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长篇[商战]小说《商海博弈》寻伯乐出版。作者职业:商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周郁鸳 时间:2017-08-07 13:50
    字数:558980
    邮箱:13973091945@163.com
    QQ :2152630260
    作者:周郁鸳

    内容简介

    商场是战场,是搏弈场,也不是慈善场,想取胜靠的是势力,而不需流泪。
    忧患余生的主人公周浪冰准备弃农经商,因前半辈子一事无成,一直笼罩在失败的阴影里,趑趄不前不敢进取,后面在亲人们的一再劝说下才断然做出决定,去商场闯一闯,并写了一篇充满勇气和智慧的《智慧致富》,文中对自己经商如何取得成功分十个步骤。
    在商场,外国人重理,中国人重情,商场是无情的,在强大的对手面前,自己人缘、资金和经验都处于劣势是一下难以达到目的,还没挣到一分钱,就遭到了一次打击。
    生意刚有点起色又有人来逼债来了,屋漏偏遭连夜雨,行船正逢顶头风,儿子要结婚,后面又是父亲归天,维持生意运行的血液全干了,濒临关店门的绝境,真是欲哭无泪。正在走途无路时,女儿付来了一万元钱,使生意起死回生。
    商业竞争,主要是靠智谋,知己知彼,才百战不殆。浪冰在技术上精益求精,扬长避短;在对手面前深藏不露,大巧若拙,韬光养晦,麻痹对手,最后终于战胜对手。
    可是对手不是任你捏的软柿子,对失去的市场份额绞尽脑汁想夺回来,使用了是平常人想不到的各种卑鄙手段,自古以来邪不胜正,最后都逃脱不了失败的命运。
    不论是谁,进入商场就身不由己,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人人都会使出了浑身解数,为生存而战,有诚商呕心沥血的技术改新,有奸商令人发指的下三滥手段,令人眼花缭乱。为了战胜共同的大敌,几个奸商联合起来,斗智,斗出了商场商人形形色色百样面孔,联盟,联出了多少离奇故事,虽然他们的阴谋手段层出不层,但终逃不脱市场物竞天择失败的自然规律。
    本书故事发展有三条主线。
    第一条:浪冰想站在时尚的前例,想引导消费者健康消费,正确消费,而他老婆却是个随大流的人,她代表多数经商的人走的路子,到底是哪条路更适合社会的发展呢?这是本书阐述的一大主题,贯穿始终。两人立场不同,所以在做每次生意经常会发生争吵,正反双方的辩论,双方都振振有词,读者就是裁判。
    第二条主线:就是诚商和奸商的角逐。当今社会的商界就是诚商和奸商的水火不相容的争斗。
    诚商与奸商水之间的商战,是通过一连串的故事展现出来的。在奸商占住市场统治地位时,一般没什么大举措,但当受到别人冲击时,会变本加厉使下三滥的手段反击,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是层出不穷,但是,天下从来是一物降一物,都被诚商一一破解了,故事跌宕起伏,高潮跌起。
    第三条主线就是励志重生。主人翁开始是一穷二白,通过自己不懈努力终于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结局令人深思:
    反面人物王喜春(绰号牛皮王)因生意失败,看不开,心灰意冷想出家,但仍不失狂妄的本质,在佛堂吵闹,都以为他疯了,最后真正的疯了。
    奸商物杨帆,因弄虚作假,油里掺地沟油被人举报进了牢房。
    奸商横婆(绰号),因丈夫进牢房,再加上生意失败心灰意冷,神经错乱离家出走。
    奸商周启辉,是靠诈骗起家的,财物是悖入悖出,最后又被别人诈骗绝望自杀。
    诚商,但有点邪的杨龙,也雄心壮志想独霸市场,却对强大的对手浪冰无可奈何,想用“借刀杀人”之计除掉对手,最后“过河拆桥”取而代之,谁知是误上贼船,反受制于人,后来悟醒过来去了贵州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
    诚商浪冰,千辛万苦终于取得了重大成功,从作坊式所谓的“厂”办成了真正意义的厂子。


