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暑假游丰都,脑子一抽在阎王殿骂了鬼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西子湖龙井V 时间:2018-04-26 18:20
    炎炎夏日,巴州丰都鬼城,游客如梭。
    “话说阎王一统地府,镇压十殿阎罗,掌生死、定轮回,这秘密就在……”
    阴森森的阎王殿中,导游说到这里,忽然停下来,故意不往下说,吊足众游客胃口。
    然而在那人群中,却有一名清秀青年,眼中闪过一丝不以为然。
    青年叫邓九灵,东海市天南市人,高三学渣一枚,不久后的高考,恐怕很难考上大学。
    烦躁之下,邓九灵趁着周末放假,跟团旅游散心。
    “嘿,这位小兄弟,你这是什么表情?”导游的目光,忽然落在邓九灵身上。
    “你无非是想说,阎王之所以强大,秘密就在——生死簿,对不对?”瘪瘪嘴,邓九灵不屑说道。
    说完,邓九灵又说道:“当年孙悟空怒下地府,吊打阎王篡改生死薄,从此阴阳两隔……”
    “然后呢?”旁边一名长发披肩的美女游客,有些好奇问道。
    “然后?没然后了。”
    邓九灵点燃一支烟,眼中不屑更浓:“《西游记》只是明人杜撰的yy小说罢了,当不得真,哪有什么阎王和生死薄?”
    作者:西子湖龙井V 时间:2018-04-26 18:21
    “嗯?”不经意间,邓九灵抬头,忽然一呆。
    正前方,那尊阎王神像,似乎——在动?
    呼!
    黑压压的阎王殿中,凭空刮起一股黑风。
    桀桀桀!
    一道尖锐而奇怪,类似夜枭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大殿。
    “阎王老爷显灵了!”
    “在丰都亵渎地府至尊,这可是大不敬的罪过!”
    几名年老游客议论纷纷,吓的赶紧跪在蒲团上。
    然而邓九灵的目光,却一直落在神像上。
    邓九灵有一种错觉,仿佛阎王即将复活!
    “人间哪有什么鬼神?一定是我想多了。”邓九灵摇摇头,有些不以为然。
    哗!
    一道璀璨的光,忽然从神像眉心升起。
    “这是……?”邓九灵嘴巴张大,一脸不可思议。
    阎王,还真活过来了?
    作者:西子湖龙井V 时间:2018-04-26 18:22
    邓九灵却感觉自己脑海中,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脑海中,一本四四方方,散发着荒古气息的古籍,不断往外扩散阴森森黑气。
    古籍封面,三个猩红大字,跃然在目——“生死薄!”
    “这……这是阎王的生死薄?”邓九灵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莫非地府阎王,还真的存在?
    邓九灵自幼接受的是现代教育,根本不相信鬼神,认为那只是封建迷信罢了。
    但脑海中的生死簿,又是怎么回事?
    “幻觉,一定是幻觉!”闭目,邓九灵不断摇头。
    然而脑海中的生死簿,却越来越清晰,并开始哗哗自动翻页。
    “生死薄,记载沟通阴阳之奥义,修炼到极致境界,能掌人生死,重新轮回;一统六道,塑造无上阎王金身,位列地府至尊!”
    说来也奇怪,古籍上的文字并不是汉字,但邓九灵不但看的懂,而且还能明白其中含义。
    作者:西子湖龙井V 时间:2018-04-26 18:22
    “吾包拯,人送外号‘青天’,生前嫉恶如仇,爱民如子,万民归心。”
    “世人皆知吾,断案如有神助,却不知吾乃阎王弟子,修的是地府无上秘典——‘生死薄’”
    “阴阳两界通道已断,六道崩塌,好人命不能长,坏人遗祸千年,吾心痛心痛!”
    挨页挨页往下看,邓九灵越看越心惊。
    原来在上古地府之中,阎王本是一世至尊,却忽然神秘消失,只留下生死薄一部。
    包拯自从得到生死薄后,日勤夜修不休,发誓要重建六道轮回,还天地一个朗朗乾坤。
    奈何包拯资质有限,只修得生死薄中部分传承,最终寿元大限一到,不得不含恨归西。
    “此生死薄,吾藏于丰都阎王殿中,以待后世有缘人。”
    “凡得吾传承者,既为地府传人。”
    “望后辈小子,能辨善恶,明是非,以此生死薄造福于民,惩恶扬善,切记切记!”
    大概扫了一遍生死薄,邓九灵一脸惊疑不定。
    生死薄?阎王?包拯?
    我居然成了……阎王和包拯的传承者?
    作者:西子湖龙井V 时间:2018-04-26 18:22
    幻觉!
    是了,一定是幻觉!
