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连载《永远的初一六班》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宜昌石头 时间:2017-12-28 07:32



    ——宜昌四中(68届)初一六班五十周年纪念——

    第一部分 初一六班
    李叔同 送别






    【(明)吕潜 扇面 秋云送别】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扶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来,
    来时莫徘徊。
    天之崖,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
    惟有别离多。
    作者:宜昌石头 时间:2017-12-28 07:57



    何元干与四川中学

    【如今的宜昌四中校门】
    现在的宜昌人没有几个还知道何元干这个名字,现在的宜昌四中的学生也没几个还记得这所学校的前身是四川中学。虽然,没有那所四川同乡会在宜昌开办的四川中学,不一定就没有现在的宜昌四中,但如果没有那位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叱咤风云的何元干,就肯定不会有后来的四川中学。所以,故事就得从当年那纷繁复杂的川东鄂西说起,就得从那位极富传奇色彩的何元干开始说起。
    1918年的春天,那艘烟囱里冒着黑烟、在川江上走得很快的洋船在涪陵一个叫马头颈子的小地方鸣着汽笛减慢了速度,等待着摆渡的划子(一种单人划桨的小木船)将几个客人送上船来。船上的水手都认识划子上面那个身材长得很结实、气质还有些精明的男人,没等划子靠上来就在和他打招呼:“光兴,这次是要到哪里去?”
    “还不是去宜昌。”还没有等船靠稳,何元干就给各位水手一人扔过来一支烟:“还不是有人要我去帮他押船!”
    何元干别名何元模,字光兴,生于清光绪十六年(1891年)。其父何香云兼营屠宰业,家境尚可。何元干少年时曾读过七年私塾和三年新学。参加过推翻满清的四川起义,当过水上巡察,还加入了袍哥。清末民初中国有三大帮派组织,江浙一带的青帮、两广一带的洪帮以及两湖以“汉留”、四川以“袍哥”形式出现的哥老会。朱德、贺龙两大元帅早年也曾是袍哥,小平同志之父邓绍昌就是协兴码头袍哥的“掌旗大爷”。袍哥之名,相传得于《诗经》中“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之句,意指入会者皆是异姓兄弟,同生共死。袍哥鼎盛时期,据说八成四川重庆的男人都是那个组织上的人。
    作者:宜昌石头 时间:2017-12-28 08:32



    【抗战期间的川江茶馆】
    因为胆大心细、为人豪爽,何元干在马头颈子那个小地方有了些名气,不过使他名声鹊起的还是一次以袍哥身份给人帮忙。那是何发富的幺儿子被“棒老二”(四川重庆话对土匪的统称)“捉肥猪”(黑话:就是绑票),留下话说,要拿两百大洋赎人。可是,即使把家产和田地卖光了也凑不齐钱的何发富走投无路,只好找到何元干,他很慷慨的答应去帮忙。
    来到约定的茶馆,何元干自称自己“在仁字堂上虚占鳌头”,江湖上是凭堂号和讲辈分的,袍哥的堂口分仁义礼智信,因为何元干的“仁字堂”辈分大、堂号响,一下子就把那几个棒老二给镇住了,赶紧请他坐下,赎金也从两百块降到一百。喝了几杯茶,说了一番江湖话,讨价还价了半天,何元干最后说:“也不能叫兄弟们白冒了这场风险,看在我的面上,给50块算了!”
    多少有钱赚,而且有人打保票,总比没有赎金、分文未得好得多,再说绑票这档生意本身就是张口喊价、就地还钱。事情最后解决得皆大欢喜,土匪认为他够朋友,何发富说他讲义气,一传十十传百,何元干是个“二天棒”(四川重庆话中形容神通广大、无法无天的人物)的说法就这么传开了,何元干在马头颈子就很有面子,可是自己只有上十亩薄田,只能解决温饱问题,家里并无余钱剩米,即便是出门风光,回到家里也还是两袖清风。可是当时的袍哥,除了讲义气,还得要面子,和樊哈儿(范绍增)说的一样:“绝不拉稀摆带!”
    作者:宜昌石头 时间:2017-12-28 09:28




