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工程师眼中的隋朝(连载中)

  • 首页
  • 上一页
  • 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不一样的隋朝 时间:2018-10-08 21:48
    失败的婚姻

    北方七大家族连皇帝都得让三分,更别提其他人了,所以从结婚那天起,郑氏就要求杨素:从现在开始,你只许疼我一个人,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对我讲得每一句话都要真心,不许欺负我、骂我,要相信我,别人欺负我,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我开心了,你就要陪着我开心,我不开心了,你就要哄我开心,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梦里也要见到我,在你的心里面只有我。
    杨素的回答是:上一边去!
    就这样,夫妻俩谁也不怕谁,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家里整天鸡飞狗跳的。杨素跟他老婆为什么吵,史书没写,但是根据杨素的生平分析,很可能是因为女人。杨素有别的女人,郑氏吃醋,又不满意家里的地位,要维护自己和娘家的颜面。
    经历了无数次家庭战争后,杨素感觉心力憔悴:天妒英才,这个老婆就是老天爷派来折磨他的。每次组织部统计官员家庭状况时,调查表里有一栏‘婚姻状况’,别人填的都是‘已婚’,杨素总是情不自禁地写下“累”。
    公元584年,杨素升任御使大夫,家里迎接他的不是彩带、鲜花和掌声,而是一哭、二闹和上吊,郑氏开始哭闹,紧接着又开始摔摔打打。杨素死死盯着郑氏,感觉心里的火苗蹭蹭往脑袋上蹿,内心的小宇宙开始爆发,怒不可遏地指着郑氏说:“我就是当了皇帝,也绝不让你当皇后!”
    在我看来,这就是一句气话,就像夫妻之间吵架,时常威胁说要离婚,说的信誓旦旦,可通常都是出了门,转一圈,买个菜就回来了,这种话都是吓唬人用的。
    可郑氏不觉得这是气话,这就是杨素平常不敢说的心里话。
    “哼,不让我好过,大家都别好过!”
    吵红眼的郑氏二话不说,起身直接进了宫,找杨坚实名举报:杨素要造反,他说他想当皇帝!
    官员被老婆实名举报,这种事搁在现在司空见惯,吃瓜群众一抹嘴的功夫就又蹦出一个。可在隋朝这绝对是稀罕事,别说见,听都没听说过。接到举报,杨坚连调查都没调查,直接让杨素卷铺盖走人了。要不是打算跟陈朝开战,杨素就彻底告别隋朝政坛了。
    夫妻俩吵架拌嘴,竟然搞到这么严重,不禁让我产生了个疑问:杨素这个老婆是不是抢来的?要不然哪来这么大仇怨。
    老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说心里话,这个观点我一直不是很赞同,我觉得这话明显就是欺负人家和尚老实。就是撇开这个不说,也得分情况对待,像杨素两口子这样的,为了避免恶化成秦王杨俊那样的婚姻悲剧(这个后面再说)。
    以我看,如果实在没感情了,还是离了吧。 | 1116楼 | | | |
    作者:不一样的隋朝 时间:2018-10-10 21:20
    作者:不一样的隋朝 时间:2018-10-11 20:42
    文艺青年

    人的忘性是很大的。很快,陈叔宝就忘了画像的事,继续投身文学创作生活,可总是没有灵感,写不出来好句子,这让诗人陈叔宝很苦恼。在经过很长时间的思索之后,陈叔宝终于找到了原因:创作环境不好。
    陈朝开国皇帝陈霸先是个穷苦出身,节俭惯了,建的皇宫比较寒酸。后来即位的陈文帝(陈叔宝的大伯)、陈宣帝(陈叔宝的爸爸)都是励精图治的皇帝,对生活质量要求不高,陈朝的皇宫就一直比较简陋。陈叔宝登基之后,看着这么简陋的宫殿,心里有点烦: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样的宫殿哪成啊,必须拆了重建!
    于是,从陈叔宝即位开始,陈朝皇宫年年大兴土木,曾经一年就建成了三座装修风格极度奢华的楼阁。陈叔宝是一个诗人,说起话来很文艺。这三个楼阁开建的时候,文艺青年陈叔宝就提了一个要求:我要一个‘人间仙境’。
    陈朝皇家建筑团队没让陈叔宝失望。建成的三座楼阁个个金碧辉煌,高达数丈,耸入云霄,建筑木料一水的沉香、檀木,微风一过,香飘数里,宛然一个南北朝从未有过的‘天上人间’。建筑材料这么上档次,内部装修肯定不能拖后腿,能多漂亮就多漂亮,完全不计成本,要多奢华,有多奢华。什么黄金、白玉、珍珠、翡翠可劲上,门窗上的帘子用的全是大珍珠,宝床、宝帐都给整上,就连水池里的石头都是一个一个精挑细选出来的。阁楼建成后,陈叔宝很满意,亲自给这三座阁楼取了三个很好听的名字:临春、结绮、望仙。
    在高颎的骚扰下,陈朝财政部年年报告全国经济下行,陈叔宝还这么可劲造。登基这几年,陈叔宝不仅自己没给国库存过一分钱,反倒把他爹省吃俭用,从牙缝里抠出来的钱全给花了。
    这种行为,让我想到一个很贴切的名字:败家子。
    不过花了这么多钱,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陈叔宝看着他的爱妃站在这仙境一般的楼阁,长发飘飘,衣魅翩翩,宛若仙女,顿时文思泉涌,一挥而就,写下千古名篇《玉树后庭花》: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公道来讲,在南北朝文学史上,陈朝诗歌的贡献是非常突出的,这里面陈叔宝功不可没。特别是在宫体诗方面,陈叔宝绝对是一个无法逾越的巅峰。遗憾的是,这首文学造诣颇深的《玉树后庭花》一直以另一个名字为后人熟知——亡国之音。 | 1134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不一样的隋朝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96天 / 跨度257天】
    • 开贴:2018-03-27 15:39
    • 更新:2018-12-09 16:13
    • 阅读:112749 回复:3760 楼主:630
    • 字数:约268千字
    • 图片: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