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老爸给我留的东西,现在被老公惦记上了

  • 首页
  • 上一页
  • 2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2 14:12
    我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
    阿桃点了个大披萨,把我家婷婷喂饱了又哄睡了。
    “你咋才回来啊?我都给你当一下午保姆了。”
    我也是没办法才把阿桃叫过来的,高远今天下去去市里开会了。我婆婆带着小核桃,陪林灵去逛家具城。
    看样子,林灵真的是要搬家了。
    “哈,”我一屁股坐回沙发,捻了一块吃剩的披萨,“我一不在就带我女儿吃垃圾食品啊?”
    “你少装蒜了,你自己也没少带婷婷吃汉堡薯条吧。”阿桃白了我一眼。
    说到这儿我想起来了,我说我是不是都忘了告诉你了,婷婷生日那天,我们两个跟邢天出去吃的饭!
    “啊?”阿桃有点惊讶,“就周五那天?”
    “对呀,我打电话给你的,想问你邢天在不在。”我说你也知道,我几次三番撞他手里,一回比一回糗的,结果没想到——
    “你说他去医院了?”阿桃神色微微黯然了一下,告诉我说那天他们本来是在一起的,后来接了个电话就走了。
    “我还以为他有什么要紧的事,原来是陪你给婷婷过生日去了啊?”
    我说阿桃你可别误会,我跟邢天没什么的好不好!这男的思路跟尿路似的,想一出是一出的。
    我打电话正好给他听见,二话不说就把我们母女两个掳走了。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2 14:12
    阿桃笑得快岔气,说没错是这样,邢天这个人就是那个风格。有时候冷傲得让人腿软,有时候又傲娇得让人心软。
    “不过说实话,我倒觉得他好像跟我家婷婷比较合得来呢。”我说,“阿桃啊,你没觉得邢天好像很喜欢小孩子么?”
    “我知道,但是他......”
    阿桃为难得笑了笑,说阿霖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想让我给他生个孩子吧?
    “我不是没想过,真的。可是邢天从来不要,他一直都很......坚持措施的。哪怕我说是安全的,他也不肯。没套子就不做,这两年来一直这样。他总说,让女人堕胎的男人是不得好死的。”
    我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我说这样的男人也太难得了吧?这世道,大多数下半身动物就只管自己爽不爽,哪还会顾虑这些。
    “我还没看出来,这家伙蛮重情义的?”
    “呵,我倒觉得这说明他心里半点也没有我,半点责任也不想负呢......”阿桃倒是看得清明,好好的氛围一下子就被她给弄情殇了。
    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因为她比我经历得多多了。我是真傻,她是真痴。
    她总说,自己都这把年纪了,还能执著爱几个人呢?
    正在我们两个大龄老阿姨感叹唏嘘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2 14:12
    我一看,是业主委员会的牛阿姨带着物业的人过来。
    “小秦啊,你这有楼上林医生的钥匙没!”
    “发生什么事了?”我惊讶。
    “哎呀,林医生家里漏水了啊!把人家卧室都给淹了。打电话给她,她说还要一个钟头才回来呢。她让我们过来,说赵阿姨给她带孩子,家里有她家的钥匙。让我们过来你这儿拿。先把门打开再说!”
    我也没想那么多,赶紧去找备用的钥匙。在我婆婆留在茶几上的手包里。
    带着阿桃一起,我们都上十二楼了。不管怎么说,钥匙是我拿上去的,总得上人家林灵家跟着看看吧。
    还好,只是厨房那里淹了些。物业说是她家莲蓬头松了,但水流不大,按理说应该疏流下去啊。
    “林医生她家的下水道好像有点问题,这个把月都堵了好几回了。”
    我说物业师傅,你们今天既然来了就好好给她看看呗,洗澡间下面到底是什么堵了?
    于是师傅们先把水关了,再开始作业。
    一刻钟功夫,终于把地斗给拆下来了。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2 14:13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2 14:13
    今天更可多了哈,留言多多给小猫咪!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4 09:22
    我把婷婷送去了幼儿园的晚托班,跟老师说因为明天一早我和她爸爸有事不方便送她,所以提早带过来。
    我抱着女儿亲了又亲,屏了两个多小时的泪水就在她小手搂住我脖子的一瞬间,忍不住决堤了。
    我曾发誓,要给婷婷一个完整的家。
    我甚至容忍了高远和林灵之间的暧昧,甚至自欺欺人地放弃追根究底。
    我以为,不戳穿,不揭破,一切就真的不存在。
    可是当真相摆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发现我远比自己想得还要难以接受。
    我想,高远已经一年多没碰我了。
    其实他对我根本就不感兴趣。硬得费劲,射得秒。我一直自欺欺人以为他是累了。我理解他,安慰他。却从来没想过,他只是对我不感兴趣,对我的身体不感兴趣而已!
    所以,任凭我一个人像戏精一样在单方面为婚姻做着最后的努力——结果只能是,越努力,越傻逼。
    我跟阿桃去了笙歌未晚。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4 09:23
    今天咖啡喝的太多,我只需要酒精。
    阿桃劝我说,事已至此,想开点。有话回去好好说,能过就过,不能过就离。
    我抱着阿桃哭着说,你怎么做到的?你怎么可以忍受心爱的人在你眼皮子底下跟别人做那种事儿?
    你舍得么?你心不疼么?
