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来说说我给女明星纹纹身的经历,后来

  • 首页
  • 上一页
  • 1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14 13:35
    我顿时全身汗毛全竖了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油然而生,连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你……怎么有我家里的钥匙?”

    甄黎一脸笑容,说昨晚趁我睡着以后,配了一把我家的钥匙。

    这一刻,我对甄黎所有的好感全部化成了恐惧,这个女人比我想象中更恐怖,我甚至觉得,她从第一次出现在我店里开始,就在计划一个阴谋,虽然我现在还并不知道这个阴谋是什么。

    心里虽然恐惧,我脸上依然带着笑意,问她这么晚来我家里做什么。

    她笑呵呵地回答说:“你说你身体不舒服,我怕你没吃晚饭,所以给你带了吃的来。”

    甄黎晃了晃手里的一个保温饭盒,把我往客厅里推。

    我推不过她,被她几步推到沙发上,她冲我笑,笑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自顾自地从厨房里拿了一个碗,然后打开她带来的保温盒,往碗里倒汤。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14 13:36
    汤味很浓,闻着很香,但我一点食欲都没有,因为我在里边看到一截粗粗、圆圆的东西,我知道,那就是甄黎在电话里说的牛鞭。

    我一阵恶心,差点把中午吃的饭给呕出来。

    甄黎端着碗,舀了一勺汤送到我嘴边,特别温柔地说:“来,喝点汤,补补身体。”

    我拒绝甄黎,说不喝,她不死心,继续想灌我,连续三四次,我有些恼怒,一把推开她的手,冲他一阵低吼:“我说了我不想喝。”

    碗和勺子同时落地,摔成了碎片。

    我以为甄黎会生气,没想到她依然笑嘻嘻的,还跟我说我身体虚,不喝点汤补一下怎么行?说完又想去厨房拿碗。

    我已经忍了够久,如果不把话说清楚,甄黎一定会不停地纠缠我,我索性一咬牙,把她带来的保温盒一起掀翻,汤顿时洒落一地。

    我告诉甄黎,我不想喝她的汤,也不想见到她。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14 13:36
    甄黎站在离我两三步的地方,顿时眼泪流了出来,她跟我道歉,说对不起,她不知道我不喜欢喝汤,她问我喜欢吃什么,她现在就去帮我做。

    我说我什么都不想吃,我现在只想她从我家消失,立刻马上!

    甄黎眼泪流的更多了,她胡乱擦了一下,忽然朝我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我,说她知道我喜欢她,只要我肯,她愿意跟我一起。

    说着竟开始伸手脱自己的衣服,用她的胸口不停在我身上蹭来蹭去。

    甄黎的主动更加让我提不起性趣,我推开她,告诉她我今天真的不舒服,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只想睡觉。

    甄黎含泪看我,说:“好啊,睡觉,我陪你睡,你想怎么睡,什么姿势我都可以。”

    这人,怎么听不懂我的话?

    眼看着甄黎的上衣已经完全褪下,只留下一件黑色的内衣,我咬牙,对着她胸口一阵猛推,甄黎猝不及防,一个趔趄坐到了地上。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14 13:36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想伸手拉她,甄黎忽然变了一张脸,盯着我慢慢开口:“程乐,你是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甄黎的表情完全变了,她从地上站起来,重新去拿了个碗,装上水走了回来,当着我的面从包里拿出一个褐色的小瓶子,往碗里滴了几滴透明液体,然后走回到我身边,说:“你是自己喝这碗水,还是我喂你。”

    甄黎端水的样子,让我想起前晚和昨晚她分别给我的一杯红酒和一杯水,喝过之后我就觉得昏昏沉沉,当时我只以为没睡好,现在想想,恐怕那些酒和水里,已经提前被甄黎下了药。

    我问甄黎,刚刚往水里加了什么?

    甄黎淡淡吐出两个字:“情药!”