    【(法国)让·拉蒂格Jean Lartigue1923年拍摄的重庆南沱的罂粟田】
    好就好在当时的云贵川、尤其是川东(如今的渝东)鄂西的大山深处到处摇曳着罂粟妖艳的花朵,经过简单提炼的大量鸦片(时称土药或根据产地不同被称为云土、川土)都要运到位于西陵峡口的宜昌进行纳税贴花以后才能运往外地销售,守着长江这条黄金水道,长途贩运无疑就是一条发家致富之路。可是当时的四川到处封建割据,军阀之间年年爆发战争,当兵的见钱眼开、杀人越货是寻常事;加上兵匪本来就是一家,长江一线棒老二多如牛毛,运输烟土往往货丢了不说,连押运员的命也一起丢了,就有些叫人谈虎色变了。
    于是有人就想起了那个有智慧、够胆识、会说话,既为人耿直,又是袍哥大爷的何元干,做起事来既可以值得信赖,又可以在遇到麻烦的时候出面交涉,加上江湖上有江湖的规矩,还有些不成文的潜规则,于是各路烟商就纷纷请何元干出面负责烟土的押运。凡是他经手押运,不仅一路畅通、安全无事,而且报价合理、平安运抵,因此受到了各大烟商的信赖,连那个后来在解放战争中起义的陈兰亭、那个因为电视连续剧《傻儿师长》而被人熟悉的范绍增也托他贩运烟土。
    作者:宜昌石头 时间:2017-12-28 16:04




    【船头两名军人,可见是当时的武装押运】
    因为有了袍哥仁字号大爷的身份,也很会做人办事,川江沿途的土匪都给何元干一份面子,不打劫他的货;因为他的押运安全无阻,各大烟商都放心把大宗烟土交给他托运;四川的那些军阀也很欣赏他的为人,在运输途中,还派出士兵帮他武装押运;加上袍哥在川江航运和宜昌到重庆的各个码头上的垄断地位,何元干也可以在押运途中大大方方的夹带一些自己买的烟土,利润自然大大的。
    久而久之,何元干就成了烟土产地涪陵、纳税重地宜昌、销售中枢沙市这三座城市之间的押运总管,认识的老板多了、后台硬了、视野开阔了,经历丰富了,钱也变得越来越多了。到了1928年,这个昔日的“二天棒”已经有了百万家产,也已经定居宜昌。他成立了自己的仁和社,门下的兄弟遍及川东沿江和宜昌沙市之间。在宜昌大南门河街(如今从学院街到环城南路那一段沿江大道)开了一家“和记税号”,又在奎星楼(陶珠路口)开了一家“和记堆栈”,一方面开始自己经营烟土贸易,一方面为四川的那些大烟商提供存放烟土的仓库并代为销售。
    生意做得越来越大,财富也越来越多,何元干就成了宜昌商会特业公会的理事长,直接控制了整个宜昌的烟土销售;也成了宜昌四川同乡会的会长,使得“川麻皮”(宜昌话中对川人的鄙称)在宜势力得到进一步的提升。何元干不是那种没文化的“二天棒”,读到“浩浩然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而登仙”知道就是描写乘坐洋船的感受,也会附庸风雅,写些诗词歌赋,还把李太白的那句“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裱成中堂挂在客厅之上。
    作者:宜昌石头 时间:2017-12-28 17:16



    作者:宜昌石头 时间:2017-12-28 19:07
    【民国初期的宜昌奎星楼】
    过去的那些身价不菲的富豪没有现在土豪这样喜欢炫富,这样极度奢侈,也不会像现在的暴发户这样自私自利。他们基本上还是传统道德思想,即使是声色犬马也是很低调的。他们相信圣人说的:“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也相信佛教所说的做善事能消除灾难业障:“修财布施得财富,修法布施得聪明智慧,修无畏布施得健康长寿。”所以在事业发达、变成富人之后,慈善救济、修桥铺路、兴办学校就成为他们回报社会的首选。
    作者:宜昌石头 时间:2017-12-28 21:14

    何元干开始办学其实有些偶然性,他的一个侄子何泽是一名共产党员,在丰都县中毕业时,上世纪二十年代末正好是大革命失败,家乡呆不住,就跑到宜昌来投奔自己的叔叔。何元干那时候已经是宜昌四川同乡会的副会长,听了侄儿的话,就在1930年2月,将同乡会1927年开办的那所诚勤小学交给何泽管理,还将那所初小改为一所完全小学,成为拥有六个班、学生267人、教职员工11人的四川公学。
    与此同时,那个解放后曾担任过中共西北局秘书长、当年原在丰都县中任训育主任的杜桴声(1905-1970年)也因为自己的中共党员的身份暴露,逃脱了国民党的追捕,在收到何泽的信以后,也来到宜昌见到了何元干。早有创办一所中学意愿的何元干和那个想借着学校隐蔽自己的身份并积极开展革命工作的杜桴声一见如故,在谈到在宜昌创办四川中学的时候不谋而合,欣然同意:“我负责筹集经费和建校事宜,但校政我是外行,请杜先生负此重任。”
    作者:宜昌石头 时间:2017-12-29 08:20



