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来说说我给女明星纹纹身的经历,后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04 14:21
    很多明星身上都有纹身,可能大家认为他们纹纹身纯粹就是为了好看,错了!
    他们纹纹身都是希望纹身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好运,或者辟邪等作用,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和养小鬼差不多一个意思。
    一些老纹身店里除了有纹身的师傅外,大多还配上一个看相的,这些看相的一般是不会出马的,他们总是在个别的时候出言提醒一下,那么什么才是个别的时候呢?就是偶尔有客人想纹一些凶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一类)、或者鬼神(关公、钟馗、魑魅魍魉)的时候,如果这个客人命不够硬,不够狠,那很有可能就镇不住纹上的凶兽或鬼神,一旦发生镇不住的情况,纹身就会反噬其主。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04 14:22
    在中国古代,纹身又称刺青,相传在三千多年前,川南一个小山庄里有个体弱多病的幼童,其父母担心夭折,请来一巫师,用死人血在他后背纹了幅蛇形刺青。
    没多久,村子惨遭洪水突袭,一夜之间险些惨遭灭绝,唯一活下来的,正是那个幼童。
    幼童能幸免于难,正是因为有刺青的庇护,因此他长大后利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创出了一种新型刺青,既生死绣。
    生死绣,绣尽死生与贵富。
    生死绣可以改变人的生死、富贵、命运,作用非常大,但也很邪性,好坏均在一念之间。
    我外婆是生死绣的嫡系传人,我从五岁开始跟着她学习纹身,一直到十八岁那年,外婆去世。
    外婆弥留之际交给我一本破旧的札记,封面已经严重受损,只勉强可辨出繁体的‘绣’字,我知道这是外婆一直视比生命还珍贵的东西,里边记录了生死绣的核心和精髓。
    外婆告诫我,不要轻易动札记,也不能帮人纹生死绣,因为生死绣,保人生死,尸骨臭。
    保住了他人的生死,自己尸骨臭。
    我遵循着外婆的遗愿,守着她留给我的小小刺青店,做着简单纹身,虽然生活一直过得挺拮据,好在我是单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年,被一个女明星打破……
    那天下午,店里来了个奇怪的女人,头上一顶鸭舌帽,大蛤蟆镜遮住半张脸,唯有一张红嘴唇露在外头。
    女人先开口问我:请问石婉君,石婆婆是不是在这里?
    石婉君是我外婆的名字。
    知道外婆的名讳,应该是熟人。
    我实话告诉她,说我外婆早已去世。
    “死了?”
    女人很吃惊,自顾自地嘀咕了一会后又问了一些外婆的事情,然后很惋惜的想要离开。
    转身的时候我发现女人脸色惨白,暗暗猜测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于是多嘴问了一句:这位美女,你最近是不是遇了什么麻烦?
    女人停下来看我,反问:你是石婆婆的孙子,那你肯定也会生死绣是不是?
    不仅知道外婆的名字,还知道生死绣,此人一定不简单。
    我点头,外婆教过我。
    女人像是看到了希望,很激动地摘掉自己的眼镜,问我可不可以帮她?
    在看到女人脸的时候,我整个人惊呆了,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她怎么会找到这里?
    这个女人我认识,是个电影明星,演过不少se情电影。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04 14:23
    她比电影上看着还要漂亮,紧身裙包裹着婀娜多姿的身体,一股挡也挡不住的诱人气息直往外冒。
    我忍不住咽口水,问她是不是那个明星。
    看我认出她,她立马带上眼镜说我认错人了,否认说她名叫白心,并不是我所说的那个电影明星,只是长得像罢了。
    她的声音和电影里一模一样,我可以肯定,她就是那个女明星无疑。
    她不承认,我也不好揭穿,于是问她是怎么找到这儿的,又怎么会认识我外婆?毕竟对我而言,明星是不可能找到我这么个破纹身店的。