    我一阵头皮发麻,忽然觉得这个女人比我想象中恐怖许多。

    甄黎完全失去了继续和我讲理的耐性,她上来压坐到我腿上,不让我挣扎,然后一手端水,一手过来捏我的脸,想强行灌我。

    甄黎的样子,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表情狰狞。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14 13:36
    我已经受不了这样的甄黎,冲屋里大吼了一句:“秋子,你还躲里屋做什么,还不出来帮我。”

    话音一落,秋子从卧室冲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系好结的绳子,捆在甄黎身上往后一拉,甄黎立马从我身上滚了下去。

    随后我打电话报警,说有人擅闯民宅,没多会警察到来,将甄黎带走,同时也给我和秋子做了份口供。

    秋子之所以躲在我家的卧室,是我和秋子事先商量好的。

    甄黎傍晚给我打电话被我拒绝之后,我猜测她不会善罢甘休,虽然我是男的,但身体虚弱,怕不是甄黎的对手,于是事先让秋子躲在我家里。

    没想到甄黎会真的找上门。

    可是我始终想不明白,甄黎为什么要和我上床,因为看上我了?不可能,我自认为没有那么大的魅力。

    我以为,这个问题将变成永远的谜题,没想到忽然有一天,我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是否认识一个叫甄黎的女人。

    这个朋友是精神病院的护士,她说她病院里有一个叫甄黎的病人,嘴里一直嘀咕我的名字,所以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认得。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14 13:37
    接到护士朋友电话之后,我连忙赶往精神病院,果真在一间病房里看到了甄黎。

    当时甄黎蹲在病院的墙角,完全变了样,瘦了很多,苍白很多,头发凌乱,衣服脏兮兮的,像个乞丐。

    护士朋友说,甄黎不让任何人靠近她,更不让人碰她,谁碰她挠谁,她的指甲尖尖的,被抓一把,必起几条血印子。

    我走到甄黎身后,她一反常态的没有挠我,而是抓着我的手求我,求我帮她把背上的纹身去掉。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他老公每天晚上都来找她,跟她上床,每晚上都要上她十几次,她难受,她想摆脱她老公。

    我苦涩一笑,当初是她自己说一生一世爱她老公,现在却说想摆脱。

    我告诉甄黎,我能帮她洗掉纹身,但是洗不掉早已深入她骨髓的她老公的灵魂。

    甄黎哭了,她脱掉自己的衣裳,开始用手挠自己的后背,一边挠一边哭着说:“你给我滚,从我身上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滚啊……”

    我想上去拦着甄黎,被她躲开,她蹲到墙角,大力抓自己的后背,三两下的功夫,背上抓出十几条血印子,血顺着印子流出来,把‘亦洪之墓’四个字分割成了无数部分,像个被砸出不少裂缝的墓碑。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14 13:37
    今天的更新结束了,明天继续哈!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25 11:49

    18、
    甄黎已经疯了,她除了我,谁也不认识,但我帮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把自己的后背抓得血肉模糊。

    甄黎一边疯狂抓着后背,一边苦苦哀求我。

    那么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很渺小,有一种无力的挫败感,我能帮甄黎老公的魂魄注入到她的身体里,却无法抽离出来,说到底还是我自己本事不够。

    最后医院的人将甄黎带走,从那天以后,我再没见过她,听护士朋友说甄黎当天晚上,从十八楼的窗户口跳了下去,后背着地,当场摔死。

    甄黎去世后,护士朋友交给了我一个笔记本,说是在甄黎住的病房里发现的,她不知道甄黎还有哪些家人朋友,因为甄黎在精神病院的几个月里,除了我,没有一个人去看过她,所以笔记本只能交给我。

    笔记本确实是甄黎的,是她的日记本,上面记载了很多事情。

    从这本日记本里,我知道了这段时间以来发生在她身上的事。

    原来在她大学毕业后就认识了亦洪,当时亦洪是他公司的经理,帅气、多金又幽默。

    甄黎很快被亦洪所吸引,并且奋不顾身地爱上他,当她和亦洪表白时,亦洪竟然也说自己对甄黎有好感。
    大家可以加我V信公众号或者微博,名字都叫九鸽那些事儿,微博里都是免费更新的!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25 11:50
    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并且租了房住在了一起,这让甄黎很幸福。

    然而幸福甜蜜的日子只过了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甄黎在一次出差中发现亦洪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甄黎上去质问,这才得知亦洪早已结婚。

