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只因庶出,我成了姐姐的眼中刺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纨绔三公子 时间:2018-04-10 18:10
    疼,我只觉得全身哪里都疼。
    生命如指间流沙般握不住,我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喉咙被一个男人的手掌狠狠的掐住,空气越来越稀薄。我南宫瑾活了十六年,从没有风光过,带着疯癫的娘在公主府过的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本以为遇到他,可以带着娘摆脱驸马府,却没想到最后落得个先奸后杀,曝尸荒野的结局。
    如血的夕阳照在我半裸的身体上,带着丝丝暖意,我却丝毫感觉不到。我看了看晚霞,顿时眼前一片漆黑,依稀能听到自己越来越微弱的心跳声。
    不甘心,好不甘心。
    我不想死。
    我的娘还在等着我回去照顾,没有我,长公主会如何践踏凌辱她。
    还有孟隽,我是有多傻才会信了他,交付了整颗真心,以为寻得良枝可依,却不想我在他那连个屁都不算。他竟然可以对我心狠如斯。还有我那姐姐,我死了,她该笑的多开心,该如何小鸟依人般靠在孟隽的怀里。
    一想到这些,我已经无力动弹的身体居然可以动弹了,我挣扎着,素白的手指拼了命的拉扯着骑在我身上的男人。
    “妈的,这娘们怎么还没死?”男人对着我啐了一口。
    “要不要再来一轮?”旁边另一个男人的笑声敲击着我的耳膜。
    “算了,万一中途死了,这也太他妈的晦气了。”
    “郡主。”三个男人突然变得很恭敬。
    我的姐姐南宫苑,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作者:纨绔三公子 时间:2018-04-10 18:11
    “南宫瑾,你没想到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吧?”南宫苑得意的说道“你不过是个下贱婢女生的女儿,还妄想要嫁给孟大少爷。竟还在外面冒充我郡主的名号勾引孟隽,爬上他的床,南宫瑾,你不是自己找死么?实话和你说吧,孟隽真正爱的人,是我,要娶的人也是我。你除了有这副臭皮囊,什么都不是。今天让你风流的死去,就别怪我这个姐姐对你不好了。反正你让我们整个家族蒙羞,死了也不会有人在意。哈哈哈哈……”
    南宫苑的话充斥着我的耳膜,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喉间突然一阵腥甜,一丝血迹从我嘴角溢出,逐渐越来越多,呕出一口鲜血。
    南宫苑嫌弃的退后一步。
    “郡主,这地方不是您来的地方,可别弄伤了您的千金之躯,这里我们哥几个一定会尽心伺候好您的妹妹的。”
    “那本郡主和孟大少爷就等你们的消息了。”南宫苑再次得意的看了我一眼,转过身,扭动着款款腰肢走了。
    “三哥,这女人命够硬的,要不直接给她来个利索的吧。”
    “郡主的意思是折磨至死,既然她还能承受,咱也不急,来,匕首给你,在她的脸蛋上划几刀。”
    看到男人给三哥递过来一把匕首,我几乎是靠着本能挣扎,恍惚中,突然想起来头上有一根银钗。指尖碰上一抹微凉的瞬间,我听到旁边男人的惊呼。
    “三哥,当心!”
    我咬着牙,意识前所未有的清醒。我拼尽了所有的力气拿着银钗对着眼前男人的脖子狠狠的刺进去。
    人类的皮肉如此脆弱,血液直接喷洒在我的脸上,我竟然有着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像是疯了一样,手里紧紧握着银钗,对着面前的人,一下又一下的刺进去。
    “妈的,这娘们挺狠的。”我被一脚踢翻,手掌被人打落,银钗滚到了草丛中。银钗染了血,泛着点点寒光。
    夕阳的余晖洒满山野,我就这样半裸的躺在草丛里,眼前浮现一张又一张的面孔。我疯癫的娘亲,对我不闻不问的父亲,处处针对算计我的长公主和姐姐,还有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忘记的那个男人。
    作者:纨绔三公子 时间:2018-04-10 18:12
    “妈的!临死也不忘了拖上个男的!”两个男人把三哥的尸体从我身边拖起来,反手又给了我一巴掌。头晕目眩,眼睛一黑,呼吸困难,好一会儿我才有了点意识。我垂在耳畔的手动了动,拇指碰到发边的一个硬物。如今的我早已被彻骨的绝望包裹着,只知道把身边所有的东西都砸向身上的男人,用尽全身的力量。一声闷哼。
    另一个男人眼疾手快,迅速反应过来,我把石头砸过去,用尽一切力气转身就跑。脚底被灌木刺痛,我一个趔趄,直接从滑坡上滚了下去。
    “妈的,底下是个乱葬岗,我们别下去了。这一摔下去,人肯定死了。可以回去向大少爷和郡主交差了。”
