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在研究所发现一本古书,破解山海经中隐藏的长生之谜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杨又芷 时间:2018-03-29 15:57
    古语云: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而我,则是懒,懒得厉害。
    我慢慢的合起来古朴到发黄的古书,揉揉有些发胀的脑袋,思绪从血腥到残忍的世界归到现实。
    我,叫姜进酒。很顺口的名字,我师父顺口起的。或许你可能想不到,他给我起名字的初衷仅仅是因为他爱喝酒。
    我师父是江湖术士,不是骗人的,术法确实厉害,我小时候见到过他降妖除魔。而我,则跟着师父学习术法。
    奈何,师父去世的早,导致我术法学的一知半解,没有学到高深的术法。师父临去世前,把我安排在灵异研究所,让我有安身立命之所。
    我们灵异研究所专门研究各地奇异事件,总部在比较偏远的小城,好在小城倒也热闹,研究所受国家指挥。
    灵异研究所里人才济济,精通奇门遁甲,暗道五行八卦。而我,懂得术法,被派出去执行过几次任务。但是结果都很惨,我术法低微,被打得重伤倒地。
    好在研究所里都知道那些妖物的厉害,倒也没有嘲笑我。研究所里怕我出现意外,没有让我继续出任务。
    而我,有个优点,那就是画符咒。而且画得符咒从来没有出现过意外。
    研究所便让我留在所里负责画符。平平淡淡,没有出风头的事情。但是,我却在所里很出名,因为我懒。
    用他们的话讲,我懒到发指。我则觉得,慢下来,才能感觉到生活。
    我平时就懒,安排正和我的心意。没有多大理想的我,每天在我的办公室里待着,从不乐意往外跑。
    但是,我懒在我的办公室里却不是睡大觉,而是研习师父给我留下来的术法,那些基本的术法我已滚瓜烂熟,却没有厉害的术法。
    曾经,我向师父央求过,传授我厉害的术法。那时候师父告诉我,根基未打深,就算学高深的术法,也学不会。
    现在的我根基甚深,却不见师父。
    事情具有不可见性,我一直以为都会如此平平淡淡的,但是,我错了。
    作者:杨又芷 时间:2018-03-29 15:58
    今天,阳光明媚,是个好日子,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
    研究所所长见我太悠闲,便安排我打扫藏书室。勤劳的我没有怨言,开始认真地打扫藏书室。就在藏书室里,我发现本古书,上面写着山海经残卷。
    我内心激动,心脏如同打鼓般震着心灵。打扫完毕后,研究所所长没有在,不见踪影,我便悄悄地拿出来看,准备看完后再还回去。
    当时悄悄拿出来书,根本没有想到,这本古书给我带来多大的影响。
    古书名为山海经残本,里面有各种记载,而且看笔记,还有教授的批注,包括对山海经里那些异兽的批注,那些异兽的弱点以及杀死他们的方法。
    我看到那些东西时,没有在意,或许我一辈子都不会跟他们有交集。
    但是,里面有段故事吸引着我,故事不是山海经残本里面的,而是后来写得。
    写道一群人去箕尾山山神妖血,因为得到山神妖血就能够获得长生,他们经历千辛万苦找到山神妖石,得到山神妖血,但是里面写道人都被杀死了。只有叫教授的人,脸色被山神妖血染黄,不知生死。
    我揉着眼睛,看着合起来的山海经残本,有些疑惑,其实我们研究所所长大家叫他教授,那段书中记载的故事,难道教授就是我们研究所的教授?教授面色金黄,或许有可能。
    作者:杨又芷 时间:2018-03-29 15:58
    此时夕阳西下,最后柔和的金黄色光芒温柔的撒下来,落到我面前的古书上,再反光到我的脸上。思绪颇多的脸上露出头疼的表情。因为我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段秘闻,难道真的有长生的办法,那金黄色的血能长生,有点意动。
    头疼的是我该怎么还回去,要是教授知道我拿走这本书,知道里面的秘密,会不会杀我灭口?稍微的自我异想。当然杀我是不可能,法治社会杀人是犯法的,很严重的。稍微的安慰自己一下,谁知道教授有什么阴招。
    不怪我这么想,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见到教授笑过,永远阴沉着脸。似乎,他不会笑。
    研究所中有种传言,我们的教授发现过山海经中的凶兽,还曾降服过。不过,我认为那只是其他人的想象,就像赋予偶像超能力般,是不作数的。
    再往下面看时,那是,高深术法?那瞬间,我简直要幸福的发疯。我强压制住吼叫的冲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再仔细看,果然是高深术法。
    只是,山海经残本里面怎么会有高深术法?既然教授批注过山海经残本,那他一定知道里面有高深术法。
    我犹豫不决,此刻,我已经不舍得再还回去。有这些高深术法,能够让我的修为突飞猛进。根基已经打深,就缺少一个契机,而这些高深术法就是契机。
    我脑海中快速思量着,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带着山海经残本回去,然后誊写下来。
    作者:杨又芷 时间:2018-03-29 15:59
    正在思绪中,人影闪动,香气袭来,长发到腰,面容姣好,身材苗条,丰臀细腰的妙龄少女玉端叶走来。我赶忙把山海经残本藏起来,看着平时不怎么说熟悉的玉端叶。
    我尽量做到面无表情:“怎么,找我有事?还是通知我可以提前下班了。”
    玉端叶毫不客气的坐到我的办公桌对面,风风火火的端起来茶水喝:“大叔,工作能不能积极点,全所上下都忙得晕头转向的,就你,天天看着表下班。”
    大叔?我不老,就是懒得说话而已。他们都有可忙的,而我,除去画符,没有用到我的地方,我估计现在招我进来的教授正后悔着呢。
    “其实,我也是跟大家一样忙,你找我有什么事?”
