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真相边缘》:当你在寻找真相的时候,真相正在一步步远离你

  • 首页
  • 上一页
  • 16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冷叔不怕冷 时间:2018-08-11 09:06
    北菱村族长去世后,天气一直很不错。可几天过后,一直晴朗的天空突然变得阴云密布,并且下起了恼人的绵绵细雨。雨不怕大,就怕绵,尤其是这种一连几天的霪雨,最为恼人。
    北菱村的几条主干道是水泥路,可也因为年长失修而变得坑坑洼洼。那些胡同里的小路则更是泥泞不堪,在其中行走,想保持鞋子和裤脚干爽是不可能的。
    Elly跟在一位村妇的身后,尽量踮起脚尖,在泥路中相对干燥的地段行走着,姿势相当狼狈怪异。饶是如此,她的裤脚也早已经溅满了泥点。鞋子就更不用说了,看上去就像是从泥水里捞出的一样。见一身行头已经变成了这样,Elly直接放弃了努力,干脆在泥地里甩开步子走了起来。
    她看着前面村妇佝偻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
    这次北菱村之行,对Elly来说就像是做了一场亦真亦假的梦。这几天的经历完全颠覆了她对自己的认知,也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不管事情有多么的让人难以置信,可事实就是事实,她不想接受也得接受。
    尤其是与族长临终前的那段谈话,虽然话不多,可却直接触动了她内心最深切的情感,那就是亲情。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很难相信与只见过一面的老人产生心灵上的共鸣,可Elly不一样,她有着特殊的心结。从小到大,她只有哥哥一个亲人,只有从哥哥身上才能感受到亲情的温暖。 | | 5998楼 | | | |
    作者:冷叔不怕冷 时间:2018-08-11 10:06
    自从哥哥死后,她就再也不知亲情为何物。因此,虽然没有更多的证据来证明她与族长的血缘关系,可单单从族长故去时那双充满怜爱、悔恨和略带欣慰的眼神中,她能读到一种亲情。那种眼神,只会存在于长辈对晚辈的深沉的爱意中。
    所以,Elly从内心深处认同了她们的关系,认同了她自己的出身,也认同了北菱村。
    当族长去世之后,虽然村子里的人并不十分欢迎她,但她还是执意让虎子先回祁东,自己单独留下来参加了葬礼。族长的葬礼非常隆重,或者说程序繁杂。仅仅是守灵这一个环节,Elly就整整守了三天三夜,除了实在困得不行趴在椅子上眯一会儿之外,她一直坚持守在灵堂外面。因此,当葬礼结束之后,她简直累的产生了幻觉,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葬礼过后,Elly并没有立刻离开村子,她打算在村子里住两天,深入的了解一下北陵村,也了解一下自己的过往,也算是来一次完整的寻根之旅吧。
    从村子的规模来看,北菱村是个很大的村落,很难相信这么大的村子只有这么几个人在生活。不过,虽然村子逐渐破败,但留守村民的归属感和自豪感都很强。有村民说,即便是走出去到城市谋生的北菱村人,也十分抱团,这种骨子里的乡情在北菱人的身上显得格外明显。
    也可能受他们影响,Elly内心对自己北菱人的认同感越来越强烈。 | | 6001楼 | | | |
    作者:冷叔不怕冷 时间:2018-08-11 11:07
    她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个观点:集体意识的归拢能力非常强。人一旦有了集体归属感,那么很难将其彻底去除掉。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很多退伍军人一辈子也忘不了自己的军人身份。
    Elly 觉得此刻她自己就是如此。以后这一辈子,她都烙上了北菱村的印记,永远是一个北菱人。
    想到这里,Elly的腿上又多了几分力气。她正了正自己手里的油布伞,迎着风雨继续向前走去。
    又走了四五分钟,她们二人走出了村落边缘,来到了村子北郊的一片空场中。
    走到这儿,道路变得更加泥泞,雨势似乎也逐渐加大。Elly有些狐疑的问道:“大姐,咱们这是到哪儿了?”
    中年妇女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用浑厚的嗓音说道:“你不是想要去北陵村的祠堂看看吗?前面就是了。”看到Elly一脸疲惫的样子,她回身拉了Elly一把:“前面就到了,再坚持一会儿。”
    又走了大约5分钟的路程,转过一个高大的土坡,在道路的右侧,赫然树立着一个老式的建筑。从这幢房子斑驳的木门和脱落的墙皮来看,它一定有些年岁了。也难怪,祠堂这种地方要是新的跟样板间似的,也就没有那种肃穆的氛围了。
    中年妇女收起伞,用力推开了木门。随着刺耳的吱嘎声,一阵浓重的霉味和阴寒之气迎面扑来,让Elly不仅打了一个寒颤。 | | 6005楼 | | | |
    作者:冷叔不怕冷 时间:2018-08-11 12:07

