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老爸给我留的东西,现在被老公惦记上了

  • 首页
  • 上一页
  • 2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5 11:15
    “秦霖是我朋友,我带她来,就要带她走。邢老板要是不放行,那便麻烦您在这给我留个房间,我们住一宿。”
    我:“......”
    “陈总还是这么会逞口舌之快。”邢天冷笑一声,“行,既然来了就是客。陪邢某人玩两把?一局胜负,赢了你带人走,输了——”
    “输了我把梧桐街上的那家西餐厅让给你。”陈程平静地说。
    然后我就看到邢天抬手一挥,两侧保镖会意,当即把桌台并拢一处。
    就在荷官准备发牌的时候,陈程一把将我横抱起来。
    “我认输,餐馆是你的了。”
    于所有人懵逼到天涯海角的神色中,陈程抱着我堂堂正正走出了会所。
    ~想看更快后续的关注微信公众号左心房爱情,回复66272,从29章看起就好!没找到的可以给楼主私信。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6 14:06
    后来,我再回忆自己到底是哪个时刻开始对陈程动心的。脑海里一直是那天,他以平静泰坦的神情傲视赌桌,戏弄全场的姿态。我知道,那一定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强大,以及发自内心的不顾一切。
    迷迷糊糊中我问过他,为什么不干脆赌一赌,试一试?兴许不用就那么轻易把餐馆让出去啊。
    他说,因为他不想让我觉得,我是他赢到手里来的。太轻而易举搞到的东西,往往很难学会珍惜。
    何况,他觉得我好像一点也不喜欢那家餐厅......
    后来我什么都迷糊了,只依稀记得他打胖子的那一酒瓶子太过用力而割伤了自己的手。他抱着我,鲜血浸润我整条短裙——害我以为是大姨妈侧漏了。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酒店的房间,陈程单独帮我开的。
    我想起昨夜疯狂的情绪宣泄,头痛欲裂。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6 14:06
    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我摇摇晃晃起身,刚想洗漱自己一番。陈程按铃进来了。
    “你还好吧?”
    他问我的口吻,就像好久不见似的。
    我知道他是个君子,君子是不会跟有夫之妇单独在一个房间里呆很久的。
    我木然点点头,也不想去计较昨晚自己丢人又丢到了什么新高度。反正在陈程面前,我金刚脸皮金刚钻的心。
    “嗯,昨晚谢谢你了。我......”
    我有点无措地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看到他手上的一圈绷带,心有怯怯。
    “你的伤不要紧吧?”
    “皮外而已。”
    说着,他打开手里的外卖盒,把一碗清粥和几个水煎包摆在我面前。
    “吃吧,空腹喝酒会把肠胃弄得像我一样坏。”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6 14:07
    我小声说谢谢,咬了两口,又抬起眼睛道:“你都不问我昨晚为什么会出来喝酒么?”
    “这有什么好问的?成年人在世界里常常患得患失,每个月总有那么两天会怀疑人生的。”
    我噗嗤一声笑了,被粥呛得咳嗽连连。
    我又说,可是你不问的话,倒好像我真的是无病呻吟,患得患失了。
    陈程低吟一声:“那好,你出了什么事?”
    我摇摇头:“我不想说。”
    陈程看了我一眼,像看神经病的眼神。
    后来竟然陪着我一起笑了。
    他说秦霖,你蛮特别的。
    我低下头,无奈地扯了下唇角:“是么?特别到,让我老公以为在我眼皮底下跟别的女人搞在一起,很刺激很有趣么?”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6 14:08
    陈程不说话。
    我知道他一向这样明哲保身,从来不愿给人私密的建议。
    但有些时候,人往往就只是想要个懂事的倾听者而已。
    “所以你就把自己喝成这样?你先生的情人是在会所里找的么?”
    我:“......”
    “陈程,男人都是会对相处久了的女人产生厌倦么?”
    “不知道。没跟女人相处过太久。”
    他还真是坦诚,坦诚得让人满心歧义。如果不是因为我了解他,我一定以为他是个换女人如换衣服的渣男了。
    不过这话说的,我也以为自己很了解高远啊——结果还是搞成这样。
    我想,他可能渣得不怎么明显吧。
    吃完早饭后,我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
    陈程问我打算怎么办,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婷婷昨晚就被我送幼儿园了,今早我又跟公司请过了假。突然一下闲暇下来的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早已一团糟的生活。
    要我现在来深刻地形容一下自己的婚姻,那种感觉就像是费劲心力把一团糟的毛衣重新结扣打好,正沾沾自喜地时候,才发现从源头处就挑错了扣。
    “那就回家吧。”陈程说,“事情总要解决的。”
    我点点头,说麻烦他送我去下会所,我要把车开走。
    “我已经叫代驾给你开过来了。”说完,陈程把钥匙还给了我。
    他像包在寒冰之下的火一样,温暖又不会太炽烈。我有点感动。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7 09:51
    欢迎新来的朋友,针对一些骂声,楼主想说几句。
    算了,突然不知道咋说了,反正就一句话。
    想看的可以继续看,不想看的点右上角就行。
    楼主没把刀架着脖子让看哈。嘴上留点德。
    楼主还是想写给感兴趣的朋友看~
    谢谢大家支持。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7 09:52
    出门的时候陈程没有送我,他说他就住在隔壁房间。
    我才想起来,之前因为我的原因,他把那房子都搬空了,现在只能住酒店?