    玉端叶:“晚上有没有兴趣一起吃饭?”
    据我估计,她肯定是想蹭饭,往常都是没钱的时候和别人合伙吃,真不知道她花钱那么厉害,月月寅吃卯粮的,怎么活到现在的。
    我故意思索片刻,道:“我突然想到,晚上还有事要做,恐怕没有办法跟你一块吃饭。”
    玉端叶有些不岔,道:“抠门,你放心,我有钱,不让你请。”
    我也懒得争辩,直接进入主题道:“你到我这里来有什么事?”
    “教授找你,让你现在过去。”
    我一愣,现世报,刚刚还说教授正后悔,该不会是看我没有价值,准备开除我吧。我舍不得这舒适的板凳,明亮的桌子呀。
    不对!该不会是知道我拿山海经残本了吧,此时我真是欲哭无泪,就算被发现,这也太快了吧。
    作者:杨又芷 时间:2018-03-29 15:59
    我试探着问道:“教授有没有说找我什么事?”
    玉端叶心灾乐祸:“可能是看你太闲,准备给你派任务了。接下来有你的忙了。”
    “你看,马上就要下班了,我明天再去行不行。”
    “那我不知道,你可以试试。”
    我有些尴尬,道:“那还是现在去吧,免得教授着急,让他老人家等我怪过意不去的。”
    桌子下面我的手隐蔽着动下,然后把古书藏在我衣服里,整理整理衣服,走出去。
    玉端叶看着我走出去,有些无奈道:“真不知道当初教授是怎么想的,招这么懒的人进来,天天闲着没干过实事。”
    不过,玉端叶却是有些好奇,因为她清楚的记得招我来的时候,教授说的是我精通术法,然而后来执行任务时却总是受到挫折,便让我留在研究所里。
    当初教授介绍我精通术法时,我就稍微的那么脸红一下,就默认了。
    作者:杨又芷 时间:2018-03-29 16:00
    走出门去,看到的是蛋黄似得太阳和,宽阔的院落。院落里坐落各式各样的建筑,样式各异,极富美感。那是他们口中的美感,我并不那么认为,弄那么大地方有什么用,也不让人进来,自己人走着还费劲。
    地面是水泥地,留出来绿化带和绿化树需要的土壤。炎炎夏日在现在的时光已经消暑,阵风吹来,还有些那么凉快。
    如果不是这里的工资高,工作安稳,我早跑路了。走个路都那么费劲。
    我理想中的生活就是干净院落三两间,摇椅旁边石板凳,银杏树的夕阳,我躺在摇椅上吹着舒适的凉风,喝着茶,看着夕阳,慢慢的睡着。
    那叫舒适,那叫享受。人生本来就短,何况为难自己。
    作者:杨又芷 时间:2018-03-29 16:01
    沉浸意淫无法自拔的我望着太阳露出向往的神色,迎面匆匆走来身似铁塔,络腮胡,满身肌肉的中年男铁无锋。
    “铁大哥,这么匆忙。”
    铁无锋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看我,说道:“我还以为看错人呢,大叔,你挪窝了。”
    我嘴角不直觉的抽了抽,说道:“铁大哥,你真会开玩笑。”
    “现在还没有下班呢,你要是想走的话小心点,要是叫教授看到,没你的好果子吃。”
    无奈之下的我揉揉额头,说道:“像我这么遵守纪律的好员工,怎么可能会做出早退这么没有纪律的事情。”
    “哎呦,怎么很不正常啊,那你准备干吗,该不会是想在院子里散散步吧。”
    “教授找我。”
    “我说呢,怪不得,你赶快去吧。最近有尼布泊的新情况,我去找组长汇报。”
    铁无锋匆匆离去,快要下班了,我不能再耽误时间,要不然下班后就走不了了。
    来到渔网似得建筑跟前,我撇撇嘴,教授的审美观真不敢恭维。
    “噔噔噔”
    作者:杨又芷 时间:2018-03-29 16:01
    敲门声响起后,房间里传出来应答声。我进去看到教授金黄色的脸,心中好奇的紧,但是不好说。
    “教授,你找我?”