    “这祠堂啊,原来是个三合院,有正厅和左右厢房,那时候祠堂可不是一个普通地方,女人和小孩都不让进的。”中年妇女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只不过些年大家都只顾着自己,宗族观念都淡了,哪还有人管这个祠堂啊。族长活着的时候,还三天两头差人来看看,可她老人家一死,唉,恐怕这祠堂就没人管喽!”
    说罢,她伸手在门口的内墙上摸索了几下,然后轻轻一拉,祠堂屋顶中央的一盏电灯亮了起来。虽然光线十分暗淡,但总算能看清楚祠堂里的情形了。“还好,这灯还能用。”中年妇女走到祠堂中央的牌位前,跪下来行了几个大礼。
    Elly见状,也学着她的样子走到牌位前,像在寺庙上香一样拜了几拜。
    做完这些事情,中年妇女拉开旁边一个古旧的木柜,从中拿出了一本古色古香的线装书。她拍打了几下书上的灰尘,递给了Elly。“喏,这就是你想看的族谱和村志。”
    Elly接过来,小心翼翼地翻开了书。
    书里的字苍劲有力,编写此书的人一定有着深厚的书法功底。可惜,这些字有些过于龙凤凤舞,再加上古怪的格式和排列,Elly根本就看不懂。
    翻看了一会儿,Elly把书一合,无奈的对中年妇女说:“大姐,这族谱也太复杂了,我看不懂……”接着,她哀求道:“要不我就不看了,您给我讲一讲村里的事儿得了……反正老早的事儿我也不感兴趣,我就想了解一些近年的情况。” | | 6008楼 | | | |
    作者:冷叔不怕冷 时间:2018-08-12 08:29

    “近年的情况?”中年妇女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也行。反正村子里大小事儿我知道的也不少,你就问吧……”她指了指门口的一条木凳说:“走,咱们坐下说。”
    坐在祠堂门口,看着屋外逐渐变大的霪雨,Elly心乱如麻,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沉默了一会儿,她开口问道:“你对我奶奶……哦,也就是族长,熟悉吗?”
    “当然熟悉了,我跟她是远亲,在她担任族长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协助她处理村子里的一些事情……”中年妇女叹了口气说:“姑娘,你说族长是你奶奶,虽然别人不太相信,可我还是很信的……真别说,你这模样还真有她年轻时的样子呢,你奶奶那时候也是有名的大美人。”
    Elly感激的笑了笑,又问道:“大姐,那我父母的事情,你了解吗?”
    “嗯……多少知道一些吧。”中年妇女犹豫的说道:“你爷爷是咱们北菱村最后一个强势的族长,那些年在他的带领下,咱们村子的发展还是不错的。只是,他的儿子,也就是你的父亲,确实有些不太像话。他继任族长之后,不仅败光了家产,还卷走了村子里的一些公款,带着老婆孩子逃走了。据说,是去了一个叫祁东的地方。他这一走啊,原本就人心不齐的村子彻底垮了。大家想让当时的收割者首领继任族长,可他不同意,一气之下也走了,据说……好像也是去了那个祁东市。” | | 6055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6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冷叔不怕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5天 / 跨度131天】
    • 开贴:2018-04-09 14:37
    • 更新:2018-08-19 09:30
    • 阅读:751945 回复:6694 楼主:848
    • 字数:约550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