    看点:
    因我本人就是商人,摸爬滚打几十年,阅人无数,对这些普通商业太了解了,跟一些大作家为写作走访式去体验生活而写的商业方面题材的作品有云泥之别。我为经商哭过、笑过,写作时也哭过笑过,会给读者展现一个波澜壮阔的商场争斗的大画面。
    文中我把经商分为三种境界:一、智商;二、仁商;三、圣商。这是我首次提出来的,目前我还没有看到哪书哪部电视剧提出过,其实那些大作家的电视剧和书写的商业题材是穿着商业的外衣,实是写人与人之间的恩恩怨怨。本书阐述的主题就是:智商无惑,仁商无敌,圣商无为而又无不为,可令读看耳目一新。
    因我是商人,对于正面人物和反面人物经商所使用的一些具体方法,大都是我经历过和亲眼看到的。榨油厂,一般城市和农村都有,可不熟悉这行谁又知道之中的秘密?比如,奸商给农户加工菜籽,说是“感恩”,免费加工,怎么弄钱?这又怎么破解这一招?一个离开家乡多年的故人要为公司收大批茶油,回家乡来给家乡人做点好事,差点成了一条不归路。现在茶油价值不菲,五十几元一斤,大城里卖到一百到两百了,自己亲自坐镇在榨油厂,收到的却被人掺了假,之中的假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些顾客在奸商的榨油厂买到的茶油是假的,农户加工的茶油被莫名其妙被掉包了,要求索赔,双方唇枪舌剑,之中辩论值得读者看后深思。
    在描写诚商与奸商斗争的故事里,把军事用计的《三十六计》和古代兵法之祖的奇书《鬼谷子》和《搏弈学》的理论有机容入其中,不但描写了各方的战略战术,还细致入微地描写了心里战。在刻画人物方面,使用了心理学。为了提高小说的境界,本人研读了《庄子》、《韩非子》、《荀子》、《中庸》等经典书,还参阅了部分佛经,并使用了寓言深刻的民间故事。为了增加小说的观赏性,写了近百首诗。
    读后不笑不哭不是好小说,如笑过哭过之后不受启发,不使人受益也不是好小说。本书比较强细介绍了目前中国食油市场的现状:十之七八是不合格产品,因消费者不懂习非成是一直在食用劣质油却浑然不觉。书中会教读者怎么分辨真假,把见利忘义奸商所使用的手般全展现到读者面前。
    文中还展现了江南农村的一些风土人情,一些生活方式,用客观中正的笔触展现每个普通人聪明的背后也有愚蠢的一面。号称万物之灵的人类,不是完美无瑕的,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而世人都很自负,自视甚高。世人大都不算理性的,属情感动物,所做所为都受情感的支配,可是有时情感会使我们做出错误的决定。无情而详细解剖人性,使读者看后从中受到启发,升华自己的人性。另外,还用一定的篇幅写了社会中对佛盲目地崇拜。小说离不开故事,但从故事中可使人感悟到人生的艰辛,事业成功不易,人生苦短,应好好地把握好自己的人生,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讴歌正义,鞭挞丑恶。


    附:正文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目录

    (上部)

    第一章 忧患余生,谋新业疑虑重重
    第二章 趑趄不前,几经劝说终断决
    第三章??久梦乍回,改弦易辙图富强
    第四章??出师不利,迎头就遭一闷棒
    第五章??无商不奸,乍入商海大开眼
    第六章??身处绝境,钻研技术求生存
    第七章??四面楚歌,山重水复疑无路???
    第八章??初试锋芒,哀兵苦战首告捷
    第九章??以己度人,压对手弄虚作假
    第十章??痛失严父,屋漏偏遭连夜雨
    第十一章??朋友反目,互相排拆扰市场
    第十二章 男大当婚,债无旁贷是父母
    第十三章? 商业舞台,黑白红脸各有戏
    第十四章? 风紧雪浓,孙子降生草堂春
    第十五章 拒绝联营 ,油奴苦斗败油圣

    (中部)

    第十六章 鹬蚌罢争,各有所图谈联盟
    第十七章 奇货贬值,妄想稳价再联盟
    第十八章 二败油王,以其之道还其身
    第十九章? 怀璧其罪,同恶相济再结盟
    第二十章? 纵横捭阖,党同伐异如战国
    第二十一章??技术创新,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二十二章 再度鏖战,各显身手斗智勇
    第二十三章 再接再厉,技术更上一层楼
    第二十四章? 心怀鬼能,貌合神离各有私
    第二十五章 超市解体,画虎不成反娄犬
    第二十六章 再出损招,口吃人肉念弥陀
    第二十七章 借水行舟,出奇谋狐狸露尾
    第二十八章 卷土重来,同归于尽乱市场
    第二十九章 因财生隙,大打出手成冤仇
    第三十章 变本加利,弄虚作假出新招

    (下部)