    混在人群中,邓九灵摇摇头,感觉不可思议。
    无人能看到的角落中,有两个巍峨强者,如神灵般淡漠,冷冷俯瞰下方。
    “雪儿,你观此人,如何?”一道苍老声音,从那名器宇轩昂,浑身散发着上位者气息的老者口中说出。
    “爷爷,这人其貌不扬,不过是庸人之姿罢了,有什么好看的?”那名身材婀娜,气质高冷的少女,有些不以为然。
    “雪儿,亏你还是天南第一武道天骄,何以眼光如此浅薄?”老虎则摇摇头,笑着指点道。
    “嗯?”闻言,那名叫上官雪的少女,微微眯眼,美眸中迸发出慑人精芒,灼灼望向邓九灵。
    “咦,此人资质平庸,人生本应该波澜不惊,八十岁无疾而终才对,可是为何……”上官雪黛眉微皱,眼中满是狐疑。
    “可是什么?”老者微微颔首,笑着鼓励说道。
    “可为何我以爷爷您教的真武秘法窥探,却发现此人竟然寿元已尽,恐怕活不过今晚?”上官雪讶然说道。
    “雪儿,你能看到这一点,爷爷真的很高兴,但你只看到了表象,却没有发现问题的精髓。”轻抚白须,老者淡淡说道。
    “这不可能,我好歹也是外劲巅峰武者,体内已经凝聚出一丝真气,绝对不可能看走眼。”少女不信,一脸骄傲。
    “雪儿,你武道天赋虽高,判断也没大错,但不终究不是内劲武者,自然看不出问题核心。”
    老者摇摇头,微微叹道:“内劲武者,体内真气鼓荡,也拥有一些特殊的力量,比如——慧眼识英雄!”
    作者:西子湖龙井V 时间:2018-04-26 18:22
    “爷爷,莫非您已经踏入内劲了?”闻言,上官雪有些兴奋。
    “老夫戎马一生,威震天南,但一直到年老,这才摸索到内劲门槛,但却迟迟无法突破。”
    “刚才老夫随意扫了一眼,发现此人看似平庸,体内却蕴含一股强大力量。”
    “只是这股力量,如黑夜星辰般,忽明忽暗,让人捉摸不定,似乎随时都要消失一般,真是太奇怪了。”
    轻抚白须,在老者睿智的眼神中,满是狐疑。
    “爷爷,这么说来,他就是您要找的那个有缘人喽?”上官雪眼睛一亮。
    “老夫如今的修为,已经是‘外劲’大圆满,虽然体内真气鼓荡,但距离真正的‘内劲’,依旧有一线之遥。”
    “老夫想要在武道上再进一步的话,必须寻得真正的内劲高手帮助才行,此子……”说到这里,老者顿了顿,微微摇头。
    “爷爷,要不我去试试他?”上官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不必了。”老者摇摇头,叹息说道:“我们终究是真气武者,而不是普通凡人,如果贸然造访,他恐怕很难相信。”
    顿了顿,老者继续说道:“而且那人带给老夫的感觉很是奇怪,或许是老夫看走了眼也说不定。”
    “这样说来,此人依旧是资质平庸,我果然没看错啦。”上官雪骄傲笑道。
    “那倒未必。”老者摇摇头。
    “为什么呢?”上官雪有些疑惑。
    望着邓九灵消失在拐角的背影,老者目光灼灼,一句话飘然而出:“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
    作者:西子湖龙井V 时间:2018-04-27 08:37
    真武之道,一是体藏真气,二是横炼肉身。
    真气、肉身,二者相辅相成,融合而一,便是无上大道。
    宾馆后方小树林中,邓九灵闭目吐纳,脑海中满是生死薄上的文字。
    在生死薄中,记载了阎王所会的绝学、秘法、神通,以及在地府的各种奇闻异事。
    后来包拯得到生死薄后,又记载了他在阳间的奇闻异事,以及一些修炼心得。
    “按照包拯的说法,想要修炼生死薄上,那些能够勾连阴阳的神通绝学,最好是先修炼真武合一的法门。”
    真武合一,是将体藏真气、横炼肉身,这二者一起打磨,最终融汇贯通。
    寻常武者,大多是先炼体,让筋骨强大,先踏入“外劲”大圆满,然后转修真气,让体内凝聚出真气,最终踏入“内劲”大高手的境界。
    从内劲开始,武者开始踏入“吐纳练气”阶段,只要凝聚出一丝暗劲,就能隔空十几米震碎玻璃,踏入“暗劲”的武道巅峰。
    暗劲之上,另有化劲“宗师”境,这境界太过玄奥,当世罕见,能踏入者无一不是能开宗立派,列土封疆的超级大佬。
    “原来在这个现代社会中,还真存在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邓九灵目光灼灼,悠然神往。
    伴随着吐纳的持续,一层淡淡的白芒,在邓九灵的头顶,冉冉升起。
    远方,忽然出现了两道强者身影。
    作者:西子湖龙井V 时间:2018-04-27 08:57

    “真气汇聚灌顶,这……这是踏入内劲的标志!”老者一声惊呼。
    “咦,真是太奇怪了,咱们早上见此人的时候,他还仅仅是庸人之姿,手无缚鸡之力,可他现在居然……”扎着马尾,显得英姿飒爽的上官雪,有些讶然。
    “真是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呐。”轻抚白须,老者双目放光,望向邓九灵的目光,如同望向绝世璞玉。
    一直到邓九灵收功而立,老者这才走过去,笑着对邓九灵抱拳说道:“老夫天南市上官凌云,见过先生,不知道先生尊姓大名?”
