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妖兽啦!我刚炖的那盆鲶鱼豆腐居然开口说话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告别20115 时间:2018-04-05 13:22
    阳春四月,米芽想吃香椿。
    于是一大早,她六点起床八点出门,九点二十分绕完了十八线小城镇的三个早市,在找不到香椿的情况下买了一块豆腐一条鲶鱼。
    豆腐炖鲶鱼,少有的人间美味。
    回家走了条小路,车少人少很是萧条,没了主街的嘈杂,路面还干净……
    擦!
    脚下一滑,米芽差点摔倒。
    她稳住脚往地下一看……好家伙,好大一片鸟屎!路边一颗半米直径粗的柳树全被鸟屎包围,就在她滑倒那瞬那,树上呼啦啦飞起一群大鸟。
    遮云避日,天在那一瞬黑了下来。米芽抬头去看,只见无数只大鸟震动翅膀向天边飞远,空留柳树下一地鸟屎。
    “哈哈哈,姑娘,你走路怎么不看着点。”柳树旁不远处,一个五六十岁的小老头笑眯眯的看着米芽开口。
    这么糗的事被人看到,米芽心中有些尴尬。她用力在地上搓了搓鞋底,回了句,“没注意……哪来这么多鸟,真倒霉。”
    “不倒霉,没准有好事儿呢。”小老头指了指他身边的桌子,“姑娘找工作吗,工资好待遇佳。没有试用期,上班第一天就有工资。月薪打底三万一,干的好另有分成,五险三金,一样不少。一周七天上四天休三天,一年十二个月领十八个月工资。对了,到年底按业绩至少三个点分红,还有公费旅游,天上地下任你选。来来来,这里说。”
    这待遇,太好了点吧。
    米芽看了眼坐在桌子后那个正盯着她看的记录小哥,笑着回绝,“不了不了,我干不来,我能力不行。”
    有人看得起她她很感动,可半桶水晃的能力让她不敢动。
    “看看啊,我们要求不高。”小老头笑容不减,在记录小哥旁边坐下,对米芽招手,“姑娘你贵姓,叫什么?”
    迎脸不打笑面人,米芽搓搓鞋底走过去,“免贵姓米,米芽。”
    “好姓,我姓酒,”酒老头笑开了,“这姓合我眼缘分,就是你了!姑娘你会说人话吧?”
    米芽有些恼,“这不废话吗,我不会说人话怎么和你聊天的?”
    这小老头有病吧!怎么拐着弯的骂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疏忽了疏忽了,实在对不起,小米芽你别生气。你属什么,生日时辰是哪天哪时?”
    米芽其实不想理这小老头了,可看那么大年纪一个劲儿的挤笑道歉,还是走过去,如实回答。
    小老头手持毛笔,一笔一画的把米芽所说信息登记在一张黄色的纸上。而记录小哥,则是手持毛笔,看米芽一眼画在纸上画一笔,看米芽一眼画一笔,眉毛,眼睛,嘴……
    什么鬼!
    米芽指着他们哇哇大叫,“你,你们在干什么?”怎么看着不像好人!
    视线一歪,米芽瞄到两人身后三十米处立着的大门——西门市精神病医院。院门里,还有一个白大褂一脸焦急的不停冲她摆手。
    ……
    米芽膛目结舌,她这是,被两个神经病给面试了?
    酒老头嘿嘿笑:“我们能干什么,当然给你办入职。小米芽,你信鬼吗?”
    ……
    米芽嘴角抽搐了两下:“大爷,您吃药了吗?”
    作者:告别20115 时间:2018-04-05 13:23
    “快说,说完好放你走!”小老爷舔舔笔尖,明明脸上还带笑,眼神却变的锐利。
    米芽被那眼神吓的一哆嗦,求救的看向神经病医院的大门。
    院子里的白大褂很是着急,一边向米芽摆手,一边往后看,那意思似乎是在让米芽先稳住这两个神经病,等他们过来。
    米芽稳住心,深吸一口气,对酒老头道,“不信。”
    酒老头摇头,“不信可不行,干我们这个工作一定得信鬼。”
    白大褂手挥动的更急了,米芽连忙改口,“好,我信,我信。”
    小老头满意在黄色的纸上描下一笔,又问,“你觉得玉皇大帝厉害还是如来佛祖厉害?”
    “啥?”米芽愣了下,稳稳心神,一本正经的开编,“当然是如来佛祖,不然玉皇大帝怎么去请如来佛祖镇压孙悟空?”
    “胡说!”酒老头一下子恼了,“如来小儿就会玩阴的,如果不是菩提老祖……算了,这些事不和你说,反正我现在是玉帝的粉儿,以后你别理佛教那群孙子。”
    “啊,好。”米芽顺着神经病的剧本往下走,“那什么,我想问下到底是什么工作。”
    “工作是送子,现在的人啊,打胎太多,地府里的鬼太多转不世,气的地藏王天天哭唧唧。他当年牛逼轰轰的说过地狱不空他不成佛,现在玩大了吧,阎王天天投诉他哭的扰民。”
    “送子?送子不是观音干的事儿吗?”米芽比划了一个观音手势,“送子观音。”
    “这事说起来就气。”酒老头烦恼的咬毛笔尖,“几千年来观音都干的好好的,可九百年前她去西方神界学习了一趟回来,说什么东方送子太LOW,人家西方都用鸟送。”
    “送子鹤?”