    “不舍得啊,心疼啊。”阿桃拍着我的肩膀,叹了口气道,“只不过我没像你这么哭就是了。”
    说着,她往我手里塞了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小玩意。
    告诉我说,这是录音笔。夜场里常用的玩意儿。交易啊,证据啊,黑暗的东西总会在黑暗的场子里进行着。
    阿桃说,人一旦撕破脸皮,就只剩下算计。
    “拿去吧,阿霖。我自己就是一塌糊涂的感情乞丐,没资格劝你帮你什么。但至少,你得有一样能让自己不要那么被动的武器。”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4 09:23
    看着那只小小的录音笔,我心如刀绞。我想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要跟高远以这样的方式来反目。
    我以为,我爱他,我信任他。他也会同样不渝地对我......
    我真的是又失望,又恐惧,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内心的空虚。
    只要想到高远每每面对我身体倍感索然无味的同时,心里想得却是另一个女人的性感与诱惑,我就觉得恶心。
    想到他们‘夫唱妇随’一样,把借口编排的天衣无缝,我就发觉那种如芒在背的算计感简直让人凉透了心!
    他骗了我。谎言的绝望感不在意这一件事所带来的后果,而在于你会发现你开始不相信他之前所说的每一句话。
    我宁愿高远堂堂正正地站在我面前,告诉我说,他爱上林灵,要跟她在一起!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4 09:24
    后来有点迷糊了,便趴下身子想要睡一会儿。阿桃貌似跟我说了一句要去洗手间,我嗯了一声,刚闭上眼就发觉一只肥厚的大手在我胸前一顿乱摸——
    “美女?走,换个场子?”
    抬起头,我看到个肥头大耳的死胖子,一口大金牙裂开,冲我猥琐地笑。
    我突然明白了,敢情他以为我是一个人,这会儿过来捡尸体了吧!
    “滚!”我心已经乱成了蜂巢,哪里还有情绪给这种猥琐下作的混蛋好脸?
    被我一骂,胖子挂不住脸了。
    “操!跑这种地儿喝这么醉,不就是等着哥往上爬的么?你吖装什么清纯?找轮呐!”
    胖子的污言秽语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玻璃炸响。
    我瞪起眼睛,就觉一股温热的血浆扑面而来——
    “啊啊啊!”
    胖子捂着流血的脑袋,跄跄踉踉往一旁倒。
    而我朦胧的视线里,立着陈程颀长的身影。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4 09:25
    不好意思,昨天过节去了。
    忘记祝大家母亲节快乐。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5 11:12
    他站在酒吧明暗交界的灯光下,手里攥着个破碎的红酒瓶。
    我一直觉的,像陈程这样的人便是泰山压顶也能保持波澜不惊。无论面对怎样的矛盾冲突,他都不应该是率先暴力出手的那一个。
    如果放到古代,他应该是那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王者,衣袂不沾一滴血,却叫多少忠魂埋做土。
    但是此时此刻,我看到他亲自出手替我教训流氓的姿态——怎一个帅字了得啊?!
    “你!你你你......”胖子在一边嚎叫,“你给我瞪着,你有种别走!”
    “易安药业,陈程。要索赔的,找我律师。看看是蓄意猥亵的罪重些,还是正当防卫重?”
    “你......你放屁,我他妈袭击的又不是你!正当防卫个屁!”胖子多少还懂点法,没被吓唬住。
    “哦?”陈程冷笑一声,将手里的半个瓶颈子在西装外套上一擦,然后直接塞我手里了!
    “她打的,上面只有她的指纹。这回算正当防卫了吧?”陈程指了指我。
    我酒醒半分,一脸懵逼。
    “算你狠!”胖子狠狠啐一口,独自抱着脑袋溜了。
    我仰着脸看看陈程,然后惊恐地把‘杀人凶器’扔了。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5 11:12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路过,看到你的车在外。”陈程回答。
    “我......”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愿让自己以这样一副狼狈的模样出现在陈程面前。
    “走吧,你的气质一点不适合这种地方。”
    这一场冲突以驱散了热闹为结局,陈程将外套摘下来搭在我肩膀上,然后轻轻挡开人群,准备带我离开。
    “站住!”
    就在这时,全场音乐戛然而止。
    我寻着声音十足耳熟,回头就看到一身雪白西装的邢天从二楼慢慢走下来。
    “陈总,稀客啊。一来就在我这儿撒狗尿,是不是太不把我邢某人放在眼里了?”
    陈程皱了皱眉,甩手掏出一枚黑卡,压在吧台上。
    “邢老板,请全场。”
    “陈总果然财大气粗啊!替全场谢过了!”邢天冷笑着击掌三声,全场哗然。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5 11:14
    “不用客气,不过还是奉劝邢老板一句,开门做生意的,也稍微把把关。别什么下九流的货都放进来。告辞!”
    “站住!”
    邢天令声一下,几个黑衣保镖齐刷刷两排,拦住去路。
    “这个女人,给我留下。”
    我:“......”
    “二爷,我跟您解释过的,阿霖是我好姐妹,平时不混场子的。”见此情景,阿桃赶紧上去劝说,“她今天心情不好,我就是带她来玩玩,您——”
    啪一个耳光过去,我眼看着邢天把阿桃甩手抡倒在地!
    “阿桃!”我赶紧上去扶她,阿桃却把我推开。咬着渗血的唇角,狠狠摇头。
    我明白她的意思,是叫我不要多事。
    很明显的,邢天跟陈程是认识的,而且仇还不浅的样子。
    男人办事,女人多嘴就是讨打,这是道儿上的规矩。
  • 首页
  • 上一页
  • 2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猫生无奈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121天 / 跨度131天】
    • 开贴:2018-04-09 13:38
    • 更新:2018-08-19 09:21
    • 阅读:1796536 回复:4009 楼主:535
    • 字数:约267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