    第三十一章??逼迫无奈,见机缘重操旧业
    第三十二章 尽职敬业,改缺陷径情直遂
    第三十三章 贼心不死,贪暴利杀取鸡卵
    第三十四章 背槽抛粪,昧良心大放厥词
    第三十五章 信口雌黄,为诿过颠倒黑白
    第三十六章 肆意妄为,牟暴利再出损招
    第三十七章 棋逢对手,遭驳斥体无完肤
    第三十八章 玩火自焚,坐牢入狱只因贪
    第三十九章 遭逢横祸,看破红尘入空门
    第四十章 大失所望,佛门也非是净土
    第四十一章?女大当嫁,难分难舍赋长诗
    第四十二章 挺而走险,一步登天成富豪
    第四十三章 及锋而试,争霸主各尽所能
    第四十四章 利令智昏,财不迷人人自迷
    第四十五章 连环受骗,水中捞月梦一场
    第四十六章 高掌远蹠,得奇遇峰回路转
    ?

    开篇诗

    商场是搏弈场,
    各自是对擂的棋手。
    有人心愿得偿功成名就,
    有人美梦破碎心血付之东流。
    前人梦还不醒,
    有多少后来者,
    跃跃欲试又重走这条路。
    智商无惑,
    仁商无敌,
    圣商无为是高风。
    偷奸取巧,
    弄巧成拙聪明反被聪明误。
    为之疯癫,
    为之遁入空门,
    为之投河服毒;
    平常心者诚经商,
    大巧若拙腾蛟起凤。
    千奇百怪,
    ?形形色色,
    ?这是场永无休止的争斗。