    白心说她从朋友那听说我外婆的生死绣可驱邪除祟,所以想请外婆帮她纹一个。
    生死绣不是普通的纹身,随随便便个图案,想纹哪就纹哪。
    生死绣讲究一个‘镇’字,首先要自己震得住纹在身上的图案,其次图案也需镇得住那些形形色色的魑魅魍魉。
    纹生死绣之前先了解纹身人遇到了什么事,以便‘对症下药’。
    我问白心遇到了什么事?
    白心有点犹豫,说她最近总是做噩梦,梦里头有个人压在她身上。
    鬼压床?
    如果是鬼压床似乎说不过去,因为鬼压床只能短暂影响人的意识,并不会影响精神和肉体。
    白心不仅脸白,手也很白,但细看,会发现不是白皙如凝脂的白,是那种白的不正常的苍白,她明显是遇到了比鬼压床更恐怖的事。
    我又问白心,噩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开始做噩梦之前,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
    白心想了想,说噩梦大概是从半个月前开始的,这段时间,她身边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白心说完话,手忽然抖了一下,同时‘啊’一声轻呼,像是有人摸了一下她的手。
    我往白心身边望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什么。
    出于关心,我问白心:你没事吧?
    白心脸更白了,急急忙忙从包里掏出一张纸放到我面前,问我:这个你能不能纹?
    纸上画着一副观音,侧卧于莲叶之上,这是莲卧观音像。
    莲卧观音可帮助人有个好睡觉,白心总做噩梦,睡不好觉,乍看之下,纹上莲卧观音确实有助于她的睡眠,但是纹身有讲究,类似佛祖、菩萨、死神之类,首先得看被纹身者命够不够硬,有没有能力承受。命薄之人纹上之后,只会给自己带来灾祸。
    白心眉峰高挑,眼似狐狸,嘴唇丰厚,身形饱满婀娜,一看就是副纵欲像,菩萨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04 14:24
    我告诉白心,如果实在做恶梦,我有一个好提议。
    西周有一名唤伯奇的,专吃梦魇,他有一柄茨木法杖,除魔妖斩非常厉害,可以在白心后脖颈上纹茨木法杖,说不定能保她睡梦香甜。
    白心听后直皱眉,她说她找寺庙的高僧看过,只要在身上纹上莲卧观音,就能除她的噩梦。
    我还纳闷,白心从哪来的莲卧观音像,原来有高僧帮她。
    既然有人帮,她又为什么找我?
    我问出自己的疑惑,白心一声嗤鼻,说高僧又不会生死绣。
    一句话让我有点哑口。
    生死绣不是普通的纹身,需要一些‘特殊’的材料,这些材料一般人弄不到。
    “小兄弟,这幅莲卧观音,你究竟能不能绣?”过一会,白心问我。
    “不是我不给你绣,是你的身体承受不起这观音像。如果强纹,轻则令你茶饭不思、身形剧瘦,重则随时暴毙。”
    我不是唬人,曾经有人不听劝阻,强行让外婆在他后被纹了尊如来像,不到一个月天,那人暴死在家中,死状非常惨烈,七窍流血,手脚全部被折断,肚子里的小肠从肚脐挤出来……最后出动派出所,法医却连死因都没查出来。
    听说我不给做,之前还客客气气的白心瞬间变了张脸,说我没用,根本不会生死绣,白瞎了她大老远从香港过来找我,之后转身离开。
    我挺无语的,这本来是我生死绣的第一单生意,没想到没做成不说,反倒被骂,心里说不出的不爽。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白心的影响,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店里一直没生意,就连普通的纹身都没人做。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概十来天,白心再次来到我的店里。
    这次白心不像上次那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因为在这短短的十天时间里,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恐怖的莫过于她那张脸,眼窝深陷,颧骨突出,整张脸瘦的只剩一张皮,远远看着,像是一个骷髅头立在脖子上。
    第一眼,我竟然差点没认出她。
    白心径直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说:“程乐小兄弟,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
    白心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吓了一大跳,她的手臂和脸一样,瘦到只剩一张皮,但她的双手却出奇的细嫩光滑,甚至在她手指碰到我的一瞬间,我不自觉地一阵痉挛,像电流一样从指间传遍全身。