    我原本以为自己死了,可我还是醒过来了,幽幽的月光照射着,我看到周边有一盏一盏的鬼火。
    我闻到一股腐臭味,依稀看到身边横七竖八的躺着很多尸体。有些,已经腐烂。
    我吓得站了起来,却因为全身的疼痛再次跌倒,身子压在了那些腐烂的尸体上,一阵作呕,我的喉间涌出很多酸水。
    全身都疼,脸上有很强烈的刺痛感。我颤抖着手去摸我的脸,一根根灌木刺刺在我的脸上。我的脸,毁了。如南宫苑所愿,我唯一的资本也没了。
    但我没有死。我没有死,就要让他们一个个都偿还欠我的。
    我随便从一个死人身上扒了一件衣服穿上,然后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从尸体堆里面爬了出去。
    等我爬到山路上,我终于因为体力不支,而晕倒了过去。
    作者:纨绔三公子 时间:2018-04-10 18:13
    我的眼睛被一阵阳光刺痛,醒来,却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很豪华的屋子,里面华丽的装饰,镂空的窗上糊着名贵的纱,门上也有着镂空花纹。
    “醒了?”闻声,我看到一个白衣青年,长得丰神俊朗,风度翩翩。
    “你是谁?”我立刻防备的看向他,欲起身的时候,全身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我劝你还是不要动,你身上的伤刚擦了药,脸上的刺我才帮你取出来,动了我可就真的保不住你的这张脸了。”男子走到我跟前,眉目含笑的看着我,他的笑竟让我感到了一丝温暖。
    我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发现脸上都缠着纱布,我问他“你是个大夫?”
    男子点头。
    “我的脸,还有救吗?”
    男子皱眉“这个时候应该关心你的命能不能保住,怎么还关心起脸来了,女人啊,真是奇妙。”
    “我死不了的,我知道。”那样子都没死,我就不会死。
    男子爽朗一笑“你要是没遇到我,指不定早死了。”
    我再次问道“我的脸,还有救吗?”
    男子定定的看我片刻,这才说道“有救,不过不建议你救,你这样能保住一条命就不错了。”
    “不行。”我怒吼出声“我活下来不是为了就这样子,我要报仇,我要让那些人都受尽折磨。”
    “你叫什么?”
    “南宫瑾。”
    男子眼里闪过一丝的惊讶,说道“据我所知,这京城内,只有公主府里住着姓南宫的人,那便是当今驸马爷,你是……”
    我嘴角闪过一丝讽刺的笑意。
    作者:纨绔三公子 时间:2018-04-10 18:13
    “南宫瑾,要治好你的脸,不比你先前要受的苦少,而且以后每逢初一十五,都会疼痛难忍,犹如蚀骨钻心,你忍受的了吗?”
    “能。”我不用丝毫的考虑,咬着舌尖狠狠说道。
    “还有一事,就算我能医好你的脸,你的容貌也教之前大有不同了,你能接受吗?”
    “能。”现在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或许,脸不一样,反而是好事。
    男子叹息一声,说道“其实我已经擅自做主给你换了张脸了,待七日后揭开面纱就知道了。”
    我不由愣住,随后只是道了一声“谢谢大夫了。还不知道大夫尊姓大名?”
    “陆云楼。”
    我一惊“你就是神医陆云楼?”上天许是待我不薄,竟能让我遇到神医陆云楼,许是我南宫瑾本来就命不该此。
    陆云楼走到纱窗边,突然又对我说道“你的身体受创,以后再不能怀有身孕。”
    一道霹雳,我无力的靠在了床上,眼泪无声的滑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孟隽和南宫苑,我的指甲狠狠的刻进木板床沿。
    孟隽,南宫瑾,我一定要杀了你们,我要你们孟家陪葬,我要你们母女跪在地上求饶。一定会。
    作者:纨绔三公子 时间:2018-04-11 09:03
    七日后,我坐在铜镜前,陆云楼小心的为我揭开一层一层的面纱。
    “我明日要去参加将军府的喜宴,还会在那小住几日。我会留些药膏给你,你每日记得敷上,这脸还得要保养。”
    我突然一把抓住陆云楼的手腕,转过头问他“你说去将军府参加喜宴,是谁要成亲了?”
    “我倒忘了,公主府的长公主与将军夫人是堂姐妹,两家人自然有来往。要娶妻的这位是孟将军的大公子孟隽,娶得是长公主的女儿南宫苑,也就是你的姐姐。”
    “他们要成亲了么?呵。”我一声冷笑落下,最后一层纱布也被陆云楼揭下。
    我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有一丝不敢相信。陆云楼果然是医术高超,鬼斧神工,竟将我的容貌变换的与先前的更为美艳。面如桃花,唇不点而红,即便不施粉黛也堪称绝色。
    我摸了摸自己的眉眼,鼻子,脸颊,一丝冷笑浮上,我变成这样,你们还能认得出我吗?