    ?第一章? 忧患余生,谋新业疑虑重重。

    ?二OO五年的秋天,秋风像一位魔术师悄无声息地把山林褪去了昔日的绿装,又悄然地换上了昏黄的衣裳。举目眺望,是一片毫无生机的秋景,一阵秋风吹来,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衰草在幽咽啜泣着;难奈秋凉的大雁也踏上了南归的征途,一路唱起了那凄婉的离歌,特别是那落伍的大雁哀呜声,是它们离歌中最凄惨的音符;秋蝉也在哀鸣,也加入了这秋日哀歌的协奏曲。这是一首勾魂曲!这悲凉伤感的曲调不禁引起了人们伤情感世和离愁别恨,痛苦的潮水会淹没整个心田。
    时值下午,日已偏西,一条蜿蜒曲折的乡村车道上,落满了灰黄的枯枝败叶,偶尔一阵秋风吹来,糅杂着尘土漫卷落入了路旁的水沟。路上行人很稀少,也没有车奔驰在这条车道上。周浪冰站在这条车路边上,静静地望着路上是否有车经过。他前几天接到一个朋友的请柬,他的儿子考上了大学,今天下午在金坪某酒店设宴,这时在路上想搭车前去赴宴贺喜。浪冰已四十出头,身材颀长,消瘦得有些弱不禁衣,因不胜风霜刀剑的折磨头发过早地成华颠了,清癯的脸庞罩着一丝忧郁的云翳。因一时没车经过,他静静地眺望着天上南去的大雁出神。
    “喂,等什么?走路去算了,三里路不一会就到了。”
    跟浪冰打招呼的叫周启辉,见浪冰站在路旁站着,估计是去金坪有事。周启辉与浪冰是同龄人,五短身材,生得方面大耳臂粗腰圆。两人不但是同村还是同学。
    浪冰听到周启辉跟他打招呼,方回过神来,反问道:“你今天也走路?摩托车呢?”
    周启辉回答说:“被儿子骑去了。”
    两人以步当车一前一后走着,两人互相问了有何事去金坪后,浪冰便问起周启辉养猪方面的一些情况来,因为他是全镇赫赫有名的养猪大户。
    浪冰问道:“你养了几年的猪,一定会对行情比较了解,这段时间来,猪价一涨再涨,你估计以后会不会跌价?”
    周启辉回答说:“神仙都难估计行情。养殖业带有一半赌博性质。”说完笑了笑后,又接着说:“早知天下事,富贵万万年。发财不发财,三分靠天命。”说完问浪冰,“你也想养猪了?”
    浪冰回答说:“也有点想养,想到养殖业风险大,心里有些犹豫,但我觉得,目前其它养殖业都不比养猪赚钱。”
    周启辉说:“是啊,你养鱼、养牛、养团鱼,农村的传统养殖业都尝试过了,养什么没有风险?你如果养殖业搞腻了,不如换个行业。”
    浪冰回答道:“农村就这些行业,都是一些累人但收入又很微薄风险却又不小的行业,换什么行业又稳当又赚钱呢?”
    周启辉说:“去金坪开一家榨油厂吧!自从金坪电站动工以来,流动人口多,金坪那几家开榨油厂的都发财了。”
    浪冰一听,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饶有兴趣地马上反问道:“你知道开榨油厂发财,你自己怎么不去呢?”
    周启辉回答说:“女儿读大学还有两年才毕业;儿子我想把他送变电去当个临时工;我呢,跟人合伙在金坪修的那栋楼还没完工,要常去督工,主要原因是我打算继续养猪,哪里来的人去开榨油厂呢?”
    浪冰问道:“我对这个行业不熟悉,一斤油大约能赚多少钱?”
    周启辉回答道:“一斤油将近能赚一块钱。他们几家开榨油厂平时一天要买七八十斤油,到赶场这天大约要卖五六百斤油,最多的要卖七八百斤,这样算来,一年要赚五六万块钱以上。”
    “是吗?”浪冰略吃一惊,顿了顿叹了口气说:“如果我去开一家榨油厂,一年只要赚得一万块钱就心满意足了。”说完幽幽地叹了口气道:“不知要多少本钱才能开得起店?”
    周启辉回答道:“本钱可多可少,买台榨油机和过滤机大约要六七千块,如果本钱多可买大些的机子,剩下的就是店子的租金,一年大约要几千,进菜籽的本钱可多可少,本钱多可多进点,本钱少可少进点,一年多进几次货就是了,这有什么为难的?”
    浪冰听完周启辉的话,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听你说是一个不错的行业,也不是一件难办的事,可惜我现在一时拿不出这么多本钱。”
    周启辉有点惊愕地问道:“你肯搞肯干搞了这么多年了,手里就没攒下几万块钱来?”
    浪冰苦涩地笑了笑说:“你不晓得?自从上世纪九六年沅河涨大水把塘淹了,团鱼都跑了后,就没有本钱养了,后来东凑西拼有了点本钱,哪晓得团鱼价从九八年以后一路下滑,变成了进退两难骑虎难下了,不养了,可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行业,价格虽然跌了,但多少还是有些利润,不得不只有继续养下去。现在养团鱼利润不高,规模又小,一年到头是入不敷出,有时连儿女读书的钱都要去借。”
    周启辉说:“如果真是这样,那不如把团鱼卖了改行经营其它的行业,你这样小打小闹养团鱼确实是发不了财的。”
    浪冰说:“我养的团鱼是常温养殖,比温室养殖的团鱼价格要高,平时很少有人买,到年底才会有人要,大都是买去送礼的。把所养的那几头牛买掉也只有几千块钱。”说完略停顿了下,嚅动着嘴欲说又止,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你一直运气不错,手头宽裕跟你借一万块线,先把榨油厂开起来,到年底把团鱼卖掉再还给你,如果你放得心,借一年也行,按银行贷款利息还你。”