    “你……怎么回事,怎么瘦了这么多?”我望着白心,有点语无伦次。
    白心没回答,双手抓着自己的衣裳下摆,轻轻往上一拉……
    在白心掀起衣服之后,我赫然在她右胸上,看到一幅莲卧观音像。
    观音像栩栩如生,像是随时可能从她的身体里飞出来。
    这……
    白心说,上次从我这里离开以后,她朋友介绍了一个纹身师给她,那个纹身师自称是生死绣的嫡系传人,在当地小有名气。
    纹身师告诉白心,胸是一个女人的根本,莲卧观音本是女身,纹在胸之根本上,不仅能保睡梦香甜,还能促进事业的又一春。
    事实上,莲卧观音确实增加了白心的睡眠时长,以前每天睡五六个小时足以,现在一天睡上二十小时仍觉得困。
    除了困,白心几乎感觉不到饿,偶尔吃点食物就觉得有东西堵在胸口,只能喝水,导致身体越来越瘦。
    她后来找过那个纹身师,但纹身师见她急剧消瘦,怕担当责任,吓得直接卷铺盖卷跑人,她找了庙里的大师看过,说观音像纹错了地方,必须赶紧洗掉,不然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
    之前的纹身师在这尊莲卧观音像里注入了死人血,血液已经浸入白心的身体,一般洗纹身只能洗掉观音像,洗不掉浸入骨髓的血液,所以白心才再次找到了我。
    白心说她见识过我外婆的本事,她相信我是真正的生死绣传人。
    听完白心的讲解,我似乎明白了她突然暴瘦的原因,但我不明白的是,纹上不合适的纹身确实有可能导致身形暴瘦甚至暴毙,但是都有一定的时限,十天时间瘦到身体变形,这其中似乎另有缘由。
    我问白心:纹上莲卧观音之后,你有没有做什么亵渎神灵的事情?
    白心望着我,像是没明白我话里的意思。
    我再解释:比如说跟人滚床单。当然,一般滚床单没关系,我是问在滚床单的时候,有没有说,或者做一些侮辱这幅刺青的事情?
    白心迟疑了一下,说没有。
    她说话眼神闪烁,我断定她必定有所隐瞒。
    我告诉白心:你这是第二次找我,肯定是相信我的能力,相信我能帮你,所以我希望你能实话实说。
    白心想了一会,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后说:我确实没做过,更没做过侮辱莲卧观音的事情,这段时间我甚至都没跟男人发生过关系,只是……每次我睡着以后,都会做一些很恶心的梦。
    “什么样的梦?”
    “chun梦!”
    白心说,她每次睡着以后,都会梦到一个男人跟她啪啪啪,有时候在床上,有时候在野外,有一次最激烈的是在大街上,两人走在没人的地方,直接脱掉衣裳干裸架。
    说到这,白心略带羞涩地取下另一边的内衣,露出胸上的一排牙印,正好在胸部正中。
    牙印很深很整齐,像是被人狠狠的咬过。
    之前只露出半个胸脯,我没太看清,现在整个露出来以后,我发现白心的身体和她手臂一样,腰部瘦到完全能看清肋骨的形状,可两个胸却跟她的手一样饱满柔嫩。
    这……实在太过诡异,跟在外婆身边十多年,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人。
    白心继续说,自从纹上莲卧观音之后,身上就开始有牙印出现,最开始牙印很浅,最近变得越来越深,胸上这一个是今早发现的,当时还流了好多血。
    边说,白心边重新穿上衣服,不知道是不是碰到了伤口,她忍不住轻哼了一声,眉头紧紧凑到了一起。
    我只听说过情侣之间情到浓处会相互间种‘红豆’的,不曾见过留牙印的。
    由浅至深的牙印,让我感觉这似乎并不是情人之间的戏虐玩笑,更像是……报复,那个人对白心的报复。
    我告诉白心,莲卧观音一旦纹上,想要完全清洗掉是不可能的,现在我唯一能做的,是帮她纹上幅更加凶猛的刺青,压制住莲卧观音。不过纹身之前,我必须要知道她之前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得罪了什么人,亦或是碰到过什么诡异的事情,以便我选择正确的纹身手法和图案。
    白心低着头思考了好一会方才抬头,缓缓道来:“我杀了人!”
    此话一出,我浑身一个痉挛,差点从凳子上弹跳起来,不过很快白心又补充:也算不上我亲手杀他,是他因我而死,所以他才缠着我……
    说到这,白心终于对我说了真话,说她确实是拍se情片的。一个多月以前,和她拍戏的男主角在片场突然死亡,经法医鉴定,是劳累过度,精气耗尽,气血严重受损所致。
    简而言之一句话:精尽而亡!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04 14:24
    有点事,晚点再来接着说哈!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05 15:35
    2、
    白心说,男主角是第一次拍爱情动作片,连续三天的高负荷‘工作’,导致他现场休克。