    【没有找到四川中学相关照片,此为宜昌四中如今的教学楼】
    作者:宜昌石头 时间:2017-12-29 08:44
    据杨泽钧、陈鸿儒的《爱国商人何元干》一文载:“1930年7月21日,四川同乡会在会馆内召开了四川中学成立大会,推何元干为校董事长,负责创办中学部。其经费来源决定由同乡会每年支付2万元,临时费用根据实际需要酌情划拨。校舍在原同乡会馆基地上改建,共建有四层洋楼1栋,二层洋楼及平房3栋,计有教室8间,并设有总理纪念堂、图书馆、理化实验室、校政厅、师生寝室等。占地总面积约10万平方尺,固定资产总值65640元,是年8月,四川中学正式开学,将原四川公学改为附属小学,初中在招足三个年级的基础上逐步增设高中部。”
    当上了四川中学校长的杜桴声在这所位于三新路(现名四新路)上新办的学校里自然如鱼得水,利用自己可以聘请教师的权利,所聘教师多半都是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同时,利用学校开创、购买图书的机会,趁机大量购进了马列著作和进步书刊。如此一来,越来越多的革命同志聚集在四川中学里,他们以学校为阵地,秘密从事党的地下活动,发展党的组织。于是在那段时候,这里就是宜昌中共地下组织集中活动十分活跃的地方之一。
    作者:宜昌石头 时间:2017-12-29 09:02
    好就好在那个时期的一些驻宜的部队大多是川军,有枪杆子在手,自然说话算话,对给他们创造丰厚利润的何元干称兄道弟,对同属于四川人的四川中学自然看高一眼,即便是有事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网开一面。例如1932年,国民党宜昌党部决定对四川中学的“共党嫌疑分子”进行一次大搜捕,有人将消息提前透露给仁和社的兄弟,马上就传到何元干的耳里,他就可以立刻布置那些人撤离宜昌;如果是仅仅只针对某个人那就更简单,找到党部的负责人美言几句、意思意思,“共党嫌疑”的帽子就不翼而飞,该干嘛还是干嘛去。
    四川中学因为有何元干这样的大财主鼎力资助是很幸福的,学校里的师生员工因为有“二天棒”这样的袍哥罩着也是很安全的。可是1932年后,国民政府将鸦片纳税贴花的地点从宜昌移到武汉,导致宜昌商业从此一落千丈。为了适应变化,何元干也把自己的家和主要生意从宜昌转到沙市。宜昌的四川中学的办学经费因此发生了不少困难,学校当局决定采取缩减教师薪水的办法,何元干知道以后坚决制止道:“老师的薪水照发,钱由我负责!”
    作者:宜昌石头 时间:2017-12-29 09:55



    【如今宜昌四中后操场】
    作者:宜昌石头 时间:2017-12-29 20:58
    这就是一个大商人办学的拳拳之心,至今读起来还是很有些为之感动。与此同时,何元干还热心宜昌的公益事业,倡办了妇女救济会,救送被拐卖的四川重庆妇女回乡;为川黔滇等地流落到宜昌、生活困难无船费的人员提供返乡路费。抗战期间,何元干对宜昌抗战剧团的活动经费组织募捐和个人捐助,在张自忠将军为国捐躯后,灵柩途经宜昌的全部接待费用,均由他一人承担。特别是在1940年宜昌被日军攻陷之际,何元干出资租得两艘小火轮搭载大批群众过江逃难。还在宜昌三斗坪创办救济院,收容逃难民众,并倡办盐米合作社,周济民众。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宜昌石头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264天 / 跨度351天】
    • 开贴:2017-12-28 07:32
    • 更新:2018-12-14 22:02
    • 阅读:6429 回复:1163 楼主:1745
    • 字数:约491千字
    • 图片:86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八卦谁在替高云翔诬陷受害者?追星和公关都应有道德底线15图 六眼飞鱼MJ 2018-04-19 22:07 512/90 10/16
    八卦囧萌囧萌的大头郎朗 ,慎入1804图 西装挽袖控 2014-03-28 22:25 30866/3012 391/787
    情感那年七月,那朵永远盛开的水莲花(连载) 怜心20072 2008-05-30 16:15 2270/60 38/126
    情感亲爱的,其实,我始终不曾走远(无奈的初恋连载) 梦儿青青 2011-02-13 10:11 82/228 33/177
    煮酒宋徽宗的花样和草样年华80图 寒江雨雪隐2 2011-09-15 03:38 953/1183 425/1004
    海外澳洲旅行记——从魅力之都飞往世界的尽头167图 如果我是一只蘑菇 2016-01-12 16:15 55/337 14/26
    时尚用杂志图教你怎样选择及搭配基本款829图 月野丸子 2014-04-02 21:14 2657/802 110/505
    杂谈[连载]俺见识过的不寻常女人 月黑砖飞高3 2013-08-24 13:13 61748/417 172/2305
    情感爱儿生命倒计时中......42图 wode20120831 2016-01-27 23:44 13051/808 138/1243
    国观收集有意思的帖子和回复,欢迎添加(转载)467图 LM90111 2016-02-23 11:10 256/752 78/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