,这时候千万不要去做任何重要的事情,否则后果会很严重。母亲的话,周远向来奉为圣旨。但是这一次,他恐怕做不到了,毕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就在这时,周远突然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他心里一惊,屏住呼吸,仔细地找寻脚步声发出的方位。
    是楼梯!
    不对啊?怎么来的这么快!
    他慌张的猫妖隐藏在阴影里,左手紧紧地握住了锋利的匕首,心脏砰砰直跳。
    妈的,自己又不是菜鸟,这次怎么会这么慌张……他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脚步声越来越明显,他已经走到了楼梯口。
    周远死死的盯着楼梯口,随时准备跃起攻击。
    不过,就在这时,脚步声却戛然而止。
    周远心里一凉。
    不好,难道他发现我了?
    他不敢动弹,视线也一直停留在楼梯口。
    这时,一个脑袋极其缓慢的从楼梯口探了出来。
    来了!周远条件反射般的跃起,手持匕首向那个影子狠狠刺去。
    这一刺力道十足,连周远自己都听到了匕首挥出的劲风。
    就在匕首要刺中黑影的那一霎那,走廊上昏暗的射灯灯光打在黑影的脸上,映亮了他的模样。
    周远顿时瞪大了双眼,极度的惊恐让他如石像般僵在了原地。
    作者:冷叔不怕冷 时间:2018-04-09 15:55
    于东青的右眼皮重重地跳了一下,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放下了正在查阅的卷宗,下意识的用手揉了揉右眼。作为祁东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队长,于东青一直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对于那些迷信说法向来是嗤之以鼻,可唯独对右眼皮跳灾这件事情半信半疑。
    “于队,你怎么了?”见于东青把眼睛揉得通红,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市刑警支队侦查大队队长钟萧关切地问道。钟萧30多岁,留着寸头,身体虽然瘦但很结实,整个人显得十分精干。
    于东青用手按了按自己的眼角,轻轻啧了一声:“右眼皮跳了几下,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
    坐在钟萧身边的是刑事技术大队的法医卫毅平,他很年轻,留着韩式烫发,带着时髦的黑框眼镜,散发出浓厚的娱乐圈气息,如果不是身着法医的白大褂,根本不会有人认为他是一名警察。听到于东青的话,卫毅平放下尸检报告,诧异的抬起头:“不是吧,于队,你还信这个啊?”
    于东青站起身来,活动了下腿脚。“其实本来我不信,可是这几年我右眼皮老跳。说起来也怪,只要我右眼皮一跳,祁东市准会出桩大案。就这样好几回,也不由得我不信了。”
    卫毅平脸上露出一丝坏笑,揶揄道:“于队,您可真厉害,比柯南厉害多了。柯南是到哪儿哪儿死人,您呢,连门都不用出,眼皮跳一下就能死人……”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卫毅平对于东青的调侃。于东青皱着眉头看了眼来电号码,心里不由一紧,赶紧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
    “高局,这么晚了,您有什么指示?”于东青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说道。
    “东青啊,一个小时之前,海西区的观海园小区发生了一起命案,区分局的同志已经第一时间到场了。这样,你组织下人手,马上赶过去。”电话那头响起了一个急促而又不失威严的嗓音,说话的是祁东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高原。
    于东青眉头锁的更紧,脸色也浮现出些许的烦躁,但是语气仍然保持着十足的谦恭:“高局,这……这一般的命案不都是让分局处理就行了嘛,怎么这次还惊动您了呢?”
    “是啊,按照规定是这样。可这一次,情况有些特殊。”高局的声音似乎有些犹豫,声音也刻意压低:“上面亲自给我打的电话,点名让你负责案件的侦破工作,我想推也推不开……好了,赶紧动身吧,详细情况分局的同志会给你介绍的。”
    于东青讪讪地说:“哎……那好吧。能惊动上面,这死者是谁啊?”
    “好像是叫周远……你去了现场就都知道了。事不宜迟,赶快行动!”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冷叔不怕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1天 / 跨度11天】
    • 开贴:2018-04-09 14:37
    • 更新:2018-04-20 15:19
    • 阅读:248040 回复:822 楼主:226
    • 字数:约14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