    “不要紧,”面对我的再次道歉,陈程淡淡地说,“等你初赛过了,肯定还有复赛是不是?我的房子一直等着你。”
    我没说我看过房产证上的名字,是一个叫唐瑾的女人。因为我觉得,这事跟我没关系。就如同我也没有追问他跟邢天到底又什么仇怨一样。
    “放心,等我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一定会精神百倍地投入工作。不辜负陈总的厚望!”
    开车往回走的我,心情莫名得好了起来。我突然觉得世上还有那么有趣的事值得花精力,有那么多有趣的人值得相处与结识。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7 09:52
    如果说,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爱高远的——
    也许就是从这一刻,当我推开门进家,看到高远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一把抱住我说:
    “秦霖你跑哪去了!手机关机,车也不在,我从昨晚等你等到现在,这都十一点多了,咱不是约好了今天先去公证处的么!专利局每周就只有周二下午会开放窗口审核专利权转让,咱们赶紧走吧,兴许还来得及!”
    高远上手推了推我,我却纹丝没动。
    “秦霖?你......怎么了?”
    “高远,”我仰起头,平静地看着他,“我一个晚上失联,你竟然一点也不关心我去哪了,遭遇了什么。只在乎我什么时候去帮你转让专利权么?”
    “啊?”高远一下子懵了,但旋即又敛了满面的真诚道,“当然不是啊,我怎么会不担心你呢!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好久,我——”
    “你有给我最好的朋友阿桃打过电话的话,就应该知道我跟她在一起泡酒吧。”
    我卸下身上的外套,几步窜进了洗手间。
    “哎!秦霖你什么意思啊?无缘无故跟我生什么气,一晚上不回家你知道我有多着急么!”
    “高远!”我狠狠甩了他一脸的水渍,“你着急么?你知道婷婷在哪么?”
    “婷婷......”
    那一刻,我的心真的仿如死灰一般。高远他不爱我了,甚至也不管婷婷,不在乎婷婷了。
    他是真的,不要我们这个家了。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7 09:53
    “你把婷婷忘了是不是?你甚至不知道我把婷婷送去了幼儿园的晚托班,你根本就没有一点点惦记过我们娘俩儿。”
    “不是的秦霖,我这是急糊涂了。我以为你带着婷婷出去的,不至于会出什么事。何况还不到24小时,我也不可能去报警啊?秦霖,秦霖——”
    咣当一声,我闪身进了卧室,把门深深锁死。
    “你爱滚到谁身边滚到谁身边,我要休息了!”
    我合衣躺在卧室的大床上,眼里干涸得甚至连一滴眼泪都挤不出来。我不知道,我该何去何从。我不知道,我丈夫的心里究竟藏了多少谎言,多少阴暗。
    高远还在外面拍门。最后他说,秦霖你要是生气我就不打扰你了,咱们晚上回来再聊好不好?至少把我衣服拿出来啊,我得去医院了!
    我咬咬牙,抓起高远挂在门后的外套,刚想给他扔出去——
    突然之间,我想起昨天晚上阿桃给我的那只录音笔。小巧玲珑的,外表像个领带夹。我把它小心地别在高远的外套内侧,然后开门丢了出去。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7 09:53
    “秦霖!”他不死心,伸手想要去挡门。我狠狠用力,咔嚓一声夹在他拇指上。
    高远疼得惊呼一声,我看着他拇指指甲下的淤青和血丝,心里只动容了一瞬。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到了陈程。
    想到昨天晚上他为我赶走流氓时,那淡定沉稳如泰山的一击,像足了棒球比赛里的全垒打。
    高远还在外面呻吟,我靠着门,把绝情背在身后。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的婚姻差不多真的要走到尽头了。
    不在于我会从那个录音笔里听到些什么,只在于......我决定放在他身上的那一刹那,我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我和高远相恋七周年,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了。
    这个坎,已经不是我们能不能跨过去的问题——
    而是我,突然就不想跨了。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8 10:25
    啊,昨天多了好多评论,开熏,谢谢大家留言。
    老猫现在美滋滋来更新。
    作者:猫生无奈 时间:2018-05-18 10:28
    我洗澡,换衣,然后躺在床上闭着眼,却没停下思考。
    我想了好多关于我和高远之间的事。想到某些场景,我开始后知后觉地咬牙切齿,想到另一些场景,我又忍不住的泪流满面。
    后来我睡着了,一声门铃响过来,我浑浑噩噩去开。
    “方总?”
    我一下子就吓清醒了!
    “秦霖,我听说你上午休了病假,顺便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
    方珉进门,把水果给我放在了茶几上。
    我受宠若惊地搓着手,十分不好意思地坦白说。
    “方总对不起,其实我不是生病,就是昨晚喝酒喝得太难受了,实在起不来了。我回去划考勤会跟人事说明的,您——”
    方珉看着我,抿起唇笑了笑:“你还真是诚实啊。”
    我不好意思地呵呵一声:“方总对我这么器重,我真的不好意思耍滑头。”
  • 首页
  • 上一页
  • 2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猫生无奈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34天 / 跨度41天】
    • 开贴:2018-04-09 13:38
    • 更新:2018-05-20 20:39
    • 阅读:385532 回复:1137 楼主:220
    • 字数:约11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