    “对,就是那东西。于是改革,改革,改革,一番改下来,观音不送子,在南海搞什么紫竹林一日游,把送子的活推给大雁了。说大雁本来就是送信的快递员,把送子的活接下来正合适。大雁说去你大爷的我拒绝加班,这活就另招了一批鸟来干……”
    “那鸟呢?”
    酒老头指了指柳树,气得小胡子乱颤,“刚刚撂挑子飞走了,说干了几百年不转正这行业没前途,气死老子……”
    画像的小哥瞟酒老头一眼,重咳一声。
    “气死老夫了,老夫都没嫌弃它们随地大小便还天天掉毛!”
    作者:告别20115 时间:2018-04-05 13:25
    米芽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她不是事先知道这老头是神经病,她一定觉得自己疯了。
    “……所以薪资加倍,待遇翻番,入职就转正。小米芽,你踩鸟屎运,赶上好时候了!”酒老爷子伸手拉过米芽的手,指甲一划便在米芽食指肚上划了个小口子。
    米芽一声惊叫还没喊出口,酒老头已经把她手松开了。她低头去看手指肚,完好如初,没有丝毫划破的痕迹,可酒老头手中的黄纸上却有一个鲜红的手指印。
    “今天开始上班没问题是吧,你都待业半年再不干活就要饿死了。”酒老头指尖夹着黄纸一晃,纸噗的一下就着了,“行了,契约这就算签完了,你回家等着上工吧。”
    米芽脖子后面微微一烫,抬手去摸时又没什么感觉了,好似幻觉一样。
    “走吧!”酒老头心情很是愉快,麻利的收拾东西,对米芽摆手送客,“祝咱们以后合作愉快!”
    米芽此时心里已经害怕了,得了特赦,马上转身就跑。
    身后,画画的小哥道,“上尊,你抢人我就不说什么了。不过总应该给她一个信物吧,不然她要怎么联系你?”
    “说的有点道理。”酒老爷伸了脖子喊,“小米芽!你初入职肯定什么也不懂,没事,不懂你就问你手里的鲶鱼……”
    米芽回头瞄了一眼,撒丫子跑的更快了。
    妈妈呀,神经病好多,世界好可怕!
    跑回家的米芽心嘭嘭嘭直跳,靠着门好一会儿回不过神来。
    这都什么和什么,送子观音不磅子搞黑导游去了,快递员大雅拒绝加班,聘的临时工因为不能转正撂挑子……
    缓过神来,米芽大笑出声。
    神经病人思路广,这脑洞,正常人绝对想不出来!
    米芽神经有些粗,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会多想。坐下来看了一会电视,时间已经指向十点四十分。米芽拎着豆腐鲶鱼进厨房,先洗鲶鱼后切豆腐,开火热锅,倒酒,葱花大料爆香,刺溜一声,切段的鲶鱼滑进油锅,稍煎一下,热水入锅大米煮一个开,再放切好的豆腐,微炖,放入酱油,盐,收汗调味调色……
    不过半个小时,香气逼人的红烧鲶鱼豆腐被端上餐桌。
    米芽心满意足的吸了一口香气,回厨房去盛饭。
    叮咚一声,手机响了一下。
    短信:尊敬的用户,您尾号5901的储蓄卡于4月5日11点20分收入人民币200元,活期余额1298.45元。
    米芽一下子瞪大眼睛,谁给她打了二百块钱?
    有人欠她二百块才想起来?还是被她打了一巴掌的前老板想起来自己曾经买水票的二百六十块钱还没给自己所以打过来?又或是,有人默默的看上了她,知道她要吃土了所以……
    正疑惑,餐桌上有人说话了:“别想了,这是你今天的工资……咦,什么东西好香。我操,你把我炖了!”
    米芽手中的筷子掉落在地,张大嘴看向餐桌上的——鲶鱼炖豆腐,“鬼,鬼啊!”
    作者:告别20115 时间:2018-04-05 16:02
    喜欢的朋友帮我多顶顶,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作者:告别20115 时间:2018-04-06 09:09
    米芽胆子不算小的,可眼前这事已经超出她的理解能力了。
    她后退到墙角,看着桌子上那盆鲶鱼炖豆腐足足尖叫两分多钟,“鬼啊,啊,啊,鬼啊!”
    鲶鱼炖豆腐也在尖叫,“啊啊啊!老子才刚下凡啊!”
    “鲶鱼会说话,会说话,啊!啊!”还是个听不出男女的娃娃音啊!
    “老子的活身啊!老子被炖了被炖了啊!”他的修行啊!
    米芽崩溃:“啊!啊!”好瘆人好可怕啊!