    “这脸,你可还满意?”陆云楼温润如玉的问我,想必看到自己的作品,他也有一些骄傲。
    我突然起身就在他身前跪下。
    我变成这副模样,孟隽和南宫苑还能和和美美的成亲,我绝对不能允许。我要去将军府,我要杀了这一对狗男女。我本来还要想着怎么去孟府,眼下陆云楼正好要过去,我借此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去。
    作者:纨绔三公子 时间:2018-04-11 09:23

    “南宫瑾,你这是做什么?”陆云楼稍稍一愣。
    我语气坚硬,回道“还请陆神医带我去一趟将军府。”
    “你既是驸马的女儿,去一趟将军府有何难,何故让我带你前往?”
    “如今我这副模样,谁还认得我是驸马之女?”
    “你去将军府所为何事?”
    我咬了咬嘴唇,语气淡淡“为了不让陆神医为难,陆神医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你的眼里充满仇恨,恐怕我带你去反而是害了你。”
    既然被陆云楼看出来,我也不想再掩饰“如果不能手刃仇人,我与行尸走肉也没什么区别,那就请陆神医直接结果了我的性命吧。”
    “你……”陆云楼终于心软,说道“你随我前去,切记跟着我,不要擅自行动。”
    翌日,陆云楼带着我前往将军府。他今日着了一袭绣着墨竹的白色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纱衣,显得格外器宇不凡。
    “陆神医,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马车将将在将军府门口停下,孟容初已经疾步赶来迎接。
    “将军客气了。”
    “陆神医多日不见,依旧风度翩翩,英气逼人,真是羡煞老夫了。”
    陆云楼谦和一笑“将军谬赞了。”
    “不知这位姑娘是……”孟容初看了看我。
    “这位是我的徒弟,苏瑾。”
    “见过孟将军。”
    作者:纨绔三公子 时间:2018-04-11 09:43
    我朝孟容初行了一个礼。
    “既然是陆神医的徒弟,就不必拘礼。来,二位里面请。”
    孟容初刚招呼我们进去,就见管家火急火燎的跑过来说道“老爷,不好了,三少奶奶上吊自杀了。”
    如我所知,这已经是第六位了。我心底冷笑,喜事上出丧事,这三少奶奶死的还真是时候。
    孟容初闻言,脸上一惊,看了一眼陆云楼,赶紧说道“还请陆神医随我过去看看。”
    陆云楼颔首。我于是跟着孟容初还有陆云楼去了西院。
    与前院的热闹相比,这里冷清的吓人。
    推开门,我就瞧见一个年轻的女子头悬在三尺白绫之上,舌头伸出去老长,极为吓人。
    “还不把三少奶奶放下来?”
    两个家丁立刻把女子抱了下来,陆云楼上前一探女子的颈脖,对孟容初说道“三少奶奶已经过世了。”
    孟容初久经沙场,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所吓到。只听他说道“此事暂且不要声张,等犬子的婚事过了再说。”
    “是,老爷。”
    “陆神医,还请你帮忙保存一下尸体,眼下实在是没有办法立刻下葬。”
    陆云楼道“此事是举手之劳,但死者为大,还请孟将军早日让死者入土为安。”
    “陆神医说的极是,我一定尽快安排。”
    说话间一个家丁跑过来对孟容初说道“老爷,睿王到了。”
    作者:纨绔三公子 时间:2018-04-11 10:03

    “好,我即刻就去。陆神医,这里就拜托你了,我要去招呼一下睿王爷。”
    “好。”
    孟容初走后,陆云楼看着女子的尸体微微叹息“大好的年华,怎么就寻了死?”
    “或许有时候活着还不如死了来的快活。”我在一旁说道。
    陆云楼看我一眼,说道“你先出去吧,你一个姑娘家看这些恐怕吓着。”
    “哦。”
    “帮我把门带上。”
    我走了出去,将门带上。
    坊间传闻,这孟三少爷是个吃人不吐骨头,奇丑无比的怪物,先前娶了五个媳妇都死了,现在我亲眼所见了第六个。看来,传闻不假。
    但媳妇死了,怎么没看到孟三少爷在场?
    我四处看了看,注意到这院子长廊尽头有一间屋子紧闭着。莫不是那孟三少爷正躲在这间屋子里?
    我举步走了过去。
    门虚掩着,我用手一推,一股森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打了个寒颤,有些惧怕的站住身。
    “你是谁?”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暴躁的声音,如同雷霆般炸响,嘶哑而低沉。
    我背一僵,没有急着转过身去。
    “我在问你话,你在这里干什么?”声音更加暴躁。
    我想在这里遇到的十有八九是孟三少爷了,好在我还有陆云楼徒弟这一层关系当掩护,倒也不必紧张。
    我慢慢转身,脸上还准备了一个恭敬有礼的微笑。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纨绔三公子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9天 / 跨度110天】
    • 开贴:2018-04-10 18:10
    • 更新:2018-07-30 13:20
    • 阅读:633992 回复:6420 楼主:839
    • 字数:约52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