    男主角倒下的时候,白心正在用自己那双柔荑般的手帮男主角的小兄弟‘挺拔’……

    虽然男主角的死是场意外,但白心还是很自责,在男主角下葬的时候特意去殡仪馆送了一程。

    白心说,男主家当地有一个传统,下葬前会开棺,让亲人再看死者最后一眼,当时白心就站在棺材旁边,打开棺材的一瞬间,男主角像诈尸一样,突然睁开眼,死死盯着白心的方向,吓得白心当场跌了一跤,爬起来之后逃也似地离开。

    就在当天晚上,白心开始做噩梦,梦里有个男人一直压在她身上,亲吻她,和她滚床单。本来以为是梦,可醒来之后床上湿漉漉的,仔细闻闻,还有一股淡淡jing液味。

    白心说晚上屋子里没灯,黑漆漆的明明看不清男人的脸,可他就是能感觉到男人看她的眼神,锃亮锃亮的,特别吓人。

    她知道,这个男人就是戏里的男主角。

    连续一周,白心夜夜被男主角折磨,实在没法的她找到寺庙的高僧,求了一副莲卧观音像,之后便是开头找我的事情。


    说完事情的前因后果,我看到白心身体像是在发抖,额头上全是细汗,我刚想安慰她,她忽然坐到我身边,双手紧紧抓着我的手臂,惊恐地低喊:他来了,他来了……

    我的纹身店是个老宅子,室内光线并不好,哪怕开着灯,依然有些昏暗。

    我顺着白心眼光看过去,对面一面落地镜清楚地照出我和白心的身影,但是并没有她说的‘他’。

    “程乐师傅,快帮帮我,帮帮我,我不想再看到他……”

    此刻的白心和电影那个优美自信的她判若两人,想必这段时间被‘男人’折磨得不轻。

    她的样子让我不免有些心疼,曾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在短短不到一个月里变成了这幅模样。

    我不自觉伸手想抱一抱白心,给她点鼓励,没想到刚碰到她肩膀,手上忽然传来一阵疼痛,像是被人咬了一口,我赶忙收回手,手背上却什么也没有。

    这次换我吓出一身汗,该不会真如白心所说,那个死了的男主角现在就在屋子里吧?

    这是我第一次帮人做生死绣,心里难免犯虚没底。

    我假装咳嗽一声,替自己壮壮胆,然后对白心说:你别怕,只要帮你纹上生死绣,那个男人绝对不敢再找你。

    白心连忙点头,让我快些帮她纹。

    我让白心先坐一会,自己走到里屋从柜子底下翻出一个木箱。

    这个木箱是外婆留下的,里边有生死绣的所有工具,外婆去世后一直被封印起来,这几年一直没再动过。

    木箱上积了些灰层,用嘴一吹,灰层直接灌进喉咙,有些呛人。

    这个纹身店有两间屋子,外头一间大的是纹身专用,里屋则是堆放工具和摆放牌位的。

    以前外婆每次帮别人做生死绣,都会先给老祖宗的牌位上柱香,如果香顺利燃烧,生死绣则可做,如果香并未燃烧,则不能做。

    我照外婆的规矩,先穿上生死绣特制黑色绣袍,点上三支香,对着祖宗牌位拜了三拜:天地宗玄,扫祟除愆,今日生死绣第十七代传人程乐依崇祖训,替白心姑娘祛除污秽,望应允。

    说完把香插进香炉,不想刚一松手,一只香立马倒了下来。

    我暗叫不妙,这是祖宗不答应啊。我再次把香插进香炉,言辞诚恳地说白心是个好人,她现在被鬼祟骚扰,我有能力且有义务帮她一帮……

    不想话音未落,香再次倒下。

    我拿起香第三次插进香炉,投机取巧的想着如果实在不行,我手撑着香,待它燃烧殆尽再松手,不想不到半分钟,那只香竟从中间断开,半截掉下来,正好落到我手背上,烫的我一阵龇牙咧嘴,忍不住‘哎哟’一声叫了出来。

    “你没事吧?”

    白心听到我的声音从门外走进来,我赶忙收回手,对白心说没事。

    既然已经答应了白心,不管今天这香是掉还是断,我都不能反悔,大不了完事以后再来向祖宗赔不是。

    孰曾想,正是因为这个简单的想法,差点要了我的性命。当然,这是后话,容后再禀!