    甄黎感觉自己的感情被亦洪欺骗,她找亦洪理论,亦洪却说他的婚姻早已经亮起了红灯,他说他是爱甄黎的,并且给甄黎画饼,说他在三个月内,必会离婚娶甄黎。

    甄黎太爱亦洪,相信了亦洪的话,每天期盼亦洪离婚娶自己,时间过了三月又三月,亦洪完全没离婚的意思,反而对甄黎的态度越来越差。

    甄黎预感到亦洪只是玩玩她,并不会真的离婚娶她,她威胁亦洪,要是不离婚,她就去找他老婆,把两人的事情告诉他老婆。

    本以为亦洪会害怕,亦洪却没表现出任何的惧色,他甚至第一次动手打了甄黎。

    以前伪装的谦谦君子,这次完全暴露出本性。

    当时的甄黎尚且还有一份傲骨,还当真去找了亦洪的妻子,然而亦洪的妻子丝毫不在意,并且还说在外打拼的男人,谁还不采几朵野花。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25 11:50
    甄黎气不过,到公司和亦洪大吵了一架,本想让亦洪身败名裂,然而最后倒霉的只有她。

    她被公司开出,亦洪却丝毫没事。

    事后亦洪找到甄黎,告诉她其实他心里是有她的,只要她愿意,他俩可以继续在一起。

    甄黎当然明白亦洪的意思,他是要她做小三。

    甄黎不愿意,她让亦洪滚,然而亦洪不仅不走,还再次打了甄黎,并且强暴她。

    甄黎在日记中清楚的写着:他打我,把我按在在冷冰冰的地面强暴我,没有一丝怜惜,事后他还给我钱,说算是这一次的酬劳。

    这次以后,甄黎彻底伤透了心,她恨亦洪,但同时又深爱着亦洪,爱恨交织,让她离不开亦洪,恰好这时,她意外地发现自己怀孕了。

    怀孕期间甄黎想了很多,原本想偷偷打掉孩子,但又觉得自己被亦洪骗了这么些年,不能这么便宜他,加之自己对亦洪的爱,她再次找到亦洪。

    亦洪和妻子结婚六七年,一直没孩子,所以对甄黎突然的怀孕便显得很惊讶,也很喜悦。

    那一段时间里,亦洪对甄黎特别的好,只要甄黎要什么,他就买什么,但好景不长,有一天是亦洪老婆生日,亦洪要回家,甄黎不同意,两人为此发生口角,争执过程中,亦洪失手把甄黎推到,导致甄黎大出血,送到医院后,不仅孩子没保住,甄黎的子宫还被切除,从此再无怀孕的可能。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25 11:51
    这时候的甄黎,对亦洪的恨深入骨髓,但她还是选择继续和亦洪在一起,不过之后的每一天,她都在计算着怎么报复亦洪。

    直到有一天,甄黎遇到了一个以前很喜欢她的男生,那个男人是搞汽修的,甄黎用自己的美色迷惑那个男人,在亦洪的车上动了手脚,导致亦洪在行驶途中撞上一辆小车,当场死亡。

    这件会本该就此结束,但甄黎因为实在太恨又太爱亦洪,爱恨到连他的魂魄都不想放过。

    她多方打探,最后找到周婆婆收了亦洪的魂,然后找到我,把亦洪的魂刺到自己身上。

    但是在找我和周婆婆之前,其实她先找了一个颇有些本事的茅山术士,是那个术士给她出的主意,可以永久把亦洪的魂封锁在自己身体里,变成她一个人的,同时让亦洪永生永世不得转世投胎为人。

    对亦洪又爱又恨,让甄黎接受了术士的建议,不过永久封印亦洪的魂不是件简单的事,必须要找一个懂阴阳的极阴之人,让亦洪魂魄附身三日,与甄黎夜夜交合,事后这个极阴之人身体会变得很虚弱,并且一辈子无法和女子行房事……

    很不幸的,我就是被甄黎选中那个懂阴阳的极阴之人。

    甄黎在一篇日记中有这样一段话:我是个罪人,对不起亦洪,也对不起程乐……对不起,请你们原谅我!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时间:2018-04-25 11:52
    从这篇日记的日期看,是她到精神病院后写下的,我想那个时候她的神志还是清醒的,再后来日记里的字迹开始变得潦草,甚至有些完全不像是字,更像是鬼画符。

