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工程师眼中的隋朝(连载中)

  • 首页
  • 上一页
  • 2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不一样的隋朝 时间:2018-04-17 07:58
    今天工作上有事,很早就出门了,上午不能更新了,请大家谅解。欢迎留言,看到会回复。
    作者:不一样的隋朝 时间:2018-04-17 18:46
    下班了,回家码字。
    作者:不一样的隋朝 时间:2018-04-17 20:51
    流星


    这是一个悲伤的章节。
    巴顿将军说过:一个军人最好的归宿,就是在最后一场战斗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打死。
    韦孝宽是军事上的天才,是北周战场上无法超越的战神,是一个把战争升华到思想高度的艺术家。但天才也像陨石一样,注定要燃烧自己来照亮他的时代。11月25日,流星划过长安的天空,北周最伟大的军事家韦孝宽病逝。一生征战,满世荣光,剿灭尉迟迥叛乱耗光了这位军神的最后一点亮光。韦孝宽打了一辈子仗,临了,死在了战争结束时。以胜利来迎接死亡,这或许是上天对军人一种特别的肯定方式。
    韦孝宽谥号‘襄’,《谥法》里说:“辟地有德曰襄,甲胄有劳曰襄”。通常情况下,我都觉得谥号有待商榷,一两个字根本概括不了复杂的人生。而这一次,我觉得这个谥号对韦孝宽的盖棺定论,非常准确。
    韦孝宽一生的精华都撒在了战场上。提及韦孝宽,大家都在说玉璧之战、说歌谣杀人、说《平齐三策》、说平叛大战,说这些战场上的光芒四射。或许是战场上的韦孝宽太过耀眼,让人常常忘了他为政一方的出类拔萃。
    征战沙场和为政一方需要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历史上军政不分家的时代,大老粗居多,很多将军只会打仗,不会做官,有的甚至道德都成问题。在这方面,韦孝宽就像个异类,会打仗却不止会打仗,是个战功无数的将军,也是个心系百姓的好官。
    玉璧之战之后,韦孝宽因功升任雍州刺史。一上任,韦孝宽就发现个问题:雍州的州道两边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每隔一里修一个土堠(土堆),用这些土堠标记州道的里程,走州道的时候数着,过一个,记一里,就跟现在国道旁边的里程柱、高速上的反光提示牌差不多。
    其实不光雍州,全国州道都这样。但是露天弄这么个土堆,下几次雨,甚至夏天一场大雨,土堆就冲没了,就得重修一次。下场雨就得修一次,非常麻烦,实在是劳民伤财。可负责修土堠的都是服徭役的老百姓,当官的又不用干活,所以官员一直不管,老百姓就一直反复做着无用功,土堠就这么一直劳民伤财着。
    韦孝宽把战场上的聪明才智都用在了老百姓身上,一上任立马下令,土堠以后不修了,在原来的位置都种上一棵槐树,用槐树记里程数。看到这里,我必须给韦孝宽点个赞,这才是真正的智慧。种树不仅不劳民伤财,还可以美化环境。槐树长起来,赶路的人可以在树下乘乘凉、歇歇脚。等树长大了,还可以卖钱修路、盖房子。
    宇文泰听说了,也非常赞赏,解决了一大顽疾,通令全国推广,自此全国的州道上每隔一里种一棵槐树,每十里种三棵,一百里就种五棵,赶路计数方便许多。后来唐末时,树长得很茂密,经常有老虎藏在树后,伺机出来伤人,政府就把道路十步以内的树全砍掉了,把里程树跟道路拉开点距离,一直延续到现在。
    七年前,有位睿智的老人教我说:解决问题,不要只想着用智商,要用智慧。最初我不理解他说的意思,现在想想,他说的也许就是韦孝宽这样。韦孝宽的智慧不叫政治智慧,应该叫执政智慧。政治智慧整天掺杂着权力斗争,执政智慧则是把心思花在老百姓身上。
    世道艰辛,人生实苦,对于普通百姓而言,不管你是出身世代为官的门阀大族,还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朝廷新贵,只希望你是能体会民间疾苦的好官循吏,韦孝宽用实际行动给所有官员上一课:为官处处见智慧。
    就是这样一个文官武将都功勋卓著的人,人格上也是闪闪发光。
    为表彰韦孝宽为国家做出的突出贡献,皇帝曾打算把公主嫁给他儿子。跟皇帝做亲家,这多少大臣梦寐以求的,可韦孝宽感念哥嫂的养育之恩,把驸马这样一个荣耀的身份让给了他的侄子。
    像我前面说的,韦孝宽机敏,睿智,性格、能力、人品俱佳,实在是个纯粹的人。在这个纯粹的人下台之际,我们应该起立鼓掌,感谢他为我们带来如此精彩纷呈的故事。
    他是个指挥千军万马的统帅,战功赫赫;也是个喜欢史籍的文人,读书不辍;
    他身世孤苦,资助孤儿,却也杀人如麻,坑杀降兵;
    他会城下挥刀,鼓舞士气,也虚怀若谷,待人谦逊。
    他被兄嫂如孩子般养活成人,他待兄嫂也如父母般至孝。
    他是个真实的人。
    好的,坏的,
    经典的,普通的,
    我们无法体会的,我们触手可及的,
    都有。
    最后,为他写一句评语作为结束吧。
    韦孝宽是那个时代最璀璨的星星,燃烧他生命最后一段时光,照亮了一个新的王朝。
    作者:不一样的隋朝 时间:2018-04-18 09:18
    昨晚的流星是个尝试,也是个小结。从今天起,我们就要为杨坚掀开新的篇章了。
    作者:不一样的隋朝 时间:2018-04-18 09:35
    决心