    我和白心来到外屋,我让白心躺倒纹身床上,然后取出纹身针一一摆放好,一边摆,一边让白心脱掉上衣。

    我告诉白心,她总是在晚上被侵犯,这明显是犯了桃花阴劫,要想解除,单单由之前给她介绍的‘茨木法杖’恐怕行不通。

    之前我只以为白心是单纯的噩梦睡不好觉,茨木法杖纹身有助睡眠,但不能解阴桃花。

    “桃花阴劫可由桃花印解。”

    “什么是桃花印?”白心问我。

    桃花印并非真正桃花,而是指一种极其凶残的般若,总爱带一副年轻女子模样的面具,额头点着桃花瓣妆,专吃男人,每吃一人便留下一朵桃花印。

    这样的刺青最适合白心。

    我简单把图案绘在水转印纸上,给白心看。

    白心只看了一眼便把纸递回给我,皱着眉头说好丑,她是演电影的,身上顶着这么个纹身,就算不被同行笑话,也会被观众嫌恶。

    桃花印虽然名字听起来很小清新,实际上是一个额头绣着桃花,长相十分丑陋,还长着长獠牙的女怪。

    白心经常赤裸出现在镜头前,身上有这么个狰狞的纹身确实不好看。

    可桃花印确实是帮助白心最好的纹身图,本身它属于生死绣中的生锈,对她的身体没有反作用,且图形明朗,色块统一,可在莲卧观音像上做修改,做出成像,既压制了莲卧观音的功效,又能吞噬她的噩梦,改善她的睡眠,一举多得。

    我告诉白心,最适合她的纹身就是这桃花印,见效快,今天纹上,晚上就不会再噩梦。如果实在影响她的事业,可换一份工作。毕竟做色情演员,不是长久之计。

    当然,最后一句,我只在心里想,没有说出口。

    白心仍有顾虑,我继续劝解,告诉她再迟疑,害的只是她自己,多拖一天,她会多被折磨一天,而且现在的她,随时有暴毙的可能。

    最终,白心同意了我的建议,将莲卧观音修改为桃花印。

    纹身分为两个步骤:绘图和上色。上色需要特殊材料,我这里没有,需要购买,所以今天要做的只是绘图。

    绘图是在原本的莲卧观音像上做修改,这比第一次纹身要难上许多,尤其白心身上不是普通图案,莲卧观音一旦纹上,会产生灵性,就像长在了自己身上一样。

    我明显感觉刺针的时候白心很疼,额头和背上不停有汗往外冒。

    其实我也很紧张,第一次帮人做生死绣,我的手不自觉地发抖,开始几针还好,越往后越难,每刺一针,仿佛都能听到一阵‘呲’的声音,像是火灼烧肉发出的声音,白心被刺的皮肤变得异常通红。

    这种红不是受伤的红,是充血的红,像吹胀的气球,稍微不注意,她皮肤会像气球忽然被刺,里头的血液如空气般瞬间喷涌而出。

    我知道,这是莲卧观音在警告我。

    我不敢停手,一旦停下,莲卧观音会更加猛烈地反噬,让白心死在这纹身床上。

    我深吸口气,取来一只碗,盛上水,用针刺破白心的食指,往水里滴三滴血,又从木盒子里取出一根红绳,在滴有血的水里浸泡半分钟后取出,穿在八枚拇指头大小的铜钱上,围城一个八卦形。

    以前我见过外婆用这样的办法聚气,将莲卧观音在白心身上的灵气聚在一团,以免她身上的血红印扩散到全身。

    我将铜钱穿成的八卦放在莲卧观音像上,又刺破自己的食指,在每一枚铜钱孔上滴上自己的血,等血透过铜钱孔浸到白心皮肤上时,铜钱以外的红皮肤果真有所改善,慢慢恢复成原本的肉色,但八卦内的红色越来越艳。

    我拿出一根木棍子让白心咬住,并告诫她再痛也要忍住,接下来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帮她纹上桃花印。

    白心听话地点头,接下来果真没再哼一声,我的描图也变得顺畅起来,前后约莫只花了两个多小时,桃花印顺利完成,只是应着下边的莲卧观音像,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等白心从纹身床上起来的时候,铺在她身下的白色毯子变得湿漉漉的,隐约中还透着一股暗暗的红色。

    以为一切敲定,完事ok,没想到最后还是出了纰漏……
    *******************************************
    今天的更新结束了,明天咱们不见不散啊!问一下,有人看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0天 / 跨度20天】
    • 开贴:2018-04-04 14:21
    • 更新:2018-04-25 11:52
    • 阅读:40600 回复:351 楼主:85
    • 字数:约6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