    歪歪扭扭的字里,我看到了一句让我触目惊心的话:他每天晚上都来找我,上我十多次,我受不了了,我要疯了,我想死……

    这个他不言而喻,指的当然是亦洪。

    亦洪伤透甄黎的心,甄黎间接杀死亦洪并封锁亦洪的魂魄,亦洪缠着甄黎,导致甄黎变得疯癫,最后跳楼自杀。

    整个事件里,没有谁是真正的受害者,只能说善恶终有报。

    合上日记以后,我感觉后背上一片湿漉漉的,不知道是不是被甄黎日记中的文字吓到,如果那天晚上真和甄黎同了床,恐怕我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弟弟永远站不起来的废人。

    我一共和甄黎同房过两次,受到亦洪的反噬效果并没有很强烈,等周婆婆从湖南回来之后,给我做了一个三角形的纸包,放在枕头底下七天后,我身体恢复了正常。

    这件事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见到美女,身体就会莫名产生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偏偏这段时间有美女来找我帮忙。

    女人不是别人,是和我好兄弟吴成建抢老婆的余可儿。

    我从吴成建那里多少听说了一些关于余可儿的事情,据说以前是一个平面模特,不过后来那家公司出现了一点状况,倒闭了,于是到姚青青公司上班,从而勾搭上姚青青。

    余可儿找我,我是很吃惊的,一来她有钱,干嘛到我这么个破地方纹身?二来毕竟她和吴成建是对立的,站在兄弟的角度,我不想做她的生意。

    我告诉余可儿,恐怕我这里没有她喜欢的花色,让她去别的地方纹身。

    “我要纹的纹身,你这里一定有。”

    我故意摆出一副一想搭理她的姿态,自顾自地捣鼓纹身针,缓缓问:“什么纹身?”

    余可儿走到我身边,头几乎贴到我的额头上,缓缓说:“比翼连枝……”

    此话一出,我差点从凳子上弹跳了起来,我望着余可儿,她抿着嘴,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余可儿怎么会知道比翼连枝?是吴成建告诉她的吗?

    不可能,吴成建恨她恨的要死,怎么可能告诉她这些。

    “你从哪知道的?”我问余可儿。


    “你别管我从哪知道的,你就告诉我,这纹身你会不会?”余可儿笑得很开心,似乎很喜欢我的表现。

    余可儿明显已经知道了什么,故意套我话来的,我承不承认都没关系。

    我不想和她继续纠缠,反问她今天找我到底为什么事?

    余可儿走到纹身椅子旁,一屁股坐下后,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和一叠钱递给我,说:“帮我纹个普通的纹身,就这个图案。”

    纸上绘着一把匕首,刀把上有一条活灵活现的蛇的图腾。
    大家可以加我V信公众号或者微博,名字都叫九鸽那些事儿,也就是我天涯帐号名字,微博里都是免费更新的。

    至于钱,应该有一万左右,我把钱退给余可儿,告诉她,普通的纹身要不了这么多钱。

    余可儿冲我笑,很阴森的笑容。她说:“程师傅的手艺,值这些!”

    我望着余可儿,总觉得她话里有话。

    她今天找我的目的不是纹身,而是想告诉我,她已经知道我替吴成建纹比翼连枝的事情,恐怕还想借此告诫我什么。

    只是我现在还想不明白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我用最普通的方式把匕首图案纹在了余可儿的小腹左侧,位置也是她自己要求的,等她离开后我忙给吴成建,想问问他究竟什么情况,但他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从下午到晚上,六七个小时,我打了十几个电话,也给他发了不少信息,都没收到回复,一直到快凌晨的时候,我接到一通电话,问我是不是叫程乐?

    当我回答是以后,对方说:“这里发现一具疑是吴成建的尸体,你过来辨认一下。”

    吴成建死了,就在余可儿到我店里来过之后的晚上……
  • 首页
  • 上一页
  • 1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九鸽那些事儿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0天 / 跨度44天】
    • 开贴:2018-04-04 14:21
    • 更新:2018-05-18 21:35
    • 阅读:80036 回复:786 楼主:291
    • 字数:约11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