    鲶鱼更崩溃:“别他妈啊了!闭嘴!闭嘴!”
    米芽脸色煞白,嗝一声,把嘴闭上了。不是她想闭,而是她张不开嘴,只能,嗝,一声一声打嗝。
    她布满惊恐的大眼看向菜碗,后脑一片冰凉!
    幻觉吧,一定是幻觉。不然鲶鱼为什么会说话,还是被炖得透透的鲶鱼。
    然而,两个小时和酒老头分开时的场景闪回脑中。
    当时那老头说:有不懂的你就问你手里的鲶鱼……
    米芽闭嘴,鲶鱼也不说话了,直到菜碗中热气慢慢散掉,它才冷着声音问道,“想起你和上尊签契的事了?”
    米芽闭着嘴嗝了一下,半个身子都跟着颤了颤,郑重点头。
    作者:告别20115 时间:2018-04-06 10:05
    涯叔饿了吃我一楼,我再发遍……

    “还喊吗?”
    米芽身子又颤了下,摇头。
    “可以正常交流了吗?”
    米芽点头,嗝到一半,两腮一松嘴开了。她动动嘴唇,冷静了两秒,不确定的问,“所以,我两个小时前的经历是真的?”
    她真的应聘了一份工作,而工作的内容是——送子?
    “当然是真的。”
    “那你是……”
    鲶鱼气呼呼,“我叫子元,是上尊派下来的,毕竟你……三魂不稳七魄不全,上无天眼下无地灵,生而为木却本命为石,气悬不稳又内里无丹……”
    米芽听的脑中一团浆糊,“你在说啥,我有听没有懂。”
    “我说你……我说我是来帮你的。”
    这句米芽听懂了,虽然事情还是难以理解,可她最起码不害怕了。只是神经还有些木,“帮我,帮我什么?”
    “帮你熟悉工作内容,尽快可以独立完成工作。”
    米芽抖着腿在桌子前坐下,“那,那谢谢你……”
    “谢你个头啊!”子元突然暴怒,“你把老子炖了啊,老子现在的法力也只能和你说个话啊!本来老子给你开完天眼取完转世经讲完流程就可以回去,现在我只能在你的菜碗里当一条活死鱼!”
    米芽一脸黑线……
    她擦擦被溅在脸上的汤汁,拿起盘子倒扣在菜碗上,“鲶,鲶鱼小朋友,你先冷静一下……”
    啪,盘子炸的四分五裂,去你妈的鲶鱼!
    作者:告别20115 时间:2018-04-06 11:09
    “米芽!”鲶鱼的确冷静了,可比暴躁状态更吓人了,“你等着完不成工作,天地无存吧!”
    米芽心中一抖,要吓哭了,“不,不会这么严重吧……”
    她不就是想吃一次鲶鱼炖豆腐吗,怎么就天地无存了!
    因为不想死,工作第一天,米芽哄一盆鲶鱼哄到大半夜。
    即便是子元再不愿意说话,米芽也从它的只言片语中得到一些重要信息。
    地府判了可以投胎的鬼,会中转到米芽这里来,由米芽送去投胎。
    米芽并不是空手送子,她有两样工作用具。
    一,转世经。二,阴阳笔。
    核对转世经对照鬼魂前世因果无误后,用阴阳笔在转世经上打个勾,就算官方流程走完,鬼魂就可以自行去相应的人家投胎了。
    所以,她的工作内容等同于——审批?
    米芽心想,合着就是个按规盖章的。
    转世经以前在紫竹林,观音罢工后,被收回地府,一直蒙尘。
    阴阳笔是在酒老头那里,笔落魂定,他怕米芽刚开始判错胎,铸成大错,所以要米芽按着转世经无误的送完七七四十九个灵魂才送阴阳笔来。
    子元下凡来的目的。
    一,帮米芽开阴阳眼。
    二,帮她拿到转世经。
    三,讲流程,协助米芽送走七七四十九个灵魂。
    然而,现在子元的三个目的只能完成半个——讲工作流程。
    没了活身他法力大减,既不能给米芽开阴阳眼,又不能给她烧黄裱纸,走官方程序从地府里请转世经。
    甚至,连主动和酒老头联系都不成。只能等米芽送完七七四十九个灵魂投对胎,酒老头主动来找她!
    这也正是子元最气的,米芽在没开阴阳眼,又没转世经的情况下,要如何送对灵魂投胎,还是七七四十九个!
    等送够了,只怕他已经成为了一条活死鱼骨,不,是活死鱼骨粉。风一吹就散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告别20115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93天 / 跨度200天】
    • 开贴:2018-04-05 13:22
    • 更新:2018-10-22 14:58
    • 阅读:1555233 回复:8621 楼主:1280
    • 字数:约401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杂谈连载《永远的初一六班》704图 宜昌石头 2018-11-28 08:04 -582/1738 263/335
    舞文头晚还和我同床共枕吃我豆腐的兔子,第二天居然变成了帅气多金的总裁…… 桃圈圈 2014-12-03 16:51 204/182 5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