    “上官凌云?我还风云雄霸天下呢。”邓九灵戒备的望向老者。
    都说这年头旅游景点骗子多,尤其是一些骗子打扮的仙风道骨,先骗取你的信任,然后忽悠你上当,算命骗个钱那啥的。
    邓九灵孤身在外,自然不得不防。
    “啥?风云雄霸天下?”
    这……什么鬼?
    闻言,老者微微一愣,有些疑惑。
    “臭小子,听你的口音,应该也是天南市的人吗?你居然连我爷爷都不认识?”
    少女本就不爽邓九灵,闻言俏脸发寒,走过来一声娇喝。
    “雪儿,不得对先生无礼!”老者脸色一沉,厉声喝道。
    说话之间,在老者的身上,忽然散发出一股睥睨纵横,沙场百战的肃杀之气,骇的少女乖乖闭嘴,不敢再多言半句。
    作者:西子湖龙井V 时间:2018-04-27 09:17

    “本小姐芳名动天南,爷爷戎马一生,以一人之力,镇压天南世家大族无数。”
    “就连天南市长陈大人,也得恭敬喊爷爷一声‘前辈’。”
    “而这小子,他又算什么?竟然能让爷爷如此客气?”
    粉拳紧握,少女有些不高兴。
    “啧啧,刚来一个老骗子,现在又来了一个小骗子?这是准备先色诱忽悠哥上当,然后骗取割肾卖的节奏?”
    罢了罢了,出门在外,破财消灾吧!
    摇摇头,邓九灵摸了摸裤兜,将一枚五毛钱硬币,咣当一声仍老者脚下。
    “那啥,老头,今天我不算命,你也别想来忽悠我,万水千山总是情,五毛给你行不行?”抛下这句话后,邓九灵撒腿就跑,眨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留下老者和少女二人,呆呆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脑海中满是草泥马来回奔腾。
    五……毛钱?
    万水千山总是情,五毛给你行不行?
    这……!
    “臭小子,气死我了!”少女俏脸发寒,美眸中满是杀气。
    “罢了,是老夫突破内劲心切,冒昧造访,这才惊扰了先生,让他产生误会。”轻抚白须,老者一脸苦笑。
    上官凌云威震天南,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大人物。
    如此强者,却被邓九灵当成了算命骗子,还是带着妹子骗割肾那种,老者也是醉了。
    作者:西子湖龙井V 时间:2018-04-27 09:37

    沉吟片刻,上官凌云沉声说道:“雪儿,我看先生年纪和你相仿,恐怕也在天南读高中,如果他真能活过今晚的话,不如你去调查一下,老夫择吉日登门,亲自给先生赔罪。”
    “爷爷!”闻言,少女越发不乐意,小嘴撅的老高。
    “这是军令。”老者脸色一沉。
    “是是是,大!首!长!”少女郁闷点头。
    ……
    夜已深,坐在巴州飞往天南市的飞机上,透过机窗俯瞰下方万家灯火,邓九灵忽然感概万千。
    “没想到我这次丰都鬼城之旅,竟然能偶得阎王生死薄,成为地府传人。”
    邓九灵家庭一般,这次要不是春秋航空,推出特价一折机票,坐飞机比坐火车还便宜的话,邓九灵还真不会奢侈坐飞机。
    “我如今似乎是内劲武者?”邓九灵有些好奇。
    按照生死薄的说法,内劲武者能将真气外放,拥有让凡人畏惧的力量。
    但邓九灵研究了半天,却发现自己和普通人相比,似乎没啥区别?
    “啊!”
    忽然间,前方有一声女人尖叫声,将邓九灵从沉思中来回。
    循声望去,邓九灵看到了怒火熊熊的一幕。
    光天化日之下,一名虎背熊腰,身高足足有一米九的壮汉,正一只手掐着一名少女喉咙。
    “都特么别过来,滚开!”另外一只手挥舞着片儿刀,壮汉一脸桀骜。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西子湖龙井V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16天 / 跨度126天】
    • 开贴:2018-04-26 18:20
    • 更新:2018-08-31 13:36
    • 阅读:371185 回复:6109 楼主:1764
    • 字数:约58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