    周启辉说:“如果你打算去,去我家里拿就是。”没详细说明是年底还,还是按银行贷款利息借一年。浪冰也不想问明白,心里暗忖,也许是随自已的便。
    两人一边走一边谈,不久便到金坪了,两人分手了,周启辉自去办他的事。浪冰按请柬上的地址来到“蓝天大酒店”,递给收钱的五十块钱,报了地名姓名便上楼到餐厅找到了一个位置坐下后,心里又想起周启辉路上讲的那番话来,不觉心荡神摇。浪冰觉得,周启辉从事榨油多年,虽然大都是给当地农户加工,有时也要去怀化粮油市场进些菜籽榨油卖,对行情肯定很了解,再说他也不是那种夸夸其谈的花嘴,值得信赖。由于分神,浪冰把同桌喝酒的把壶人筛的一杯酒当饮料喝了一口,只觉得舌如针扎方回过神来,强忍着把酒咽下肚里去。浪冰一向来很少喝酒,现在已喝了一口,不好意思倒掉,等菜上齐了,蹙着眉头把这杯洒喝完,然后胡乱吃了两碗饭吃了些菜,放下碗筷迫不及待回家了。
    回到家里,妻子正在吃晚饭。她叫杨早秀,比浪冰小两岁,已是徐娘半老了。她身材矮小,柳眉凤眼,可岁月无情早已在她脸上留下了杰作:眼角已有了鱼尾纹,润泽的脸庞已透有几分秋叶似的枯黄,但那一绺子青丝拖在身后,刘海下那丹风眼仍如一弘秋水,依稀还领略到少女时代几分芳泽。真是地瘦草易黄,家贫人易老。
    这个家没几样象样的家具,瓮牖绳柜,家徒四壁。
    浪派水坐在一旁,沉吟了半晌才开口跟早秀说起开榨油厂的事。早秀听完后笑逐颜开,说早就该改行了,守着这穷山恶水没出路,村里的大部分人大都外出挣钱去了,去了没几年都改变了家庭面貌,也该出去闯一闯。
    听完早秀的话,浪冰叹了口气对早秀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本钱怎么去得成呢?周启辉答应我借一万,也少了点。”
    早秀说:“那你怎么不跟他多借一些呢?”
    浪冰说:“我们虽然是同宗同族又是同学,可是平时是水米无交,我们家底又差,开口借多了他不放心一口拒绝了一分钱都借不到。”
    早秀低头略沉思了会抬头说道:“你不是说有大约两万块钱就够了吗?周启辉答应你借一万,把牛卖掉有五六千,还差几千我去娘家借,到时候把团鱼卖掉再还给他们。”
    浪冰说:“周启辉说答应借一万,没说是年底还,还是按银行贷款利息到明年年底这个时候还,要是一开年都要还,这么多钱都靠团鱼钱还,哪里会有那么多钱?”说完低头长吁短叹起来。
    早秀似乎是信心满满,不以为然地说:“没到那个时候,你这个时候愁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他们不可能一下子都要,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浪冰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到开年他们都来催讨怎么办?不郑重把问题考虑好,就成了船到江心补漏迟了,如果开店又不够顺利挣不到钱,还不起他们的债怪难为情的。”
    早秀听完浪冰的话,愀然作色叱道:“如果做事都像你这样板板六十四,什么事都往坏处想,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那什么事都不用做了。打天下创业,不论什么行业都要冒些风险,都难一帆风顺,一直就到家里守着这两口鱼塘和两亩薄田,这一辈子都不会翻身的。”
    浪冰低头沉思了会,说:“那好吧,今夜你陪我到鱼塘去睡,我俩好好商量下。”说完站起身来,去给牛放了些草料,又给盆里加了些清水。家务事做完后,月亮还没升起晚霞还没落幕俩就去鱼塘了,鱼塘离家约两里地远,不一会就到了。
    这是一口团鱼塘,面积不宽,大约只有半亩。团鱼到现在虽然不如从前值钱了,但仍比一般水产品贵得多,怕一些偷鸡摸狗之徒偷盗,浪冰是成年累月在鱼塘睡。这个鱼棚极其简陋,就在鱼塘边砌了四个水泥堆子,在上面铺了一些木板,然后在木板上面建了一个棚子,棚子里面很逼仄,只仅容下一张床,里面什么那没有,只有一些书在床底下。这是一个真正的“蓬门荜户”,浪冰在这个棚子里一睡就是十几个年头。
    浪冰一进这个棚子,坐在床沿上就打开了话匣子,说道:“我思来想去,还是不去开榨油厂为妙,因为你们几娘崽都是势利眼。当初我养团鱼没人提出异议,开头几年比较顺利都很高兴,九六年被河水把鱼塘淹了团鱼都跑了,这个时候你们几娘崽就有话说了,说我胆子大,别人都不敢养团鱼我敢,不看天时地利,是胆大妄为。这是马后炮,事后说人谁不会?发财了大家都有功劳,亏本了就是我一人的事。这次去开榨油厂不论成败跟从前肯定是一样:发财了是大家的功劳,失败了又是我一人的过错。”
    早秀听了浪冰的话,和颜悦色地对浪冰说:“辛辛苦苦养了几年团鱼结果是一场空,心里又气又恼,忍不住说了你几句,你心胸这么狭隘什么事都不愿去做了?”说完叹了口气说:“早知河里要涨这么大的水,当初真不该养团鱼,原指望养团鱼发点财,谁知反被团鱼咬一口。"
    浪冰见早秀心情很郁悒就不再叨登往事了,坐在床沿上低头不语。