    “坐,我还以为你得明天来呢!”
    我坐下,讪讪道:“总不好叫教授等着。”
    教授继续写着手下的东西,头也不抬地问:“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我面色不变,心中却是思绪万千。因为偷看山海经残本的事情?不会这么早就被发现吧,心中侥幸地想着。那就是天天偷懒不干活的事,教授要开除我?可能性特别大。
    这个时候要主动下手,把握优势,主动出击。
    “教授,我刚才来的时候,正想向你申请,我这些时日没有干特别重要的活,感觉特别不好意思,所以我来向你请求任务。”
    教授金黄色的面孔抬起来,我能够感受到他面无表情下有些惊愕。
    “真稀奇,怎么突然想起来要任务,是不是感觉对不起我给你开的工资。”
    刚刚还大义凛然的我心中咯噔一声,难道不是这件事。
    教授显然没有给我再次反击的机会,开口道:“找你来,还真有任务。姑射山,你知道吗?”
    作者:杨又芷 时间:2018-03-29 16:01
    姑射山?山海经中南山经中沿海的山脉,山高峰陡,危险至极。难道要我去?
    我略作为难道:“教授,本来要我去,我是义不容辞的。但是最近有些腿疾,怕拖累大家后腿,要不然下次我再出力。”
    教授的嘴角隐秘地抽了抽,冷漠道:“你倒是想去,我还怕你懒散的性子耽误事呢。你就别想那些美事了,去姑射山没你份。”
    心中暗自松口气,我脸上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道:“真是可惜,下次说什么都要参与,为咱们研究所做贡献。”
    “既然你这么想参加任务,那你现在就可以做贡献。”
    咯噔,什么情况,难道有更加艰巨的任务。
    “教授,我突然想到最近老是头疼,需要修养修养。”
    我能够深深的感受到教授面如沉水下面的怒火,果然教授还是开口:“累不着你。”
    “教授,那是什么事?”
    “需要你画符。”
    原来是要画符,我还以为是什么艰巨的任务呢,要是画符那还不是信手拈来,需要多少都行。
    我道:“需要什么符?要多少张?”
    “过几日,断无涯带着先锋队去探索姑射山,姑射山里情况复杂,怕里面瘴气,阴气太重,你就画写辟邪的符咒,让他们带在身上。”
    “他们总共几人?”
    “七人?”
    探险小队,需要符咒?看来他们去的地方不简单。
    我稍微思索片刻,决定不放过这次好机会,便开口道:“教授,画符咒消耗元气特别大。所以我申请,在家里潜心休整半个月,然后给他们每人画出一张符咒来。”
    ……
    作者:杨又芷 时间:2018-03-30 15:42
    楼主以为没人看的,没想到爬上来看到有人留言了。
    现在继续哈,谢谢大家支持。
    作者:杨又芷 时间:2018-03-30 15:54
    我有些郁闷的走出来教授的办公室,看看太阳就要落山了。心中不免嘀咕,教授真是扣门,死活就给十天假,还让画出十四张符咒,虽然片刻就画好,但是失去五天的假总是让人不甘。
    我低头看看手里拿着的略略泛着金黄色的朱砂,有些好奇,教授给我的朱砂里到底掺了什么东西,看来回去得好好研究研究。好在教授没有提起山海经残本那本古书的事情,等回到家里,我就能潜心修炼修炼。
    一想到能够修炼高深的术法,我内心就压抑不住的兴奋,但是我要装出云淡风轻的模样,不能让别人发现。
    此刻,教授正无奈地揉着额头,埋怨道:“这臭小子现在怎么懒成这样。”
    此时已经下班,但是院落里人却不多,要么加班,要么匆匆离开。总之,压抑啊。
    正在感慨的时候,看到眼前的人,感到更压抑了。
    玉端叶打量着我手里的朱砂,说道:“这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就是教授看我工作太累,奖励给我的。”
    “开什么玩笑?你工作累,是不是教授把你叫过去训斥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杨又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19天 / 跨度300天】
    • 开贴:2018-03-29 15:57
    • 更新:2019-01-23 21:41
    • 阅读:692733 回复:4603 楼主:3044
    • 字数:约83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