    收拾了尉迟迥叛乱,宇文五王也被打趴下了,内忧外患都没了,‘权力的游戏’国内部分基本通关了,杨坚挺高兴。咱们遇见高兴事,一般都是吃顿好的,或者给自己添置点喜欢的东西。杨坚天天吃好的,啥也都有,所以,跟咱不一样,他高兴的时候就爱给自己升官。
    9月30日,周静帝下诏废除左、右丞相(估计是让宇文赞给整恶心的),杨坚晋升大丞相。独相,说明杨坚觉得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对权力的向往了’,杨坚朝着开创新纪元的大道上大踏步的前进着。
    那些年熬过孤独无助的时光,杨坚终于可以微笑着说出来,权力带来满足感,也召唤出杨坚压抑多年的野心。每天上朝看着那把象征无上权力的椅子,杨坚总感觉那么小的孩子坐在上面,看着真不协调,心底总有个声音告诉他:你应该坐上去,没人能阻止!
    虽然杨坚心里有了想法,但他还需要支持。杨坚已经是大丞相,在北周说一不二,还需要谁的支持?
    老天爷。
    让老天爷帮自己做选择的方法有两种:抓阄和算命。区别在于:算命花钱,抓阄不花钱。所以,穷人都选择抓阄,有权有势的人都爱算命。
    杨坚以前落魄的时候爱算命,跟算命大师们都熟。为了避嫌,杨坚在夜里请来算命大师、半仙儿庾季才。
    杨坚话说的十分含蓄:“我资质一般,才能平庸,却得到了辅佐幼主的重任。你从天时和人事两方面,给我好好算算吧”。
    见杨坚这么低调,庾季才也很实诚:”其实天道精妙,我也看不懂。今天我不算命,单从人事方面来说。现在大局已定,就算我现在说天时、人事都对您不利,您愿意让天下吗?”
    一个算命大师不算命,硬要从人事上给分析分析,这画面想想都觉得挺搞笑。还是那句话,别信算命的。算命的一般分两种:一种是安慰人、骗钱的;另一种是不安慰人、也骗钱的。庾季才是不是真的不会算命,我不知道,但我敢肯定他很懂政治。
    听完庾季才的话,杨坚沉默了。
    庾季才的话说到了杨坚心坎里,其实他心里也清楚,庾季才说的很对。杨坚曾经以为,得到是最不容易的,现在才知道,舍弃更难。到手的天下,自己绝不可能再让出去,杨坚的选择题,在寻求帮助、张嘴问的那一刻,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心里这么想,可杨坚还需要再慎重一点。毕竟失败的后果太过惨重,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篡位失败了,就万劫不复了。不仅仅自己要完蛋,家人、族人、朋友甚至平时见面时跟自己打过招呼的人,都得跟着完蛋,还要在历史上留下千古骂名,完全不顾忌你个人素质是不是真的出色,最典型的的前车之鉴就是王莽。
    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一位伟大的妻子,妻子独孤氏给了杨坚最后的勇气。
    这么多年,独孤氏跟着杨坚吃了不少苦,一直无怨无悔,在身后默默支持着丈夫。这一次也不例外,独孤氏告诉杨坚:事已至此,就放手大胆去做,不要纠结值不值得,放下家庭这个包袱,不管怎么样,她和孩子们都会永远支持!我必须表扬一下独孤氏,独孤氏相信自己的丈夫,义无反顾地押上了她的所有。
    家人的支持让杨坚彻底下定决心: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 首页
  • 上一页
  • 2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不一样的隋朝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46天 / 跨度104天】
    • 开贴:2018-03-27 15:39
    • 更新:2018-07-10 11:08
    • 阅读:72969 回复:2693 楼主:286
    • 字数:约195千字
    • 图片: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