    早秀坐在床上也不脱衣俯首无语。过了会抬头说道:“你现在还不下决心去闯一闯,再过几年就五十岁了,五十而知天命,这一辈了就基本上成定局了。周鹏打工几年了,挣不到钱,媛媛也强不了多少,这也怪不得他们,读书不多水平低,哪能找到好厂。”
    浪冰道:“读书不多怪得父母吗?我虽然挣不得多钱,可吃穿和读书的基本所需要的又没少了他们的,都怪自己没上进性,初中都还没毕业就想去打工了,以为打工像读书一样轻松。”
    早秀道:“家里都这个样子了,他俩哪有心思去读书?”
    浪冰听后一时语塞,无奈地叹了口气,反躬自问做为一家之主,家境如此窘促没给家人福祉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浪冰叹了口气说:“即然你承认境况不好,如果去开榨油厂也像养鱼一样一败涂地怎么收场?本钱都是借来的,可比不得团鱼塘被河水淹了那么轻松,那是自家的钱,没人逼债。我早过了四十不惑之年,就不应该迷惑了,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做什么事都要三思而后行。”
    早秀说:“穷则思变,去另谋生路,怎么是迷惑呢?小孩再横不哭得一宿,春天的雨再多也不会下得一整天,你怎么总是往坏处想呢?难道我们一辈子就背时?”
    浪冰说:“人算不如天算,当初我养团鱼,担心价格下降,担心团鱼会发病,担心被人偷,开始养的那几年所担心的都没有发生,谁知到最后担心的没有发生,不担心的倒发生了,祸福无门,谁料得到呢?”
    早秀听完浪冰的话不怎么悲伤反而笑了,说道:“这是命运给你开的玩笑,你养团鱼当初该想到的都想到了,未雨绸缪,结果事与愿违。这次你去开榨油厂肯定也一样,你担心正好相反的,这次会成功,这就是常说的福祸无门,这就是世人难预测的天意。”
    浪冰明白早秀的意思,是想逗自己开心,缓知下沉闷的气氛,却怎么也笑不起来。
    早秀见浪冰仍是满面忧色,就收敛了笑容说道:“我认为开榨油厂的风险绝对不会有养团鱼那么大。他们开店的没听说有谁亏过本,最多是挣不得多少钱,要一点风险都没有,只有种地,可种地一年累到头又有多少收入呢?现在还有几人愿种地呢?种地其实也有风险,碰到荒年暴月歉收之年,同样是血本无归。”说完似乎累了,打了个哈欠后又道:“别想那么多了,想多了也没用。在家就这样等死,还不如去闯一闯,要是仍不发财就是天命了,也不后悔了。”
    早秀是个性格开朗之人,遇到烦恼事不喜欢放心里,也不喜欢把事情想得太复杂。
    夜静静,风习习,长夜难眠。浪冰披衣走出棚子,只觉得夜风拂面,翘望邈远的蓝天,聆听乌啼以解心愁。浪冰一直有看书的习惯,半辈子来命运乖舛,碰到烦恼事有人以酒浇愁,他是看书消愁。这个团鱼塘每到夏秋两季雨水少,防止水恶化经常要换水,所以拉来了电线,于是栅子里面就有了看书的电灯,碰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有时心血来潮还会写首即兴诗。今夜又碰到这进退两难挠头的事,长夜难寐愁肠百结,想写几句诗抒发自己的情怀。浪冰坐在鱼塘边上,沉思了会灵感来了,便到床座下一个纸箱里拿来笔和记录本,把心中的几句诗写在上面: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周郁鸳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34天 / 跨度261天】
    • 开贴:2017-08-07 13:50
    • 更新:2018-04-26 12:07
    • 阅读:2675 回复:308 楼主:275
    • 字数:约381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作品编号001)职场小说《阴谋与阳谋》37图 刘彦麟10103 2014-07-08 09:05 3396/922 190/387
    舞文帕果帕果之欢 臧小凡3 2008-06-27 13:53 731/487 227/688
    舞文《我的北美雇佣兵生涯》(长篇原创)8图 healsonye2 2017-10-09 05:52 6027/569 375/1073
    舞文向东北5图 毛毛雨来 2017-04-05 18:29 5108/798 490/1368
    舞文李雷与韩梅梅 水木四 2012-12-27 18:59 313/236 119/575
    舞文海外学堂2图 阿简妮5 2014-12-16 15:12 2646/511 219/771
    舞文再世为人的庶女复仇记——《天命庶女》1图 十年一顾 2014-06-08 21:08 602/794 115/148
    舞文[长篇连载]我的网络女友 我是一张寒石 2004-11-30 15:02 203/210 159/278
    舞文影视剧小说【芦花冲的故事】14图 红松看世界5 2015-07-28 21:28 395/421 47/53
    舞文[长篇]《草根女孩沉浮录——再见,福州》已完稿 寻出版 蓝色西厢 2009-07-10 13:52 533/108 45/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